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都市言情 > 小妖怪 > 18.妖怪·18

18.妖怪·18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林羽江颜公子强娶秦凡林羽热搜预定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权欲场三寸人间画怖快递员猎艳记

    就像是按了暂停键。

    所有声音、影像、光线, 都成了静止不动的背景,偌大卧室变成黑白的素描画, 色彩全部抽走, 尽数揉进他一双珍宝般的眼睛里。

    浅褐,淡灰,在晨曦中, 又映出更多斑斓光彩, 吸着人无法自拔地往深处坠。

    桑瑜微张着唇, 定定跟这双眼睛对视, 根本想不起要呼吸。

    直到紧抓的人无助地瑟缩了一下, 她才惊醒过来。

    蓝钦的眼廓还红着,结膜充血,明显是发了炎,那两抹异色裹在错杂的血丝和急颤的睫毛间, 写满无望和……自我厌弃?

    桑瑜的手不听自己使唤,怔怔地捂住嘴惊叹,再怔怔地放下, 不太敢相信地轻声喃喃:“你……躲我是因为……眼睛?”

    蓝钦手上缠着纱布,徒然动了动, 连想攥起来都做不到。

    他低下头,唇抿得死白,眩晕感冲得视野一阵阵发黑。

    桑瑜亲眼……亲眼看到了。

    接下来她会说什么……

    你怎么和正常人不一样?

    你是不是妖怪啊!你父母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怪物?

    眼睛这么恐怖, 为什么不遮好!故意露出来吓人吗?果然长得奇怪, 心也是黑的!就凭你, 也配做蓝家人?

    自己去没人的地方!不要惊吓别人很难吗!你有没有点羞耻心公德心!

    从小开始日夜充斥的尖利声音魔咒一样在他耳边嗡嗡巨响,以为早就忘记了,以为不在乎也习惯了,但站在面前的人是桑瑜……

    是桑瑜,她任何一点嫌恶,他可能都无法承受。

    蓝钦头垂得越来越低,手臂被她抓得发抖,不愿意自己更难堪,可用尽力气也控制不住,喉咙深处溢出了破碎声响,翻滚着嘶哑含混的哽咽。

    桑瑜心跳震得耳朵发疼,看着蓝钦的反应,要是再猜不出前因后果,她就是傻子。

    “你是天生的异瞳,以前见我时候的黑色眼睛,是戴了隐形镜片故意遮住的,对吗?”

    对。

    “你担心眼睛原本的颜色会吓到我,不敢露出来?”

    是。

    “蓝钦,如果我没想错,你是在为眼睛自卑?你觉得难看,会被嫌弃,是你的缺点,甚至担心我一看到就会被吓跑,以后连饭都不肯给你做了?”

    蓝钦呛咳了一下,紧紧合住眼睛。

    他全身滚烫得快要着火,老老实实等着桑瑜给他疾言厉色,然而下一秒,他炙烤般的眼帘上,忽然覆上了一只柔软微凉的手。

    “你傻不傻啊……”

    耳边是她无奈又费解的声音,“这么漂亮的一双眼睛,你应该第一时间就对我炫耀的啊!”

    ……什么?

    蓝钦愣了。

    眼帘上的手轻柔地摸了摸,揉了揉,她又说:“啧,温度这么高……难怪以前总看你眼睛发红,其实是戴隐形镜片不适应,磨得发炎吧?”

    “这次发烧时候你也戴着镜片,更难受了是不是?”桑瑜想想还有点气,“但凡能忍,你肯定还会继续藏着吧!”

    蓝钦张了张唇,烧得意识有些迟缓。

    甚至不敢确定,桑瑜到底是不是在对他说话。

    “蓝钦——”

    叫他的名字了!

    是对他说的!

    蓝钦指尖攥住裤腿。

    “虽然我完全理解不了你为什么会因为眼睛自卑,”桑瑜长出一口气,摇摇头,轻揽住他的背,带着他去床边坐,边走边说,“但至少对我来说,你这双眼睛简直无敌漂亮好吗!”

    “无敌——漂亮——明不明白?”

    “不瞒你说,异瞳哎,我只在少女漫男主和花园里的小猫那里看到过,没想过还有机会见真人!”她的激动后知后觉涌起来,一时刹不住,小话痨似的开始喋喋不休,郑重其事给蓝钦强调,“你要是早点给我看,我早就把你夸上天了,每天夸个七八遍也不嫌多!”

