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科幻小说 > 陨落边缘 > 沙盒试炼之降临七子 第五章 血污中的圣经

沙盒试炼之降临七子 第五章 血污中的圣经

推荐阅读: 极品护花使者沈清澜贺景承(综)你可能在逗我!湛医生,请矜持天命福女大事纪最佳女婿林羽江颜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豪门校草的男妻(重生)最强神医赘婿怀上豪门老男人的孩子[穿书]

    第五章奇怪的圣经

    风

    吹起白色的纱帘

    里昂负手站立在窗户旁边

    卢瑟从尸床旁边离开

    不敢再看尸床一眼

    刚才的几个字,对于初出茅庐的卢瑟来说,足够震撼。

    会自己操控自己的尸体?

    what hell?

    这真的不是哈利波特或者木乃伊的世界么,说好的科学呢,都是披着科学外衣的魔法怪物。

    一个好好的高级神官,非要把自己整的跟科学怪人一人,还能自己操控自己的身体?

    怎么操控,提线木偶么?

    已经无力吐槽的卢瑟,靠在雪白的罗马柱上,望着在窗口开始装逼的里昂,忽然有一种想给他两巴掌纠正一下他的世界观的欲望。告诉他错的不是你,而是整个世界。

    但是

    人们往往最无力的就是不相信眼前的现实

    “怎么了?不相信?”

    “不相信!”

    卢瑟觉得自己最大的诚意就是说出这三个字给你这个世界最大的还击。

    当然,免不了啪啪啪的被打脸。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割腕自杀的高级神官,用自己的鲜血在屋子里书写恶魔的誓言!”

    “那真是一种讽刺,用自己当祭品来祷告敌人!”

    “呵呵,所以你觉得真相是什么?”

    里昂似乎发现卢瑟身上最珍贵的是他的槽点。

    很有兴致的发问。

    “我并不知道你说法术是什么,如果真的有这种事情存在,那么一切似乎都理所当然。”

    “其实我们可以不仅仅从死亡本身来发现问题!”

    “噢?”

    “可以从动机上分析,不过目前为止,线索太少了。”

    里昂像是缺少玩具的孩子一样,扫兴的摇摇头。

    ……

    “我们现在可以解开她的秘密了”

    卢瑟紧了紧上衣,准备开始了自己新一期的课程。

    “我们可以去她的案发场地说,那样更有氛围!”

    “额…好”

    卢瑟觉得他已经发现里昂的真面目,其实就是冰山面容下的

    神经质?

    在案发场地讲解更有氛围?

    是名侦探柯南给你这样设定的么?

    ……

    像是宫廷一样的正殿,门口拉扯着封条。

    里昂一把撕掉封条,推开封闭的大门。

    咳..咳

    一股霉腥味扑面而来

    卢瑟用袖子捂着脸,却发现里昂面无异色的进入房间内。

    这是一个很空旷的房间,大约有上百平米,左边是一张用帘子虚掩的床榻,旁边是梳妆台,一切物品摆放的整整齐齐。

    右边的墙壁除了壁炉,墙上还有一张巨大的油画。

    似乎个圣母的画像。

    画像已经被血迹掩盖

    空旷的大厅里

    用鲜血图画的五芒星已经变成紫黑色,燃尽的蜡烛在五芒星的五个点,混合着发霉的腥味,让卢瑟阵阵作呕。

    里昂蹲在地上,用手摸了摸变成黑印的血,又用手比划了一下蜡烛芯的长度。

    站起身。

    “如果没有来到这里,也许我也会怀疑,不过现在,我已经确定了。”

    “什么?”

    “死者已经投靠了恶魔的怀抱!”

    “?”

    “你应该知道五芒星的意思吧?”

    “嗯,恶魔的象征”

    “教会的红衣主祭,投靠恶魔的怀抱,真的很讽刺。”

    卢瑟没有打扰里昂又开始神经质,只想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里昂摘下手套放在窗

    台上,像一个迟缓的老人围着五芒星转。

    又像是一个音乐大师,拉开了隐秘背后的音符。

    八月十二日

    死者在这一天回到房间,用刀割开自己的手腕,将手腕上的鲜血涂抹在地板和墙壁上。

    将蜡烛摆在五芒星的每个角

    然后将自己的鲜血献祭给了恶魔

    因为高级神官的位置不再让她满足

    那些虚伪的奉承

    平民琐碎祈祷

    让她觉得无比厌烦

    所以她要通过恶魔的力量让自己满足

    让自己不再受到时间的困扰

    于是,她用这个仪式献祭自己的生命

    “可是,这有什么用?”

    “你不是说,这是个科学的世界么?”

    “她成功了啊,她献祭了自己全身的血液和生命,变成另外一种方式存在。”

    ……

    “啥意思?”

    “她变成了不死人”

    “?”

    卢瑟还是没明白,一个人血流干了,然后还活着。

    这不是僵尸么。

    行尸走肉?

    “你可以理解为她变成了一个只有意识存在的行尸走肉。”

    “啊!”

    “那?”

    “放心,她现在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动了。”

    “也就是说,她把自己当祭品,然后得到的是自己的肉身变成一个僵尸一样的东西,只不过意识还在?”

