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恶梦开始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恶梦开始

    依旧如刚刚描述的那样,惨烈血腥被干尸男欣赏目睹,同样被百米外藏身躲避的执行者看在眼里!

    滴答,滴答,滴答。

    目睹着眼前画面,包括何飞在内,所有人脸色煞白,所有人肝胆俱裂,冷汗更是如打开阀门的溪水般不停划过额头,接连滴落地面,其实看到这里,多数人已经懂了,清楚干尸男杀人根本不用触碰,完全不耗时间,甚至都没必要特意追赶,他只需把手锁定目标,届时被锁定者就等同被判了死刑,只要干尸男愿意,他就能瞬间在无视距离的情况下束缚猎物,乃至杀死猎物!!!

    天呐,这是什么能力?实在太可怕了,或者说干尸男还算是螝吗?毕竟至今为止还没有哪只螝能做到无视距离隔空杀人,孤魂做不到,螝魅做不到,厉螝同样做不到,就连地缚灵貌似都不具备如此匪夷所思恐怖能力,靠着这种能力,干尸男随心所欲,完全就是想杀谁就杀谁!

    这是在目睹完中年男子惨死后何飞冒出的想法,是的,在此刻的何飞眼里,干尸男威胁极大,实际威胁已攀升至不输地缚灵的程度,一旦达到这种程度,那就是极度危险,足以让整个队伍全军覆灭的危险,当然想法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持沉默,维持隐藏,毕竟他和他同伴们目前正藏身2楼大厅,而干尸男则漂浮对面,双方距离仅有百米!一旦被发现,后果可想而知,这个道理何飞清楚,其他人一样清楚,就连首次执行任务的新人都心中通透,就好比此刻的姜大锋,他虽被刚刚的分尸画面吓到抽搐,可他还是硬着头皮蜷缩隐藏,以频繁颤抖的姿态藏身在圆柱之后,在看对面,同样被吓瘫发软的谢娜也一样抱着脑袋死死蜷缩,全程没有发出声音。

    但,世事难料,就好像上天仍不满足于当前施加的恐惧刺激那样,就在谢晓娜躲在柱后蜷缩颤抖之际,上天和她开了个玩笑,同样给所有执行者开了个玩笑。

    啪嗒。

    一声清脆刺耳的响动在谢晓娜身边响起,由于距离过近,近到好似身边,刚一听到声响,谢晓娜便下意识寻声回头向身侧,接着……

    她看到了人头。

    赫然是一颗连着大半脊椎的血污脑袋!

    不错,因丹尼尔死于巨力分尸,事实上除身躯外,他的脑袋四肢统统扩散,以天女散花的方式飞往四面八方,其他肢体暂且不谈,然头颅却恰好飞往前方大厅,接着以更为巧合的方式掉落在早已恐惧胆寒的谢晓娜身边!

    因死时太惨,惨到极致,丹尼尔死不瞑目,目前就这样头颅朝上眼球突出,死死盯着女人,盯着身旁那回头转身的谢晓娜!

    至于谢晓娜……

    心惊胆寒仓皇回头,当看清身边竟赫然是颗连接脊椎的死人脑袋后,女网红先是愣住,然后……

    “啊啊啊啊啊!”

    忽然间,原本死寂无声的2楼大厅被一串尖叫瞬间打破,是的,因心理素质本就不强,加之突然目睹恐怖画面,刚一目睹人头,谢晓娜就被吓掉了魂魄,吓得她大脑空白本能尖叫,猛然发出串足以震碎玻璃的极致高音,她倒是遵照本能恐惧尖叫了,可却也暴露了自身位置,不单暴露了自己,就连躲在附近的其他执行者都一起稍上了,就这样把众人藏身位置瞬间暴露!

    此刻,聆听着厉声尖叫,躲在附近的众人被吓懵了,集体被吓了心脏骤停险些昏厥,无论是何飞赵平还是彭虎程樱,所有人皆在听到谢晓娜尖叫声响的刹那间面容惨白,同时脑海也只剩一句话:

    完了,暴露了!

    暴露意味着什么?很简单,那就是被螝发现,被那只形如干尸的凶残螝物获知位置!说是如此,实际同样如此,就在谢晓娜发出尖叫的下一秒,前方,原本还漂浮半空无所动静的干尸男突兀回头,继而循着声音看向前方,看向发出声音的对面大厅!

