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日常(二)

推荐阅读: 七零之悍妇当家小饭馆七十年代老婆跑了邻座的白鹭少年重回十七岁大限将至我的仇人画风不对重生小夫郎种田记永昭郡主请开始你的表演

    第二章日常二

    在贵志离开前,我给了他两张门票。

    “下周雄英体育祭,带着女朋友一起来看吧。”

    贵志接过了门票,默默地说了句,“……暂时还没有女朋友。”

    我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在我的眼里,我的大侄子外貌清秀,性格温柔,成绩优异。这么优秀的大学生,居然会没有女朋友?

    我深呼吸一口气,语重心长地对他说,“贵志,姑姑不是什么迂腐的人。作为一个开明的家长,就算你在学校了搞出了人命……”

    “您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我话还没说完,大侄子就打断了我的话,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种诡异的表情。

    啊——被吐槽了。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摊手道,“毕竟我在你这个年纪,可是已经经历了结婚和离异哦。”

    “这不是什么可炫耀的事情吧……”

    夏目贵志无语地瘫软在了沙发垫子里。望着我的脸上充满了“老父亲对儿女婚姻十分纠结”的表情。

    “不是我说啊,虽然感觉有点对不起他,但怎么说呢,如果不是我的话,他的婚姻史大概一片空白了。”

    “不是吧,我觉得姑父还是挺可靠的。女性应该比较喜欢那样的男性吧?”

    夏目贵志思索了一番不确定地说道。

    “可靠是挺可靠的,但是啊,他一旦生起气来,目光可以锐利到把地板戳个洞哦。唤作是女孩子的话,大概会被吓哭的。”

    如果是敌人就更惨了,说不定落得个双眼喷血当场死亡吧……

    大侄子看了我一眼,问,“那您被吓哭过吗?”

    我放下咖啡杯说道,“因为很多年前就认识了,也见识过他和乱步君的侦探组合是有多么搞笑,所以他再怎么瞪着我,我也不觉得可怕,反而有点想笑。”

    所以他才拿我没办法嘛……

    大侄子将两张门票收好,叹了口气,“听您这么说,我有些好奇你们的过去了。”

    不过显然,他再怎么问,我也不会说的就是了。

    “说起体育祭,之前不是说学校被袭击吗?还举办体育祭是不是有些不妥?”

    大侄子的脸上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不是哦,就是因为有袭击,所以才更要风风光光地举办体育祭。以此证明usj的那场袭击并不会对雄英造成威胁。这无论是家长,还是媒体都想要看到的局面。”

    如果被外人得知,usj的袭击个雄英造成了不可估计的伤害,那么之后的结果反而更加糟糕了。

    我是今年才进入雄英任教的。大侄子上了大学,我就辞去了景文古田的职位。本来想跟着去大侄子的学校,结果后来才知道大侄子去的横滨国立大学。

    老实说,我并不是很喜欢呆在横滨。

    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

    所以只好挥泪告别大侄子,来了东京,看到雄英的招聘,想也不想就申请了。

    我是无个性,也是无异能。所以我至今都不曾明白,为什么我会被雄英录取。

    后来在根津校长的办公室,我得到了比较完善的回答。

    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文学天赋什么的,我可是连作一首和歌都作不出来啊。

    至于那些出版的小说,不过是我的亲身经历而已。

    亲身经历的事情,总能写得好的。

    不过,还是名不符实啊……

    “总之呢,体育祭请务必到场。”

    我对大侄子说道。又补充了一句,“没有女朋友也没关系。

    大侄子无语地看着我,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之后叹了口气,“好的,那我到时候会去的。到时候麻烦宁宁姑姑了。”

    “家人之间不需要说麻烦啊……”我无奈地看了大侄子一眼。虽然已经变了很多,但是不想给被人添麻烦这样的性格,大侄子一直都没怎么变过呢。

    “虽说我们都过着不想给别人添麻烦这样的生活,但怎么说呢,人与人之间,就是因为各种各样的麻烦而维系在一起的。”

    大侄子弯了弯腰,向我告别了。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目送着大侄子离去。

    从窗口探出身子,向着望过来的大侄子挥了挥手,我回到了沙发里,手指摩挲着咖啡杯。被大侄子这么一提起,十二年前的事情就不时地在脑海里翻来覆去。

    谕吉兄与乱步君一直认为我们是十一年前在晚香堂认识的,但事实是,我在十二年前就见过了他们。而关于这件事,我一直未告诉他们。

    在“世界剧场”的凶杀预告犯罪事件中,我和父亲就坐在观众席中,当然并不是坐在一起。明知道剧场的陷阱,父亲为了乱步君依旧故意中了陷阱。

    不过乱步君的推理也着实精彩。

    当然更精彩的是谕吉兄为了拯救乱步君而撒下的拙劣谎言,真是……太有意思了。不知道国木田知道这样的谎言后,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想想就觉得好笑吧。毕竟如此一丝不苟冷峻的谕吉兄会编造出连现在小学生都不会信的谎言。什么京都的大人物赠送的装饰品,不过是旧货店廉价的眼镜而已。

    但不得不说,正是谕吉兄的谎言,才令愤世嫉俗地面对世界的乱步君有了希望——保护愚蠢婴儿的希望。

    而也正是那件事,让我坚定了要保护侦探社的想法。

    ——视觉转换——

    夏目贵志并未在东京久留。这次来东京,也只是为了看看宁宁姑姑而已。既然见她没事,他就放心回去了。

    虽然锦织宁宁是长辈,但在夏目贵志看来,锦织宁宁偶尔也会像乱步先生一样,让人头疼。

    宁宁姑姑经常说乱步先生是长不大的小孩,可她自己又未尝不是呢?

    当然这种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一旦说出来的话,后果会相当惨。

    在回学校前,他先去了武装侦探社。

    武装侦探事务所位于一栋砖瓦砌成的红褐色旧建筑的四层。他轻车熟路地搭乘老式电梯前往四楼,他已经有近半个月没有来这里了。

    “嗨!这不是夏目君吗?”

    在电梯口看到了有着海藻般黑发的年轻人以及一个生面孔。他们刚下来。

    “太宰先生。”夏目贵志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后目光移到他身边的白发少年身上。

    “你、你好,我是中岛敦。”名为中岛敦的少年有些拘谨地自我介绍。

    夏目微笑道,“你好,我是夏目贵志,初次见面。”

    看到他的笑容,拘谨的中岛敦不由地放下了紧张的情绪。

    这个浅褐发的少年,看起来很好相处啊。

    太宰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两个,随后问,“夏目君是来找社长的吗?”

    “是的。”

    中岛敦满头问号。

    “社长正好在呢。有什么好消息的话,请务必通知我哦~”

    太宰治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夏目贵志同样微笑道,“那么亲太宰先生也努力一点吧。”

    新成员中岛敦完全不明白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等夏目贵志上了电梯后,他才问太宰治,“夏目君也是侦探社的人吗?”

    “显然不是哦敦君。唔,真要说的话,是社长前妻的侄子。”

    “哦,是社长的前妻啊……诶??????前妻?!”

    中岛敦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他使劲晃着太宰治,“太宰先生我没听错吧?社长居然有前妻?!!!”

    “嘿哈哈哈……”

    太宰治一边被晃着,一边笑着。

    “真的哦,是前妻哦哈哈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