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武侠仙侠 > 徒儿,咱不谈情 > 8 小姐是在演杂耍吗

8 小姐是在演杂耍吗

    清晨,街上新栽的夏日粉桃开的正好,轻风掠过,卷了一帘清香,捎带着少许湿意,扑向六劫的正殿大堂,霎时间桃香满园。

    前几日,太史聪携家传玉马求见六劫掌柜,被六劫的守卫拒之门外,此事一传十十传百,被当做茶余饭后的闲话,传遍了整个京城。

    霎时间,上至达官贵族,下至贫民乞丐,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中鼎区最富贵的地段有家店,名为六劫,专门收物了愿。

    人人都以为奇。

    人群中,六笙跟崔二娘沿着两道桃香细细走着。

    崔二娘不是个文化人,闲不下来,一路滴溜溜转眼,四处打量,只觉越往里走,街道两旁的店面越贵气,是她穷其一生都没见过的富贵场面。

    两旁的店,无一不是请了建筑大师监督建造,就算是一星墙皮,都用了最名贵的鱼白灰装饰,就连大堂里招揽生意的伙计丫鬟也都是最顶尖儿最会来事儿的。

    二娘只觉她真是来了个不得了的地方。在她家那旮沓,小孩儿光屁股满街跑是常有的事儿。看惯了粗俗,突然间眼里闯入这等精致名贵的景色,还真有些不大习惯。

    二娘全身有如针刺,处处不舒服。

    她小心翼翼拉了拉六笙的袖尖儿,问到:“小姐,咱这是要去哪儿啊?”

    六笙瞄了一眼被拽住的袖口,将她的手一把拍下去,不理会,继续向前走。

    崔二娘撇撇嘴,识趣地没再开口。

    片刻,两人来到六劫的朱红门前。

    门前的两个守卫身穿黑袍,腰挎长刀,见六笙临门,抱拳行礼:“见过主子。”

    其声音浑厚雄壮,气势磅礴有如战场厮杀。

    崔二娘两眼一瞪,被那血腥惨烈的气势吓得登登后退几步。

    她弯腰大喘,拍打胸脯连忙顺气。

    我滴个娘诶,吓死了,吓死了,这哪是门卫啊,瞧这气势,分明是专砍人头的刽子手才对,真不知小姐从哪儿找了这么俩凶神恶煞的门神,她瞧着都害怕。

    六笙顿时被逗笑,这两个守卫乃是她从地府里挑出来的怨气最重的两只冤魂,专门用来镇店。

    在把他们提上人间前,特意折了长生殿前两株梅枝,做成肉体给他们用,那梅枝在她殿前长了整整五万年,日夜吸取仙气,早已成精,一方面能镇住这两只冤魂身上的煞气,另一方面,考虑到她不能时时守在店里,若是出了什么事,她也能凭着梅枝传回的信息及时赶到。

    是个万全之策。

    “瞧瞧,这是谁来了?”未闻其声先见其人,六笙抬头,只见鎏金门后出来一白衣女子,腰肢软沃,面若桃李,衣裙流连间步子轻软,顷刻间,便走到她跟前。

    美人垂袖,眼神幽怨,恰如那烟波十里的江南雨景,袅袅婷婷好不叫人心神荡漾。

    “小姐,您可算舍得出门了。您若再不来,我便要被那太史大人给逼问而死了。”

    六笙挑眉,看来她不在的日子里,有不少事发生。

    “哦?此话何解?”

    李菁华顿时幽怨了。

    小姐这几日倒是清闲,可就是苦了她了。那太史聪每日必来一次,每次一来,变必会将满腹牢骚跟她一吐而尽,不吐还不快,不快便不走。

    最后走了,留下她一人,店里也没个可以安慰她的人,这日子过得很是凄惨。

    女子叹息:“您将我提拔上来不满两天,太史聪便天天造访,说是府里有件请不动的灵品,须得您亲自瞧瞧,我此生都未见过如此烦人的男人,虽想赶紧打发了他,但他身居高官,我也不敢太过造次,于是便一拖再拖,等着您来。”

    李菁华出身名门,眼界宽广,也不乏城府,六笙对她还是信得过的。

    李菁华见六笙来了兴趣,便知此事有戏,继续说道:“我见他周身仙气虽浅淡,但的确不似作假,便应承下这桩事,可谁知,您贵人多忘事,竟过了半月光景才想起来店里一趟。”

    六笙挑眉,确是她思虑不周,光把她送上来,却忘了告诉她联系方式。

    长袖翩翩,六笙素手翻转,一个恍惚,手中现出一枚黑符。

    六笙将黑符递给李菁华。

    “此乃我专门从雪岭南府樊笼仙君那里讨要的传音符,你且保管好,有事对着它说即可。”

    李菁华惊讶,世上竟有如此好用的物件儿,今儿真是开了眼界。

    六笙瞧着日头,马上便要正午,二哥今日说有事要与她商量,叫她务必中午赶回去,不过她心下实在对那件灵器好奇得紧,打算先去太史府瞧一眼,再回地府。

    “你去备好马车,我现在就去太史府。”

    李菁华满脸诧异,“现在就去?”

    这才刚来,也不进去坐坐,女君这甩手掌柜当真痛快。

    六笙在她幽怨的眼光里,毫不犹豫点头。

    早结早了,谁知她那飞升大劫什么时候劈下来,她可不想就此湮灭人间,她还要多活几万年,陪着二哥还有红螺绿琦俩小丫头。

    哦!对了,顺带恶心那群道貌岸然的神仙!

