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科幻小说 > 陨落边缘 > 作品相关 番外 卢瑟的梦

作品相关 番外 卢瑟的梦

推荐阅读: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我就是能进球林羽江颜妖孽仙皇在都市召唤梦魇热搜预定女主她撩得飞起[穿书]江山风雨情雍正与年妃霸道闪婚:爱少追妻记画怖

    刺耳的音爆声在远处叫嚣着,碎石坠地溅起的灰尘在空气中遮住了视线。

    天空被巨大的星舰遮蔽,阳光里随风飘来的血腥味点燃了整个人间战场。

    零散的人们像被饥饿的鲨鱼群撕咬的碎肉。

    尖叫与硝烟在交响!

    这里是地球!

    这里是十三朝古都!

    卢瑟站在大厦的21层望着窗外。

    满目疮痍!作为标志物的钟楼已经变成一片焦土,银色的装甲车停在废墟之上,目力所及一片血红。

    这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卢瑟回过神,打量着室内的环境。

    绿色的电冰箱静止在角落,是80年代的样式,上层是冷冻下层是冷藏。表面有一层很薄的积灰,似乎屋主人没有打扫过。

    客厅的电视柜占据很大的空间,裸露在空气中的显像管让卢瑟感觉很眼熟,电力系统的故障让它没有发出一声的丝响。

    饭桌上的花瓶里放着一束掉色的假花,原来鲜艳的红色,似乎在时间里迷失。

    熟悉的物品,熟悉的样式

    还有墙上熟悉的全家福

    ……

    泛黄的老式日历在饭桌的桌角散落着,一页页满载着笔记的日历将主人的琐碎封印在时间的长河里。

    卢瑟捡起一页

    “1999年8月1号,给儿子买生日礼物,这个小家伙……”

    “1999年9月7号,听说工厂要倒闭了,厂长打算带一部分……”

    ……

    “1999年10月1日,最近听说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可能……”

    泛黄的纸面上,熟悉的字体和熟悉的语气像一股暖流在胸中回荡。

    卢瑟觉得荒谬。

    难道我回到了1999年?

    他快步走进小卧室。

    “嘭”

    额头和头顶的置物柜亲密的接触了一下。

    这是他熟悉的房间,熟悉的置物柜,每次父亲进来都会碰头。

    熟悉的小书桌,还有绿色灯罩的台灯,上面小小的拉绳让卢瑟记忆像泉涌一般。

    我回来了!

    我从2020年回来了?

    “爸,妈!我回来了!”

    卢瑟欣喜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他冲进大卧室,撞开门。

    没有想象中温暖的拥抱,也没有记忆里苍老面庞的招牌微笑。

    “咚”

    “咚咚”

    “去死吧,外星杂种!”

    半根拖把棍在卢瑟的视线里越变越大,最终化为残影。

    脑门上传来丝丝温热,像水滴流淌过肌肤,痒痒的触觉在眼眶上停留,在鼻尖上跌落。

    眼前是个有些熟悉的轮廓

    虎头虎脑的少年

    圆脸上满是黑漆漆的手印。

    衣服上2008的字刺在卢瑟的大脑中枢!

    这是我?

    这不可能是我?

    这是我的衣服没错?

    不可能是我!

    穿越不可能遇见自己的!

    时空会崩溃,爱因斯坦说的啊!

    卢瑟的中枢神经被眼前的一幕惊到瘫痪。

    就像《环形使者》中“我穿越回去杀死我一样!”

    脑门上温热的触觉并不影响卢瑟决定先搞定眼前的处境,抬手抗住又一棍。

    这家伙下死手的性格跟自己果然如出一辙!

    “听着,小卢瑟,你先听我说!”

    “停下,这是个误会!”

    卢瑟觉得自己的语气很温柔,尽量不要吓到可爱的自己。

    “啊~”“咚”

    沟通的结果是,卢瑟还是武力打飞了木棍。

    对面这个小时候的自己似乎没有听懂自己的话。

    卢瑟更温和了一点,将脑门的温热抹去,轻声说。

    “好了,别动,我是未来的你!”

    “我是你,别管为什么!”

    “先告诉我,你爸爸妈妈呢?外面发生了什么?”

    …….

    卢瑟挤出一个自认为最和善的笑脸,对着少年。

    却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

    “去死吧,外星人!”

    “我日你大爷!”

    卢瑟仅到了两句,便得到的是少年一个头槌,一个趔趄坐在地上,少年逃出卧室。

    “外星人?”

    “什么外星人?”

