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科幻小说 > 陨落边缘 > 沙盒试炼之降临七子 第四章 尸体会说话

沙盒试炼之降临七子 第四章 尸体会说话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出了酒馆,

    卢瑟跟随里昂展开调查

    ……

    艾斯博得

    教会的一座院落里

    雪白光洁的罗马柱,三面巨大的半拱形窗户,窗户上贴满宗教色彩浓重的花纹,白色的窗纱随风飘动。如果不是大厅中间摆了两具尸体,卢瑟甚至有种想当个游客游览一番。

    卢瑟本以为进门会碰到教堂守卫的阻拦,但是随着里昂掏出一个类似证件的东西,所经之处再也没有阻碍。他盯着里这个和面容冷峻的寡言男子。

    里昂,这个名字和长相让卢瑟浮想联翩,一副《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沉默形象,又像是《生化危机里》一头金发,俊美面容的特工。此刻尸床对面的这个家伙,就是两者兼备,一头金发,鼻梁高挺,蓝色的眼睛深邃幽然,一边摆弄着尸体,一边翻看着法医记录。

    “尸体应该放在停尸房吧?”

    “嗯”

    “这两人死亡时间快有一个月了,为什么保存这么完整?”

    “嗯”

    “你倒是说句话啊,里昂?”

    “好”

    …….

    这就是我的新手指引?

    这才像npc!

    卢瑟总感觉酒馆里杰克的眼神

    充满灵动

    并不像普通的npc

    或许是这个游戏做的太过逼真,和现实几乎无异。

    眼前里昂只是点头回答

    一句话不说。

    如同在酒馆中的机械形象。

    笨拙和严肃。

    “这不是普通的凶杀案,而且案件受害者是高级神职人员,教会有更好的存放方法,警方也是默许的。”

    “???”

    “谁在说话?”

    卢瑟回头,空无一人。

    “是我….听着…”

    卢瑟惊讶的发现是里昂对着他在讲话。

    “原来你会说话!”

    “只是不想多说没用的话而已”

    里昂动了下眉毛,看起来像刚冲上电的机器人。

    “你接着说,抱歉,呵。”

    卢瑟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毕竟打断一个冰山的发言感觉有点怪怪的。

    “来,你看这里”

    里昂拿着案宗走到卢瑟面前,将案宗翻开第一页递到他手里。

    顺着手指的日期,里昂冷静的说

    “这里是案发日期:八月十三日。”

    “这里是死亡日期:八月十二日凌晨。”

    “有什么不对的么,死者是在死亡之后被发现的,所以会晚一点时间?”

    卢瑟挑了挑眉毛,像是受到了藐视一样,陡然提高了音量。毕竟自己是带脑子的啊。

    里昂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

    “没有什么正常才是最大的不正常,但是你想象一下,法医的鉴定死亡时间是八月十二日的凌晨,而报案的修女说她发现死者尸体的时间是八月十三日白天,而这期间的时间跨度大约为30个小时左右,你再看这里。”

    卢瑟顺着里昂手指的方向看去

    案宗上明确记者:八月十二日白天,教堂是礼拜的时间,而作为教堂最级别高神职人员的红以祭祀应该是参加了礼拜的,并且主持了典礼。

    冷汗从卢瑟额前、后颈开始冒。

    死亡时间是八月十二号凌晨。

    发现尸体时间是八月十三号。

    而八月十二白天,人们还发现红衣祭祀在主持礼拜。

    这是人是鬼?

    还是说?

    有人冒充红衣祭祀在八月十二号白天进行的典礼?

    ……

    “你觉得是人是鬼?”

    卢瑟看着里昂蓝色深邃的眼睛,

    感觉像一个冰窖,浑身被泼了冷水关在冰窖里。

    “你怕了?”

    里昂耸着肩,漫不经心的发问。

    “还好,就是觉得有点诡异。”

    “你怕鬼?”

    “额,毕竟只听说过没有遇见过。”

    “所以还是怕了?”

    直击心灵的问话让卢瑟有点汗然。

    毕竟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有志青年,接受了多年的无神论的熏陶,猛然进入这样一个怪异的世界,害怕到不至于,但是对于未知的事物,卢瑟是抱着敬畏的。

    一个以神话开篇的游戏世界

    能是什么正常的!

    “是凶手装扮成她的样子在第二天进行的典礼么?”

    “看来你已经找到了这个案件的关键点。”

    里昂蓝色的眼睛闪烁着,像是发现了猎物的鹰隼。

    接过卢瑟手上的案宗,翻了一页还给他。

    “死者在十二号凌晨已经死亡,那么在第二天的典礼上的人会是谁?”

    “根据警方的记录和调查,十二日白天在典礼上的人,还是红衣祭祀本人!”

    这不可能

    “不可能”

    “一个死去的人,不可能出现在大众的视线啊!”

    “除非凶手是假扮她的样子主持的庆典!”

    卢瑟说道,这种事情有点违背他的认知。

    …….

