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都市言情 > 小妖怪 > 11.神仙·11

11.神仙·11

推荐阅读: 三国之大汉皇权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悍匪从军末世裁决者一派之长为老不尊!前夫太爱我了怎么办甜妻引入怀:陆少,请慢撩假面骑士的继承者文骚小妻宝[重生]

    桑瑜摸完才反应过来自己犯了什么蠢,她呼吸发紧,一寸寸把挪走,收到膝盖上使劲儿攥住,另一只看似自然地松开马尾,把长头发扒拉下来,遮住逐渐升温的耳朵。

    做坏事儿了……

    她偷眼瞄瞄蓝钦,发现他的也放到了桌下,脖颈上的筋络都绷了起来。

    陈叔可没瞧见这些细节,看俩人既没动作也不说话,急得伸头张望,不放心地问:“先生,桑小姐,没事吧?”

    “没事没事,”桑瑜敏捷地直起背,一脸纯洁无辜地对陈叔眨眨眼,“我们这是意识交流。”

    陈叔不明觉厉。

    桑瑜悄悄拧了一把腿上的软肉,把脱缰的小心思收敛起来,注意力回到最初的问题上。

    实验?

    蓝钦双扣得发红,重新拾起写,“你随意选方法,我全部接受。”

    他这样低姿态,予取予求,桑瑜那种酸涩又涌上来,真心过意不去。

    她不忍再拿他做什么实验,实实在在劝说,“先生,这个米糊特别简单,我把详细步骤全写出来行吗?保证精确到每种东西的用量和时间,做出来口味肯定没变化,过后你让家里做饭的阿姨试试?”

    蓝钦定定看她几秒,转向陈叔。

    陈叔过来弯下腰,“先生?”

    蓝钦写,“接何嫂过来,半小时内。”

    陈叔答应一声,不放心别人,拿起车钥匙火速出发。

    桑瑜傻了,这走向不对啊。

    她葱白指挠挠细碎的鬓角,眼看着陈叔风一样消失,茫然问:“你不是刚吃过吗?这么急接何嫂做什么?我写下步骤,等晚上她再给你加餐就行。”

    蓝钦摇头,一一划给她坚决的个字——

    “做实验。”

    桑瑜吸了口气,蓝钦这人,别看瞧着温温雅雅没脾气,一动起真格好像就特别会钻牛角尖儿。

    她后悔了行吗,她不想继续拿他当实验品!

    现在跑……来得及吧?

    她小心翼翼退两步,立马接收到蓝钦的眼神。

    浓稠寂静,深不见底,偏又无依无靠,像飘摇的雾。

    她每离远一点,他就更无助几分。

    等她靠上门板,一只脚颤巍巍伸出拖鞋时,他眼里已经彻底没了生气,垂下头,抓住宽荡的裤腿,似是一道形销骨立的晦暗影子。

    他长得实在好,这副模样太招人疼。

    桑瑜那颗小心脏,一下子酸软到没边儿,败了,无可奈何举起,“行行行,全听你的,实验。”

    没办法了,既然他不放弃,她不相信,都这么固执己见,那……实验就实验。

    “但是先说好啊,”桑瑜虽然不信这事儿,但想到万一的后果,有点怂怂的,强撑气场提条件,“你要是吐了可别怨我,不准让我负责,不准去康复心投诉我!”

    蓝钦满身的霜雪因为她一句话融化殆尽。

    他重重点头,在夕阳里站得挺,怕她不信,还举起根指放到额边,给她保证。

    半小时不到,陈叔带着何嫂重磅登场。

    说重磅一点不夸张,俩人里提满了袋子,蔬菜水果,禽肉海鲜,看得桑瑜眼花缭乱,怀疑这两位是把菜市场直接打包回了家。

    何嫂第二次见桑瑜,热乎得跟亲闺女似的,拉着她不愿放,“桑小姐,我的眼光你放心,食材全是最好的,你尽管挑。”

    桑瑜没好意思说,以蓝钦的身体,哪用得着这些啊,有根胡萝卜就够了。

    她把厨房玻璃门拉紧,放下遮挡的百叶,形成私密空间。

    “何嫂,这里面没监控吧?”