    鼻尖上悬停的血滴已经凝固,留下温痒的触觉让卢瑟一阵恼怒。

    走到窗台,衰败的吊兰只剩枯黄的颈,叶仔在泥土中腐坏。

    窗外随处可见的废墟和碎石。

    还有绿色和红色的光团在空中交织。

    偶尔传来几下沉闷的枪声,很快又被尖叫与哀嚎所掩埋,

    这是末日吗?

    卢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有些茫然。穿越带来的喜悦被眼前的景象冲散。

    得先找到少年自己问清楚。

    卢瑟抽回视线,却被窗户上一抹红色的反光吸引。

    这是一对妖异的瞳孔,火红色的眼睛里,一个金色尖尖的竖瞳。

    这是?

    卢瑟摇晃脑袋。

    窗户的玻璃上那一抹妖异也随之晃动。

    卢瑟大惊之下冲进洗手间,打开灯绳。

    昏暗的黄色灯光下,镜子里是一对泛着血色光芒的眼睛。

    这是一幅毛茸茸的面孔

    有点尖尖的嘴,尖牙在灯光下泛着冷光。

    脑袋上顶着对兽耳。

    就像猫的耳朵,不对!

    这是狐狸的耳朵,尖尖的耳朵上一撮白色的毛发。

    金色的竖瞳在灯光下收缩着。

    红色的血丝占据了大量的眼白,眼眶里红光乍现。

    额头的毛发里渗出点点血迹,像重锤击打下的事实。

    我怎么是个兽人了?

    卢瑟蒙了

    “回到过去变成猫!”

    “呸!”

    “回到过去变成兽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画风。

    该死!

    该不会

    我刚说的话也是兽人语吧!

    ……

    “莱克斯,快一点!”

    “队长说要集合了,赶紧下去!”

    隔着楼层传来的脚步声,卢瑟随后就听见一个响亮的声音,声音有点高昂刺耳,不像人类。

    卢瑟走出卧室看见客厅旁边的大门敞开着,应该是少年卢瑟刚才逃出去了。

    “咚咚咚”

    楼梯口响起铁塔一般的脚步。

    一个顶着鳄鱼脑袋的兽人

    两米多身高将整个楼道占满,口中交错的牙齿上还有丝丝血迹。

    一身说不清样子的丑陋皮甲,腰间缠着一圈像是弹药链条一样的东西。

    背后是一把装有锯子齿链一人高的枪械。

    “莱克斯,你看我抓到了什么?”

    鳄人爪子上正是刚才逃走的少年。

    此刻少年正在奋力的挣扎与尖叫。

    莱克斯似乎就是在叫我。

    卢瑟洞悉局势。

    “这是刚才从我手里逃出去的,你准备怎么办?”

    卢瑟捡起饭桌底下掉落的日历,翻开找到一页最新的撕下来放在饭桌上。

    侧身对着鳄人,若无其事的问。

    “莱克斯,你们狐人就是弱小,连这种猎物都看不好。”

    “那是因为靠这里!”

    卢瑟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准备计划救下少年卢瑟。

    “我准备晚饭把它带出来,让大家一起吃,这种小的口感好!莱克斯,你也可以一起来。”

    卢瑟看着还在挣扎的少年,趁着鳄人不注意打了个手势,少年嘘声装死过去。

    “不如,你先把它绑在这里,我们去看看还有没有别的猎物!”

    “这么久了,该吃顿饱饭了。”

    卢瑟将手放在肚子上,装作一副饥饿的样子。

    “也行,刚好我刚才听见楼上似乎还有声音,说不定还有别的猎物。”

    “那你快去,把它交给我,我来绑它!”

    卢瑟催促鳄人,接过少年。

    在鳄人转身一瞬间,少年似乎想挣扎,卢瑟伸出一根指头放在嘴边。

    抓起桌上的笔在刚才撕下的日历上写道。

    “第一,不要问为什么?”

    “第二,等会自己躲进卧室大床地下”

    “第三,你可以告诉我你父母去哪里了?”

    少年看着面前的外星人,日历上的字体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外星人会写字?也许这个外星人是好人?少年不知道,也不愿意尝试,只是摇了摇脑袋表示不知道。

    卢瑟看着少年,知道光凭话语是打动不了他的,自己深知自己的性格。

    可是冥思苦想,身份和种族带来的差异不可能让对方那么快的相信自己。

    只能先救下他。

    现在这种局面,自己都有种泥菩萨过河的感觉,又能带他去哪里呢,只能让他先藏起来了。

    ……

    少年和狐人用一张1999年12月25日的日历在交流,

    而另一边的鳄人已经擒到了猎物准备下楼,这是一个和少年年纪相仿的小丫头,在鳄人的爪子下剧烈的挣扎和尖叫着。

    卢瑟听着楼上传来的动静,知道楼上是一起长大的好友,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怎么

    处理!

