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科幻小说 > 陨落边缘 > 沙盒试炼之降临七子 第七章 断裂的缝衣针

沙盒试炼之降临七子 第七章 断裂的缝衣针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恢弘的圆顶建筑

    雪白的罗马柱

    厚重的历史气息掩盖不了停尸房的冰冷

    落地的窗纱在风中摇摆

    洁白的布景在两具尸体的衬托下格外渗人

    里昂依靠在窗沿上

    额前的金发被风吹的零散

    英俊的面孔没有一丝表情

    手中的卷宗一页页的翻动

    令人生畏的环境没有给他带来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就像

    机器人

    “他能发现真相吗?”

    “堕落的信仰?信仰的堕落?谁又知道呢。”

    低沉到密不可察的呢喃

    里昂快速翻动着案宗

    似乎从中发现了社么

    顺着手指

    案宗的某一页

    记录着人们对于男祭祀平时的描述: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神职人员:埃蒙是个温和的人,我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他发过火,也从来没有对谁表现出恶劣的态度……为什么这样的人会投入恶魔的怀抱

    我简直不敢相信

    …….

    也许埃蒙并是不自愿的!

    路人:埃蒙祭祀是我见过最温和的人,前天我还与他交谈过,他的平和让我变成一个阳光的人。我十分感谢…

    年长的修女:埃蒙祭祀很早很早以前就在这里了,我听说他好像是被人收养的,收养他的人是......

    年轻的女祭司:我似乎没有见过埃蒙祭祀生气的样子,不敢想象这样一个正直善良的人…

    想起来了……

    我见过有一次他对一个年长的修女大吼,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样的埃蒙…当时在场的人不少

    不过后来听说好像是因为对方讲洗礼的圣杯偷走了…

    不知名的长者:埃蒙这个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他是个好人

    ……

    好人吗?

    好人、善良、恶魔、献祭

    里昂口中一遍遍的重复

    似乎有什么联系

    他掀开遮盖在尸体上的布

    胸口的十字跃然于眼前

    里昂戴上手套

    翻开伤口的皮肉

    “似乎和女祭祀不太一样”

    尸体因失血过多死亡

    死亡时间并没有女祭司的长

    所以更好辨认

    ……

    里昂翻开死者的手腕

    一道暗红的伤痕

    伤口皮肉翻起

    在皮下有一小片凝固线

    和女祭司的伤口

    不一样

    如果不是自杀

    还需要再验证一点

    里昂将尸体翻面

    在后背的中心看见一个黑色痕迹

    像是一个小孔

    和女祭司的尸体看起来一模一样的痕迹

    不可能啊

    他用手在痕迹上摸了摸

    并不是颜料

    手指是有一点淡淡的灰

    像炉灰

    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哼

    果然如此

    伪装的真好

    …….

    里昂检查完尸体

    摘掉手套

    似乎像是回想起什么讯息

    轻蔑的说了一句“废物”

    草草起身

    出了房间

    ………

    文化气息浓郁的供堂

    大门紧紧的闭着

    大厅里的两位

    互相望着对方

    ……

    卢瑟手里握着剑心

    根本不会一点刀法

    没有丝毫剑道功底的他

    此刻只能做出一个防守格挡的姿势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儿子应该就是那个男祭祀吧”

    如果可以拖延时间,等有人从外面打开门也好。

    “埃蒙我看着长大的!”

    “你知道那种看着自己亲生儿子在眼前却不能相认的痛苦吗?”

    活死人修女的声音像裂开的风箱

    沙哑和哀嚎

    但是

    卢瑟没有感觉到一丝丝的同情

    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

    不知道为什么

    那种感觉

    就像在看

    舞台剧一样

    “我猜,他应该不是自杀.”

    “哦?”

    活死人停止了颤动

    像打量一颗宝石一样

    打量着卢瑟

    “不久前,我去过他的房间。”

    “很抱歉最终还是没有听取你的建议。”

    卢瑟向她点了下头

    示意他其实对此表示抱歉

    不过活死人并没有关心他的动作,饶有兴趣的听他继续说

    “我在房间里发现了那个五芒星和之前红衣祭祀的五芒星不同,他房间的五芒星没有蜡烛。你可说一下没有蜡烛表示什么?”

    “蜡烛代表生命的火焰,献祭的人在蜡烛点燃前一刻割开自己的手腕,直到蜡烛燃尽,静静的品尝生命的流失。”

    “所以,没有蜡烛的五芒星,根本就不具有献祭的功能!”

    活死人修女看了卢瑟一眼

    浑浊的眼睛里一道精芒闪过

    卢瑟并未察觉

    “如果一个没有献祭的人,死于失血过多,如果不是意外,那就是蓄意谋杀!”

    “所以,你儿子应该是被人谋杀的,你可以去找凶手复仇!”

    “所以,我们彼此都退一步”

    “我不会将你的情况告诉其他人,我发誓!”

    卢瑟珍重的举起右手

    正手举起剑心在胸口向对方表示承诺。

    活死人修女忽然笑了

    就像一切恐怖片里惊悚的笑声一样

    让卢瑟一瞬间汗毛乍起

    下意识的手上发力

    竖起来的剑心刚好格挡住了活死人修女飞来的一剑

    叮

    大号的缝衣针在于剑心相撞的一瞬间

    变成两截

    落在地上

    黑色缝衣针断开处,闪着银色的光芒。

    好像是银质的剑。

    “刺叮!”