    此乃她一生中唯一乐此不疲的兴趣,这个兴趣,很终身,她甚是满意。

    李菁华思虑片刻,迟疑开口,“现在也可以…,阿远,去给小姐备马车。只不过,小姐,您真的不打算介绍一下您身后这位?”

    崔二娘闻言,不禁泪流满面,终于有人发现她还活着了!天知道她一点也听不懂两人的对话,干巴巴站在这里有多尴尬。

    二娘从六笙身后走出来,弯着身子向李菁华拜了拜,扯了个甚是喜庆的笑脸。

    她家那口子说了,去店里应征,首先要做足气势,这样老板才会认为你有力气,能多干活,那么日后也定会对你多有照顾。

    崔二娘傻傻的信了,于是拔着嗓子便喊:“妇人名叫崔花花,大家伙平日里都称我为崔二娘,今日在街上被小姐相中,过来做杂役,却不想咱们店竟是近日里传的沸沸扬扬的六劫,能在咱店里打杂,真是老妇三生之幸!”

    那声音卯足了劲,方圆四里都能听到她的大嗓门。

    李菁华怔了怔,只觉耳边有蜜蜂似的,嗡嗡作响。

    她生前见识过不少女人,狠辣的,清纯的,良善的,无异例外,个个都是嘤嘤细语,此番见二娘嗓门洪亮高亢,不由得给镇住了。

    李菁华晃晃头,脑袋恢复清明。

    “二娘有礼了。”李菁华福身做礼,“小女名李菁华,京城人士,得小姐赏识,平日里便管着店里的大小事,日后我俩就同为小姐办事了。”

    二娘听后,甚是激动。这是掌柜啊,日后的见着掌柜应该怎么着来着…对!努力巴结!

    于是二娘一个箭步冲过去,身影挟了风,咻的拉住李菁华的手,摆出一张狗腿笑脸:“原来竟是掌柜姑娘,老妇眼拙,若是日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烦请姑娘多多担待,嘿嘿,嘿嘿嘿!”

    六笙扶额,她是最见不得二娘这般痴傻模样了,若光是说话不着调倒还好,但这幅狗腿子登登跳的欢皮赖脸,她实在见不得。

    每见一次便会有种脱下鞋底,将鞋底一把拍到二娘脸上的冲动,但身为地府女君,她的气度不允许她这般失态。

    她只能赶紧寻个理由把二娘给支开。

    “菁华,你给二娘安排下店里的差事,我先走了。”

    说罢,上了马车要去太史府。

    不料六笙此时未从崔二娘那张狗腿脸地冲击下缓过来,身形一个不稳,险些翻到,好在她扶住了门框,堪堪稳住之际,却听有人嘀咕,声音随风传来:“小姐这般…是在演杂耍么?”

    **

    相比六劫店前的欢脱笑语,太史府京华园内就惨淡多了。来往众人皆面笼愁云脸色苍白,就连悦耳的鸟啼听下来也比平时黯淡了许多。

    太史聪坐在椅子上,望着昏迷不醒的太子,叹息连连。

    “老爷,门外有一名自称是六劫掌柜的女子求见。”一管家模样的中年人拱手说道。

    太史聪咻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哦?那还不快请进来。不不不,还是我亲自前去,以示郑重。”

    说着面带急色,脚步生风地向门外奔去。

    六笙打发走了阿远后,便独自一人站在原地。

    守在门口的那两个门卫死死盯着她,口水横泗。

    这时,太史聪出来了,身后跟着老管家。

    他步履匆匆,走到六笙面前,将将开口,却不想抬头一口被噎住。

    眼前女子气度非凡。

    她眉眼埋了日月光辉,面庞莹润胜美石,鼻尖圆润似巧玉,唇角锋利比刀割,通身气度清冷矜贵,似迷了一层千年寒雾,叫人捉摸不透,却仍愿情深不悔一生追逐。

    人间有美人,遗世而独立。她一袭软袍覆身,尽显体量柔媚,身形娇美。挥袖理鬓间,伴着清冷雪香,勾住太史聪的魂魄。

    太史聪目含痴迷,当真是十里春光遮不住,一角绝色独独开,美人似从诗中走来,教他他头晕目眩。

    六笙见他满脸痴迷,甚是无语。

    她以为,官居高位之人,品位与常人不同,总该高雅些,却也不想竟如此浅薄,初次见面便垂涎对方容貌。

    六笙声里含冰,夹杂三分寒意七分冷淡,“这位可是太史大人?”

    对面文官脸上顿时红霞飞布,没想到她不但生的貌美,就连声音也这般清灵动人。

    梦中佳人在前,太史聪有些紧张,他声音微颤,“在…在下就是太史聪,不知小姐如何称呼”

    六笙未答,只道:“不知太史大人可否引我去看看你口中的那件灵品?”

    太史聪一拍脑门,他怎就就把正事给忘了。

    “自然,是在下唐突了,小姐这边请。”

    说着,便引着六笙向京华园走去。

    老管家悄无声息隐在后方,将太史聪眉目含春的模样尽收眼底,心下顿时有了计较,没继续跟在后面,而是转身去了另一个方向。

    ------题外话------

    我家养了一只猫,三种毛色,黑白黄,每天最爱睡觉,不过我也随她去了,谁让她颜值高!

    谁想看猫片,收藏再说~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