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科幻小说 > 里院 > 第一百零五章 六月神威

第一百零五章 六月神威

推荐阅读: 小饭馆我的仇人画风不对小月光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权欲场倾城天下旺夫命重生小夫郎种田记人屠归来

    里七院不干,里七院当然不干了!

    从来都只有我钓别人的鱼,下别人的套,今天居然被鹰给啄了眼,又怎么会就此息事宁人?

    说里七院霸道也好,说里七院不讲理也罢。难道这是你们几个巫师集团第一次和我里七院打交道?

    不知道以前我们里七院就是这个德性?

    如果不知道,那今天就让你们知道知道。

    如果知道,那就再让你们加深点印象,以后好继续活在被里七院支配的恐惧之下!

    不然的话,害怕你们说不定哪天脑子一热,又做出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来。里七院不怕,只是嫌麻烦。

    石建泓将刀祭出,刀尖对着前方,不再发一言。

    而里七院的人却都明白了。

    院长很少拔刀,既然院长现在已经拔刀了,那么长刀所向,尽当伏诛!

    谢治晋打了个响指,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头,在那里来回摆动。

    桑托斯打了个冷战,他看出来了。谢治晋的意思是一分钟,他要在一分钟之内,将六月全部倾泻而下。

    随着他这一个动作,天上的雷云再次翻腾了起来,向来安静的六月,居然隐隐传出了雷声,密密麻麻的闪电在云层中毫无规律的四下游走,却又有着一个总的趋势,在向着雷云的中心地带集结。最终,汇聚成了两条壮硕无比的雷龙盘绕在了一起。

    这两道闪电一黑一白,黑的就犹如吞噬一切的深渊,连半点光线都不反射出来,只能通过观察周边的雷云找到它的存在。而白色的,就好像天使降临时所带的刺眼光芒一般,让人不敢直视,只能低下头来作俯首称臣状。

    桑托斯最擅长的是降头术,此时此刻,他没有任何信心来防守这来势凶猛的一击。

    不仅是他,大部分的巫师,都没有机会接触过里院的阵法攻击。

    里七院,一般不拿阵法来招呼他们,感觉那样不是太过瘾。

    通常情况下,钓他们鱼的,都是外科或者急诊科,女性较多的内科相对来说要比他们稍微好那么一点点。

    所以,很多巫师从那些死里逃生的同伴的口中所得知的,都是里院的人,砍起人来是多么的利索,发起疯来是多么的不可战胜。久而久之,大家只是觉得里院的人很猛,就好像张飞吕布一样,可以一骑当千,但却把里院的内科战技和麻醉科战技,给完全忽略了。

    此时大家都呆呆地望着天上咆哮着的雷龙,张大着嘴巴,说不出一句话,竟是连逃跑都没办法做到。

    太……太壮观了……

    人力竟可至此!岂非神技!?

    谢治晋用手做出了一个手枪开枪的动作,嘴里发出“啪”的声音,扣动了扳机。

    顿时,两条雷龙呼啸着冲上了天际,将雷云给搅出来了一个大窟窿!

    两条雷龙在继续攀爬,并且不断的盘旋缠绕,最后相互之间,紧紧地贴在一起,看上去变得更为威风!

    龙翔九天,凡人跪拜。

    雷龙在攀升到一个顶点之后,调整了身形,然后以一种一往无前的姿态,向着巫师们的头顶笔直地冲去!

    桑托斯这才明白,谢治晋的一根指头,指的不是一分钟,而是一击!

    这六月雷云,此时在正中间破了一个大窟窿之后,已是无法维持住,开始渐渐消散。

    但它本身所蕴含的恐怖能量,此刻已经全部集中在了这雷龙之中。

    而且还是威力骇人的阴阳雷!

