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科幻小说 > 陨落边缘 > 沙盒试炼之降临七子 第二十二章 崩塌

沙盒试炼之降临七子 第二十二章 崩塌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浓雾像危险的迷宫

    巨兽掩藏在其中

    杰克胸膛起伏,大剑上火焰变得黯淡。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背后的衣襟上冒出淡淡水汽。

    整个人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

    “毒雾不散,消耗太大,这样撑不下去的!”

    “怎样!”

    卢瑟偏过头,他也不好受,两次从巨兽攻击下逃生消耗过多的体力。

    此刻张张嘴却感觉肺根火辣辣的疼痛。

    说不出话,只能扬了扬下巴发出疑问。

    杰克从衣服的夹层中掏出一只钢笔,在卢瑟疑惑的目光中拔开笔帽安在钢笔尾部。

    “还没死呢,现在就想写遗言了?”

    卢瑟无语的看着杰克掏出钢笔吐槽道。

    嘎达一声,钢笔帽安装在尾部,杰克旋转笔帽,只见一个红色子弹形状水晶弹了出来。

    淡淡回看卢瑟一眼。

    卢瑟面色通红

    闹笑话了。

    “这是?”

    “信号弹!”

    随着话音说完,一道红芒冲天而起

    拖着狭长的尾迹在高空爆裂出一个十字

    “里昂看见之后会赶过来,在此之前,保全自身!”

    昂…

    卢瑟长大嘴巴,从杰克摆弄钢笔时就开始怀疑,恰巧被他猜中。这种詹姆斯邦德的惯用装备竟然离自己如此近。

    忽然想到

    自己也有一只钢笔

    赶忙从口袋中寻找

    自己进入游戏时同样有一只钢笔,只是当时误以为是普通钢笔,现在看来。

    学者杰克的样子拔开笔帽安装在尾部,一个蓝色的子弹形状水晶浮现。

    杰克惊讶“这是谁给你的?”

    “先别发射,有里昂一人就够了。”

    “额…我也不知道”

    将钢笔递给杰克,卢瑟挠了挠头。

    看来自己进入游戏秘密不少。

    杰克翻看钢笔,与他释放那一只相同,这只信号枪除了颜色不同以外,并无任何差异。

    自己那只来自于里昂,这一只又是谁的?

    杰克关闭启动,合上钢笔还给卢瑟。

    “暂时用不到,先留着。”

    卢瑟闻言点头。

    ……

    两人步伐越来越慢,迷雾浓稠拨散不开。

    距离上一次巨兽出现已过百息

    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

    如此庞然大物,却像故意挑逗它的食物一样肆意玩弄两人

    在迷雾中玩起捉迷藏

    更让人平添恐惧

    杰克附在卢瑟耳边低语

    卢瑟眼睛啥时间明亮起来

    “可以吗?”

    “试一下,我从来没有用过第二种!”

    “说不定可行!”

    “子弹不够!”

    “只有那么多。”

    卢瑟从口袋里掏出最后一课纽扣炸弹交给杰克。

    然后牟足了劲像桥头跑

    杰克紧闭双眼站在原地,大剑上火焰慢慢消失

    浓雾中出一对犹如探照灯一般的双眼

    浓雾围绕其周身

    凶兽召开血盆大口,似乎很享受猎物在迷雾中奄奄一息的挣扎

    眼看腥臭的巨口接近杰克

    瞬间

    杰克动了

    双目圆睁,大剑上火焰腾起,一剑劈在凶兽的下颚上

    吃痛之下,凶兽卷起阵阵浓雾后撤

    却见杰克朝它嘴里扔出一颗纽扣

    扔出去同时

    携剑向前滚去

    3

    2

    1

    轰!

    一声

    凶兽的下颚被炸出一个血肉大坑

    吼!

    吼!吼!

    愤怒的叫声充斥天地!

    浓雾变得越来越淡

    慢慢的消散

    卢瑟在不远处目瞪口呆

    在他对面

    杰克的身后

    感叹

    这是多么庞大的凶兽!

