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科幻小说 > 陨落边缘 > 沙盒试炼之降临七子 第六章 祭堂里的活死人

沙盒试炼之降临七子 第六章 祭堂里的活死人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人屠归来拥吻热可可

    “看来你挺喜欢这本圣经的?”

    “嗯?”

    谁?

    卢瑟抬起头,才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误入一个空旷的房间

    还是一贯风格的罗马柱

    几排木质座椅

    正对着大门的里面是一个巨大的供桌

    像极了儿时记忆里的祠堂

    “谁在哪里?”

    “年轻人,我们又见面了。”

    透过天窗的阳光照射在老修女的身上

    温和安详

    卢瑟向后退了一步,有些慌乱。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是神的指引”

    老修女指着卢瑟手中的圣经。

    卢瑟看着手中的圣经,环顾四周愣了愣神。

    自己明明是往停尸间的方向去的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奇怪的房子里

    而且

    这个透着古怪的修女为什么有恰巧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绝逼不是科学统领的世界啊。

    这是一个披着科学外衣的魔法世界。

    说不定大街上人畜无害的孩童都会两句咒语。

    施得一手火球术!

    卢瑟没来由的慌了,虽说这是游戏世界,但是冥冥中总感觉一丝怪异,就比如找不到登出的界面,没有一丝一毫平常玩游戏的感觉,冷汗悄然划过耳后。

    自己离大门的距离还有不少。

    拔腿就抱似乎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风烛残年的古怪修女和她那古怪的腔调像午夜的歌剧,

    “你死了!你又活过来!可是你知道你自己心的价值么?犹大!”

    这明明是刚才自己无意中翻开的那一页中的一句。

    为什么她会知道

    “她死了!”

    “她又活过来了。”

    老修女忽抬头望着天窗。

    像是沐浴在阳光下的诗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

    “可是你知道你自己心的选择吗?”

    “你知道吗?”

    她突然转过脑袋,白色的面纱从脸上滑落。

    卢瑟惊恐的望着她的脸。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

    纵横崎岖的皱纹布满整个双颊

    一道像是爪印的伤痕印在左脸上

    有点塌陷的鼻子和凹陷的双目

    更可怕的是

    她的脸

    苍白没有血色

    就像

    停尸间里的女祭司一模一样

    ……

    “你是人是鬼?”

    卢瑟的声音太高,借此驱散心中的恐惧。

    “你觉得我是人?还是鬼?”

    “死了?又活了?你觉得呢?”

    老修女的声音像是缥缈的烟尘,带着浓浓的嘲讽和不屑。

    像是在嘲讽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形象一样。

    卢瑟就像置身于恐怖片中的主角一样

    前一秒还在听死而复生的僵尸的故事

    后一秒就见到了行尸走肉的真人版。

    胆小虽非他的本性

    恐惧是人类的本能反应

    卢瑟手臂上被惊起一层鸡皮疙瘩。

    悄悄退到大厅的门口,准备伺机逃跑。

    却发现敞开的大门不知何时关闭了。

    没有发出一丁点响声。

    “我告诉你,你别过来”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可以现在就离开”

    卢瑟将圣经丢在座椅上

    手握在剑心的剑柄上。

    冰凉的触感侵袭大脑。

    让他一瞬间冷静不少。

    “主的孩子投靠了恶魔的怀抱,讽刺吧”

    “一个忠诚的祭祀,背叛了她的信仰”

    “是不是像扇自己的耳光”

    卢瑟盯着老修女。

    并没有接过话茬。她看起来在嘲讽停尸房里的那一位,但是卢瑟从她的声音中感觉像是在说她自己一样。

    她抬起手

    脱下手套

    干枯的手像埋葬了多年的骨架。

    上面没有一点肉,只有皱巴巴的皮。

    手腕上

    是一个黑色的伤痕

    卢瑟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这个古怪的修女

    应该也是一个用过秘法的活死人

    手腕上

    黑色伤痕,是割腕造成的。因为时间长,而变成活死人之后伤口又不会愈合。所以变成这样。

    “我其实没有恶意!”

    “就是好久没有和人说话了”

    “阴霾遮盖的太久了,会让人忘记光明!”

    她往后退了几步,让阳光投射在大厅的地板上。

    证明自己并无恶意。

    但是看起来像惧怕阳光。

    “那句话是我说的。”

    “我知道,很恰当的话。”

    “年轻人,过来坐”

    活死人修女指着前排的座椅,示意卢瑟当好一个听众。

    “我还是站在这里比较好。”

    绝对不可以过去做,简直是拿自己的生命开完笑。

    “我知道你很怕我现在这样,其实我也很讨厌自己这样”

    “你可以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卢瑟心中说了一万遍不,可是身体却没有办法离开一步。

    房间就这么大

    门还被锁上了

    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听完故事再想办法。

    只能硬着头皮。

    “好”

    活死人修女笑了笑,似乎并不在意卢瑟的态度。

    她站在不远处,一个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从四周传来:

    很久以前

    也许三十年也许四十年

    有一个女孩

    她是个修女

    她爱上了神父

    而这一段爱情,并不能为教条所容忍。

    终于有一天事情败露

    神父被绞死

    而修女却苟活了下来

    因为当时

    她已经有了身孕

    当她产下孩子的那一天,却发现孩子被偷走

    当她一无所有的时候

    祈求无所不能的天父,将孩子还给她

    天父没有回应她,在她触碰禁忌之时天父已经抛弃了她

    她痛不欲生之时

    被村民发现

    在荒野中被活埋

    可是她命不该绝

    她从泥土中爬起来

    走向恶魔的怀抱

    ......

