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都市言情 > 小妖怪 > 48.妖怪·48

48.妖怪·48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林羽江颜公子强娶秦凡林羽热搜预定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权欲场三寸人间画怖快递员猎艳记

    血液流失太迅速,桑瑜力气都虚了好多。

    可是这种羞耻得要死的事,怎么可以对钦钦说出口!

    就算她不做仙女做凡人,但钦钦还是天上明月枝头清霜,不能被大姨妈随便污染。

    她揉揉眼睛,抽抽搭搭续着说:“你一亲我,我就——想欺负你。”

    他那么好,她的确很想欺负。

    抱着揉着,亲着吮着,剥开他的衣服上下其,让他理智尽失,为她动情动欲,对她不能自拔……

    跟她缠在一起做尽所有甜蜜的坏事。

    蓝钦的吐息就在耳畔,热烈地撩刮着她的皮肤,再配合脑补的画面,桑瑜被严重刺激,血流再次不受控制。

    她揪住被角,醉红着脸抬起头,近距离望向他。

    蓝钦睫毛乌黑细密,长长地略微扑簌,眼瞳里染着情,一褐一灰的颜色晕得更深,有天然的优美花纹嵌在其,一圈圈像是无形的锁链,绑缚着她清晰的倒影,一动也不能动。

    桑瑜屏息。

    这样的男人,到底怎么会爱上她的……

    她隐约记得,大概就在去年的这个时段,初秋,临近爸爸的忌日,妈妈又病倒,她持续心情低落,工作状态糟糕,被主任严厉批评,她勉强维持着积极的笑脸,不让人看出情绪,下班以后,独自窝在出租屋里偷偷哭。

    哭得最难过时,上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的广告短信,里面的内容甜萌好笑,后面附带一条下载链接。

    她顺点进去,被一款从没见过的天气预报吸引。

    接下来,身边的麻烦事似乎也格外顺利地解决,那个月她拿到了康复心的高额奖金,还有了几天年假回去照顾妈妈,去爸爸那座只埋着一件遗物的坟前祭拜,所有困难,在一夜之间抹平。

    那么……都是蓝钦在背后默默做的吗?

    一年前,他就……那么在意她了吗?

    桑瑜血流过多,头发晕,逻辑有点不够用,算不明白时间线,再被眼前当事人的美□□惑,她满脑子想的尽是,原来早在一年前,她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享受着钦钦无声无息的疼爱了。

    蓝钦怎么可以好成这样,她何德何能拥有他。

    桑瑜把自己身上的优点铺开数了一圈,觉得特别不够用,完全不能跟蓝钦相提并论,她扁扁嘴,管不了什么大姨妈,往蓝钦身上一扑,树袋熊一样挂住,仰起脸连连亲他下巴,“钦钦,我忍不住,我要欺负你了。”

    蓝钦胸口震得发疼,拥着她点头。

    他一直都是任她欺负的。

    只要不是不要他,随便她怎么欺负都可以。

    桑瑜二话不说,直接挺身用力,摁着肩把他扑倒在床上,凑过去在他充血的唇上舔吮轻咬,在他搂住她要侵袭过来时,她轻轻一笑,“你不能反扑。”

    “说好我欺负你的——”她覆在他烧红的耳畔,目光柔软,声音缓慢温柔,“你要听话啊,我的……蓝色深海。”

    四个字犹如千金重锤,砰一声剧震着砸下,蓝钦蓦地僵住。

    桑瑜蹭到他身上,低头吻他,“天气预报,蓝色深海,我都知道了,是你。”

    蓝钦紧盯着她,头脑短暂空白之后,意识到她在说什么,他惶急地按住她的臂,要起来找工具解释给她看。

    小鱼发现了……

    怪他,是他最近没有控制好,太频繁地给她推送,她才会警觉。

    他必须找出一个合逻辑的理由给她。

    桑瑜感觉到他的指迅速冰凉,在隐隐发颤,她心疼地赖着不动,蹭蹭他褪去血色的脸,“钦钦,你别紧张,什么都不用解释,我也不会逼你现在就回答,你既然一直瞒着,那肯定有你的理由。”

    一两年前,蓝钦进食困难,身体虚弱,又这样苦涩地暗恋她,想想也知道他多煎熬。

    虽然满是疑问好奇,但她并不急于掀开他的伤口。

    说这些,目的也不是逼他立刻坦诚过去,她能等,等到他抚平以前的伤,再主动地详细讲给她听。

    “我就是在想,好浪费啊,”桑瑜腻在他脖颈间,笑笑地叹了口气,“你喜欢上我的时候,应该直接跟我说的,我肯定早就答应你了,也早把你的身体调理好,说不定现在,连小孩儿都给你生了!”