    少年求助的眼神看着对面的狐人。

    这也许是一个好的外星人。

    卢瑟挠了挠头,却无意间触碰到耳朵。

    让他想起自己是个外星人,还是个外星兽人。

    从背后解下武器,这是一个跟鳄人同款小一号的武器,一米多的枪械,加装半米的锯链,锋利的锯刃和错位分布的锯齿让卢瑟决定搏一搏。

    “莱克斯,你看,又一个!”

    “我看看,今天收获不错啊!”

    鳄人将小丫头放下,一旁的少年给她了个眼神。

    卢瑟一把接过,假装在脖颈后敲一下,然后少女看了少年卢瑟一眼,歪着头不吭气了。

    “莱克斯,你是怎么让她闭嘴的。”

    “你说的是?”

    砰!砰!砰!

    “这样么!!!”

    卢瑟抱着锯链枪,对着鳄人一连三枪。巨大的后坐力和硝烟让他有点身体散架的感觉。

    三枪对着鳄人,不死也应该脱层皮。

    枪口的烟雾散去,鳄人的一只眼睛血雾弥漫,身上的皮甲坑坑洼洼,渗出鲜血。

    卢瑟拉开锯链,像举起一把大剑。

    鳄人有点惊愕,不过转瞬便是了然的表情。

    “都说狐人聪明,看来你也是一样。”

    “你以为凭你的小身板可以独吞这两个猎物么?”

    “而且现在也不是光顾眼前利益的时候,你这个目光短浅的狐人!”

    “滋滋~滋滋”

    马达带动锯链疯狂的转动,卢瑟示意少女和少年躲在身后,举起锯链枪向鳄人砍去。

    希望这一次能一击毙命,要不然听见动静的其他兽人赶来,后患无穷啊。

    鳄人被击中,用手臂阻挡。

    手臂的护甲在锯齿下被快速切开,大量红色有点泛黑的血液在空中喷溅。

    鳄人发出剧烈的惨叫声,另一只手想从背后解下武器。

    一阵刺耳的骨摩擦声音过后。

    一只带有绿色鳞片的手臂掉落在地面,伴随着大量的血液喷溅,卢瑟抽开锯链枪,没有去管喷溅一脸的鲜血,举起锯链枪又一次攻击。

    “狐人,你该死!”

    “你这个卑微的杂种!”

    身后少年和少女受不了这样限制级的画面,已经躲了起来。

    卢瑟回头看了一眼逃跑的少年,露出一个惨烈的微笑。

    虽然在少年看来,这个微笑无比的丑陋。

    但是少年终于觉得这个狐人是个好外星人。

    “咚”

    一声沉闷的轰响带着一股巨力传来,卢瑟侧飞出去,侧面的楼里,一个抱着枪的鳄人对着这里。枪口上还散着硝烟。

    卢瑟觉得好累,眼皮沉重的抬不起来,好想睡觉吧。

    但是几米外的鳄人已经站了起来,抬起枪口面对他。

    卢瑟爬起身,发现右臂传来丝丝凉意,一只毛茸茸的手臂在不远处。

    这是他的胳膊。

    对了,少年!

    卢瑟发现少年和少女在卧室门口看着他,少年并没有任何表情,反而是少女红着眼睛。

    卢瑟单手抱起枪,沉重的枪支让只剩下一只手的卢瑟有些吃力,调转枪头,对着近处的鳄人。

    “砰砰砰”

    一连三枪,都命中在鳄人的右眼眶上,鲜血飞溅,让狭小的空间充满血腥的恐怖感。

    卢瑟转过身,正准备射击侧面楼里的敌人。

    “咚~~咚~”

    一道蓝色火光在视线里闪烁。

    卢瑟感觉颈部有点凉。

    眼皮好像要掉下来。

    视线在不停的变动。

    侧面楼里收枪的兽人。

    哭丧着脸的少年。

    已经在哭泣与惊吓中呆滞的少女。

    还有一个有着火红色尾巴,红色和白色相杂毛色的无头兽人。

    原来,

    这个就是我啊……

    咚咚咚

    咚咚咚

    “开门,取快递”

    “拯救世界的大帅比,你的快递!快开门!”

    咚咚咚

    “来了!”

    拉开窗帘,卢瑟坐在床上。

    阳光像温暖的瀑布洒满整个屋子。

    望着窗外一片湛蓝

    “原来是个梦啊,好真实!”

    ……

    “新一代征服者潜入头盔,请签收一下!”

    “哦哦,好!”

    …………………………………………………………………………………………………

    精彩,马上开启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