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恋爱啦

推荐阅读: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小饭馆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请开始你的表演倾城天下权欲场人屠归来

    “所以,现在你想好该怎么把这段关系“变假成真”了吗?”

    白季和抿了一口酒后,抬眸望向一旁借酒浇愁的某人。

    “没有。”

    话落,又是一瓶被喝空。

    “就是因为没有,所以我现在才愁啊,我就怕她突然有一天又和我提分手的事儿!”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

    “就好像脚下踩着一个□□,你不知道什么时候稍有不慎它就会突然“砰”得一下,把我炸的四分五裂!”

    “要不你再搞波大的,把这个假扮情侣的事儿彻底挑明?”

    楚昀亦凑了过来,挑了挑眉对隋烈建议道。

    “什么意思,什么叫搞波大的,我告诉你啊,欺负人的馊主意你就别提了,我是坚决不会去做的!”

    “嗝”

    隋烈醉醺醺地拎着楚昀亦的衣领,对着他喷了满脸的酒气。

    “咦!”

    “恶心死了!”

    楚昀亦一把推开隋烈后立即逃到沙发的另一端后,若有所指的看了他一眼。

    “谁让你欺负人啦,说得你好像打得过人家一样!”

    “英雄救美懂不懂?我看你前几天逮着孙海天那畜牲演的那出戏不是挺好的吗?”

    “谁说是演,我那是真揍!”

    “敢骚扰我老婆,我看他是不要命!”

    楚昀亦话音刚落,隋烈就直接蹦上了茶几,“砰砰砰”地在上面直跺脚。

    “whocare?”

    “管他呢,主要的是因为你的行为,平安有面儿了,开心了对吧?”

    “你以为英雄救美就是在小暗巷里来一出武打片,不是我说,你这也太土鳖了!”

    楚昀亦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后,开始发表有关于自己花花大少多年来积累的深刻经验。

    “救美的方式花样点好吗?”

    “我看你之前做得就很好嘛,简直就和教科书案例一样精彩!”

    “我差点就要夸你了,搞半天原来是你瞎猫碰上死耗子!”

    “这话这么说?”

    隋烈垂下眸子,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你看啊,你们之所以会相遇都是因为除恶扬善,在抓同一个抢劫犯对吧,可想而知她对你的印象有多好!”

    “正义,勇敢,伟岸……好吧,我编不下去了,虽然结果不是那么尽如人意,出了一点点小意外吧——”

    “噗嗤——”

    说着说着,楚昀亦看着隋烈鼻梁上依旧泛着青紫的伤痕就憋不住直接笑喷了。

    在隋烈杀气腾腾地盯着他看了五秒后,才勉强收住笑意。

    “但这意外是锦上添花的存在啊!”

    “你成功地掠获了她的愧疚欲,这绝对是进一步发展的好机会啊。”

    “再然后,校园私奔,教训畜牲,以及满足全部少女心及虚荣心的花式追求,这些你明明都做得很好嘛!”

    “你是说那些恋爱套路啊,那都是钱串串教的……”

    隋烈相当诚实地说了实话。

    “……管他是不是原创呢!”

    楚昀亦顿了顿后,刚想接着往下道,就被陆祁彦一把推开了。

    “你可快省省吧!”

    “在他被揍后,平安最愧疚感的那段时间里,他就应该借着伤口直接和她接触,然后再追求,告白,恋爱,这才是最最正确的求交往方式好吗?”

    “瞧你都干了什么,居然借着这么好的前奏以及孙海天那个大助攻让人家和你假扮情侣!?”

    “烈哥,你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陆祁彦皱着眉头,非常不解地望着隋烈。

    “我不知道。”

    “我怂,我不敢说……”

    “万一,万一她要是拒绝了我,哦,我都不敢想这件事!”

    说着,隋烈又从桌上拿起一瓶酒,对着嘴就直接吹了大半瓶。

    “怎么办?我完了!”

    半个小时后,隋烈彻底喝倒,三人大着胆子按了按他鼻梁上的伤口确定他是真的睡着后,才舒了一口气从他手中拼命地扒开了酒瓶。

    “擦,醉了都握得这么紧!”

    “行了,你们把他送回宿舍吧,我也回了。”

    一个晚上都阴沉着脸默默喝酒的傅晋洲拎着衣服站了起来,略微晃了晃后很快就站直了。

    “那大哥我们明天就不来送你了,你到了曼哈顿记得给我们来个电话。”

    白季和抿了抿唇后关心道。

    “好。”

    说完后,傅晋洲背转过身向外走去,走到门口时步子顿了顿,慢慢地朝着身后挥了挥手。

    待他彻底走出房间后,几人安静了下来,面面相觑。

    “你说大哥他是不是又要到央影学院玫瑰楼下去装雕塑啦?”

    “极有可能!”

    “唉,我的哥们怎么一个比一个怂啊!”