    蓝钦意外地张开口,急促呼吸,一把抱住她翻身压下,把她困在怀里。

    桑瑜被他的气息覆盖,安心地枕在他臂弯,看着他说:“是我太粗心了,我早该猜到天气预报和蓝色深海的背后是你才对,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哪会有人对我那么小心珍惜。”

    蓝钦眸光深暗,无法表达,迫切地亲着她的脸颊。

    桑瑜眯起眼,“其实你根本没必要暗恋,你这么好,好得我都怀疑是上天安排错了——”

    “不过我不管,安排错就安排错,”她双眸禁不住泛红,掐住蓝钦的下巴不让他动,跟他灼灼对视,“蓝钦,你这么爱我,你太傻了,但是没办法,反正我已经赖定你了,你对我好,就得一直好下去,不能反悔,不能半途而废,听到没有?”

    蓝钦耳呼啸,根本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好,只能把她收进怀里,越拢越紧,湿润的吻蹭过嘴唇,勾住舌尖,深入她每一寸火热柔软,尽情掠夺。

    她才傻啊……

    她根本不知道,小鱼有多好,对他有多重要。

    他这段不值一提的人生里,到处是被人划下的伤,被火烧毁的灰烬,被亲近的人一次次推进绝路的失望。

    是她不厌其烦地朝他伸出,救了他,而她不自知,或者早就忘记。

    他也永远……不想让她记起。

    桑瑜被亲得头晕目眩,忍不住错开一点喘气,水光粼粼瞪他,“蓝小钦,你怎么学这么快啊!”

    才亲几次,再也不是从前纯情懵懂的蓝小钦了!

    蓝钦听到褒奖,弯起唇,唇上浅红潮湿,满是她的甜香。

    桑瑜看得眼热,想起楼上电脑里那张不为人知的深吻画稿,她咽了咽口水嗫嚅,“我刚才趁你下楼,去露台偷看过了,你画了好多我没见过的图!那今天,现在,你这样亲我,你……还会画下来吗?”

    蓝钦听她直白提起,耳朵一烫,暗搓搓的小动作又被她抓包了。

    桑瑜弱弱地挣扎一下,戳戳他的脸打商量,“你要是画了就别私藏,能不能……也给我一份啊?”

    那么好看,那么少儿不宜的画面!

    看看就狼血沸腾!

    更何况画的就是她!

    有生之年,她居然能在自己男人里,做一次少女漫……哦不,少鱼漫主角,必须一张张加密珍藏。

    蓝钦微怔,想到自己下那些情不自禁的亲密图,不禁赧然低下头,搂住她闷闷失笑。

    他很多担心都是多余的,小鱼不会咄咄逼人地刨根问底,她心里惦念的,都是他的心情。

    而且……他家小姑娘色着呢。

    他不能耽误,得……赶紧恢复身体才行。

    蓝钦想到做到,先把晾温的小米粥一口口喂给小鱼吃下,看她脸上恢复血色,把她抱起来放到窗边软塌上,相拥着一起晒晒太阳。

    等桑瑜体力恢复,又能如常下地乱跑,他就开始特别积极配合地严格按照她的食谱执行。

    至少,得把这五天里消耗掉的补回来。

    两天后桑瑜要回康复心照常上班,前一天晚上吃过饭,她又套上卡通围裙,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

    蓝钦跟在她身边,有点为难地给她看屏幕,“小鱼,非做不可吗?你身体还没好,应该多休息。”

    桑瑜长发高高扎起,完整露着小巧白嫩的一张脸,眼尾弯弯,“当然要啦,我这一连好多天没上班,按惯例也要给大家带点零食做礼物的,再说我没事了,一点都不累。”

    蓝钦蹙眉,捏了捏,“但你不是还说,要开始给我安排健身计划的吗?”