    卢瑟有点跟不上老修女的节奏

    这是在说自己的故事么

    怎么跟电视里狗血剧情一样

    .....

    “所以你是为了报仇?才变成这样的?”

    “不是,我是为了寻找我的孩子!”

    “呵”

    还真是伟大

    伟大的有点像刻板的挂画

    卢瑟看着老修女

    此刻的她似乎有点激动,声音高昂带着悲伤。像一个百老汇音乐剧里的演员在阴暗处吟唱。

    卢瑟看了一眼她的脚踝

    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像榆树皮一样褶皱。一个黑色的印记似乎很眼熟。但是一时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后来呢?”

    “后来她找到了她的孩子!”

    “她孩子在哪儿?”

    卢瑟知道,此刻对面站着的活死人修女口中所说的故事,应该就是她自己了。

    没有人会无聊的将一个陌生人带入这样一个幽静的房间,

    然给给她讲故事

    “就在......”

    ......

    话没说完

    对方急速上前,不知从何处刺出一剑

    叮—叮

    一串火花在卢瑟近前闪烁

    这是剑心的刀鞘和一柄细长的剑摩擦出来的光和热

    “你说你对我没有恶意?”

    “这就是你所说的没有恶意?”

    就在刚刚一瞬间

    老修女转身迎面刺出一柄剑

    或许叫做大号缝衣针比较合适

    纤细而狭长的健身

    剑身有点发黑

    像是抹了灰

    没有寻常武器的护手

    像极了一个加长的锥子

    似乎这就是里昂让他寻找的

    凶器

    “我说过,我对你没有恶意。”

    “可是,为什么你要妨碍我”

    额

    这是恶人先告状么?

    “我妨碍你什么?”

    “一切计划的那么完美,他回归了主的怀抱。”

    “如果没有人调查,

    那么几个月后就会有人为他平反,他会享受身后一切名誉。”

    “可是,都是因为你的出现,打乱了计划。”

    “你觉得,你会逃过今天吗?”

    卢瑟此刻已经猜到了

    ......

    脚腕上的印记

    男祭祀也有

    那不是伤

    是胎记

    活死人修女说的“他”就是男祭祀

    也许

    故事里丢失的婴儿

    也是他吧

    这样

    就能对上面前这个活死人的话。

    ……

    卢瑟格挡住了迎面而来的一剑

    右手紧握刀柄

    腰部用力带动身体

    抽刀旋转

    “可是她为什么要攻击我?”

    ……

    阳光透过天窗

    洒在大厅中间

    卢瑟右手握刀

    左手拿着刀鞘

    以一个极为别扭的姿势堤防着对面

    刚才为了脱身,抽刀转身画了一个圈

    让对方后退了一大步

    “其实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舞蹈弄枪什么的太暴力了。”

    “你也可以继续讲故事,我继续听”

    卢瑟站定观望对面的老修女

    他感觉无比冷静

    越是危及

    反应越快

    大脑像是搭载了多个线程的处理器

    眼前的修女是在被活埋之后,通过里昂所说的秘法转化成活死人。

    一直潜藏在教会中寻找自己的孩子

    第一个死者是主动转化的

    在她转换之后被男祭祀发现,虔诚的男祭祀没有想到会有神的仆人投身恶魔的怀抱,所以杀死了堕落的红衣祭祀。

    那么男的是怎么死的呢?

    如果男的是他杀

    眼前的活死人修女应该找真凶报仇

    而不是想夺取自己的性命

    卢瑟此刻想不明白

    “油嘴滑舌的小子,今天你逃不出去的。”

    “我并没有恶意”

    “也许我可以帮你找到杀害你孩子的凶手。”

    也许是活死人的名头吓人

    卢瑟心中确实存在一种对于超脱现实的畏惧

    不过通过刚才的情况来看

    对方并不像拥有秒杀他的能力

    那么

    门能不能打开?

    卢瑟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

    余光看向四周

    除了头顶的天窗

    对方背后有一扇窗户

    四周除了罗马柱

    就剩下画满壁画的墙壁了

    除了大门,无路可逃?

    在这样一个充满圣洁,神性的教堂中

    被一个投靠黑暗的活死人追杀,

    真是充满讽刺的画面

    “杀了你之后,等事情平淡,我会放出讯息,为他正名的。”

    一个正直的祭祀需要正名?

    还是说倒立十字架是另外的阴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你儿子是谁杀的,你不想知道么?”

    “我知道是谁杀的他,不过,这不是你该担心的问题。”

    “安静的投入父神怀抱,才是你应该做的。”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你不去找真凶,杀我干嘛!!!”

    卢瑟觉得对面是不是在转化成活死人时候把脑子转化没了。

    要不然追着凶手不放

    非要杀一个调查的人

    难道

    这就是以前看过的小说里说的

    坏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

    “我是有同伴的!”

    “你可以喊,不会有人听见的。”

    ……

    褶皱布满对方的每一寸裸露的肌肤

    大号的缝衣针

    在对方的手上从未松懈

    惨白的面色

    凹陷的双眼

    眼睛浑浊不带一丝光彩

    一个活着的死人

    一个有意识

    还想取自己小命

    的活死人

    卢瑟做过很多种设想

    但是从没想过

    会遇见如此场面。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