    此刻,阴雷和阳雷就好比如胶似漆的恋人一般,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雷龙咆哮着,怒吼着,恨不得一口将这些渺小的生灵全部给吞入口中。

    轰隆隆的声音传来,大地开始颤抖,一股无形的巨浪自雷龙坠入凡间的地方扩散开来,引起山风呼啸,让人站立不稳。

    桑托斯庆幸雷龙没有直接砸在自己的头上,而是选择了人群最为密集的一块地带。

    他灵识扫过去,被这六月雷龙的威力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一个直径超过40米的巨坑,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那里。

    而先前,那里还密密麻麻的站满着人。此时,却空空荡荡,连渣子都不剩。

    他的鼻子,闻不到雷击伤所造成的那种最熟悉的焦臭味,而耳朵里,也听闻不到任何哀嚎呻吟的痛苦之声。

    他明白了,这一击,没有非死即伤这种说法,只有死,或者不死!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这雷龙天神之怒般的一击,除了一下子就将两三百人给轰来烟消云散之外,那些接近冲击中心的幸运儿,有不少却瘫软在地,仔细一看,竟是生生地连魂魄都给震出了体外,在那里空洞着双目,无所适从。

    沉默了两秒钟之后,巫师们便突然炸了锅。

    大家再也无暇顾及四周虎视眈眈的阴兵和他们手中那寒光闪闪的钢刀,全都一下子逃跑了起来,有的甚至还开始冲击阴兵阵列!

    桑托斯一看,大叫不好,道:“稳住!住手!不要找死!”

    身旁的蔡西也站出来道:“对!稳住阵型!里七院的六月已经耗尽,和他们拼了啊!”

    桑托斯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刚听蔡西说前两句,他还仅仅只是觉得,蔡西不过是没才能罢了,在跟着重复自己的话,至少还是拎得清轻重的。但后面的话一出口,就将他的白痴本色暴露无遗!

    不过还好,至少蔡西还知道,在地府和里七院之间,到底该选择谁做对手!

    只是这种话,现在不能说啊!

    巫师们此刻已经彻底乱了,除了少数几个大家族的还彼此站在一起,等待着命令以外,其余的,都被求生的本能所支配着。

    忽然,一阵鬼魂的哀嚎自后方传来,那震慑心神的作用让所有人都停住了动作,将目光投放了过去。

    一名阴兵,双手皆被斩掉,半跪在地上,发出阵阵鬼泣。

    “是谁!谁动的手!”桑托斯立马冲到事发地,大声地质问着。

    然而,没有任何人回答他。

    桑托斯将目光转向黑白无常,脸上全是惊恐的表情。就好像恐怖电影中,在主角背后突然出现一个阴森可怕的鬼怪,主角意识到之后缓缓转头的那个动作一般。他这一抬头,足足用了四五秒的时间。

    然后,对上了两双没有任何感情的,冰冷的眼神!

    “无常爷!无常爷!麻烦您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睛的衰仔干的!求您了!我立马就把他给杀了!立刻就杀了!”桑托斯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吼道。

    里七院的最强攻击阵法已经用完,接下来只要逃跑,伤亡并不会增加的更多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啊!

    “人太多了,没看清。”

    “看不清。”

    黑白无常均开口道。

    桑托斯傻眼了,他没想到黑白无常居然会这样回答他。

    什么叫没看清?什么叫看不清?

    因果业报,在二位爷的眼中,难道不是一目了然吗?

    为何会如此回答!?

    他痴痴地望着黑白无常,希望对方有更多的解释,然而却什么也没有等到。

    几名阴兵将那名受伤的阴兵给带了下去,一切又再次安静了下来,就连里七院那边,也没什么动静。

    “喝!”

    一声怒吼传来。

    一名鬼将侧着身子,左手持盾,立于胸前,身形半蹲,右手持刀高举过顶!

    然后,他所属的一百名阴兵立刻做出同样的战斗姿态!

    刚才,我们可是一动也没动,可依然被你们攻击了,所以,接下来,我们就不指望你们当中只会出现这一个不长眼睛的东西了,我们也无法分辨,所以,只好一视同仁了!

    尽管只是一个百人队,但所代表的意义就已经不同了。

    桑托斯和其他人站立在原地,似乎不到最后一刻,都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情。

    不要说他们了,就连里七院这边儿,都也存着这种心思黑白无常是不是在吓唬他们啊?

    此事并无先例啊!

    有个鬼的先例!

    历史上哪儿去找这么火爆的场面,两千多暗影世界的人围在一块地方火拼,然后一万地府阴兵在旁围观吃瓜子。

    即使是古时候太医院和巫之间的相互攻伐,阵仗也没那么大吧?

    这两家是只重战斗的数量,每天都掐架,但不注重战斗的质量,规模一直都不大啊!