    蓝钦稀里糊涂就被桑瑜给拉走,按回床上。

    那个……等等……

    她的意思是……

    他紧张地、试探着挑开一点眼帘,看到她弯下膝盖,蹲在了他的跟前。

    她仰起脸,眸光清澈明亮,找不到任何一丝厌烦。

    蓝钦情不自禁把眼睛再睁大一点。

    桑瑜嘴角弯起笑意,像是鼓励地盯着他不放。

    蓝钦胸口起伏,停了半晌,她也不催促,就那么耐心地跟他对望,还饶有兴致地托起了下巴。

    他心里的某些桎梏不知不觉达到最紧绷的临界,反而生出了莫名的勇气,睫毛垂了垂,然后咬咬牙关,完全睁开眼,小心翼翼迎上她的目光。

    桑瑜纵使有了心理准备,仍然禁不住在这一瞬心脏狂跳。

    她没见过多少世面,也不了解什么珠宝。

    但现在……她心里就一个念头,任他再名贵的奇珍,肯定也比不上蓝钦这双光华流转的清透眼睛。

    “好看……”

    桑瑜很没出息的喃喃出声。

    结果发现这位美貌无敌的大美人居然还是一脸忐忑的样子,她再也憋不住,蹲着身小碎步朝他挪得更近,一把揪住他家居裤的缎面裤腿,直白地感慨,“蓝钦你真的太好看了吧!”

    “我,我从第一次见你就想说了,”她比划着,“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男女都算在内,还包括我自己!”

    蓝钦眨了眨眼,深切怀疑自己可能烧晕了。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说过他好看。

    更别提……说他眼睛好看。

    哪怕是奶奶和陈叔,也因为知道他的忌讳而对此讳莫如深,即使偶尔提起,仅是告诉他正常,并不恐怖而已。

    桑瑜一股脑把心里话全倒出来,开心地见证了蓝钦从缩在壳里,到不安地探出头,继而耳根通红的全过程,本想再多说几句逗他笑笑,忽然敏感地察觉到门口有些动静。

    她转头,隐约捕捉到两颗迅速躲起来的脑袋……

    总不可能……是宋老师和陈叔吧?

    两个人都非常稳重的样子,不像是爱看八卦的。

    八成是她看错了。

    桑瑜甩甩头,视线往回收,恰好在进门处的矮柜上掠过。

    掠过……又刷的移了回去。

    矮柜上,是她顺手放下的粥碗?!

    桑瑜一拍额头,她是上来送饭的啊!床上这位可还是高烧中的病号呢,她光顾着说话,把正事忘得一干二净,蓝钦昨晚就吃得少,现在胃里肯定饿空了。

    她赶紧站起来要去试试粥的温度,没想到蹲得略久,腿早就麻了。

    等发现站不稳的时候,身体已经抬起一大半,再想蹲回去肯定来不及,她脚上吃不住力,眼看着要往前面倒。

    前面是蓝钦呐!

    桑瑜努力扭转方向往旁边扑,尽量避免撞到他,他却反射性地在第一时间伸出手臂,在她“快躲开快躲开”的紧张叫声里,实实在在把她接了满怀。

    体温灼热,胸膛坚硬,剧烈地起伏着,还有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桑瑜紧贴在他怀里,那种特有的清浅药香顿时笼罩全身。

    她血液几乎全冲到脸上,再缓缓漫到脖颈锁骨,连着胸口一片烫人的红热。

    蓝钦完全僵了,只知道老实抱着,不太敢也舍不得乱动。

    死寂了几秒,桑瑜的声音终于弱弱响起,震得他胸前微微酥麻,“钦钦,我真不是碰瓷儿的……你信吧?”

    门外。

    宋芷玉和陈叔同时捂嘴,同时瞪大眼,同时缩回头。

    “少爷表现不赖啊!”陈叔压低声音惊叹,“还知道主动抱人家呢!”

    宋芷玉小声哼哼,“那还不是我提供的机会好。”

    陈叔咕哝,“我也出了力的,假装不在什么的……”

    “如果我不骗过钦钦,让他信了小鱼不会随便上楼,他能没防备?这事儿就成不了,你连出力机会都没有,”宋芷玉瞥他,“老陈,你要跟我抢功?”

    “不敢不敢,”陈叔摆手笑,“夫人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宋芷玉又往里瞄了两眼,看桑瑜揉着腿站起身,怕是要出来了,她忙一挥手,招呼老陈撤退。

    碗里的粥彻底凉透了。

    蓝钦表示他可以照吃不误,桑瑜揉揉还在烫的脸,想也不想拒绝,“身体本来就不好,要是再吃碗凉粥,你就等着住院吧。”

    “住院”两个字对蓝钦杀伤力巨大,他果然一秒变乖。

    桑瑜看看他猩红的眼角,暗暗心疼,问他:“你有没有特别想吃的?我去给你做,先说好,只限好消化的。”

    蓝钦摸过手机打字,“粥热一下就好,还想吃蛋羹。”

    小贪心的。

    桑瑜失笑,“就是上次那种蛋羹?”

