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番外

推荐阅读: 小饭馆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倾城天下权欲场请开始你的表演旺夫命

    丁宁不知道自己在小黑屋里呆了多久,但是这段时间足以让她精神崩溃,直到墙上开了个黑色小洞,光亮透了进来。

    “宁宁。”是靳嵘的声音,温柔里带着阳光的温度。

    丁宁道:“要放我出去吗?”

    “先把药吃了。”靳嵘把药塞了进去,还有一杯水。

    丁宁愣了一会儿反省过来,是避孕药,她摇摇头,“我现在安全期,吃避孕药对身体不好。”

    “那也要吃了,以防万一。”

    丁宁没动,而是好奇的问道:“靳嵘,你真的不介意吗?”

    “介意什么,都过去了。”

    丁宁对他的回答很无奈,淡淡道:“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不爱我,正常的人都会介意。”

    “先把药吃了。”

    “我为什么会坠楼?”

    “是我不好,伤害了你。”

    “出轨?”

    “把药吃了吧,我们的婚期会提前。”

    又是没头没尾的对话,丁宁乖乖的把药吃了,因为这样不久她便又能重见天日了。

    ……

    丁宁记得自己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个世界洁白又冰冷,后来有人告诉她这叫医院,然后她慢慢消化了医院这个名词的意思,随后医院这个地方就一直伴随着自己,要看病,还要整容。

    父亲告诉她,她要不断整容是因为自己曾经坠楼自杀导致脸部畸形,需要不断的修复,只是祸不单行,之后医生查出她有脑瘤开始治疗,在治疗的过程,大脑有问题,于是她就失忆了。

    当然,丁宁并不是失去了某个人的回忆,而是大面积的失去了记忆,只剩下了一些条件反射,比如她知道水里游的东西,但是她忘记了那叫什么,她忘记了走路,忘记了如何用筷子,丁宁跟个孩子一样一点点学了起来,那时候丁父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丁宁感激不尽,即便她感觉不到两人之间的父女情深,但是依旧感激。

    但是这份感激在后期慢慢的被磨灭了。

    丁宁发现自己就像是个布娃娃,父亲对自己做任何事都有要求,见什么做什么工作嫁给谁,只要她一说不,丁父就会拉着老脸道::“宁宁,爸爸是真的为了你好。”

    因为这句为你好,丁宁唯听是从,如今她稍微做了点儿出格的事儿便被关进了小黑屋。

    因为丁宁的听话,当天晚上她就被放出来了,躺在温暖豪华的大床上,医生帮她查了半天确定一切正常才离开,丁父表现的格外伤痛,就连靳嵘也是,只有丁锐,她平静的神色下是满满的不屑。丁宁跟丁锐的正常交集不多,毕竟丁锐全世界的飞,但是每次见面她都会不屑的看着自己,但是看靳嵘的时候就不一样了,眼睛里明显写着我爱你。

    丁宁好奇的猜测,也许当初个人之间有一段感情纠葛,于是产生了矛盾,自己跳楼,而最终靳嵘跟自己在一起了。但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冲突会让自己跳楼呢,而靳嵘为什么会因此爱上娇蛮的自己,看样子,死心塌地,感天动地呢。

    只是丁宁还没从迷雾走出来,她的婚事已经被安排妥帖了,整个丁家都在金罗密布的筹备,只有当事人跟没事儿人似的,这看起来并不像一场婚礼,而像是一场事不关己的表演,丁宁有些庆幸自己做了件出格的事儿,不然她的一生真的就被别人安排妥当了。

    她看着眼前一排婚纱,愣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佣人道:“丁小姐,时间紧急,没办法给您慢慢做婚纱了,但是这些依旧是国外著名设计师的作品,这件的设计师曾经为王室服务,这件曾经为影后做过婚纱。”

    丁宁做了个打住的姿势,抬着指在那一排扫了两下,随便指了一条裙子道:“好了,就是这条了。”

    “那您要不要”

    “不要!”丁宁翻身躺下,卷上被子道:“你们都出去,我要睡觉。”

    “小姐。”

    “我说出去!你们是不是想丢饭碗。”

    佣人不敢在说话,推着一大排婚纱垂着脑袋无奈离开,然后轻轻的关上了门。

    丁宁看着她们,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即翻身躺下,她才闭上眼睛没几秒,门又响了,丁宁动都没动,不耐烦道:“你们是不是想死啊!”