    所以,当那名鬼将直接一刀把身前之人从中间给劈成两半,鲜血呼啦啦跟不要钱似的乱喷的时候,大家都还愣着,好像觉得自己中了幻觉一般。

    “喝!”又是一声整齐的吼声!

    一百名阴兵,手持刀盾,开始以整齐的步伐,向前迈进。

    每迈一步,便呼喊一声!

    他们没办法踏出让人惊心动魄的脚步声,可那喊声,却像重重的铁蹄,踏在每一个人的心头,让人心惊胆战,丧失斗志。

    桑托斯第一个反应过来,转身就跑,带着几个心腹,朝着里七院的方向狂奔而去。

    他内心大骂蔡西这个乌鸦嘴!还真的被他给说中了!

    地府动真格的了,而且关键人家占理,总不能要求人家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吧?那人家今天来干什么?旅游吗?

    而且就算地府不占理,他要如此,你还能找谁讲理去?把官司打到里院去?

    此时,这一百阴兵就犹如虎入羊群,开始着厮杀,队形没有丝毫的混乱。

    明晃晃的刀光不时闪过,收割着一条一条鲜活的生命。

    终于,巫师们都反应了过来。

    一部分人跟着桑托斯,开始向着里七院跑去,也不知道到底是想冲击里七院的本阵还是想找一个庇护的场所。一部分人则犹如无头的苍蝇,到处乱窜,似乎想从那些并未出手的阴兵阵列方向逃跑,他们觉得,只要自己按无常爷说的那样,视而不见,自己不出手刺激阴兵,那就不会引来攻击。还有一部分人则估计头脑发热得更厉害,开始真刀真枪的和这一百阴兵干起来了。

    本来就是一盘散沙,现在还被进一步搞得四分五裂,已经呈现出兵败如山倒的态势了。

    巫师们的还击非常的苍白无力,或许是因为所对抗的,是从没有见过的对手,好多巫师在举起手中的法器时,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快没有力气了。

    但阴兵们根本不会和他们客气,只要挡在他们面前,便是简单实用的一刀,直接劈斩而下。

    “石院长!快请贵院派人去接手我国交出来的人吧!我们认输,我们认输!”桑托斯再次能屈能伸。

    石建泓在那里脸色阴晴不定,看样子似乎也是在犹豫。

    桑托斯催促道:“石院长!”

    石建泓只是沉思了一两秒,然后高声道:“白无常!刀下留情!”

    桑托斯没想到石建泓居然如此给面子,立刻止住身形,让手下的人不要再继续靠近,避免引起里七院的误判,因为他已经看到几十张金光闪闪的符纸开始悬浮在半空,准备要攻击他们了。

    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是自己中文没学到家吗?印象中,不该是刀下留人吗?这刀下留情,是几个意思?

    难道让大家砍轻点儿?

    还没等他细细思索,白无常的声音传来:“七院长,可别太小气了,这点儿人,我们看不上!”

    桑托斯没听明白,但知道这肯定不是好话,从石建泓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

    白无常和里院打了多少年的交道了,自然明白什么叫做刀下留情。

    现在阴兵手中所握的凶器,可是斩阴也斩阳的第三代手术刀啊!

    刀光闪过,断肢残臂血肉模糊不说,连魂魄都没有了!

    被六月的神威照顾过之后,也还有千把人,既然地府已经出手,结局便没有任何悬念,何不顺水推舟,将这些人全部都给做成牛郎?那这一万的指标,可不瞬间就完成了一成吗?

    石建泓在那里叹道:“哎,可惜了啊,可惜了啊。”

    白无常摇摇头,道:“七院长莫叹,这个问题,已经被贵院里三院副院长常玉解决了。”

    石建泓吃惊道:“常玉,她又捅了什么大篓子出来?”

    白无常道:“地府思忖了一下,觉得让这几个国家交人出来,还是有些不人道,即使是暗影世界的事情,说不定最终会影响贵国形象。所以,决定退而求其次,采用常玉副院长的建议。”

    白无常不敢吊胃口,先行解释了两三句,然后道:“常玉副院长本来也为此事头疼,我知道,即使这之前说好的一千具牛郎肉身到手之后,每院都要完成一百的指标,所以,常玉副院长很是烦恼。茶不思饭不想的,每天就念叨着,牛郎,牛郎。然后,思维跳跃的小玉儿便想出了一个新办法。”

    牛郎,牛郎。

    那为何不直接用狼?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