    他的体质在稳步恢复,循序渐进的健身可以提上日程。

    他心急,想尽快让自己看上去状态好些,小鱼才能更多喜欢他。

    她那么爱摸他……

    现在太瘦,肯定感不够好。

    桑瑜忍笑,余光瞥瞥他的神色,故意拖长音,“健身计划不着急呀,可以拖延几天。”

    蓝钦抿唇,一边不情愿地给她递筛网,一边按屏幕,“那还有——”

    桑瑜实在憋不住了,挑眉看他,“钦钦,你看看咱们家醋瓶是不是倒了,我怎么——闻到了酸酸的味道——”

    蓝钦茫然了一下,迅速明白过来小鱼是在笑话他。

    他垂头,用力帮忙碾核桃。

    对,他不否认,他就是酸,想到小鱼辛苦做那么多好吃的,明天要给好多男男女女分着吃,他就酸到不行。

    ……都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

    桑瑜黏黏蹭去他身边,脸颊在他臂上贴贴,软声说:“每种都先给你吃嘛,等你吃够了才给别人。”

    蓝钦委屈,他吃不够,这辈子都吃不够。

    就算暂时吃不完的,他也可以存起来,以后努力慢慢吃啊。

    干嘛送人。

    “再说啦,给大家做零食,我很有满足感,”桑瑜呼了口气,静下心跟他讲,“以前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经常用做吃的转移注意,很有效果,现在心情特别好,当然也想用做吃的去分享。”

    她轻轻问:“钦钦,可以吗?”

    蓝钦低眸,想到她过去独自一人的坚忍不易,心口涩痛,哪还忍心拒绝。

    做零食是小鱼的习惯和爱好,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小心眼什么的……

    他自己消化。

    蓝钦把酸意尽量按了按,碾完剥好的核桃仁,继续乖乖去敲生核桃。

    核桃糕,想想就超级香。

    便宜康复心那些人了……

    蓝家老宅离康复心距离远,不堵车也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隔天一大早,陈叔六点就等在小楼外。

    蓝钦本打算去送桑瑜,临时得知加工现场那边出了问题,有一款耳坠的小钻太过精细镶嵌不上,需要他去解决。

    他只能送桑瑜到门口,一开门觉得天气转凉明显,又上楼找了件外套给她披上。

    桑瑜笑眯眯说:“我去上班了,某人可以给我随便发信息,不用担心影响我工作,但也不许嫌我回的慢,我空闲时候才能看。”

    蓝钦认真点头,“我会争取不发太多。”

    发多的话,太幼稚了。

    桑瑜亲他一口,“好——信你。”

    等她在康复心马不停蹄忙到午,终于得了空翻出一看,脸都要笑僵,信他?信了他的邪还差不多。

    微信右上角明晃晃的九十九带加号,鲜红欲滴。

    同样开始上班的孟西西也溜进休息室歇脚,一看她的表情就嫌弃,“桑小鱼,看你荡漾的,给你盆水你真能游起来!”

    桑瑜得意,“谈恋爱就是了不起呀。”

    “我谈恋爱怎么没这样,世界不公平,”孟西西双环胸,愤愤说,“都怪你男朋友太甜了!过份!”

    桑瑜喜滋滋划着屏幕,看从早上到午,蓝小钦给她拍的半成品珠宝,他的工作环境,打磨原石的碎屑,还有他冷冷白白的,再加零零碎碎的字,温和给她讲述。

    九十九带加号的信息,是他的整个上午。

    桑瑜直接按下语音条,也不避讳孟西西,带笑说:“知道你超想我,我全都收到啦。”

    孟西西捂胸口,受到了伤害。

    等桑瑜放下,孟西西还想调笑她几句,转念想起听来的重大八卦,看看外面没人,捂嘴跟她说:“哎小鱼,你听说没,咱们去海南那一行,领队医生原本是骨伤科的程迟程医生来着。”

    桑瑜一惊,“怎么是他?”

    完全没风声。

    “对,就是他,那两天你没来,不知道也正常,程迟这人不怎么样,暗地里跟人说你男朋友有缺陷,明面上又扬言喜欢你,估计以为去海南是个好会,”孟西西压着音量,“结果,临行之前,心这边突然下来一个新的培训计划,去北京,据说各种高大上。”

    “程迟根本都没犹豫,一见有更好会,赶着就去了,所以咱们领队自然换了人,”孟西西啧啧,“程迟太自私,凡事把他自己看得最重,你对他没兴简直太明智了。”

    桑瑜听故事听得跌宕起伏,对孟西西的话笑了一笑,程迟自不自私都与她无关,她才不可能对他有兴。

    不过……去北京的会,真那么巧合吗?

    恰好桌上座响了,宋芷玉在诊室里打来的电话,喊桑瑜帮个小忙。

    桑瑜急忙赶过去,帮宋芷玉把哭个不停的患者安抚住,等患者离开,诊室里清净下来,宋芷玉看似随口问:“那个骨伤科的程迟,还有去打扰你吗?”

