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都市言情 > 那个哑巴呀 > 第28章 第 28 章

第28章 第 28 章

推荐阅读: 大中华帝国之崛起在你心上狙一枪厉少,请节制前夫太爱我了怎么办[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我的弟弟不可能是魔尊御天桃色小村医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末世裁决者

    微凉的风阵阵吹过,树叶摩擦沙沙作响。

    这里边凉快是凉快,但郑楚不想累着陆为真。陆为真握着郑楚的,轻轻捏了捏。他坐在地上,转过身,让她好好躺着。

    郑楚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无奈躺下,对他说:“我躺会儿就回去,现在不累,一睡就容易睡过头,迟到就不好了。”

    陆为真身体靠在躺椅旁,他大轻抚着她柔顺的头发,让她先休息。郑楚身体微侧,面对陆为真,眸色无奈。

    “你肯定是不高兴了,他们怎么说的?很难听的话过一遍就行,影响不了我们,我还是喜欢你。”

    陆为真轻轻抿了抿嘴,心想我也喜欢你。

    骂人的话郑楚在这个地方听得不少,婶婶叔叔吵起来时都不带重复脏话,有些普通没感觉,但很多都是刻薄尖酸的话语。

    陆为真听见一次不足为奇,郑楚自己也听多了某些莫名其妙的议论,甚至还有不少人看兴,当面问她。

    “我以前在家的时候也遇到过这种事,”郑楚说,“是我一个姐姐家的,比我大五岁,她人很好很低调,但家里比较乱的,她父母都不顾家,在外面各有家庭。她是家里正经继承人,不少人巴结,可总有一些人隐晦提两句,觉得她可怜,还有人认为是她做得不够好,连私生子女比不过。”

    陆为真搭在扶上,眼睛一动不动,静静看着她。明明他很想知道很郑楚有关的事,可现在她主动提起,他心里却莫名慌乱。

    “你猜最后怎么样了?”

    陆为真摇摇头,他伸帮她把裙角的折痕整理好。

    郑楚微微一顿,水润的双眸看他,笑着说了声谢谢,她的双回握他,说:“她可不管别人说什么,继续过她的悠闲生活,那群私生弟弟妹妹不把她当回事,斗得厉害,但到最后,家里的股份一大半都转到了她上,做得比她父母都好。”

    陆为真似有所悟,看着郑楚。

    “别人说什么都是空的,没用的,”她说,“做自己心里想的就行。”

    陆为真这人又高又大,谁看他都觉得像是个不会生活的糙汉子,唯一的优点就是脸长得挺俊俏,不过身上的阴郁气太重。

    要说他没受过乡里人的影响,那不太可能,谁处在他这种位置都不好受。

    陆为真也挺厉害,一直都是一个人,除了说话几乎什么都会。换了别人,说不定就自暴自弃,直接堕落成无所事事的小混混。

    今天也不知道听了什么话,郑楚打量他,觉得他整个人突然沉闷下来,都没个预警。

    听了她的话后,陆为真的用力几分,郑楚疼得微皱眉,看了一他好几眼。

    陆为真喉结微动,想问郑楚今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处不下去就直接分了?她连听他解释的会都不给吗?

    郑楚疑惑:“陆大哥?”

    陆为真再次摇了摇头,没打算再问。他低头看一眼郑楚里的表,又抬起头,指着时间让她休息。

    秒针一直不停转动。

    这表普普通通,虽然没有什么鲜明的标志,不像大的名牌,但样子很精致,应该不便宜。

    陆为真猜到价格贵,但没猜到它六位数。

    郑楚扶额,无奈应他一声。

    阳光晒人,独这里清净,陆为真坐在旁边,在想乡里那群女人说的话。

    他觉得那些人说得不对,郑楚要是能回家,就不会刻意跑过来勾引他;就算她真的能回去,那她过来勾引他,也一定)是因为她太喜欢他了。

    想到这里,陆为真突然松了好大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郑老师一定是喜欢他的。

    ……

    期末考试快要到了,郑楚也不清闲,离开学校的时间经常有点晚,不过陆为真会过来接她,不用怕危险。

    他其实是有活要忙的,但他怕郑楚无缘无故不见了。

    上次陆为真狠狠踹翻别人的东西,把她们吓得敢怒不敢言,他没放在心里,别人丢了面子,受气牙痒痒,记恨上了。

    里面有个人,叫李韭,家里是酿酒的,人称酒婶,特别爱面子,总贪别人小便宜,嘴毒。上次说在陆为真面前说“活该被踹”的人,就是她。

    酒婶觉得肺要被气炸了,那么多老姐妹面前,脸全给甩地上,谁都咽不下这口气。

    她一晚上翻来覆去,把自己男人都吵醒了,她男人一脸困倦问她怎么回事,酒婶直接把人骂回去睡觉。

    这里的人性格都有点暴躁,郑楚看过别人因为一点小事互相骂娘,但没亲身体验过。

    她是老师,身上有书卷气,别人见她气势就低了分,都觉怵得慌,惹不起。

    那两口子当即吵了起来,她儿子和儿媳妇都被吵醒,街坊邻居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急忙打着电过来。

    两个人闹了半天,被劝住了。

    第二天干活时,酒婶越想越气,找人聊天时说尽了陆为真坏话。和李婶娘聊时,说了好句,让李婶娘给郑楚重新介绍个好男人,跟着陆为真不是找罪受吗?

