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抱我

推荐阅读: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小饭馆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请开始你的表演倾城天下权欲场人屠归来

    你应该知道这样不对!

    舒杨淡淡回答:“在房间。”

    孟听抿抿唇, 她没有先去找舒兰, 而是回到自己房间把箱子拿出来。

    一打开, 她就发现箱子被翻乱了。

    芭蕾裙子被揉成一团, 小金牌不见了。孟听把皱巴巴的裙子挪开, 那条白色彩羽长裙也不见了。

    舒兰真是好眼光。

    她的箱子里,那条白色彩羽长裙最珍贵。

    那是妈妈花了半年时间做出来的裙子, 曾玉洁长得好看, 出身却不好,她生在一个小村子。孟听外公外婆在小村子里教书,曾玉洁年轻时却爱错了人。

    她没有接受家里安排的相亲,和一个外地男人私奔了。

    曾玉洁离开故乡以后过得并不好, 在一个纺织厂当女工。后来男人抛弃了她, 她肚子里还怀了孟听。她是个坚强的女人, 没想过自杀, 反而一心想着把女儿好好培养。

    孟听十岁那年,她亲手做了这条裙子。

    曾玉洁手巧,放在那个年代, 许多富太太也以能穿上她做的衣服为荣。后来她不做衣服了,正如她给孟听说,她不爱那个男人了。

    曾玉洁做的最后一件衣服,就是这条白色彩羽长裙。

    倾尽她为人母亲的爱,一针一线把彩羽绣上去, 白色裙摆一走动, 都是流光溢彩的美丽。

    那是条偏民国风的裙子。

    哪怕是放在现代, 也非常值钱漂亮。

    曾玉洁宠爱孟听,她的女儿是上天恩赐的天使,她给她做了长大后的裙子。原本就是送给孟听的成人礼物,可是当曾玉洁死后。孟听把它压在了箱子最底部,直到上辈子那场火灾。

    不仅烧了这条裙子,还毁了孟听的脸。

    孟听把箱子阖上,起身去敲舒兰的门。

    舒兰开门见是她,有些不自在地移开眼:“姐。”

    孟听伸出手:“我的裙子和金牌。”

    舒兰瞪大眼睛:“姐,你怎么可以冤枉我呢,虽然你是我姐姐,可是再这样我也要生气了。”

    孟听看着她。

    眼前的女孩十七岁,和她一样大,只比自己小一个月。

    孟听曾经对她好了一辈子,尽全力保护她。如果不是为了救舒兰,她上辈子不会毁容。舒兰很会讨好人,孟听失去母亲那年,舒爸爸嘴笨,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而舒杨更是不必说,只有舒兰一口一个甜甜的姐姐。

    她说:“我们永远是姐姐的亲人。”

    孟听不曾看清她,便对她好了一辈子。

    但她这辈子再也不会管舒兰。

    孟听眸中沉静:“你喜欢江忍,所以拿了我的金牌去讨好他。”

    舒兰恼羞成怒:“你胡说什么!”

    “可我的裙子是我妈妈留给我的遗物,那块金牌里面,也有我和她最后的合照。以前的东西让给你就算了,那两样你不能拿。”

    舒兰没想到一向性格柔软的孟听这次这么较真。

    她也来了气,索性承认:“我去参加别人的生日聚会借一下你裙子怎么了,要是我有好看的裙子会看上你的东西吗?还不是因为你的眼睛,我们家才这么穷。我爸的工资本来也不低,可是全拿来给你还债了!”

    孟听握紧了拳,半晌她轻轻舒了口气。

    “舒兰。”

    舒兰看着她,心里莫名有些不安。孟听还是那个干净温柔的孟听,只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欠舒爸爸的,我全部都记着的。可是我不欠你什么。以前我所有拥有的,几乎都给了你。”

    孟听会钢琴,舒兰也吵着要学。可是她悟性不高,只学了两年,学了点皮毛,孟听知道家境拮据,再也没有去学过钢琴。那时妈妈还活着,可是家里只能负担一个孩子学习的费用。

    孟听会舞蹈,许多种舞蹈。

    舒兰也闹着要学,孟听为了让她有这样的机会。自己放弃了跟着老师学习,而是自己摸索着练习。

    然而舒兰照样不争气,她身体不柔软,受不了拉韧带的苦,学了一个月,自己放弃了。

    孟听说:“如果你不能把我的东西还回来,我会自己去找江忍要。”

    舒兰哪里见过这样的孟听。

    她也要气疯了:“你去要啊,你去要我就告诉爸爸。你是怎么让他亲生女儿快活不下去的。”舒兰说完就关上了门。反正金牌是要不回来的,她其实也不知道那后面还有张照片,当时班上都在传,这周二贺俊明生日,他们那帮人虽然浑,可是全都是些有钱的富二代,舒兰也想被邀请。

    于是她把孟听那块金牌从楼上扔了下去。

    贺俊明果然想起了她。

    舒兰红着脸说那是她跳舞得的奖,贺俊明捡起来,就看见了摔出来的照片。

    他愣了好几秒,然后吹了个口哨,问舒兰照片里的人:“那她是谁啊?”

