圆梦文学 > 历史军事 > 三国重生之丁原之子 > 第一卷 高顺火烧乌桓,管亥骁勇诈营.

第一卷 高顺火烧乌桓,管亥骁勇诈营.

推荐阅读: 七零之悍妇当家小饭馆旺夫命七十年代老婆跑了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邻座的白鹭少年重生小夫郎种田记我的仇人画风不对重回十七岁大限将至

    “单于大人,您快看!”溃逃之中,苏仆延只顾着低头狂奔,生怕张辽拍马赶上似得,“怎么了?”听到身后的亲兵叫道,苏仆延便放慢了些速度,“单于大人,您看前方!”苏仆延顺着亲兵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小山丘,旌旗簇动,尘土飞扬。“不好,定是那些汉贼有埋伏”苏仆延暗道不好,“走,绕进前方的树林中去,避开身后这些屠夫!”苏仆延下令说道。果真是一方蛮子而已,略施小计便着了小爷的道了,看着苏仆延那些千余溃兵争先恐后的向树林窜去,我心中暗自喜道,“令周仓夏侯兰尾随跟上,将这伙乌桓吃掉”我对身边的近卫说道,“诺!”,好戏才刚刚开始啊。

    “张将军”一个近卫策马赶到张辽身边,大声喊道,“什么事?”张辽稍稍放慢了速度,“张将军,公子有令,命将军不必追赶余贼,速速统领狼骑,踏平敌营!”近卫说道。“看来公子早有安排”“众将士听令,随我踏平敌营”说罢,张辽便调转马头,策马向敌营奔去。

    “单于,快看”苏仆延的亲兵对苏仆延说道。“嗯?”刚刚进林子没多久,身后的亲兵便对苏仆延说道,“单于大人,那些汉贼没有追过来了”。“呼..........”看着张辽并没有追赶过来,苏仆延这才松了一口气,下马找个块石头坐了下来。“这些汉狗,得亏他们没追进来,要不然本单于定要全灭他们”苏仆延极度厚颜无耻的对身边的亲兵说道,毕竟单于的威信还是得保持的。“单于说的是,区区不过百人,若不是单于高抬贵手,我等乌桓勇士,还不是轻而易举就灭了他们么”一旁的亲兵也立即恭维的说道。“快去取些水来,本单于稍作休整一下,待会儿回营我要率大军灭了这帮汉狗,破了这渔阳城”苏仆延对着身边的亲兵,恨恨的说道。“回营?哈哈哈”“谁?是何人?”苏仆延话音未落,两旁的树林里,陷阵营将士便将苏仆延包了个浑圆。“尔等是何人?”虽然已是惊弓之鸟了,但是苏仆延毕竟也是单于,还是强作镇定问道。“我乃并州虎威将军高顺,尔等狗贼,还不下马投降?”高顺指着苏仆延大声喝道。“并州军?”并州距此千里,如今却出现在在渔阳城外,着实让苏仆延费解,不过现今这等状况,由不得苏仆延多想,好歹也是叱咤草原的单于,如今却落得如此狼狈,想想苏仆延亦是恼羞成怒。“哇呀呀..........勇士们,汉狗欺人太甚,随本单于杀了这帮汉狗,好酒好食、美女珠宝享之不尽!”苏仆延犹如一头困兽一般,嘶吼着。“钢盾在前,铁矛在后,绳套准备,二石弓射杀,引火!”高顺面对千余困兽般的乌桓骑兵,沉着冷静的下达着命令。陷阵营前军为钢盾,两米高的钢盾,由营中身强体壮的士兵背负,抵挡在前,下马沉腰,犹如大海中的礁石一般,不惧任何风浪,面对骑兵的冲击亦是岿然不动(虽然在古代骑兵,尤其是重装骑兵,犹如坦克般的存在,但是现在在树林里,骑兵的冲击也不是很大了,而且乌桓具备生铁打造重装骑兵,都是一些轻骑而已),二排铁矛,都是采用长铁中空的矛杆,后撑地,前对马,从钢盾与钢盾之间的缝隙伸出,无情的刺杀那些猛冲过来的骑兵三排则是弓弩手,在前排的保护下,能够很好很从容的射杀任何接近军阵的敌人。“点火箭,烧了这些胡狗”高顺冷冷得说道。“咻、咻、咻”一支支的火箭落在苏仆延军阵中,一时间草木,火油,树枝,老藤,皆被引燃。“唏律律。”纵然乌桓再能战善骑,面对如此火势,也顿时是一阵混乱不堪。“勇士们,不要惊慌,随本单于冲出去!”看到已经騒乱不堪的部队,苏仆延赶忙下令说道。

