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科幻小说 > 陨落边缘 > 沙盒试炼之降临七子 第一章 沙盒

沙盒试炼之降临七子 第一章 沙盒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人屠归来拥吻热可可

    “滴滴…滴滴…”

    “滴滴…”

    ……

    ……

    寂静的世界响起一个悠远的声音

    悠远的仿佛来自万物的心中。

    刹那

    空中的落叶随风飞舞。

    枝头的乌鸦发出了嘶鸣。

    空气中的尘埃,在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中形成一道道光柱。

    一切定格的时间尽头的万物,在这个声音中开始复苏。

    ……

    卢瑟从一片混沌中恢复意识。

    缓缓睁开眼睛,身体如被灌了铅一样沉重。

    僵直的后颈有着湿润的触感,枕骨传来阵阵的刺疼。

    费力抬起手在脖颈后摸了摸,入手一片血红,脑后的刺痛提醒他有个四厘米的伤口等带他处理,冰冷的空气深入鼻腔,胸中一片凉意,仿佛混乱中敲醒沉睡的门。

    “我是谁”

    “这是哪儿”

    像是机械的提问,又像是低沉的耳语。

    “我是……卢瑟”

    “我在……啊…”

    一阵刺痛传来

    痛楚使脑袋一声嗡鸣,意识似乎被重锤敲打,像是电流激起的呲呲声在耳畔回响。

    遥远的电子合成音出现在脑海中,像是现代人看见中世纪的古堡一样久远。

    “滋滋……滋滋……”

    “滋滋…”

    像脉冲刺破硬脑膜刺激脑干一样,伴随着剧烈的抽搐,声音断断续续,指令发号断裂。

    “谁在说话?”

    “谁?”

    “出来!”

    脑中的声音戛然而止,。

    缓慢依靠在生锈的围栏上,强忍着呕吐的冲动,抬头打量四周。

    满地的落叶

    布满铁锈的围栏

    还有围栏上破败的藤蔓

    繁茂的杂草肆意的疯长,旋转木马像被打翻的积木零落在地上,锈迹侵蚀着树下的秋千,在冷风中摇摆,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这应该是一座废弃的公园

    “我怎么会来到这里。”

    “这是哪儿?”

    我...

    卢瑟大脑转动的同时低头打量身体。

    修长白皙的双手,手腕处还有一层磨得发亮的茧。

    破旧的铺线工人靴,鞋头外侧有些磨损,牛皮上的油墨似乎在诉说靴子的年头。

    工装裤,很多口袋,好像里面还有东西。

    一个袖珍电筒

    一支钢笔,不过好像没墨了

    还有三片的口香糖

    一卷透明丝线(像鱼线一样)

    一把半尺不到的短匕(匕首的刀背是有点磨损的锯齿)

    一个钱包,但是里面除了护照以外,只有孤零零的几张钞票

    似乎夹层里还有三张写了字的纸片

    翻开纸片。

    第一张纸片:一个月前教堂红衣祭祀突然暴毙,死状极其凄惨,人们在他屋中地板发现了用鲜血绘制的五芒星。半个月后教堂次祭也死于房中,墙壁上同样用鲜血组成倒立的十字架。“恶魔降临”一时间笼罩整个艾斯博得,人心惶惶。

    第二张纸片:艾斯博得源自神话,众神的化身被恶魔引诱,用七颗邪恶的心脏封印在艾斯博得,因为邪恶与圣洁的气息所交汇,每晚都会有异象发生,先民们在市中心建立了一个凤凰的祭坛,并用七颗颜色不同的奇石顺着河流贯穿艾斯博得,从此艾斯博得变成受人向往的居住地。

    第三张纸片:“恶魔降临”使整个艾斯博得人心惶惶,身为“正义感爆棚的旅人”,请到皇后路烈火酒吧找到老杰克,他会指引你战胜邪恶。

    这是?

    游戏?

    我在游戏里?

    “滋滋..”

    “降临七子?”

    “游戏?”

    “我什么时候进来的?”

    该死!

    记忆像是断流的溪水,又像是切开的蛋糕。

    顺着记忆中寻找

    卢瑟所能想起来最后的事情。

    自己打开最新一代征服者头潜入式头盔,然后...然后

    好像有个弹窗出现

    是否接受沙盒的邀请?

    接受/拒绝

    自己稀里糊涂的点了接受。

    后来?

    后来的事情卢瑟想不起来,似乎点击接受之后,大脑嗡的一声,两眼一黑就来到这里。

    不过是进入游戏罢了,为什么这么痛?

    卢瑟摸了摸脑后。

    身体渐渐恢复正常,脑后的痛楚减轻。

    这不像一个正常的游戏!

    赶紧退出来!

    “菜单!”

    卢瑟心中默念。

    眼前忽然一片雪花,遥远的电子合成音响起。

    “该死的!”

    菜单都打不开,这让自己如何退出游戏!

    自己只不过点击接受沙盒的邀请,为何会的入这样一个场景。

    不能退出游戏,怎么办!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莫名其妙!

    退出退出!

    该死,怎么办!

    对了!

    头盔……

    头盔后面有强制退出键!

    卢瑟伸出手向脖颈后摸去,却没有头盔连接按钮的触感。

    记得当时头盔的销售人员还告诫他一旦登出游戏出现故障,脖颈后面会有一个按钮一样触感的东西,可以强制登出游戏,可是现在脖颈后面什么都没有…

    似乎还有一个伤口。

    手上是干涸的血渍,伤口已经开始结痂。

    “这是?为什么不能退出?”