    “是的,所以她在第二天可以主持庆典,只不过当时没有人发现而已。”

    “如果你仔细看案宗里给出的图片,你会发现,她带的手套上有血痕。”

    卢瑟换个了舒服点的姿势站在靠近门处,离这个诡异的五芒星很远。

    “所以,是她自己操控自己的身体喽!”

    “那么,后来呢?”

    “别急,你看这里”

    卢瑟被里昂叫到跟前,看着五芒星中间有一点点的黑色印记。

    里昂用手指在上面一划,手上沾满了黑色的灰。

    “这是?”

    卢瑟并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像是锅底灰的是什么。

    “看来,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怎么了?”

    “看来有第三个人存在。”

    “第三个人?等等,第二个人是谁?”

    “另一个死者啊”

    “你说是那个男祭祀?”

    “是的”

    “可是他不是已经死了么,为什么会和这个案件有联系?”

    “死了也会有联系啊,更何况…”

    卢瑟脑子还没转过来,不过想想一个可以献祭自己的行尸走肉,那么说不定也会有另一个献祭自己的男祭祀存在。

    毕竟自己现在身处一个魔法世界。

    是的

    魔法世界

    特别科学的魔法世界。

    说不定等会一回头看见一个九又四分之三车站也不稀奇。

    “我去查一下另一个案宗和尸体,如果猜的不错,应该还有第三个人在。”

    “卢瑟,你去男祭祀的房间,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把尖尖细细的凶器。”

    “啊?”

    “一个人?非要去么?”

    卢瑟有点为难的看着里昂。

    毕竟一个人去死者生前的房间还是有点怕。

    而且听他说还有第三个人存在。

    第三个人?

    肯定是凶手啊。

    “快去快回,我在停尸间等你~!”

    “好吧”

    “不会有事吧?”

    “放心,不会有事的”

    ……

    卢瑟硬着头皮离开

    远处传来里昂的声

    音

    “剑心很锋利的!”

    卢瑟身体一抖

    我当然知道剑心很锋利,可是老子宁愿用不到啊。

    ……

    作为一个终日久坐办公室,下班回家秒变宅男的复合体。

    虽然自己喜欢刀剑,可是哪个男人不喜欢冷兵器带来的美感。

    喜欢是喜欢啊

    当真正需要用到武器来防卫自己的时候

    卢瑟怂了

    能不怂么吗,电影里打的再好看也是假的啊!

    左手握着刀鞘,右手扶着刀柄

    卢瑟以一种相当不协调的走路姿势寻找另外一名死者的房间

    ……

    “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打开那扇门!”

    当卢瑟扯下警方设置的隔离带和封条,右手已经放在大门的把手上,突然从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这是一个正在打扫的修女

    一个白纱遮面,走路没有声音的修女

    可是刚刚并没有见过她

    是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来到自己身后的

    卢瑟的右手离开门把手,放在剑心的刀柄上,手心传来冰凉的触感让他冷静不少。

    “别紧张,年轻人,我只是不想你看见污秽。”

    “我是来调查的”

    “我看的出来,寻常人来这里并不会在带一把刀。”

    修女的声音低沉,白纱未曾遮盖的额头和眼角布满皱纹。

    可是卢瑟并不觉得这是慈祥的气息。

    一个无声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

    让他汗毛耸立

    “阴霾遮盖久了,会有人忘记光明的!”

    卢瑟压低嗓子,想象自己是一个驱魔人的样子,游走在光明与黑暗交错的战场。

    “这对你来说并没有好处,不过你说的对”

    旋即,修女拖着扫把离开

    呼

    卢瑟长舒一口气

    这个教堂处处诡异,自己小心为妙。

    ……

    吱-

    打开大门

    和之前的案发现场的构造,不过小了一点,房间内并没有人收拾过,看来为了保护现场,从事发当日就没有人来过。

    暗红的五芒星占据了整个地板

    壁炉上的油画也是血迹斑斑

    墙壁上一个倒立的十字架,依稀可以看到受害者身体被缚于上面的痕迹。

    卢瑟打量房间每一个角落

    并没有发现里昂说的细细长长的凶器

    不过和之前的案发现场比较

    有几处不一样

    五芒星的每个角并没有烧融的蜡烛

    而且这个五芒星的血印还有四周的血迹结合来看似乎比上一个房间用血量要多

    地板上一本散落的圣经上也没有丝毫的血迹,在血污随处可见的地板上显得格格不入。

    卢瑟捡起圣经,发现没有丝毫的血沾染在上面。

    会不会是凶手故意放在这里的

    用来扰乱视听?

    仔细翻遍每一个角落并没有发现可以当做凶器的物品之后,卢瑟拿起那本可疑的圣经向停尸房走去。

    ……

    青石板的路面

    发黄的树叶和微寒的风

    一本像是用来伪装案发现场的圣经

    卢瑟无意的翻开

    你死了!你又活过来!可是你知道你自己心的价值么?犹大!

    额-

    路加福音?

    死了?

    又活了?

    似乎拥有魔力一样

    卢瑟快速的翻动着圣经

    并没有发现

    眼前的路

    已经通向别处。

    ……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