    春风助火,火烧乌桓。“不好了,单于,我等弟兄死伤惨重啊,看来要困死在这里了”亲兵对苏仆延说道,看着手下的骑兵或死或伤,有些烧的面目全非,有些被一箭射杀爆头,有些被乱枪刺死,更多者是被慌乱中践踏而死,这才不到一刻功夫,身边的士兵已是不足百人了。怒火攻心的苏仆延听到亲兵的喊声,这才沉下神来,环顾四周,都是一些残兵败将了。“全军压制”高顺下令说道,钢盾在前,铁矛在后,迈着整齐的步伐,将圈子越缩越小。“单于,怎么办?”惊恐万分的亲兵问道,“额..........”“贼子,看刀!”还未等苏仆延回过神来,潜伏已久的管亥见势便是一个飞身,跃马而起,一刀向苏仆延砍去。“啊!”看着管亥飞身跃来,苏仆延躲闪不及,只能将将侧身闪避。“噗。”大刀狠狠的砍进肩胛。苏仆延连刀带人摔下马来。“单于!”看着苏仆延摔下马来,剩余的士兵不禁惊呼道。高顺见管亥得手,便大声喝道“尔等还不束手就擒?”。单于被砍下马,乌桓骑兵们也更是没了胆气,听到高顺说愿意纳降,都赶忙扔了兵器,下马乞降!

    “来人,给我绑了!”高顺吩咐道,一战便擒了贼首,高顺、管亥也是心情大好,率领着陷阵营,打扫完战场,便押着苏仆延回来了。

    “公子,末将回来了”高顺快步向我走来。“伯毅,就回来了?”看到高顺一脸轻松的样子,我问道,“回公子,末将依公子之计在树林等候,果真等来了贼兵,于是便率陷阵营将士,将那些贼兵给灭了,管亥将军更是威猛,一刀便把贼首给砍伤下马,末将等人便擒了那贼首。”高顺回道,“什么?擒了贼首?”我惊问道,“嗯,看旗帜跟穿着,应该是贼首苏仆延无疑。”,“那现今贼首何在?”我当真没想到还能捕到这么一条“大鱼”原想把这些余孽给消灭了就好,“管将军伺机暴起将那贼首砍伤并生擒,末将现已将贼首拖下去进行止血包扎去了,到时候再交由公子处置!”高顺抱拳说道。“好好好,伯毅、老管此战扬我并州军威,战功赫赫,先且下去休息,稍后我另有安排。”听到高顺、管亥擒获了苏仆延,我心中也是不禁一喜,同时也觉得,要好好利用一下这条“大鱼”,于是便暂时让高顺等人先下去修整,顺便等待一下张辽那边的情况。

    初战告捷,擒得贼首,我心中顿时也是觉得豪情万丈啊。“公子,末将回来了”听到声音我闻声看去,原来是周仓跟夏侯兰率领近卫回来了。“公子,末将带着近卫回来了”周仓、夏侯兰上前抱拳说道。“嗯,周将军,夏侯将军辛苦了”。“公子,适才我等回来路上,看到敌营火光冲天,远远望去,都感觉是一锅乱粥一般”夏侯兰说道。“是吗?”看来是张辽破营得手了,“文远果然骁勇”我大声说道,既然敌营已破,我就得赶紧计划下一步了。

