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玄幻奇幻 > 英雄无敌之女皇之刃 > 章022 老吧唧的黄粱一梦

章022 老吧唧的黄粱一梦

    老吧唧是泥塘村小有名气的渔夫,作为绿野地区新拓荒村落的新移民之一,在近四十的年纪上,居然反而攒下了点“家产”,不得不说在底层民众也算是创造了个小奇迹……

    对于绿野地区的清贫生活,虽然艰辛,但老吧唧却甘之如饴~

    曾经的泥塘村毗邻一条由西边大湖蜿蜒过来的河流,凭着自己的艺,再加上新拓荒地赋税不重,老吧唧在这里日子意外过的竟然还不错,甚至他都一大把年纪了(目前社会,底层平民人均寿数也就四十出头),村子里居然还有两个女人对他眉来眼去的……

    曾经老吧唧也想过,索性要不要拉下老脸再讨个婆娘……

    虽说生儿育女什么的可能够呛了,但夜里多一个娘们儿暖被窝也是好的呀~

    自己这辈子估计够呛能留个种了,但难道找个伴给自己送终都不行么?

    然而谁都没想到,就在老吧唧犹豫来犹豫去,想着干脆哪天自己挑个对象把话说开前,灭顶一般的灾厄突然降临!!

    那一天,老吧唧也是命好,带着家里多余的鱼干去南边的村子售卖,因而才没被亡灵怪物的军队迎头兜住。

    而等到老吧唧得到消息时,已经是在外巡逻的本地卫兵紧急传讯撤离了!

    震惊的老吧唧满脑子想着的只有自己的新家,只有那两个在村里对自己眉来眼去的女人,还有明明近在眼前的幸福明天……

    他多么想回去亲眼见见,哪怕……哪怕曾经的一切真的已经如梦破碎,他却也想回去看看……

    老吧唧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就没走过好运,在老家就没过上几天舒心日子,除了学会了打渔的本事,其他都是浑浑噩噩的~

    哪怕到了新地方有了新家,却转眼又成了废墟,甚至恐怕还有噩梦里才会出现的怪物会在其间游荡……

    最终老吧唧是随着南边村子的村民一道紧急撤离的,人虽然是械般迈动着脚步,但老吧唧两眼里只剩下茫然和惶恐,不知道这一次自己的命运又会走向何方……

    听说,除了自己的泥塘村、南边的绿苗村,另外还有北边和东北边的两个村子被怪物攻破了……人畜算一起都没几个能动的跑出来……

    听说,卡拉瓦城里的老爷打不过那些怪物,只能带着大家继续往南逃了……

    听说,有别的地方的军队过来救命了,他们要去北边,要去抢回大家被夺走的家园……他们会去泥塘村么……老吧唧想跟着再去泥塘村看看,哪怕离得远远的看一眼……

    听说……北边有两个村子被抢回来了,但是……偏偏就是老吧唧待过的泥塘村和绿苗村还在怪物们的里……

    为什么呢?

    老吧唧不懂,也不敢找人问……他只是想不通,既然老爷们能抢回来另外两座村子,为什么就不能把泥塘村抢回来呢?

    那里可是他的家啊,还有会对他眨眼,爱对他笑的两个婆娘……要是老爷们把泥塘村也抢回来多好?他想回去看看……想去找找那两个婆娘……

    被转移到卡拉瓦城堡周边的这段日子里,老吧唧犹如一具行尸走肉般浑浑噩噩,他每天领着士兵派发的一顿稀得跟水似的“救济粮”,吃着发霉生蛆的半块黑面包,却被士兵们驱赶着去做每天都干不完的活……

    当然了,如此这般的并不只有老吧唧一个,只不过因为这家伙犹如一个闷蛋子一般,通常被打骂了也是屁都不放一个,也不反抗吵嚷,因而有些认得他的士兵们都爱抓他的壮丁,倒是将原本好不容易养壮实了一点的老吧唧又累成了更早时候的麦秆子模样……

    然而这一天,从城堡里突然传出来一个消息,说是有老爷在打听底下有没有人了解最西北边的村子周边的地形。

    最西北边?

    那不是曾经的泥塘村么?