    “刺叮…竟然断了”

    活死人修女呆呆的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断剑

    卢瑟侥幸躲过一劫

    纯粹是自己下意识的灵感

    原来

    这个像缝衣针一样的剑

    叫刺叮么

    还是银质的

    对了

    银质?

    卢瑟忽然脑中闪过一道光

    银质的刺叮。

    细细长长,带有锋利的尖。

    如果按照以往看小说、电影里的故事,银质的武器应该会对恶魔之类的造成伤害。

    他捡起断裂的刺叮

    才发现剑身上摸了一层灰一样黑色的粉末

    像是燃烧剩下的灰烬

    卢瑟用手擦拭了几下剑尖

    剑尖亮出银质的光亮

    对面的活死人修女此刻却像失了魂一样口中喃喃自语

    “断了,断了,哈哈哈,终究是断了。”

    “看来,连恶魔都抛弃了我”

    卢瑟靠近罗马柱

    绕到另一边

    与活死人拉开距离

    ......

    幸亏自己的预感及时

    这个发疯的活死人

    口口声声为了孩子,张口闭口父神父神

    满嘴谎话

    还会突然袭击

    不是一般的棘手

    卢瑟喘息着

    活死人每次突然袭击都让他心里一紧

    说好的反派死于话多

    出招前一定要大声喊出招式的名字

    果然是骗人的

    距离对方不远,卢瑟不敢将剑心归鞘,他并不会拔刀术,更不会天翔龙闪这样炫酷的招数。

    如此近的距离

    如果对方继续突袭

    还能绕柱走位反击

    “今天,你必须得死!”

    活死人睁着浑浊的双目紧紧盯着卢瑟

    让卢瑟欲哭无泪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就算是新手任务

    也不应该这样无厘头啊,见面就刚,不拼个你死我活绝不罢休吧.

    好歹给个解释

    为啥非要攻击我!

    “我tm

    到底招你惹你了!”

    “我tm刚开始接触这个世界,能不能让我熟悉一圈!”

    “简介都没看完,就让劳资通关!”

    “你个xx王xx犊子!”

    .....

    终于舒畅了不少

    终于把心中的不爽抒发出来了

    明明是个游戏

    明天才第一天

    就非要你死我活

    累不累

    !

    活死人似乎没有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剧烈。

    “什么这个世界?”

    “什么通关?”

    她浑浊的双眼非常郑重的打量卢瑟。

    “你是父神派来的?”

    “什么父神父神!”

    “当初就是.......”

    卢瑟似乎发现自己骂完

    效果还挺明显

    活死人修女不动了

    又恢复到刚开始那种状态

    就在对方正在说的时候

    嘭

    的一声

    紧闭的大门

    开了!

    大厅瞬间变得明亮

    活死人修女退后

    卢瑟望着出现在门口的英俊身影

    感到无比激动

    终于等来救兵了!

    “里昂!”

    “救命!”

    卢瑟毫无节操的大声喊着

    向门口跑去.

    “这里有个活死人!”

    “她想杀我!”

    “里昂,救命!”

    卢瑟第一次感觉沐浴在大门阳光下的身影是这么伟岸挺拔。

    及时雨啊!

    里昂对着卢瑟点了点头

    将他拉在身后

    缓步向老修女走去

    一如既往不带丝毫情绪

    冷峻的脸庞就像穿越时空的终结者。

    大厅中变得沉默

    只有卢瑟喘息的声音

    “你不该伤害他!”

    “哼”

    老修女并没有回答里昂的话,只是轻蔑的哼了一声。

    “你儿子应该是你亲手杀死的把!”

    平地惊雷!

    卢瑟和老修女此刻同事睁大了双眼看着里昂。

    卢瑟是因为震惊

    一个将最爱的儿子挂嘴边的母亲

    确实杀死自己儿子的凶手

    虎毒不食子

    还能装出一副找凶手的样子

    丧尽天良枉为人

    是哦

    早都不是人了

    或许已经失去了人的情感

    ……

    活死人老修女突然桀桀的笑起来

    像被人用手扯开嘴巴

    丑陋而卑鄙

    “竟然被你发现了。”

    “我是他的母亲,亲生母亲。”

    “可是如何对我,谩骂和诋毁。”

    “他竟然说我和那些肮脏的恶魔一样”

    “他竟然想用这把刺叮杀了我”

    她撕开自己的衣服,一个黑点一样的伤口在活死人的胸口上,榆树皮一样的皮肤让卢瑟感觉阵阵发憷。

    “这把刺叮还是我给他的!!!”

    “哈哈哈”

    沉闷的笑声,似乎想撕开喉管从胸膛中喷薄而出

    不知道是因为怨恨

    还是因为秘密被发现

    老修女剧烈的颤抖

    “你杀死了他,并且伪装成一个和你一样的活死人。”

    “到底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平反?”

    “还是为了让他变成和你一样,让你卑微的自尊心得到满足?”

    里昂捡起卢瑟之前放在木椅上的圣经

    捧在胸前

    像一个审判的法官

    宣判她每一个罪行

    每一声质问,如同烙铁印在心中

    叩问在人格的裂痕

    卢瑟站在里昂的身后

    并没有看见

    此刻

    里昂手中的圣经

    发出微弱的光芒

    这光芒

    在活死人眼中

    那是地狱之火在燃烧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