    “是我。”

    陌生的声音响起,丁宁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是她的姐姐丁锐,说实话,丁宁跟姐姐丁锐长得一点儿也不像,毁容前的照片丁宁没有见过,但是两姐妹的身高天差地别,丁宁穿上高跟鞋也就一米六多一点,但是丁锐裸身高就168了,再加上她天鹅舞,与生俱来的气质跟身体的加成,她才像是有钱人家养出来的大小姐,至于自己,真的像小门小户走出来的姑娘。

    丁宁知道丁锐不喜欢自己,即便双方从未挑明,这种感觉就像小动物对危险的感知,有磁场。

    丁锐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了丁宁面前,即便生气她依旧保持高高在上亭亭玉立的模样,“你现在很高兴吧。”

    丁宁想说你瞎啊,哪只眼睛看出来我高兴,但是她不服输道:“当然说比你高兴。”

    “你知道的,靳嵘他从来没喜欢过你。”

    “那又如何,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要跟他结婚的人是我而不是,喜欢能怎么样,就这一点,我赢了。”

    丁锐道:“你觉得结婚你就会幸福吗?”

    丁宁耸耸肩,“起码别人以为我是幸福的,对你之下你就可怜多了,那么优秀那么招人喜欢,大众眼的女神,那又怎么样,你喜欢的人照样不喜欢你,而喜欢一个我,我一无是处,我还给他戴绿帽子,可是他依旧死心塌地。”

    “丁宁!”

    “我不开心的时候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瞒你说,我也不喜欢靳嵘,结婚了我也会过我自在的生活,该干嘛干嘛,这位大小姐,你还是别担心我了,操心操心自己吧。”

    丁锐已经憋不住内心的火气了,良好的教养让她不至于撒泼,而是长长的舒了口气道:“丁宁,这一切本来就不属于你,既然你不喜欢,那你就走吧。”

    丁宁觉得丁锐这句话里信息量太大,当然自己脑容量有限,分析不出其的内涵,不过她肯定不会走的,走了还是会被抓回来,好奇心让丁宁继续问下去:“不属于我,难道属于你吗?”

    “对,这本来就是我的,要不是因为。”

    “丁锐。”大门忽然打开,靳嵘风风火火的进来走进来,他面上带着些怒气,“宁宁在睡觉,有什么等她睡醒了再说。”

    丁宁躺在床上看好戏,她觉得这种情况下两人会吵起来,但是丁宁明显低估了两个人的耐力,他们不仅没吵起来,还十分平和的走了。

    丁宁独自躺在床上,她内心憋着不满愤怒跟无奈,但是无处发泄,自己就跟被囚禁在笼子里的小老虎一样,这一下午丁宁也没睡着,外面是不是响起脚步声,是那些佣人在忙着布置,直到门推开,丁宁转头看了眼,没人,但是门关上了。她刚翻身,才发现床边爬了个小萝卜头,小姑娘扎了一根羊角辫,满脸探究的看着丁宁。

    丁宁也好奇的看着她。

    两人对完了半分钟,小姑娘开口道:“我听说你要做新娘了。”

    丁宁点点头,“对啊。”这会儿她发现这小姑娘跟靳嵘长得有点像,不会是他的私生女吧。

    “我们以后就要生活在一起了,你能对我好点儿吗。”

    丁宁下巴差点儿掉下来,她竟然真的是靳嵘的女儿,丁宁好奇问道:“那你的妈妈呢?”

    小姑娘道:“都说我的妈妈是你,但是你忘记我了。”

    “那你觉得我像你妈妈吗?”

    “不像。”

    这时门忽然打开,小姑娘嗖的一下钻到了床底,丁宁闭上眼睛跟没事儿人似的,耳边有人轻轻喊她的名字,丁宁就当做没听见,然后对方似乎在找小女孩儿,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便推门出去了。

    丁宁睁开了眼睛,确定外面没人了才小声喊道:“出来吧。”

    小女孩儿从床底探出个脑袋来,笑眯眯道:“谢谢你。”

    丁宁拖着下巴道:“没关系,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

    她垂下眸子思考了一会儿道:“以后再做朋友吧。”

    丁宁觉得这孩子有点儿少年老成,但是又格外的可爱,而且这孩子似乎知道了不少东西,丁宁打探了打探,又道:“我们交换个秘密好不好?”

    “嗯?”

    “你告诉我你妈妈长什么样,然后我帮你实现一个愿望。”

    小女孩儿想了想,于是从衣服里掏出一块小怀表,怀表是米老鼠模样的,样式精美,看起来价值不菲,然后她打开了照片,小心翼翼道:“那你看完不准告诉别人哦,骗人鼻子会变长。”

    丁宁点点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随即小女孩儿打开了怀表,里面有张很小的照片,女孩儿看起来十六岁的模样,脸上的稚气还没脱,但是丁宁发现个奇怪的事儿,自己跟照片上的女孩儿长得很像,差别在于,女孩儿是纯天然的,自己是整的,而且自己模仿的痕迹很重,而且自己的脸还在不断调整,大约是要调整成照片上女孩儿的样子。

    丁宁忍不住问道:“那你妈妈现在去哪儿了?”