    再然后,干尸男开始移动,径直飘向执行者藏身隐蔽的2楼大厅!!!

    “靠!谢晓娜你疯了吗?你自己找死居然还连累老子!”果不其然,见干尸男纵身飘来,彭虎被吓成半死,当场盯着女人破口大骂,大骂对方连累自己,彭虎如此,同在现场的李天恒也一样用愤怒目光看向女人,可惜现在并非愤怒的时候,更加不是破口大骂的时候,确认藏身位置现已暴露,赵平转身就跑,率先逃跑,抛下仍大惊失色的何飞等人拔足狂奔,一马当先逃往后方。

    当然,赵平反应快,程樱反应同样不慢,几乎同一时间,眼镜男刚一动身,程樱亦拉着何飞径直奔跑,被程樱这么一拽,何飞这才反应过来,忙朝周遭人群大声呼喊道:

    “快逃!所有人分散逃跑!”

    ……………

    面对一只动动手指就能把人撕成碎片的螝,当明确得知螝发现了自己,那么你最应该做的是什么?回答永远是跑,不仅要用最快速度逃离现场远离螝物,还要分散逃跑,因为谁都知道螝只有一只,所以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会选择散开,无论如何都不会给螝全歼他们的机会。

    “快逃!所有人分散逃跑!”

    在程樱的拉拽下,何飞挣脱呆滞恍然回神,走时只来得及撂下一句话,用最为简短的方式提醒众人分散逃离,事实上就算他不提醒,除经验为零的新人外,执行者都知道该怎么做,尤其在确定螝仅有一只的情况下!

    哗啦。

    哒哒哒哒哒!

    果然,何飞话音刚落,人群动了,大厅里,在发出声惊恐喧嚣后,所有藏身柱后的执行者统统转身就跑,就好像一群发现野猫的老鼠般刹那间四散而逃,分别跑向四面八方,速度那叫一个快速,就连腿脚发软的姜大锋都连滚带爬仓皇转移,不愧是踢过球的专业人士,纵使这辈子没踢进过球,可逃命的速度却极其惊人,实际速度竟丝毫不输资深者,相比于踢球,或许姜大锋更适合当田径运动员。

    “啊!等,等等我啊!”见众人撇下自己四散而逃,也是直到此时,女网红才堪堪反应过来,尤其在看到干尸男正移动飘来的画面后,谢晓娜被吓破了胆!吓的她花容失色,一张因多次整容而颇为精致的脸就这样瞬间扭曲,展露丑态,人更是手脚并用起身追赶,她希望有人能停下等她,可惜她想错了,这里早已不是现实世界,不存在迷恋她的宅男,纵使存在,在随时会死的危机险境面前也不会有人在意她,更何况导致螝发现他们的罪魁祸首亦恰恰是谢晓娜!相比于帮她,旁人不落井下石就已经算对得起谢晓娜了,所以……

    “呜,哇啊啊啊!”

    当肯定了不会也不可有人帮助自己的现实后,维持着惊恐尖叫,谢晓娜疯了,刚刚还有些疲软的双腿竟奇迹般恢复力气,继而边叫边跑,仓惶远离中央大厅,朝干尸男相反方向夺路狂奔,首先可以肯定,以干尸男那持平走路的漂浮速度,加之相隔百米,他追不上执行者,就连落在最后的谢晓娜都无法追上,只可惜,以上描述只存在于理论层面!

    此刻,注视着前方,见原本空荡寂静的大厅竟瞬间跑出一大群人类后,刚刚还寻声靠近的干尸男不动了,突兀终止前进,没有预料中那样尾随追赶,而是……

    缓缓伸出右手!

    伸出形如枯柴的手掌锁定目标,径直锁定跑在最后的谢晓娜!

    可……

    “怎么了?楼上发生什么事了?罗伯特你们这四个混蛋到底在搞些什么?”

    就在干尸男手掌锁定乃至即将动弹手指的那一刻,意外发生了,现场传来声响,搭配着一串奔跑响动,位于右侧的楼梯口火速跑来三人,三名身着迷彩服装的白人男子,此刻若有执行者在场,那么便会瞬间认出来者身份,来者非是旁人,正是那群城堡保安,其中就包括理查德!