    蓝钦点头,“好吃。”

    最重要的是,省时间省力气。

    她熬好一碗粥不容易的,不能再让她辛苦。

    桑瑜犹豫片刻才答应,“感冒不适合吃太多鸡蛋,我给你蒸一小碗,粥热过口感会变差,也少吃一点,你好好躺下等着。”

    说完朝外走。

    走到一半不放心,又折了回来。

    她掀开被子,盯着蓝钦躺下,给他掖紧被角,问过了打退烧针的时间,给他试一次体温,才下楼去厨房。

    宋芷玉装作跟她偶遇,正好迎面上楼。

    桑瑜主动解释,“宋老师,刚才陈叔不在,我就自己进去给蓝钦送粥了。”

    宋芷玉一笑,“现在知道他为什么躲你了?”

    她轻叹,“蓝钦这孩子因为眼睛吃过不少苦,可能会有点自卑,你多谅解。”

    桑瑜听出宋芷玉了解蓝钦的过去,满心疑惑,禁不住先挑最重要的问:“我当然谅解,但是不明白,他的眼睛明明那么好看,就算不被夸,也不至于被谁嫌弃啊?为什么他会这么介意?”

    宋芷玉一时没言语,目光转向楼梯边的巨大落地窗。

    窗外江水微澜,光芒粼粼如碎钻。

    她想起在桑瑜正式走进蓝钦的生活之前,他总那么一团死水一样,满身雾沉沉透不出光,长时间坐在一楼临江的窗口,无神地盯着江面看。

    一看就是半天,根本不知道在想什么。

    除了偶尔关于桑瑜的消息和需要他去做的工作之外,他就像个随时能融进空气里的影子。

    她作为奶奶也无法抓到实体。

    关于蓝钦,宋芷玉总是自责的。

    当年她跟老头子置气,出国好几年不回来,走之前,蓝钦还瘦瘦小小,孤零零坐在蓝家老宅那栋阴森小楼的露台上,笑笑地跟她挥手告别,少年音清冽悦耳,说:“奶奶再见。”

    她虽有不忍,但无力改变太多,到底扭头走了。

    等到听闻蓝家出事,她连夜赶回国内,见到的是刚从抢救室推出,昏迷不醒、奄奄一息的蓝钦。

    一场大火侵入他的咽喉,毁了声音,食不下咽,因为起火时眼睛里被迫戴着遮盖异瞳的隐形镜片,差点被高温化在眼球上,虽说挽救及时,不至于影响视力,但从那以后,他算是跟隐形绝了缘。

    想到那时的画面,宋芷玉眼底暗暗泛泪,不愿意被桑瑜看出,掩饰地侧了侧头,静静说:“他家里情况特殊,老一辈里,蓝钦有个异瞳的叔公,犯了大错差点害得全家家破人亡,是蓝钦爷爷一手挽回了局面,他为人古板守旧,从那以后就把异瞳当成整个家族的不详。”

    “本以为他那叔公过世,这事儿就算了结,谁知道……”宋芷玉拧眉,“蓝钦会这么巧。”

    虽然言语不多,但桑瑜懂了。

    蓝钦从在襁褓中第一次睁眼起,大概就被无辜地迁怒了。

    更详细的,她不了解也不打算乱猜,但只要稍微试想蓝钦走到今天都过了些什么样的日子,她心口就堵得涩痛。

    “宋老师,刚才那晚粥凉了,蓝钦还没吃饭,”桑瑜心里不好受,委婉地暂停话题,嗓音微哑,“麻烦您等我二十分钟,我去蒸碗蛋羹,照顾他吃完就下来跟您细谈,确定他具体的康复方案。”

    宋芷玉答应,目送她背影进厨房,回忆起当初那场大火的全部真相,叹息着试了试眼角,心情复杂地一颗颗扣着手里的檀木佛珠。

    蛋羹蒸得很快,桑瑜惦念着蓝钦的情况,迫不及待上楼。

    一进门她就笑了,钦钦实在太乖,走时她把被子掖成什么样,他现在还是什么样,动都没动过。

    他倒也没睡,正睁眼望着屋顶吊灯,一脸满足。

    桑瑜出其不意问:“偷偷高兴什么呢?”

    蓝钦听到她的声音,马上手拄着床坐起来,不好意思地弯弯嘴角。

    他在为他的眼睛高兴。

    没想到它被避之不及那么多年,能有一天……被最在意的人接纳和夸奖。

    桑瑜没有刨根问底,端着餐盘走近,知道他手不方便,她挽起袖口坐在床沿,准备喂他。

    她歪歪头,声音清甜,“来吧,全世界眼睛最好看的某人,过来吃饭。”

    蓝钦屏息。

    她又夸他了。

    今天好像……能多吃两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