    “到底怎么回事!”

    “我现在到底在游戏里,还是在现实?”

    回溯记忆,像被被隔断的冰川。

    似触碰了禁区,一股凉意从脑后蔓延,一瞬间上半个身体被麻痹了,一股说不出来的头疼侵袭着卢瑟。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诫他,缺失的记忆=上帝的禁区。

    “这是哪儿啊?!”

    “我为什么会在这儿….啊~啊!”

    “是穿越?还是游戏?”

    “可是为什么我想不起来?”

    诡异的电子合成音在耳边回响

    可是自己却想不起来何时进入的游戏

    如果不是处在游戏中,为何一切都如此古怪,那快速愈合的伤口,压抑的环境,耳边萦绕的合成音。

    应该在游戏里吧。

    紧了紧单衣,冷风是那样真实,让他对于自己在游戏里的认知保持怀疑。

    触手可及的血痂,冰冷入喉的寒风,这一切那么真实,还有该死的头疼!

    “我tm的到底在哪儿!让我退出”

    卢瑟大嚎。

    人们总是对没有准备的事情怀有陌生的敌意,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让他整个人肾上腺素飙升。

    记忆。

    记忆的裂痕!无从所适的空白,陌生的环境,梦抑或是现实?

    卢瑟此刻被突入起来的恐惧包围,他本是借游戏摆脱现实残酷的普通人,怀着希望戴上头盔却无意间来到这里,无法退出的游戏!

    还有比现在更糟的遭遇么?

    卢瑟不知道,此时他的心情很乱。

    就像刚出龙潭又入虎穴的小动物,怀着对前景一片希望中突然一张血盆大口。

    “滴滴..滴滴”

    “警报!警报!”

    “滴..滴!”

    “滋滋……滋滋”

    还是那似乎遥远的电子合成音,脉冲干扰的电流声,就像伫立在时光尽头的雕像,不沾尘世的久远和孤独。

    一瞬间

    烦躁和不安占据了整个身躯

    这到底是什么游戏?

    我要退出!

    让我退出!

    “啊....啊 ....”

    卢瑟仰天长啸,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如果让他重新选择一次,他绝对不会手贱点那个接受。

    “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退出!”

    “别走,回来”

    “这到底是什么游戏!”

    电子合成音沉默,无论卢瑟怎么呼唤都像沉睡的雪人一样,悄无声息。

    强制任务?

    完成才能退出?

    为什么会这样?

    只有完成任务,才能退出游戏。

    可此没有人可以回答他,电子合成音变得静默,破败的公园里,寒风袭来,卢瑟孤独的矗在公园一角,像一个沉默的旅人。又像个孤寂的孩童。

    他静静的坐着

    思绪飘荡,回到那个冰冷的季节。

    那一天

    他被公司辞退

    满目踌躇的准备和女友诉说

    却得到分手的祝福

    “卢瑟你是个好人,但是我们不合适,祝你以后找个更好的...”

    失落之下买了征服者潜入头盔想要麻痹自己

    却在进入时无意间接受了沙盒的邀请

    “我@##¥%”

    对着密布的乌云骂了一句

    没有丝毫用处,游戏还在继续!

    视线的右上角出现一串时间

    见鬼的游戏!

    恶狠狠的诅咒一百遍游戏的作者。

    却对于此刻的处境无能为力,游戏...游戏。

    “醒醒...清醒点吧...卢瑟!”

    “完成任务才是首要的事情!”

    默默地提醒自己。

    ……

    摒弃杂念,关注游戏本身。

    自己的任务变更为:

    “降临七子?会不会是《最终幻想降临之子》那种游戏?废弃的公园,远处建筑的风格,北欧的样式,没有冒烟的烟囱,学校警示牌?人行横道线?应该是北欧城市,郊区之类,人烟稀少。”

    “击毙教会案件真凶?是人还是怪物?小镇末日来临?”

    “好混乱!”

    没有一丝头绪

    初次进入游戏就遇到了五星的地狱难度。

    卢瑟撇撇嘴

    心里有苦说不出啊。

    掏出口袋中的纸片

    “皇后路,烈火酒吧...”

    “是新手指引么?”

    “希望你可以帮到我!”

    自己身处于一个叫做沙盒的游戏世界

    游戏连接出现故障,不能登出游戏,只有通关才能结束。

    没有游戏里拥有的辅助功能。

    没有任何金手指。

    游戏接近现实的感觉。

    还原度很高,手掌出有一条2厘米长的疤痕都可以完全模拟出来!手指抚过疤痕,细微的摩擦感,还有坚硬角质带来的触感真实的就像现实一样。

    脖颈后的伤口在刚才已经复原,除了少许暗红血痂,看上去似乎很正常。

    自己身上的旧伤疤都在,脖颈后伤口已经复原,说明在游戏中受伤恢复也应该很快。说着掏出匕首在胳膊轻轻一划,一个很浅的伤口出现,在血液还没有渗出之前,伤口两边开始发红,一道血痂出现。而这一切不到五分钟。

    自己需要在这个与现实无二的地方,完成任务,找到真相。

    一个被迫参与的挑战?

    那么

    “游戏开始”——卢瑟

    ……

    ……

    当卢瑟跨入这个世界伊始,艾斯博得的苍穹乌云密布。

    沙盒是黑夜中一双无形的手,将他推入漩涡。

    它就像装载旅客的地铁,行驶在陨落的边缘。

    ……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