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武侠仙侠 > 无尽超武系统 > 第四十章 死字怎么写?

第四十章 死字怎么写?

推荐阅读: 大中华帝国之崛起在你心上狙一枪厉少,请节制前夫太爱我了怎么办[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我的弟弟不可能是魔尊御天桃色小村医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末世裁决者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无分高低,只关乎人性,再关乎形势。

    君子之仇当场便可报,君子报不报?

    李鸦既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但两者俱可当。

    说来送刀,当真便来送刀,不是送来给冼星看的,而是要让他看看死字到底怎么写。

    李鸦提刀而至,冼星自然知道再把他老子和大兄二姐搬出来没了丝毫用处,却也未慌,他并非一无是处的窝囊废物,年纪轻轻便修至铠身境,再得天降神兵眷顾,哪一个说出去都足以自傲。

    四个剑姬面部木讷,目中无神采,显然被冼星以秘法操控,在李鸦话音刚落之际便齐举剑,步履同迈,剑刃却先后落向李鸦,一袭喉,一袭心,一袭腹,一袭眉心。

    俱指要害。

    袭喉之剑在前,袭心之剑在后,刺往小腹和刺往眉心的剑尖则在中间齐齐而至。

    冼星在四剑姬之后提剑迈步,仅落后一步刺向李鸦。

    已成生死仇敌,会于狭小画舫中,只可能立分生死。

    四剑当面而来,李鸦与冼星和这四个剑姬本来便相距极近,剑光瞬息之间已至身前。而李鸦狠劲上来,只微微侧身微微偏头,避过刺向眉心的一剑,任其在眼侧带出一条血痕,再任由刺向喉头的一剑将自己脖子割出浅浅伤口。

    心口一剑于胸膛正中刺入,小腹一剑扎入大腿上方。

    四剑姬之后,冼星直直刺向自己咽喉一剑则直接于脖子左侧擦喉骨而入。

    五剑无一落空。

    冼星刚喜便惊,惊后猛惧。

    五剑换一刀,红甲刀锋横切冼星喉头,在他罡铠刚刚成型瞬间破铠而入,抹过冼星喉头。

    冼星与人交手次数不少,生死搏杀也有数次,从未遇李鸦这样从骨子里便无视生死的对手。

    五剑不足以杀死李鸦,连重伤都算不上,甚至连轻伤都算不上。

    在冼星喉头轻抹的一刀也不足以杀死他,李鸦得手以后踏步猛退,连连挥刀,挡下四个剑姬连环剑招。

    向惊惧而不动的冼星咧嘴狞笑,道:“还能不能说话了?”

    冼星呲目,张口再猛闭,喉头被抹,疼且不说,想说话都说不出。

    李鸦笑的越发欢快,“就是这样才对,你是不知道,刚才就差么一点点,你只要再挪一步,这一刀就不是在这画舫里了。”

    “我杀人向来懒得多讲话,一刀过去什么话都说尽了,留你一口气,是因为我气不过,憋得慌,得在你死前跟你说上几句。”

    冼星提剑猛刺,李鸦伤口中一丝血也未流出让他不解,同样喉部受创,自己一字不能讲,为何他能说话?

    李鸦挥刀磕开剑锋,再挥刀拍在冼星那张俊脸上,未用力,冼星整张脸却登时通红。

    “我家芸儿被我当宝一样捧在手心,你要让她做你的剑姬?像她们这样?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吗?”

    “你老子又是这又是那的,你大兄在武城修习,你二姐是沧月盟老的儿媳妇,他们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还有你这上苍之子,若我跟你你说,天降神兵,天赐传承皆出于我手,你高高兴兴当个逆子,想没想过老子要教教你死字怎么写?”

    冼星露不可置信之色。

    硬生生从喉中挤出三字,“不……可……能……”

    李鸦讽笑,“你问我的来头,没错,确实只一身,一刀,不是没有别的来头,而是对你而言,只需我一身,一刀。”

    红甲疾挥,横切冼星胸口。

    一蓬血洒于船板上。

    又一刀斜斩,刀尖从冼星脖下直落左肋。

    血未落,刀尖再动,沿伤口上行,至胸口时横抹,至胸口正中时斜落至冼星左腰。

    半个“死”字写完,李鸦微觉不满,轻轻摇头,理也未理突显迟滞的四剑姬,扬刀在冼星左肩至右肩补上一道横斩。

    剩下半个死字就好写了,右肩下方心脏正上直直一刀,落于右腰,横拉上挑,最后在肋部补一刀斜斩。

    冼星看到了“死”字怎么写。

    用他的血写成,在船板上歪歪扭扭,不好看,很恐怖。

    在他的上身写成,破皮割肉,钻心的疼。

    李鸦将死字写完,终觉心中憋闷的一口气顺畅了些,高举红甲,猛落冼星脖侧,斜切而过。

    一颗脑袋正好补在了船板血迹中死字一点上。

    仗势欺人的冼星死了,不是他嚣张跋扈,而是所仗之势,全然不放在李鸦心上。

    李鸦不再是那个刚刚习武时忐忑前行的李鸦了。

    冼星比之吴淼何止势大十倍,吴淼虽死,却让李鸦受了一遭磨难,冼星之死,难以撼动李鸦分毫。

    一柄微放彩光的华美长剑从冼星尸体中浮现,欲离,被李鸦红甲压于其上,颤了两颤不再动弹,随后被李鸦按上剑柄,隐有抗拒之意,李鸦以罡气镇压,再以昊日罡气凝于掌心,登时服服帖帖。

    此剑肉眼可见,却不为实物,发五彩微光,剑身如光焰,无怪乎能隐于人体内。

    武者初入铸身境便可将内罡留于体外,这柄剑是古时强者承载自身传承之器,虽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使其不湮灭于时间长河中,却非不可思议之物。

    冼星口中一凤剑,二十三凰剑之言未必可信,云芸体内云凰剑李鸦也未见过,仅凭感知,两剑应有牵连。

    至于凰剑合该尊凤剑为尊的说法,李鸦不管,这柄剑能将云芸唤醒最好,唤不醒,灭了它。

    一桩血案在李鸦刀下酿成,外面船夫实力低微,丝毫不知被李鸦罡气笼罩的画舫内情形,而往来船只中乘客,便是察觉到又能如何?

    得了冼星体内这柄凤剑,李鸦将目光落于四个剑姬身上。

    四个剑姬个个美艳动人,被冼星所控,神志不清,如今冼星死去,她们似有恢复迹象。

    李鸦难以确定她们四人是不是凰剑剑主,也难以确定四人是否能够回想起刚刚一幕。

    皱起眉头,一刀一个,三刀下去砍下三颗美人首。

    第四剑时,人忽醒,矮身避过李鸦漫不经心一刀,看清眼前景象想也不想猛跪,凄声道:“我被贼人所挟,还请饶下一命。”

    李鸦只淡淡回了一句,“你命不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