    这就是黑背鳄王?

    足有二十五米长

    犹如峰峦起伏的背脊上是黑色的尖刺

    一根根如尖刀

    闪烁寒光

    黑色鳞甲上如同蜂窝一样的纹路

    正是这纹路让绯红女皇的攻击失效

    粗壮的肢体如轿车大小

    疯狂的甩着头

    尖利的锋齿上血肉模糊

    炸弹对他造成巨大的伤害!

    被自己的食物戏弄,激发了黑背鳄王的兽性,凶性大发,灯笼大小的黄色瞳孔紧紧盯着杰克,浓雾在受伤时被吸入鼻腔。抑制伤势。

    杰克发现炸弹攻击并没有想象中一击毙命,也未曾给与对方重伤。

    反而激发鳄王的凶性。

    有些惊慌的大喊

    “卢瑟,快!”

    跌跌撞撞的起身卢瑟一边的桥头奔去。

    鳄王抬起头颅

    巨大的身体在大桥上移动

    每一次前进

    大桥就像崩塌一般摇晃

    卢瑟擦了一把汗

    手握绯红女皇

    心里默念杰克告诉自己绯红女皇的第二形态,手上动作不减。

    “先上膛,开保险,横握,将弹夹退一半卡二号位置!”

    “杰克!杰克!…是这…”

    话音未落

    绯红女皇枪身玫瑰纹路亮起,如火焰蔓延

    整个枪体像变形金刚一样咔咔的颤抖

    卢瑟握紧的枪柄横向弹开,变成可以握紧的压力握把

    手枪的形状已经不复存在

    变化成与手枪截然不同的手炮

    原有的枪管从中间裂开

    分成四份固定在一旁,形成可以发出射线的基座

    这是?

    卢瑟惊喜的抬起手臂,包裹在前臂上的绯红女皇此刻散发着惊人的科技感,红色的玫瑰纹路亮起,能量流淌

    对准正面袭来的鳄王眼睛

    手掌慢慢增压

    红色的能量在炮口聚集

    鳄王金色的瞳孔皱缩

    似乎发觉对面汇聚的能量可以对自己造成伤害

    低下头颅

    整个身躯压低身形,转换方位

    卢瑟第一次使用绯红女皇第二种形态开枪

    有些紧张

    瞄准那一刻看见鳄王的动作,慌乱中射了出去

    一段类似激光的射线疾驰而起,并没有射中鳄王的眼睛

    慌乱中射出的一炮比预想中高了不少,从鳄王的背部擦身而过

    射线与鳄王背后尖刺接触

    尖刺在瞬间被射穿,高温融化了鳄王的鳞甲

    叮铃

    尖刺被贯穿

    从鳄王的背部跌落桥面,发出金属的脆响

    卢瑟一面惊讶绯红女皇的威力,又吃惊鳄王鳞甲的防御力

    面色凝重

    自己可只有三发

    变形之后的绯红女皇,满配的能量弹夹只能射出三发刚才的射线

    还剩下两发

    必须射中眼睛!

    才能对其造成有效伤害!

    少了毒雾困扰,体力渐渐恢复的卢瑟在并不拥挤的桥面辗转腾挪

    试图寻找有效的射击点位

    鳄王虽然躲开刚才一击。但是被贯穿的鳞甲让其心生畏惧

    双目寒芒紧盯卢瑟手臂上的绯红女皇

    庞大的躯体不安的抖动着

    卢瑟静静的等待机会

    只有鳄王采取行动的一瞬间,身体的僵直会让他变成活靶子

    此时便是攻击最佳时机

    打定主意便等待鳄王先手

    双方都没有行动,像一对正在捕食的猎手,期盼对方的失误

    杰克在一旁默默恢复体力

    看向卢瑟不住的点头

    短短几天时间,卢瑟从新手蜕变如今,成长快速

    让他刮目相看

    自己答应诺兰当卢瑟的引路人却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让他十分沮丧

    不过卢瑟进步如此之快

    或许不用多久

    埋藏在心中的希望

    终会实现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眉头舒展。

    ……

    终于

    鳄王按捺不住,被弱小的食物挑衅让其面上无光。

    虽然射线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但毕竟是黑背鳄群的王者,被如此弱小的人类纠缠,会在其他种族前沦为笑柄。

    吼!

