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骗子

推荐阅读: 极品护花使者沈清澜贺景承(综)你可能在逗我!湛医生,请矜持天命福女大事纪最佳女婿林羽江颜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豪门校草的男妻(重生)最强神医赘婿怀上豪门老男人的孩子[穿书]

    但身体上的痛苦完全不能与心痛比拟。

    被欺瞒的感觉笼罩全身,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难受,她双手抱头,心里的痛苦似乎快要满溢,急需发泄。

    “啊——”

    一声痛苦的嘶吼。

    厉家人循声望去,只见一抹身影吊在长长的绳索上,犹如荡秋千似的,双脚齐蹬,直直踹向厉家客厅的落地玻璃窗。

    厉老太太双目圆睁,发出一声尖叫,被厉晋远用力一扯,避到了沙发背后。

    厉司令和厉晋行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有条不紊找到了躲藏的掩体。

    刚躲好,耳畔爆发出剧烈声响,落地玻璃窗齐齐碎裂,无数细碎的玻璃片横飞。

    一抹纤细修长的身影傲立在一地碎片中,水晶吊灯的光芒落在玻璃碎片上,反射出晶亮的光芒,将中央的人影映衬如置身水晶宫内。

    厉晋远仰头,脱口而出:“林甘蓝。”

    闻言,厉家其他人也纷纷抬头,那站在无数碎裂光芒里的女人,不就是他们演这场大戏想引出的女主角!

    厉晋远顿觉不好,飞身跃出沙发,想去拽她的手:“蓝蓝,你听我解释——”

    林甘蓝身形笔直,然而通身却透出一股浓浓的悲凉气息,她攥紧了手指,愤愤然:“厉晋远,你是骗子。”

    刹那间,世界一片安静,厉晋远满心满眼只有她,眼睁睁看着两行清泪从眼角缓缓滑落,他却没力气抬手替她擦拭。

    “厉晋远,大骗子。”林甘蓝哽咽,不断重复这句话。

    她咬牙不想流泪,可眼泪如同断开的水龙头,怎么也止不住。

    厉晋远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蓝蓝,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然而,林甘蓝压根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反身跑出了厉家院子。

    她只顾闷头疾跑,没注意刚出门就撞上一个女人,两人互相弹开,都摔倒在地。

    林甘蓝抬头一看,被她撞倒的女人一身白色西装,黑色长发柔顺地披散在肩后,踩着高跟鞋,五官有厉家人的影子,生得美艳而飒爽,很有电视剧里女主角气场全开的样子。

    她不由想到下午在安阳屯时,那个男孩曾经形容绑架厉知非的那个女人,说她“像电视剧里的人”。

    她一时看得愣了,厉家兄弟已经追了上来。

    白西装的女人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向厉家兄弟:“大哥,三弟,这怎么回事?”

    林甘蓝坐在冰凉的地上,忽然苦涩一笑,这位就是她素昧谋面的厉家二姐,厉晋清。

    因为是她,所以厉知非会无条件信任,愿意跟她走;

    因为是她,所以即使久未回厉家,也能从两个兄弟那儿得知厉知非有本事自行翻过围墙;

    也因为是她,所以能够及时得到厉晋远的消息,在她赶到之前从安阳屯撤离……

    暗夜里,林甘蓝的笑容七分苦涩,三分诡异,看得厉晋远心头一凉。

    循着三弟的目光望过去,厉晋清也发现了林甘蓝的存在,微微掩嘴:“这位是……”

    然后朝厉晋行挤眉弄眼。

    林甘蓝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自行翻译了语言:这位就是我们蒙骗的傻白并不甜女主角?

    她霍然起身,站定在厉晋清面前,忽然鞠了一躬。

    “啊,这是怎么回事?”厉晋清惊慌失措,连忙伸手扶她。

    林甘蓝闪身错开她的搀扶,冷声道:“感谢厉姐这几日对知非的照顾。”

    此言一出,全场静默。

    她站直了身体,目光灼灼地盯住厉晋清,继续道:“请问,知非现在在哪儿?”