    “当然没,”何嫂澄清,“在你过来之前,厨房基本就是个摆设。”

    桑瑜惴惴地“哦”了声,扒开一点门缝,探出脑袋观察蓝钦,确定他老老实实坐在餐桌前,看不到厨房内景,才哗啦关上门,开始把这道无比简单的胡萝卜米糊把交给何嫂。

    何嫂做饭经验丰富,人又细心稳妥,一步步按她指示,相当于复刻。

    做好后,桑瑜检查外观,尝尝味道,没问题,跟她做的一模一样。

    她端着碗走出厨房,发现蓝钦从餐桌换去了沙发。

    看出她的疑惑,蓝钦主动解释,“沙发离卫生间比较近。”

    想吐的时候,跑过去能方便些。

    桑瑜心里发虚,心跳不由自主加快,把碗放到他面前,故作镇定地扯谎,“你想太多了,这碗是我做的,先给你吃饱一点,何嫂那份还没做好呢。”

    第一步,破除他的心防,让蓝钦以为米糊出自她的,尽可能去掉先入为主的心理因素。

    蓝钦闻言撩起眼帘,静静笑看她一眼,抬起勺子。

    他这一笑简直华光四起,既无奈又纵容,桑瑜胸口犹如被大把羽毛轻刮而过,酥痒酸麻来得毫无预兆,却势头凶猛。

    蓝钦在纵容谁?她么?

    可她这么坏,哄骗他,等着看他难受。

    桑瑜不禁鼻尖一酸,伸阻拦,“先生,你还是别——”

    话没说完,蓝钦已经把勺子放到唇边,没有任何犹豫地直接吞下。

    偌大客厅鸦雀无声。

    时钟指针滴滴跳过。

    蓝钦垂着头,搭在膝上的左逐渐绷出嶙峋骨节,他用力捂住嘴,合眼强忍,喉咙食管里翻搅出的火辣涩痛偏偏一阵强过一阵。

    他苦笑,看来吃过她亲做的,这身体就被惯坏了,一点外来物也没法接受。

    桑瑜没想到蓝钦的反应会这么大,她表情也变了,足无措地半蹲在他腿边,“先生?”

    蓝钦想写字说没事,但做不到,他撑到极限,按着沙发站起身,脚步不稳地冲进洗间,反锁门。

    龙头里的哗哗水流,间或夹杂的痛苦呕吐,刺得桑瑜僵在原地,慢慢红了眼圈。

    没过多久,蓝钦走出来,给她写一行字,“是何嫂做的吧?抱歉,我吓到你了,继续。”

    桑瑜脸上发烧,强烈反对,“还继续什么!”

    蓝钦望着她,“那你相信了吗?”

    桑瑜卡住,一时回答不出。

    他莞尔,眼尾微弯的弧度格外温存,“没事,我们继续。”

    对峙失败,再回到厨房,桑瑜彻底笑不出来了。

    蓝钦刚才每一个真实的反应都历历在目,她看得出来,绝没有掺假。

    何嫂拍拍她的臂,“我跟你说过了,没用的,先生一口就能尝出不对劲儿。”

    桑瑜咬咬唇,“他总这么吐吗?”

    “可不是嘛,”何嫂连声叹气,“先生今年才二十四,多年轻,长得好又有本事,你知不知道,他随便画一张设计图就能值好多钱的。可惜落下一身的毛病,像个正常人那么过日子都做不到。”

    “他们家真是作孽哦……”

    桑瑜隐隐觉得何嫂的话涉及到了蓝钦家事,她不方便多问,只管闷头做东西,起刀落,一片菜叶不小心切成了丑兮兮的角形。

    天色转暗时,两份完全相同的蔬菜蛋羹出锅。

    蛋羹色泽鲜嫩,喷香诱人。

    桑瑜把两碗一起端到茶几上,给蓝钦说明,“一份是我的,一份是何嫂的。”

    第二步,真假蛋羹同步出现,看蓝钦是否真的能够分辨。

    她先拿个空碟,每碗舀出两勺给陈叔。

    陈叔使命感十足地品了又品,直到吃光也没分出有什么差别,竖大拇指,“好吃,都好吃。”

    桑瑜给自己也盛了两勺,反复细细尝过,凝视蓝钦的眼睛,“先生,不骗你,真的一模一样。”

    她甚至已经分不清这两碗到底哪个才是她做的。

    蓝钦扬唇,伸出。

    桑瑜把勺子给他,皮肤相碰时,感觉到他更冰了许多的指尖。

    她嗫嚅,“先生……”

    先生别吃?先生别试了?