    舒兰脸色一下白了,她只好勉强笑笑:“几年前我喜欢的一个小明星,现在早就退圈了。”

    贺俊明有些失望:“挺漂亮,给我呗。明晚请你来玩啊。”

    舒兰眼睛都亮了,立马说好。

    那条裙子也美,不仅美丽,还特别。

    反正孟听又不穿,给她穿穿怎么了!

    舒兰一想到明天去贺俊明生日聚会时别人的眼神,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了。要是江忍对她有兴趣……

    她是不信孟听真会去要的,毕竟孟听从小到大就很乖,几乎没有刺,只剩下柔软乖巧。如果爸爸可能会伤心,孟听绝对不会让姐妹之间不和睦。

    ~

    孟听第二天去上学的时候,舒兰依然没有把东西拿回来,她就知道只能自己去要了。

    她不会再无条件退让舒兰。

    照片也是妈妈的遗物,怎么也不能被当成贺俊明他们玩耍调笑的东西。

    七中放学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半了。

    孟听收拾好书包,对赵暖橙说:“你先回家吧。”

    “听听你呢?”

    “我有点事。”

    赵暖橙没啥心眼儿:“行啊,那明天见呀听听。”

    “明天见。”

    孟听原本以为,两所学校放学时间相同。她真过去要裙子的时候,舒兰肯定还来不及换上。舒兰不会再家里还给她,但怕在学校闹大,自然不会再坚持穿那条裙子。

    然而等她到了舒兰的教室,舒兰前排拿着小镜子的女生好奇看她一眼:“舒兰呀,她早就走了呀。今天十二班贺俊明的生日,她没上老张的课,直接去了。”

    孟听皱眉,她没想到这群人直接都逃课了:“谢谢你,你知道贺俊明的生日聚会在哪里吗?”

    那女生觉得孟听声音轻软好听,于是也就告诉她了:“安海庭那边。”

    孟听有些为难。

    然而一想到舒兰的性格,裙子可能损毁,她最后还是坐上了去安海庭的公交。

    她知道安海庭。

    这是这座城市最贵的地段,靠着大海,有酒楼,有网吧,也有ktv。

    那都是江家骏阳集团的地产。

    放学时段恰好也是下班高峰期。

    孟听下了公交,天色有些暗了。

    冬天黑得早,此刻已经是一片墨色。

    孟听走进安海庭的大门,前台是一男一女,态度很好:“请问您是?”

    那时候孟听还穿着七中的校服,普通的板鞋,头发束成马尾,鼻梁上一副墨色镜片,实在有些不伦不类。

    孟听有些局促不安:“我来找我妹妹可以吗?”

    那个女前台笑了:“同学,没有邀请不能放你上去。”

    孟听愣了愣,楼上传来不知道是谁的歌声,堪称鬼哭狼嚎。她知道这个聚会很热闹,这种情况舒兰不惹事,就不是舒兰了。

    孟听不是去给她善后的,她的裙子不能毁了。

    “我也是……”她难得撒谎,脸颊都红透了,“贺、贺俊明的朋友。我来晚了。”

    女前台笑了:“小妹妹,撒谎不对哟。”

    她的眼睛在孟听镜片上看了眼,那男前台也有些不屑的模样。

    摆明觉得孟听是骗人的。

    孟听知道为什么。

    江忍这帮人,身边非富即贵。贺俊明喜欢颜值高的人,不会有她这么“寒酸”的朋友。

    孟听犹豫了许久,抬手把眼镜摘下来。

    对面两个前台安静了一瞬。

    少女双颊微红:“我真的是……他们的朋友。”客厅灯光太亮,她不适地眨眨眼,眼中隐有水光。

    却也漂亮得不可思议。那种纯净的美丽,简直比之前上去的所有人还好看。

    那男前台脸都红透了,半晌轻咳了一声:“我帮你问问啊同学。”

    孟听戴上眼镜,有些紧张。

    电话接通,男前台问她:“那边问你叫什么名字。”

    孟听没退路:“孟听。”

    ~

    贺俊明喝得晕乎乎的,飙完歌接了个电话。他酒量不好,一听那边说孟听,他第一反应怀疑自己听错了。

    “卧槽?孟听!”

    沙发旁打牌的江忍抬起眼睛。

    “忍哥,连子要不?”

    江忍把累得高高的筹码和牌推到贺俊明的前面:“买你手机。”五万六千块的筹码,在那年不算个小数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