    “你现在可以把这份案宗看完,然后告诉我你的答案。”

    卢瑟翻开案宗,快速浏览着。

    死亡时间:八月十二日凌晨两点。

    ……

    打扫房间的修女于八月十三日发现死者尸体。

    ……

    八月十二日白天,死者出现在礼拜庆典上,并主持典礼。

    下面还附加几张照片,确实是祭祀本人。不过由于角度的问题只能看到侧脸和脖子。

    可以看出死者的侧脸还有肌肤呈现出苍白的颜色。

    ……

    往下翻几页都是对死者亲近的人做的笔录,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案宗的倒数几页,是一份尸检报告。

    怀着强烈的好奇,打开尸检报告。

    ……

    “流血过多?”

    “怎么可能是流血过多死亡的?”

    卢瑟翻完整本案宗,对于尸检报告这个结论不置可否 。

    “如果说,她是属于割腕自杀的,那么她胸前的x型伤又是谁造成的,总不可能是自己砍自己吧。”

    “尸检报告只是说她的明确死因,她确实是由于割腕造成的流血过多死亡的。”

    “那她就算割腕自杀,十二号凌晨已经死了,白天典礼上做主持的是谁?”

    “还是她啊!”

    “够了,别让我猜谜语了,凶手到底是谁?”

    “别急,如果我现在说出来,那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你需要进步”

    我有一橘麻麦皮不知当浆不当浆!

    卢瑟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都什么时候了,还打谜语。

    不过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一清二楚,如果这就是他的新手教程,那么这个新手教程不仅仅是帮助他做任务,还给他教会在这个世界思考的精髓,有点东西的。

    “现在我们把疑点拿出来,一个一个来破解”

    里昂递给卢瑟一双手套,自己也带了一双,掀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

    赤裸的身体映在卢瑟眼中,胸前两道伤痕合成的x型占据了大部分视野,灰暗发黑的肤色,嘴唇呈现出一种紫黑色,两道伤口旁边的皮肉已经翻起,似乎有些水肿的样子,翻起的皮肉已经发白,胸前两坨浑圆在伤口的映照下显得刺眼。

    “她的尸体已经由教会的人使用秘法保存了,要不然你现在看到的也没有这么完整,毕竟时间过去挺久了。”

    “这样就算完整了?”

    卢瑟看着整体有些水肿和灰暗的尸体,完全想象她不出生前的煊赫。

    “呵”

    对于卢瑟这种小白,里昂只是轻轻的呵了一声。

    毕竟要给他讲尸体的存放有多困难,福尔马林也好水银也罢,对于一个零基础的小白,听这种东西和听量子力学是一个概念,反正都是天书。

    “死者胸前的两道伤口,并非致命伤,你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里昂用手指着胸骨正中还有其他两处较深的位置。

    “这里的伤口最深,不过你看,最深的地方,也就是能看见骨骼,这些都是外伤,并非是致死的。”

    “胸骨中心的伤口能看见胸骨上的凹槽,那是利器划过的造成的,你可以用手感受一下。”

    卢瑟对于这个提议摇了摇头。

    自己作为一个见到尸体没吐的菜鸟就已经够可以了,但是如果让他亲自用手感受,还是等自己再进修一段时间吧。

    “这些伤口,都是死者死后造成的!”

    “是因为这些伤口上的血迹实在太少?而且死者死因是血流干了,而这些伤口上并没有看见那种因为出血导致的血痂和血渍存在?”

    “你这样说也对,你看这里,这里的黑色是少量血液凝固造成的,如果是生前造成的,会比现在你看见的凝固面更大。”

    里昂翻开伤口,内皮上有着少量黑色血凝块的存在。

    “如果一个人死了,而在她的尸体上出现这些他人造成的伤口,你觉得是什么?”

    “是他杀么?”

    “都说了她是自杀的!”

    “可是一个自杀的人,为什么会有人在她的尸体上做这些呢?”

    “而且,一个自杀的人,为什么第二天会主持庆典?”

    卢瑟想不通这其中的关联,这个案件就像是鸟儿撞上飞机导致飞机坠毁一样让人觉得难以接受,但是又客观存在。

    “其实这是一种秘法,也可以说是一种法术。”

    “what?”

    “主持庆典的死者,但是也可以说不是死者,这是一种操纵人尸体的法术,也是一种秘术。”

    卢瑟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所以浪费了半天时间跟你搞科学,最后你告诉我这个世界是玄学的?

    “是魔法么?”

    好吧,就算是玄学的世界,那自己是不是可以成为搓火球的法师?

    “不是!”

    “请相信科学,魔法是不存在的。”

    “放屁,你刚才说这是法术了。”

    “法术并不是魔法,只不过是运用科学的知识来运作的一种神奇力量而已。”

    所以,这就是个披着科学外衣的魔法世界。

    卢瑟狠狠的想到。

    “所以那个操控她尸体的人才是真凶?”

    “是也不是”

    “真凶是谁?”

    “没有真凶!”

    卢瑟觉得自己的耐心有点被瓦解了,对这个一开始冰山现在又开始玩玄学的男人,卢瑟觉得还是以前那种屏幕游戏里的白胡子爷爷更可爱一些。

    “那你告诉我,她一个自杀的人,是谁操控她的尸体去庆典的?”

    里昂将白布盖在尸体上,并且将边角掖好,像一个入殓师一样细腻。

    背着手,缓步走向窗口。

    深吸一口气

    缓缓的吐出几个字。

    是

    她自己

    操控的自己的

    尸体。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