    毫无疑问,由于2楼频繁响彻尖叫,纵使城堡宽广面积较大,实际仍拦不住声音传播,事实上早在丹尼尔尖叫逃跑的那时起,声音就已经被待在楼下的理查德等四名保安聆听察觉,事实虽是如此,但理查德毕竟是军人出身,更是名真正参加过战争的前海军陆战队队员,就在其他人顿觉不妙打算上楼时,理查德阻止了他们,他没有带队前往2楼,而是第一时间赶往监控室查询情况,试图通过2楼监控查看情况,然而让理查德顿感不解的是,刚一来到监控室,就见所有连接摄像头的屏幕统统充斥雪花!

    事情并未结束,古怪远非如此,盯着充斥雪花的监控屏幕,不等理查德询问,那名负责监控的保安队员便主动开口汇报情况,先是汇报监控无故失灵,然后又汇报了一个比监控失灵更让人茫然费解的现象,那就是,除监控设备莫名故障外,就连对讲机都无法通讯!

    通过试验,确认对讲机莫名失效后,几人赶忙掏出手机,结果是肯定的,和对讲机情况类似,手机也一样信号为零无法通讯,现象堪称诡异,后面的事就简单了,见无论如何都联系不到楼上几人,理查德不安加剧,除安排一人维修监控外,其余人统统随理查德赶往楼上。

    只是,当三人沿着楼梯到达2楼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干尸,一具通体漆黑漂浮半空的男性干尸!

    同样的,也正是由于三人出现太过巧合,对面大厅,刚刚还抬手锁定的干尸男失去动作,同时寻声侧头看向楼梯,看向刚好来到2楼的理查德三人,而本该必死的谢晓娜就这样在机缘巧合下侥幸保住性命。

    常言道得到什么总要付出什么,谢晓娜虽在理查德三人的突然搅局下免于一死,但作为交换,干尸男转移了目标,至此锁定了理查德三人。

    接下来……

    是沉默,是死寂,是等同坟墓的雅雀无声。

    此刻,盯着对面,注视着那名不管怎么看都极似干尸的枯瘦男子,理查德呆住了,和站在身旁的另外两名保安一起集体呆愣现场,纷纷凝固原地,不怪几人呆滞不语,而是眼前画面过于震撼,过于罕见,甚至罕见到科学无法解释的地步,试问,当一个人突然看到具干尸,且干尸还悬空漂浮能够动弹时,那么这人将作何反应?

    答案是震惊,震撼,继而怀疑自己是否眼花。

    描述如此,现实中三人也确实是这么做的,见对面悬浮着一具干尸,愣了愣,理查德本能抬手揉起眼睛,和同在现场的另外两名保安一起纷纷面露茫然先后揉起眼睛,不过……

    随着揉过眼皮定睛再看,待确认前方当真漂浮着一具干尸后,刹那间,三人脸色变了,瞬间由最初疑惑变更为满脸惨白,除脸色惨白媲美白纸外,恐惧更是如闪电席卷的洪水般充斥全身,除此以外,他们还额外看到了碎肉残肢,一大团人类残骸正散落于干尸脚下,因尸体碎裂早已扩散,他们并不知道死者是谁,但他们却从散落地面的迷彩布料中得出的答案,得出死者十有八九是自己一方的保安队员!

    “啊,啊……啊……”

    就好似从观察中隐隐明白了什么那样,下一刻,除理查德外,两名保安开始颤抖,在得出前方画面并非幻觉的那一刻双双喉咙呻吟,个个腿脚发软,且更为巧合的是,惧意刚一萌生,对面,原本还右臂平伸瞄准前方的干尸男更改了方向,不在锁定前方,而是转身平移,移动手臂,缓缓移向对面三人!

    由于干尸男动作古怪意义不明,见状,站在身后的两名保安倒没啥反应,至于理查德……

    咯噔!

    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就在干尸男转移手臂瞄向自己的那一刻,理查德心脏骤凝赫然心慌,感觉就好像瞄准自己的不是手臂,而是一把足以让他命丧当场的枪械!这种感觉他曾经历过,在硝烟遍布的战场中亲身体验过,那时他曾被一把狙击枪瞄准过脑袋,也恰恰是那个时候,他曾莫名心慌过,瞬间被极其浓烈的死意包裹,自打退伍后,这种感觉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可,时隔多年,如今竟重新涌现!

    所以……

    “喝啊!”