    李婶娘虽然觉得她说话冲,但酒婶说得也的确对。

    抛去一切不谈,光陆为真是个哑巴就挺让人受罪。

    酒婶人老了,就算憋了一股闷气,也不敢到跑到陆为真面前乱说别的。

    这陆为真踩了狗屎运,媳妇娶得好。

    但郑楚一个小姑娘,最多不过被他那张脸迷住,等新鲜期一过,自然要把人甩了,乡里人差不多都这么想。

    有人看不顺眼,就想让郑楚早点离开陆为真,他活该自己一个人孤独终老。

    陆为真没说自己和乡里人闹了别扭,郑楚也不知道。

    乡里面隔差五就有人聚在一起聊天,有些人孩子在郑楚班上,遇上郑楚就问自己孩子在学校怎么样了。

    郑楚经常遇到这种事,她一般都是随口夸了两句,其他的能少说就少说,说重了,学生回家说不定会挨一顿打。

    酒婶今天刚好在这些人里,她看见郑楚就想起陆为真,忍了半天,没忍住,直接问:“郑老师,你到底看上陆哑巴哪点了?你要是不信他命不好就算了,他人暴脾气动还重,你嫁过去以后怎么办?那地方那么偏僻,找人救命都来不及。”

    郑楚有点愣,不知道她怎么突然说这些话,“酒婶?怎么了?是他干了什么吗?”

    陆为真暴脾气郑楚没什么感觉,说性子急还差不多。他人那么高壮,下重是肯定的,但陆为真挺有分寸的,她难受说痛后,他力气就立马减小了。

    “我都不想说他,一个死哑巴,”酒婶说,“这种人就是……”要下地狱的。

    郑楚眼眸一直看着她,她人看起来有点安静,似乎在等酒婶说出些什么。酒婶有些哑口无言,突然不敢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酒婶猜到郑楚以后是要离开这地方的,人家里有钱有势,得罪不起,连忙末尾转了话头,“他就是自己不好过了,别人也不能好过。”

    郑楚也不知道听没听)出来,她只是无奈解释道:“酒婶,你别看样子凶,其实他人挺好的。”

    她犹豫了会儿,又说:“不过他脾气确实有点那什么,我回去的时候发现新家具都有裂痕,大概是狗惹到他了,酒婶你们以后少说点他,你看狗能做什么事惹怒他?最多就是叫两声,我都不敢在他面前大声说话,真怕他,但除此之外,别的都挺好。”

    郑楚说的大家都相信,毕竟陆为真在乡里确实是这样的人。酒婶也想起他平常的样子,顿时收敛了不少。

    “我就知道你肯定是这么想的,郑老师以后多回乡里,你婶娘虽然介意陆为真,但她对你肯定好。”酒婶说,“你也可怜,他那种人真嫁不得,就一没前途的混混。”

    郑楚却摇了摇头,有点不好意思说:“他别的地方还行,做饭很好吃,人也很爱干净,他的狗特别可爱。”

    别人都不怎么信她。

    郑楚也没再多解释,乡里人一直都是这么想陆为真,就算把事情说清了,该不信的还是会不信,还不如让他凶恶一点,没人敢议论他。

    顾元泽表面上是在家照顾女儿,但人不在谢家。主任去找过他,但途闹出不少事,有人因为田地的事情吵起来了,要他过去劝架,他忙了一天,最后终于在晚上来了谢家,看见顾元泽泡东西。

    顾楠楠不知道得了什么病,虽然不重但也看着可怕,谢母抱着她出来,这孩子刚刚吃了药睡着。

    顾元泽拦着主任让他别进来,主任家里还有个宝贝孙子,犹豫了会没进去,只是站在门口问了几句严不严重。

    顾元泽就顺势又请几天假,他在这里安分了两年多,经常和主任喝酒,关系也还不错,主任虽然怀疑但也没问出来,直接回去了。

    郑楚上次偷偷去找他,让顾元泽带陆为真头发出去做个dna监测,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他女儿的事郑楚已经不打算说,现在也明显不是说的时候。

    如果陆为真是,那一切就好办了。

    郑楚一个人走在路上,心里想着事。顾元泽最近做事的速度很快,她和陆为真结婚那天,他没去,确实有原因。

    本家来了人。

    郑楚收到了一份小礼物,顾元泽捎带回来,她爸爸送的,一对漂亮小巧的耳环。

    本家的人没把郑楚和陆为真的事当成真的,只以为她是在玩玩,郑楚爸爸写信过来,还特意提了几句不要太过火。

    这里一点信号都没有,郑楚也没法解释。

    顾元泽同样想歪了,郑楚平时较为随性,他说的她一般都会听,但要是真下了决定,通常都不会改。但他以为郑楚是要帮忙做掩护。

    看上陆为真,不可能,郑楚又不喜欢那种类型,这两个最多就是协议婚约。

    郑楚也不会专门过去跟他说自己和陆为真结婚当晚就在一起了,毕竟她最初的打算也没那么快。

    要不是陆为真那样靠近她,郑楚也不会被迷了头脑。

    郑楚心里想着事,连头也没抬,陆为真迎面走来都没看见。

    陆为真看她垂着眸走路,也不像以前一样过去牵她,他放进兜里,直站在原地,看她什么时候发现自己。

    郑楚却没想到前面突然有人,就这么直直撞到了他坚硬的胸|膛上,鼻子立马红了。

    “陆大哥。”她捂住鼻子说,“你来了。”

    陆为真皱了皱眉,他拿开郑楚的,抬起郑楚的下巴,低头看了看她鼻子,发现只是红了,松了口气。

    他心想自己不过是迟了点,值得这么失魂落魄?以后离了他怎么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