    陆祁彦的话才说一半就被楚昀亦一手肘子打断了。

    “好了,干活吧,我抬肩膀你抬腿!”

    “嘿!瞧把你给精明的!”

    隔日清晨六点半,平安有一节早课所以提前通知了隋烈不要送早餐后就直接跑去食堂去觅食了。

    因为时间还算早,食堂里并没有多少人,平安在买了一份鸭血粉丝后随意找了个座后就坐下来吃早餐了。

    等她快要吃完时,食堂里的人才突然多了起来,而且仿佛她坐的这个位置是块风水宝地一样,纷纷选择了聚在她附近。

    随着人数越来越多,窃窃私语的声音也越来越响。

    “诶,你说她今天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吃,据说隋校草每天在操场跑完步都会给她带早餐啊!”

    “我看她长得……个子那么高,脚肯定很大!”

    平安一边听着一边默默地缩了缩肩,她这得是有多完美啊,都找不出可攻击的点,她还是头一次听见有人嫌她脚大的呢。

    “你说她会不会是被甩了啊?”

    “很有可能!”

    听到这里,平安“嗖”得一下恨不得把耳朵伸到半米长。

    虽然她也对隋烈喜欢她并不抱希望,但同时也因为心里某些不可说的小心思,让她完全受不了他人对这段“感情”的质疑。

    “毕竟,我听说咱们的这位新任校花是个孤儿院出身的,虽然个人还蛮优秀的,前段时间不是刚拿了那什么什么的全国冠军吗,可这在资本面前有个屁的用?”

    “什么资本?”

    同行的另一位女生疑惑地追问道。

    “嗨,你们不是吧,这都没听说?”

    “虽然隋校草一直低调,可也从没掩饰过啊,不然你以为为什么白校花会一直对他穷追不舍,不还是为了那个吗?”

    说着,那女生做捻钱在几个小伙伴面前晃了晃。

    “隋校草家很有钱?”

    “不仅是有钱,是霁市的超级大权贵好吗?”

    “霁市隋家!”

    “吱!”

    “那家,我的天哪!”

    “霁市隋家?”

    听到这里,平安不再管周围那群八卦群众发出的惊呼,而是端起汤碗默默地起身向外走去。

    放下汤碗后,平安并没有立即赶往上课的教室,而是第一时间找了个长椅坐下后掏出了手机。

    她必须得好好查一查什么隋烈究竟与那个霁市隋氏有什么关系!

    十分钟后,平安看着一张隋烈参加某项目启动仪式的照片愣在了那里。

    原来,他居然真的是……霁市太子爷?

    看着那个广大网友赋予隋氏唯一继承人的“尊称”,平安心里闪过的念头复杂极了。

    她甚至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他这段时间对她的欺骗,心里就被一种说不出的喜悦所替代了,紧接着就是无边无际的迷茫与……惶恐。

    原来这段时间,从头到尾保护她,帮她出头的都只有他一个人。

    可他到底为什么要欺骗她,在她面前隐瞒身份呢,怕她将来赖上他?

    或许他真的只是有一点点喜欢她,所以愿意陪她玩会儿吧,又或许是他也正好遇到了麻烦,譬如狂蜂浪蝶的追求者,所以干脆就用她来挡?

    就如同最初说的那样,他们只是合作关系。

    是她自作多情了……

    美好的初遇,以及之后的多次相助让平安无法把他往坏的地方去想,但在此同时她也完全地明白了一点——她喜欢他。

    但单方面或是不对等的感情终究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所以在事情没有变得更复杂之前,平安打算彻底把它解决掉。

    在用力地闭了闭眼睛后,平安紧紧地捏着手机拨通了隋烈的电话。

    “喂,隋烈。”

    “我们,我们……分手吧!”

    随着平安话落,电话那头隋烈的右手突然一抖,手机从右手滑落后径直掉落到了地面,看着砸到地上的手机,他彻底地僵住了。

    他不敢置信地翻身跳下床捡起了它,按开屏幕去看刚刚那通电话的来电显示,小仙女三个字眼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眼睛。

    宿醉被吵醒后,头脑疼到炸裂,隋烈焦躁不安地用力地拍了拍脑门后,颓然地倒了下去,扶着栏杆一屁股坐在地上。

    昨晚半梦半醒间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有记忆,他是万万也没有想到,分手这件事居然会发生得那么突然,毫无前兆!

    另一处的平安此时也非常的郁闷,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电话那头就莫名不通了。

    啧,真倒霉,本来她还想着趁热打铁,在今天把这点段感情彻底了断了呢。

    她还没来得及问他,他究竟喜不喜欢她?

    唉,真不甘心啊!