    厉晋清完全被她的表情吓懵了,接触到厉晋远的目光,朝自己微微点了点头,便扭身指了指门外:“我跟知非一块儿来的,他睡熟了,在……车里呢。”

    她以为林甘蓝会提出去看一眼厉知非,然而却没有。

    闻言,林甘蓝只深深瞥了厉晋远,拔腿便走,大步流星带起一阵轻风。

    这一眼,厉晋远却一路凉到了心底。

    他很明白,林甘蓝不肯看一眼儿子,不过是怕舍不得,她——是真的要与自己划清界限了?

    厉晋远心头蓦然一慌,连忙追上去。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林甘蓝似乎早安排好了逃逸路线,抢先一步出了军区大院,早有出租车等在外头,她一上去,便让司机开车。

    厉晋远向前追了一段,然而轰鸣的出租车犹如离弦的箭,在宽阔的马路上飞快奔驰,在他的视线里渐渐远去,直至消失。

    他握紧拳头,恨恨地用尽全力捶了一拳街边的行道树,心内懊恼不已。

    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他。

    手机响了。

    传出厉晋清惊慌失措的呼唤:“三弟,快回来!出事了!”

    ——

    出租车围绕江州市区行驶了大半圈,林甘蓝一直维持着同一个姿势,双目无神。

    司机忍不住出声:“姑娘,跟家里人吵架了?逛一逛就回去吧,免得家里人担心。”

    他可看见了,林甘蓝上车的时候后面还追着一个男人,便以为她正值青春叛逆期,跟家里人吵架,一气之下便离家出走。

    林甘蓝终于回神,想了想,冷冷报出苏棠的酒吧地址。

    偌大江州,然而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林甘蓝心底升腾起一股浓浓的悲凉之感,裹紧了运动外套,闭上了眼睛。

    司机原本还想说点什么,瞧她满面疲惫,最终咽了回去,朝她报出的地址开去。

    林甘蓝抵达酒吧时,已近午夜时分,酒吧正是热闹的时候。

    这回,她不躲不避开,光明正大地踏进酒吧,屈起手指狠命地敲吧台,问调酒师:“荣,你是不是什么酒都会调?”

    荣认出她是老板的好朋友,格外热情:“林姐想要一杯什么酒?”

    “我想要一杯绝望。”

    荣微微一愣,还是应了“没问题”,不过两三分钟,推过去一杯酒。透明的杯子里犹如盛了一簇熊熊燃烧的火焰,暗沉的光线里那抹火红的颜色越发鲜艳夺目。

    林甘蓝转了转酒杯,眼神幽深,灌了一口,口腔里溢满了苦涩味道。

    荣挑眉,本以为会看见她露出难受的表情,谁知她毫无所动,一口气将这杯苦涩的“绝望”饮尽了。

    他简直惊为天人,谄媚道:“林姐,我再给你调一杯甜酒吧,冲一冲那股苦味。”

    “不必。”她摆摆手,“你再调一杯眼泪。”

    她的模样实在有些不对劲,荣使了个眼色给另一侧的服务生,后者下意识去找苏棠了。

    在林甘蓝的注视下,荣依言调了杯“眼泪”,蓝白混合的渐变色,却完全没有往日的清新感觉,反而透露出了无生机的惨败。

    林甘蓝沉默着端起,一口饮尽。

    酸和咸的味道在唇齿间交替出现,渐渐弥漫了整个口腔,刺激着眼眶和心脏。

    林甘蓝向荣竖了大拇指:“咸了眼眶,酸了心,的确是眼泪的滋味,荣的技艺越发出众了。”

    她赞叹一句,似乎还不死心地想继续点酒,苏棠得了消息,火急火燎赶过来,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差点把她拉了个趔趄。

    “咦,苏棠!”林甘蓝笑一笑,喝醉了般反把她往身边拉,“来,咱俩一块儿喝。”

    “喝个屁!”苏棠一把抢过酒杯,直接扔回荣怀里,“林甘蓝,你儿子失踪了!”

    林甘蓝抬头看她,忽然仰天长笑,涣散着目光讲:“我知道啊,被厉晋远那个骗子藏起来了。”

    苏棠疯狂摇着她的肩:“你听着,这回你儿子是真的失踪了!”

    “不是厉晋远在背后操作,厉知非真的真的不见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