    小女孩儿比了个飞翔的势道:“她从楼上掉下来,然后就变成了你。”说完,她眨眨眼睛看着丁宁,“你是我妈妈吗?”

    丁宁哑口无言,一个人从楼上掉下来,还能活吗?她神色登时紧张起来,又问道:“那你爸爸怎么跟你说?”

    小女孩儿道:“我没告诉爸爸啊,她说妈妈生病了,我一直都想来看看妈妈,他不让。”

    丁宁沉默了一会儿,她有些狐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丁宁。

    “你是我的妈妈吗?”小女孩儿眨眨眼睛。

    丁宁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便道:“以后再告诉你可以吗?”

    小女孩顿时生气了,哼道:“我的妈妈才不是你这样的,我不喜欢你,你会长长鼻子的。”说完她便噔噔噔的跑走了。

    丁宁躺在床上,她看着窗外绿色的草坪上佣人忙忙碌碌到处挂满了洁白的纱帘跟粉色的玫瑰,气球飘在天空上,马上就是婚礼了,即便眼前真切,但是一切就仿佛是做梦一般,虚实难辨,但是丁宁确认,在她搞清楚自己是谁之前肯定不会参加这场莫名其妙的婚礼。

    丁宁现在身边没有任何电子设备,所以她不能联系别人帮助自己逃脱,当然,她跟佣人借电话的时候也没借到,于是丁宁找到了离开的会,婚礼前夕习惯性的有单身排队,丁宁也会有这么的派对,只是因为她没什么朋友所以取消了,当丁宁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丁父道:“还是好好休息养好皮肤明天做漂亮的新娘吧。”

    丁宁道:“谁说我没有朋友啊,我的朋友很多呢,我一定要举行单身派对,不然我就自杀,自己的事情自己都不能做主还有什么意思。”

    丁父终于妥协了。

    丁宁当然有朋友,那个人叫江玉嫣,不过按理来说,江玉嫣是顾诺的朋友,丁宁觉得她会帮助自己,也是唯一的希望了。江玉嫣接到丁宁的邀请时便直接答应了。单身派对由丁家安排在熟悉的酒吧里。

    当江玉嫣穿过重重戒备,推开豪华包间的大门看到灯红酒绿里只有丁宁一个人的时候,奇怪道:”不是说派对吗?为什么只有我们两个人。”

    丁宁见到救星似的,赶紧把事情告诉了江玉嫣,她开了瓶啤酒道:“现在这个情况也只有你能帮我了,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谁,我不想结婚。”见江玉嫣犹豫,丁宁又道:“你要是能帮我,我会给你钱。”

    江玉嫣眨眨眼睛道:“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你是说,这涉及到豪门谋杀、拐卖等案子,然后我现在就是救世主一样的角色对吗?而你”她指着丁宁,“就是那个不知道自己身份的傀儡?”

    丁宁点点头:“就是这样,那你帮我吗?”

    江玉嫣沉默道:“让我捋一捋,因为我的生活太过平静,一时间难以接受这种事情,而且我感觉你是在跟我开玩笑。”

    丁宁认真道:“我真的没有开玩笑,你不是也把我认成顾诺吗?”她掰着江玉嫣的身子道,“你认认真真的看着我的脸,鼻子是假的,下巴也是假的,双眼皮是假的,哪儿哪儿都是假的,我对这个世界也没记忆,所以你看到的我不是真的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你帮帮我吧,我不想结婚。”

    江玉嫣琢磨道:“要真是你说的这样,他们看的那么严,你也跑不出去,我怎么帮你。”

    丁宁道:“我来的时候已经想好了,我们去舞池跳舞,人多的时候从后门溜走,那边没人管。”

    江玉嫣道:“我就是从后门进来的,守着几个保镖。”

    丁宁:“……”

    两人纠结了一会儿,江玉嫣从包里拿出个打火道:“幸亏我有这个,把这里点燃吧,制造点儿事儿,然后从这里逃出去。”

    丁宁惊讶道:“你怎么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

    她嘿嘿的笑:“放在夹层里了。”说完她点燃了桌上的酒精,报警器很快响起。

    保镖要护送丁宁出门,没想到被丁宁卸了胳膊,江玉嫣趁乱大吼道:“不好了,着火了!”伴随着尖锐报警声,舞池里骚动的男女开始混乱起来,还伴随着尖叫声,江玉嫣趁着混乱把人从里面拉了出来,然后搭上轿车,飞快的离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