    她脊背一挺,果然跟奶奶有关?

    “今天刚上班,没见过他。”

    宋芷玉悠然澄清,“你别看我啊,我无辜的,最多就算是钦钦借的刀而已。”

    桑瑜睁大眼,钦钦……借的刀?!

    “他对你那小心眼儿啊,针尖儿那么大,”宋芷玉比了一下,撇嘴轻哼,“程迟那么明目张胆,他能放过?不过你放心,钦钦拎得清,不会用不光彩的方法。程迟既然原定是领队,钦钦也没有用私权换人,而是多给一个会,是程迟甘愿选了于己有利的那个,相当于在你面前,自动断了路。”

    “更何况,”她扬眉,“北京那培训,听着好,实际上去的是偏远郊区,条件又苦又差也没资源,他活该。”

    桑瑜一颗小心脏颠颠簸簸,飘着出了宋芷玉的专家诊室,想到程迟到了北京以后的那副悲惨脸孔,摸出给蓝钦发微信——

    “钦钦,干得漂亮!”

    “但是!别人在我面前本来就没路,我的路,都是给你的。”

    下午两点,蓝钦早早换上衣服,赶去康复心接女朋友下班。

    这次不用再戴口罩遮挡,他脊背挺,自然在消化内科下电梯,提前知道了桑瑜在病房里忙碌,他没有吵她,很安静地坐在一边长椅,唇角含笑耐心等她。

    然而那抹笑,在看到安全门里走出来的高大身影时,顷刻消失干净。

    程迟……

    走步梯来的。

    而且是特意赶在小鱼刚巧要下班的时间。

    蓝钦双瞳温度骤低,在程迟直奔护士站的身影经过后,他长身而起,慢慢走在后面。

    程迟憋屈得要死,无论桑瑜再怎么坚持,他也不信她真能喜欢哑巴大少爷,本想趁着海南的会好好亲近她,哪知天降好事,无论从哪方面看,北京的培训都比海南的重要得多。

    他毫不犹豫选了北京,还给自己找好借口,男人嘛,事业发展最重要,女人又不会跑,应该可以推一推。

    哪知去了才知道被坑,穷乡僻壤熬了五天,颓废回来,他不甘心地想再找桑瑜聊一聊,毕竟青梅竹马,如今她又那么伶俐漂亮,跟他还算相配。

    程迟进了护士站,孟西西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一见他来了,表情淡淡,“程医生,有事?”

    “我找桑瑜,”程迟摸摸鼻子,“她没走吧?”

    孟西西语气不大好,“她忙着呢,而且男朋友会来接。”

    程迟不在意地轻嗤,“什么男朋友。”

    他一眼瞄到桌角的一小堆零食,抓起两块,“桑瑜做的吧?听说你们消化内科人人都有份,那我也不客气了,拿去尝尝。”

    孟西西憋气,但毕竟小东西,小鱼放这里就是给大家随便吃的,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程迟自讨没,把核桃糕抛高又接住,转身走出休息室,打算去长椅那边坐着等,哪知刚迈出两步,眼前骤然一黑,被一道高挑身影挡住。

    他怔愣,本能地退了退,扔起的核桃糕,正抛到半空。

    再仔细一看,挡住他的男人身穿价值不菲的衬衫长裤,一枚简洁袖扣都脉脉晃眼,五官英俊锋利,异色双眼结着沉冷坚冰。

    这是……那哑巴大少爷?!

    程迟诧异的短短一瞬里,蓝钦目不斜视,与他擦肩而过。

    然而半空的两块核桃糕,却被蓝钦略略一抬,准确握住,用力攥入了自己的心。

    “哎,你——”

    程迟被他无形气势压得胸闷,才说两个字,就听到走廊尽头传来轻快脚步声,迅速靠近,而已经走过去的蓝钦在听到后,神色顿时转柔,回了身面朝走廊,准备迎接什么。

    秒不到,桑瑜带着烈烈的凶意冲入视野,迫不及待抓住了蓝钦伸向她的。

    程迟目瞪口呆。

    “钦钦,我忙完啦,你来好早!”桑瑜说完,立刻怒视程迟,“程医生,您来干嘛?又想跟我男朋友说什么垃圾话?!”

    男朋友?!

    程迟空张着嘴,半个字也挤不出。

    蓝钦连看都不看他,把桑瑜保护欲极强地往怀一揽,在程迟瞪圆的眼睛前,温柔有度地,浅浅吻上她的眉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