    巨口向天擎

    发出巨大吼声

    鳄王翻动庞大身躯,如钢索一般的巨尾横扫过来

    卢瑟能听见劲风的撕裂声

    就是现在!

    双目凝实,卢瑟箭步向桥梁的绳索跑去

    呼呼

    劲风声袭来

    卢瑟卧倒,巨尾从身体上方扫过,扫短吊锁

    钢筋制成的吊索像绳子一样摇动,大桥在这一刻剧烈的晃动

    卢瑟快速起身,抓住吊索

    荡秋千一般让身体接近大桥的顶端

    啪

    吊索高高的抛起

    卢瑟落在桥梁柱体的顶端

    俯视鳄王

    此刻鳄王正好抬起头

    血盆大口与卢瑟遥相呼应

    就是想在!

    抬手

    瞄准

    射击!

    红色光芒在手臂前汇聚,一段灼热的射线命中鳄王的左眼

    嗤

    黄色的瞳孔被洞穿

    喷溅出金色的液体

    发出焦臭的烟气

    瞄准!

    射击!

    要害攻击!

    洞穿的瞳孔又一次被射线击中。

    吼吼

    吼!

    鳄王闭上眼睛,疯狂的甩动巨尾

    巨尾横扫将桥面所有的吊索扫短

    桥面剧烈的颤抖

    承重的桥墩此刻再也负担不起如此的重量

    桥面断裂开来

    “快下来,跑!”

    “桥要塌了!”

    杰克在桥头附近大喊

    可是卢瑟只能苦笑

    当时光顾着攻击了

    现在怎么下去

    鳄王已经随着断裂的桥面跌落河里

    自己站在桥梁吊索的柱体上

    怎么下去?

    这是一个问题!

    大桥要塌了!

    卢瑟慌了!

    噗噗

    噗

    桥面裂开的石块跌落在河中

    桥面的吊索全部被鳄王巨尾扫断

    柱体上开始出现裂缝

    似乎在慢慢倾斜

    卢瑟向下望去

    距离桥面有…..

    太高了….头晕

    河中

    仅剩一只眼的鳄王凶恶的盯着卢瑟

    只要卢瑟跌落

    鳄王绝对会用血盆大口帮卢瑟重新投胎

    ……

    柱体慢慢倾斜

    裂纹越来越大

    碎石随着灰尘噗噗的下坠

    卢瑟默默收起绯红女王

    弯下身

    在柱体断裂的一瞬间

    卢瑟起跳了

    向着桥头方向跳了过去

    就算摔残在桥头,总比落在鳄王的嘴里好

    鳄王发现到嘴的食物向桥头飞去

    舞动巨大的爪子奔向桥头

    ……

    碎石落水的声响

    吊索在空中飞舞抽打着桥面

    桥面断裂

    鳄王在河中快速的奔腾

    桥头在卢瑟眼中慢慢变大

    似乎只要一瞬

    自己就可以得救了

    但是

    为什么?

    自己在向下追

    桥头慢慢越过卢瑟的视线

    杰克的叫声被罐耳的风声所掩盖

    鳄王猩红的巨口长大着,距离自己越来愈大

    这一瞬间

    卢瑟想起好多事

    不久前

    亡语者将剑刺穿自己的心脏

    自己没有死

    反而变得强大了

    这一次?

    锋利的齿刃在卢瑟视线变得清晰

    似乎能看见鳄王牙槽中腐烂的肉糜

    能闻到臭气逼人的巨口

    嘎嘣

    这是鳄王巨口咬合发出的声音

    卢瑟紧闭双眼

    不敢睁开

    我死了么?

    为什么没有疼痛?

    忽然

    腰间一紧,传来绳子勒紧的触感

    头顶上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

    “看来,不算晚!”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