    可要是让她大着胆子再拨一遍电话她又不敢,她一个女孩子主动开口问人家喜不喜欢她已经很让她害羞了,要是再来一次……

    算了,还是随缘吧。

    在她拍拍屁股决定先去上课时,另一边的隋烈在这巨大的变故下,完全酒醒了。

    他站起身“砰砰砰”地拍着栏杆把一宿舍的人通通吵醒了过来。

    “醒醒,都先醒醒,出大事儿了!”

    “什么事儿啊?”

    游戏玩到凌晨两点的钱串串在隋烈的手下使劲挣扎着,但最后依旧没有逃过他的魔爪,被迫睁开了眼睛。

    “我被分手了。”

    “哦。”

    几人半梦半醒间“哦”完了才反应过来。

    “什么!?”

    “我怎么办!”

    隋烈没有理会他们几人的震惊,只是一个劲儿地追问着。

    “什么怎么办,分手了,那你还想和她在一起吗?”

    过了许久后,钱串串才从隋烈混乱的语绪中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看你这张脸不用你说我就明白了。”

    “既然还想和她在一起那就再去追呗,反正你和平安之间的恋爱之路就是缺胳膊少腿的,趁着这次补全啊!”

    “怎么着你还真想把这假男友的帽子从头戴到尾啊!”

    “分手那不是迟早的事儿吗,你知道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吗?”

    “是什么?”

    隋烈老老实实地趴在钱串串床栏上虔诚地提问。

    “当然是她为什么突然提分手啊?”

    钱串串话音刚落,另外两个立即马后炮地应着声。

    “可我不知道啊!”

    一提起这个,隋烈立刻就又颓丧了。

    “你说她是不是喜欢上别人啦,她长得那么好看,那么优秀,那么……,身边的追求者那肯定能绕学校八圈!”

    就在隋烈自怜自艾的时候,钱串串已经一个电话打给了平安的舍友,这个时候就到了见证早餐外交的必要性。

    “隋烈,我现在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我只想听好的!”

    隋烈呢喃完后紧接着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好吧,你先说坏的。”

    “平安一早就去上课了,她们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向你提分手。”

    “好消息是最近平安经常向她们询问你对她的感觉,据她们分析,她心动了!”

    “这句是她们的原话,我可半点没扭曲事实!”

    说完后,钱串串惊吓得看着隋烈突然爆红的脸蛋解释道。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隋烈笑得停不下来,嘴巴咧到了耳根处。

    “当然是向她告白啊!”

    钱串串恨铁不成钢地瞥了隋烈一眼,随后眼珠一骨碌,对他招了招手。

    “嗯,如果你把你上个月刚提的那辆保时捷借我一个月玩玩,弥补我给情敌支招而碎的稀巴烂的小心灵,我就再附赠你一个刚从她舍友那儿得到的小秘密。”

    “成交!”

    九月的六点半,天色刚刚昏暗下来,大学城的上空突然出现了数不清的孔明灯。

    “嘿,平安,你快看啊,外面好多的孔明灯!”

    早已被人买通的舍友掐着点的把平安拉到了窗前。

    “是吗?”

    平安向外望了一眼,看着漫天橘红色的孔明灯,情不自禁地扬起了嘴角。

    “真漂亮!”

    就在她双手合十,许完愿望睁眼时,突然一个红色的横幅被两架小型无人机扛到了窗前。

    “平安,我喜欢你!”

    “哇,原来是有人在给我们平安大美人求爱啊!”

    一个舍友笑得意味深长,腻在平安的身边不让她关窗。

    “这夜色多美啊!”

    “别浪费人家的一片心意你说是不是?”

    与此同时,隋烈穿着一身功夫熊猫的玩偶服在三位舍友的掩护下,一路勇闯女生宿舍。

    快跑,爬楼,跳跃,定位!

    一只笨拙的大熊猫在历经了一路的艰险后,躲过了无数向他伸来的手臂后,最终在平安的寝室门口摆完了pose。

    “咚咚……”

    随着两记敲门声的响起,木门被唰得一下拉开。

    “平安,我们恋爱吧!”

    “隋烈?”

    听见熟悉的声音后,平安迷茫了两秒,随后目光在三位舍友的脸上一一扫过,最终确定了下来。

    “你是隋烈。”

    说话间,平安直接扑了过去一把夺下了隋烈的头套。

    见避无可避,隋烈只好乖乖地任由她拿下头套。

    头套被取下后,平安才发现隋烈头上早已汗湿一片,一缕缕的碎发紧紧地贴在额头上,是他从未有过的狼狈。

    见平安呆愣愣地盯着他没有言语,隋烈舔了舔唇后大着胆子从肚子里抠出一支玫瑰花强硬地塞进平安手里。

    “平安,我喜欢你!”

    “嗯。”

    平安乖乖地点了点头。

    “你呢?”

    见不是自己想要的反应,隋烈有些急了。

    平安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朝他勾了勾手指,待隋烈靠近后,她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趴在他的耳畔轻轻道。

    “我也喜欢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