    可到此为止,她真的信了么?

    蓝钦明白她的犹疑,按从左到右的顺序,当着双瞪大的眼睛,先吃下左边这碗。

    陈叔和何嫂四只握成拳头,桑瑜紧张地身体前倾,眼都不敢眨。

    蛋羹的香味蔓延口腔,滑入咽喉。

    蓝钦胸口起伏几下,放下勺子,来不及多看桑瑜一眼,再次冲进卫生间,把胃里好不容易拥有的那碗米糊彻底吐干净。

    桑瑜跟着跑过去,眼巴巴等到门开,马上搀他的臂。

    蓝钦靠着门框,脸上素白,喘息沉重,有些涣散的目光定在她软白干净的一双上。

    他最讨厌有人同情他,可怜他,搀扶他……

    可现在,想扶他的人是桑瑜。

    他拒绝不了。

    “你怎么样?”桑瑜见他怔愣,急得跺脚,“胃疼吗?喉咙疼吗?你哪里难受赶紧写给我看看!”

    她没闲心顾虑太多,干脆上,半扶半拥,强行把蓝钦带回沙发边,压着他坐下,热水杯塞进他里,“快点喝口水!”

    蓝钦很清楚,她的关心紧张,只是把他当病人,跟康复心里任何一个患者都没有区别。

    但他仍旧开心,为了哪怕一点点的亲近。

    他把左边的碗推得老远,右边的碗搂近,朝桑瑜弯弯眼,开始心满意足地大快朵颐。

    桑瑜也在这个时候发现,蓝钦捧起的碗,深埋着一块特殊的角形青菜叶,的确是她亲切的,她有印象。

    蓝钦选对了。

    她心里翻江倒海,世界观都受到了冲击。

    蓝钦两下就把蛋羹吃光,脸上终于恢复了些许血色。

    可是没吃饱,胃又吐空了,蛋羹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他恋恋不舍舔舔唇,暗暗庆幸,还好幸运地先尝了左边那碗,吐完还能吃下这么好的东西,否则顺序换过来,都要吐掉了。

    桑瑜闷声问:“怎么样?”

    蓝钦一挥,“好吃!”

    桑瑜要哭了,她问的是他身体怎么样,他刚那么难受地折腾过,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夸她!

    她丧气地双捧脸,失神喃喃:“先生,你懂不懂,太好说话会被欺负的,我觉得……我现在就是在欺负你……”

    蓝钦还端着空碗舍不得放,用摇头尽力反驳她的话。

    桑瑜叹气,他作为出钱方却这么乖,更衬得她矫情又心狠。

    她的自责达到顶峰,鼻酸得厉害,生理性眼泪无意识沁出两滴。

    蓝钦看到她大眼里罩了层薄亮的水光,莹白眼廓漫上微红,他心一抽,匆匆扯了张纸巾,想沾沾她睫毛的湿。

    桑瑜发现了,皱眉盯着他,不太确定地问:“……你要给我擦眼泪吗?”

    蓝钦被看穿,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伸向她眼角的僵在半空。

    她还真的猜了。

    桑瑜越发不是滋味儿,就算是蓝钦情愿吧,可他的确被她坑得很可怜,不但不生气,还惦记着要给她擦擦鳄鱼泪。

    傻兮兮的一根筋。

    她心口莫名爬上细细的痒,像有微凉的指在轻柔拨弄。

    擦眼泪而已么?她同意了。

    桑瑜吸吸鼻子,血液有些升温,倾身朝他凑近了一点,大大方方,把一张细软白净的脸扬给他,轻声说:“给你,擦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