    有人传说,攻击泥塘村的怪物们都是从那条靠着村子的河流里突然冒出来的,就好像河里长出了要人命的怪物一般,都不给村民们反应的时间,就将整个村子付之一炬……

    各种各样的流言说的吓人又夸张,仿佛说者有如亲见一般!

    可当上头老爷们的问话传下来后,那些往日里喷着沫子到处传闲话的家伙都闭了嘴,仿佛大家压根儿就没听说过西北边有什么村子一般。

    就在士兵们以为要无功而返的时候,却忽然有个沙哑宛如枯枝摩擦一般的苍老声音扯着喉咙喊道:“我~~~我是……我是!泥塘村的!!我知道!!!”

    这兴许可能是老吧唧这辈子说出的最吃力,也是最兴奋的一句话了。

    他也不明白那一刻,是何种力量支持着他冲出人群,跌趴在一脸嫌弃的传令兵跟前,却依旧执着的喊出了后续的话。

    周围人都以为老吧唧疯了,居然敢去冲撞城堡里出来的兵老爷……要知道以往那些兵老爷里可没几个好说话的,那些插在剑鞘里的长剑砸在扰事、不听话的贱民身上也是使足了力气,甚至有时候会砸到人吐血……

    老吧唧这时候冲出去,不是摆明了找死么?

    于是乎,人群里几个有些认识老吧唧的人都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趁着周围人没发现自己的,悄无声息就退的更远了一些,仿佛和老吧唧站的近点都有可能被他牵连一般。

    然而传令兵们却是不管这些的,既然有人站出来了,他们回去复命也简单,当下便直接架着好似人形骷髅一般的老吧唧回返城堡了……

    当刘逸飞见着被带到跟前的老吧唧的时候,一时间也拿捏不准这家伙是不是底下npc强捉来顶雷的——不要怀疑哪怕最低级npc的主观能动性!

    在战役模式下,你完全可以当这里的每个npc都是活生生的人,那些有脑子有想法的,简直能把单纯善良的玩家都骗的死去活来的,随便抓个路人交差什么的完全有可能,压根儿不稀奇~

    只不过以刘逸飞“两世为人”的眼力看,眼前这个一把年纪的老农模样的npc倒确实有些奇怪——不说其他,这家伙脚上居然穿着鞋!

    虽说是最破最烂的草鞋,甚至有一只还露出了脚指头,但这在最底层农民里也算是个“小物件”了——对于相当一部分贫民而言,他们甚至做不到衣能蔽体,某些特别穷困的家庭,小孩大人光腚跑都不稀奇,哪里还能穿的上鞋?

    如果底层人民个个都能活出个人样,活的有尊严,上层贵族还会将他们“视如猪猡”么……

    能穿的上鞋,那到底还算是“富农”了……

    “他们说,你知道西北边村子周边的情况?”

    “是……是的老爷……我就是泥塘村出来的……我是个……打渔的……经常沿着……沿着泥河上下跑……对那一块还算熟悉……”

    【居然还是个打渔的??这还真是巧了……】

    刘逸飞心一喜,故作沉稳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把村子周边的情况说说吧~记得说仔细些,也别乱说!如果被我查出来你说谎的话……”

    刘逸飞原本还想演个恶霸,捏碎俩石球什么的以增强自己的说服力,奈何周边实在没什么顺的玩意儿,最后只能是硬生生的忍下了后半句话,示意对方可以开始介绍了~

    随着老吧唧的言语,旁边的书记官对照着城堡里翻找出来的简单地理志,在赶工一份临时地图——这就是眼下混乱的统治阶层还有落后的行政管理的细节体现了!

    明明绿野之地也算是一块“熟地”了,然而境内除了各地简单收集来的一些当地人口头描述的地理志外,居然硬是连一份地图都找不出来!

    别说是能够作为军事行动指引的军事级地图了,哪怕就是最普通的大概地形图都没有!!

    毕竟“地图绘制”那可是比较高端的“学者”技艺,普通人大字都不识几个,有几个能学到绘制地图这种本事啊?

    而无论是想学这种本事,亦或是学会了本事的人,几乎全都集在王都,以及各个封地大贵族的下,谁吃饱了没事会跑到类似绿野地区这种“荒僻地带”来转悠的?