    “传令,让高顺、管亥前来议事”我对身边的近卫说道,“诺!”不多时,高顺、管亥便前来了,即将落幕的夜晚,看来今夜注定不是一个平静的夜晚了。“管亥,周仓”我大声叫道,“末将在!”听到我在叫唤,管亥、周仓上前应道,“本公子有一计,不知你二人可敢玩一票大的?”我有些玩味的对二人说道,“有何不敢?在下的命就是公子给的,任凭公子差遣!”管亥五大三粗,自然是不假思索,便应道,“公子且吩咐,周仓也绝不皱一皱眉头”,周仓也没做过多迟疑,也是抱拳应道。“好!管、周二位将军威武!”我感慨道,“今夜文远已是破了苏仆延的大营,相信此刻其他三个大营并不知悉具体的情况,兵贵神速,管亥、周仓,你二人带上十余精锐近卫,押上苏仆延,前去楼班大营”。“啊?十余人?”“这不是自寻死路吗?”听到我的吩咐之后,身边的人也是议论纷纷,也有惊讶疑惑的。“你二人生的粗犷,满面虬髯,可趁着夜色押着苏仆延,冒充苏仆延亲兵,假意逃往楼班大营,我料想那楼班应该是与苏仆延不对付,见如此狼狈之际,相信会亲自出营来看苏仆延的狼狈样,若是如此,你二人可伺机擒下楼班,若是不能,击杀亦可”我细细的说道,听完我这番分析之后,众人才算是解开了疑惑。“既然公子已有安排,那末将这便去准备!”说罢管亥、周仓便下去了。其实我这也是在赌博,从历史的角度分析,苏仆延最后是支持蹋顿一方,而蹋顿是丘力居的从子,楼班是亲生子,所以苏仆延与楼班有间隙,想来也是应该的。“高顺、夏侯兰”我转身对二人说道,“末将在”“二人带领近卫和陷阵营尾随前进,以为接应,同时切记多做火把,以为疑兵,务必确保管周二位将军的安全。”我有些担忧的说道。“末将遵命!”二人抱拳应道。

    看着众人下去了,我便只能坐等他们的消息,突然好想能够有朝一日,跨上骏马,驰聘战场啊。奈何现在不仅年少体弱,而且还得坐镇中军,身边连个出谋划策的人都没有,心累啊!想到如此,看来这次回去之后,不仅的加快体格的锻炼,而且还得帮办法招贤纳士、给自己准备一个智囊,曹阿瞒、刘大耳、肥董卓.....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要想在这乱世混下去,看来路还很长啊!

    话说管亥、周仓“护”着苏仆延一路向楼班大营逃去,约莫半个时辰,便来到了楼班大营。“站住!是什么人?再靠近就放箭了!”还未到营门口,管亥一行人便被喝住了,看来是苏仆延大营被破,楼班似乎也收到了一些风声,不由的也加强了戒备。“快回话”管亥拿着匕首死死的抵住苏仆延的腰眼,暗暗的说道。“不要放箭,快去通报一声,我是苏仆延单于,适才我大营被汉贼偷袭,我等始料未及,这才慌忙撤退过来,快去向你家楼班少主通报!”苏仆延也不得不大声向寨门喊道。“苏仆延单于?”守门的头目听到是苏仆延,天黑看的不大清楚,也不敢做多思虑,“尔等且候着,我这就去通报”,于是便让手下死守着管亥一行人。

    “楼班少主”门将一路小跑过去,向楼班说道,“何事如此惊慌?”楼班一手搂着汉女子,一手拿着鸡腿啃着,忙乎了一天了,还是没能把渔阳城攻破,现在正享受着呢,虽说刚刚听到苏仆延大营火光四起,但是派出去的斥候还没回来,故而在大帐中安心的享受着。“回少主,营门外,来了一队人马,说是苏仆延单于,晚上遭汉贼偷袭,失了大营,现在向我大营过来投奔”门将回答道“什么?苏仆延丢了大营,灰溜溜的跑到我这儿来了?”听到门将的回答,楼班既是惊讶,又是兴奋,似乎还有一些疑惑,“他们现在人在何处、来了多少人?”楼班有些兴奋的问道。“回少主,看着只有十余骑而已”,“十余骑?”难道全军覆没了?“走,随我出营去看看”楼班按耐不住,扔开怀中的女子,揩了揩满嘴肥油便大步向营门迈去。

    不多时,沉重的营门缓缓打开,一队骑兵驶了出来,将管亥一行人围圆了。“苏仆延叔父?”骑兵让开了一条道,楼班在亲兵的护卫下,走了近来,看着一脸狼狈,满头乱发,肩膀上还挂着伤的苏仆延,楼班一脸“沉重”的唤道。“苏仆延叔父,您受苦了!汉贼着实可恶,让您损兵折将,您随小侄儿进营休息,明日我便告知我父,定要为叔父报仇!”看着苏仆延这样子,楼班“痛心疾首”的对苏仆延说道。“走,叔父,随小侄儿入营吧!”说罢,楼班转身准备带管亥一行人进营。看着楼班就在眼前,管亥、周仓也是紧握了手中的大刀。“喝!贼子哪里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