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来了

推荐阅读: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小饭馆小月光旺夫命我的仇人画风不对有点甜[娱乐圈]大限将至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唐悠悠季枭寒请开始你的表演

    今年,北地干旱,蝗虫疯狂啃食农作物,农田颗粒无收。而地方官员不闻不问,百姓饿殍遍野,民怨沸腾。百姓纷纷逃难各地。

    这天,宋远正准备带着楚湉骑马出城去后山。只见城门紧闭,南阳城中戒备森严,任何人不许出入,守门的官兵更是比往常多了一倍不止。城里依旧热闹非凡。城外传来轰隆——轰隆——阵阵巨响,震耳欲聋。

    “参见公主,世子爷!”守门官兵单膝跪地抱拳道。

    “为何紧闭城门,可是出了什么大事。”宋远,楚湉双双皱眉。示意他们起来说话。

    “是从北地逃到这来的灾民,上头吩咐据灾民于城门外不让进城。但是据说今日门外已饿死近百人。qun情激愤,所以——”

    听那些人这么说,宋远眉毛令成一团。楚湉亦感到震惊万分,虽然她从小长在皇宫没见过这种事,但饿死近百人,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混账,这么大的事怎么,怎么也不派人告知侯府?”宋远脸色铁青,他严肃的表情完全脱了以往的稚气,一下子变得成熟。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作答.

    南阳属于敬武侯宋徽封地。皇帝早有旨意小事地方府衙自行解决,大事得同各藩王商议再做决断。再看府衙这做法完全不将皇帝旨意当回事,不把百姓的命当回事。

    宋远见此便没多问转头对楚湉说:“阿姐,恐怕这次不能带你出去玩了。我的得去趟府衙。”

    出了这么大的事任谁都无心玩耍。楚湉道:“你去便是,眼下事端要紧。以后有的是时间出去,我也回府将此事告知舅舅一起商议解决之法。”说罢两人分道而迟。

    府衙内,见宋远来势汹汹面色铁青。见势不对,一个小厮慌忙进去禀报:“大人,大人敬武侯世子带人来了,看他脸色有些不对。大人还是早做准备啊!”

    文之远在书房里,像没事人一样处理公文。听了来人的话微微蹙眉:“该来的还是来了。”他起身整理整理衣袍急急忙忙带着几个人跑出来,行礼,脸上略露惊色“下官见过世子,不知......”

    不等他说完,宋远便打断他语气没有一丝温度:“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何不派人通知侯府,又为何下令紧闭城门,你好大的担子!”。

    文之远闻言惶恐,道:“回世子,这次北地来的难民实在太多,即使放他们进来,南阳城中屯粮不够,恐怕会大乱啊!”

    宋远:......

    见他不语文之远继续道:“下官认为只要治理好自己的一方天地,便好,何必管其他地方的闲事?”

    宋远闻言大怒,只差将文之远踢倒在地:“岂有此理,若天下父女官皆是尔等鼠目寸光之辈,天下百姓可还有活路。在者你认为不开城门就不会乱?”

    众人听得直哆嗦,眼前这个少年完全不像平日里见到的敬武侯世子。

    文之远拱手,声音颤颤巍巍道:“那现在该怎么做,还请世子试下。”

    “开城门,开仓放粮,设立粥棚先顶几天,其他的事我去想办法,府衙的人随本世子一道去小心戒备。”事情总是要解决的。文之远颔首称是。

    这边楚湉回到侯府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悉数告知宋徽,宋徽怒不可遏便下笔急书,写了一道奏折,大概类容是:流名人数众多南阳城中屯粮不足,请求朝廷支援,还有就是弹劾欺下瞒上不配做一方父母官。让人快马加鞭送往皇城。

    罢,便同楚湉和小嫣一道快马加鞭赶往城门。

    城门里宋远正带着人小心警戒。文之远吩咐官兵临时搭了大大的五个粥棚,煮了满满五大锅粥和馒头。楚湉带着小嫣站在一个粥棚里说是要亲手给灾民派饭,宋远拗不过她就留了两个shen手比较了得的官兵在身边保护就继续去忙自己的事情。在远处的宋徽看儿子做事如此调理清晰,冷静得当,便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儿子终是长大了

    待粥煮好文之远吩咐:“打开城门。”

    ‘轰~’城门被官兵打开。只见外面那些灾民一个个衣衫褴褛,瘦骨嶙峋仿若骷髅,门打开时先是一愣,看到里面的食物,浑浊的眼睛里绽放出的惊喜的目光,然后疯狂的往里冲。心里想的,zui里说的,只有一个字“吃”。场面一度十分混乱。楚湉从未见过如此情景,看着一个个瘦骨嶙峋的难民,害怕,又心疼。这些都是父皇的子民啊!

    “快!里面有吃的。”

    “里面有吃的”

    见这架势,摊贩赶紧收摊回家,各大商铺也纷纷打烊。先前热闹非凡的集市只剩下宋家父子、楚湉、州府官兵还有······一大qun难民。

    他们怕抢不到吃的,一个劲往前冲。往前挤,有些人被挤倒了爬起来继续使劲浑身解数往前冲,有的人倒了就再也没有起来······眼看楚湉所在的粥棚就要被挤倒了。宋远急:“快,保护公主。”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不远处屋顶上飞身跃下一白衣男子一把将楚湉拉出粥棚外。楚湉跌落在他怀里,两人双目对视,那人眼神柔情似水。

    楚湉心跳加速,不一会便面泛红光:是他,那个自己看一眼便久久不能忘怀的人,那个曾救我于危难之中,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又再次出现的人。那个叫司徒清的男人。

    他的怀抱宽大而坚实,在他怀里是前所未有的心安、踏实。

    司徒清就这个姿势抱着她,看着她,直到手臂感到酸疼了才放下她。

    两人都没有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听说最近北地有大批难民往南阳城方向去,便早早的进了城,在城中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打听她的所在。他怕她受到伤害。索性她有危险的时候自己找到了她。

    在场众人眼神微变,都在一边忙,一边心里暗猜他的身份。只有小嫣知道这个人,却也不知其真实身份。

    宋远站在不远处,神情落寞

    (10月1日到10月7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