    这里的卡拉瓦城堡甚至连连通内地的“传送阵”都尚未搭建的,在各种意义上都是内陆人口的“荒野恶民”,压根儿就没几个地方真正把这里视作是王国领土的……

    而作为本地军事最高长官,莫里格斯也不是个雄才大略的主,每日想着便是如何安稳度日,又哪里会去用心寻觅地图绘制人员来勘察各地地形?

    眼下刘逸飞也是没办法才想着搞点“土地图”应应急,因而也才有了眼下这一出……

    只是当老吧唧说出自己是泥塘村的“渔民”后,刘逸飞心却盘算起了一些别的注意:“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

    “回大人,我……我叫老吧唧……”

    老吧唧……好吧,也算个名~

    毕竟在底层,“名字”也就是个方便喊人、认人的玩意儿,哪有那么些讲究啊?叫个“拟声词”啥的完全不是个事~

    严格来说,玩家自己取的各种不符合npc规格的稀奇古怪的网名、游戏名,在那些有身份的上层npc听来,也就跟“老吧唧”这种名字区别不大。

    虽说玩家一时半会儿的感觉不到,可后面到了后期大家要开始接触权利阶层的时候,这些小细节都会成为玩家的障碍,而这也是刘逸飞为何要在麾下各个成员重建新角色的时候整体换那种比较正经名字的原因……

    “老吧唧,我问你~你在……那条泥塘河里打渔的时候,有没有捞上来过一些残缺的死鱼?尤其那种鱼肚子部位好像被什么动物咬掉一大块的……又或者整个鱼头被直接咬掉的?”

    刘逸飞问完,老吧唧先是愣了愣,然后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大瞪着眼睛道:“啊!有的有的!那时候……那时候我是会捞上来一些死鱼……一开始……我还奇怪呢,不知道河里有什么大家伙,能吃掉那么大的鱼,后来……见得多了,就……就不管了,那些死掉的不好卖,我只好留着自己吃,有些……有些还送给了村里的其他人……”

    说到这,老吧唧又下意识想起了村子里刚认识了几年的那些“邻居”们……啊……还有那两个婆娘……每次接过他递过去的鱼的时候,都会冲他笑……冲他眨眼……

    刘逸飞没理会老吧唧的神游天外,扭头对一名士兵低声说了句什么,然后对方就离开了~

    对那名士兵过了会再回来的时候,他上居然就提着一条不小的河鱼,直接交到了刘逸飞的上。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书友都装个,安卓苹果都支持!

    刘逸飞也不嫌腥气,一托着,另一犹如一把钢刀一般,轻而易举地便将鱼腹部的鱼肉连着鱼鳞一道捏着肉糜,硬生生在鱼身上弄出来一个可怕的创口……

    这个人的实力强了,很多事情办起来还真就是“信捏来”~

    等啥时候刘逸飞能够轻而易举的将普通铁剑“掐”断,又或者将普通的铁甲之类的扭麻花一般扭成废铁、铁球,那基本也就算是将“力量”锻炼到准高阶层次了,那才是真正的强者基准……

    然而眼下他的这点“指力”也足够唬的对面的老吧唧一愣一愣的了~眼见着强壮高大的老爷五下便将鱼处理完了,还让他过去辨认,老吧唧当即惊叫道:“啊!对!就是有这样的死鱼!!”

    将死鱼递给老吧唧,挥让士兵带他下去吃顿饭,再给些赏钱后,刘逸飞却是看着书记官紧急制作出来的土地图,想着刚刚老吧唧说的那些……

    绿野地区为王国北部屏障,毗邻图拉里昂大森林,和迪雅“隔林相望”不假,但绿野地区的“邻居”却绝不仅仅只有北边的亡灵一个!

    在绿野地区的西边,就是泰塔利亚的大沼泽了……

    而且有着上辈子的经验,刘逸飞还知道绿野地区和泰塔利亚交界的地方,应该有个叫“艾尼亚”的大沼湖!

    日后迪雅真正向埃拉西亚发起主力进攻的时候,可也没少顺道去找艾尼亚大沼湖周边的蜥蜴人麻烦~

    刘逸飞今天本不过是顺嘴一提,却不料,竟然从老吧唧那得到了一点有关蜥蜴人的线索!

    既然作为大沼湖的支流,泥塘河里能够捞到一些蜥蜴人吃剩下的鱼尸,想来距离最近的蜥蜴人聚落应该也离泥塘村不太远才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