    电光石火间,就在干尸男转动手臂行将锁定的那一刻,理查德抢先而动,在猛然发出声咆哮大吼的刹那间手伸后腰,继而以堪比残影的速度掏出一把警用手枪,接着……

    枪口瞄准干尸,旋即扣动扳机!

    砰!砰!砰!

    伴随着三声轰鸣枪响,子弹命中目标,瞬间射中对面干尸,其中两颗命中胸口,一颗更是命中头颅!

    不错,在过于浓烈的死意刺激下,理查德抢先攻击,抢在干尸男用手锁定自己前拔出手枪开火射击,作为合法公司的保安队长,理查德拥有持枪资格,现实中他本人也确实随身带枪,虽然多年来手枪一直等同摆设,不曾想今日却派上用场,毫无疑问,刚刚要不是这把手枪,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

    至于干尸男……

    由于枪械威力向来极大,果然,身体刚被命中,他就已经在子弹特有的强大冲击下身体晃动径直后退,脑袋更是在子弹爆炸中骤然后仰,就好像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撞到般悬空后移连连倒退,整整退了五米,只不过……

    干尸男没有死亡,没有如想象中那样倒地毙命,反而在卸掉冲击惯性的刹那间重新低头,接着,让理查德做梦都想象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借着还算明亮的灯光,就见刚刚还胸口破损头颅炸裂的干尸男没有流血,不仅未曾流血,伤口更是快速愈合,无论是胸口枪眼还是头颅坑洞,所有子弹造成的伤口统统愈合,以肉眼可见速度自行恢复,仅仅数秒,干尸男便恢复如初,就好像刚刚的枪击全是幻觉般从始至终并不存在!

    “妖,妖怪啊!”

    哒哒哒哒哒。

    果不其然,当亲眼目睹干尸男完全不怕枪械的可怕现实后,理查德目瞪口呆,一直在旁围观的另外两名保安则更是被吓了个魂飞魄散,当场在喊了声妖怪后拔腿就跑,连滚带爬逃往楼下,上帝啊,那干尸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何连枪都打不死?貌似也只有传说中的魔鬼妖怪具备不死之身,既然是妖怪,那他们还留在这干嘛?等死吗?

    正如以上描述的那样,见干尸男无惧枪械完全不死,终于,本就心惊胆寒的保安们彻底崩溃了,崩溃中,两名保安率先逃跑,纷纷哭爹喊娘逃往楼下,旁人如此,理查德又何尝不是一样?纵使他经历过战争胆量过人,可眼前却赫然是一幕脱离物理乃至自然法则的灵异现象!面对这么一个科学无法解释诡异场景,这位前海军陆战队队员恐惧了,彻底被干尸男那种既违反物理又等同不死的存在形似吓到胆寒,旋即同样后撤转身就跑,当然逃跑虽说重要,可理查德毕竟不是普通人,终究具备军人特有的理智镇定,也正是凭借着这股理智镇定,逃跑前,理查德果断举枪,再次朝干尸男扣动扳机!

    砰砰碰砰砰!

    伴随着手指疯狂扣动扳机,一时间,城堡2楼枪声大作,一连串金属子弹如狂风暴雨般冲向目标,趁干尸刚刚恢复的短暂间隙继续宣泄子弹,继续疯狂射击,在明知干尸男无法杀死的情况下再次射击,此举看似毫无意义,实则蕴含道理,道理很简单,那就是,虽然干尸男无惧子弹,但子弹带来的冲击惯性终究能暂时击退对方,短暂限制对方,为防干尸男尾随追击,无论如何都要尽可能拖延时间,为逃跑争取时间!

    结果,理查德成功了,待一口气打空枪膛子弹后,干尸男成了筛子,除全身上下充斥枪眼外,本人亦再次被子弹惯性冲击后移,悬空倒退,见状,理查德瞅准转身狂奔,忙火急火燎逃往楼下。

    靠着临危不乱冷静气魄,理查德再次用枪击退了干尸男,而干尸男也确实被子弹打了个身体后移频频倒退,退了大概十米左右,他,停止了后退,稳定了身形,原本还遍布身体的子弹伤口亦再次如最初那样愈合恢复,唯一奇怪的是……

    惯性虽已卸去,枪伤虽已愈合,但干尸男没有追击,没有移动,在明知城堡存在很多人类的情况下不予寻找,既没寻找身在2楼的执行者也没追击刚刚逃跑的理查德等一众保安,而是依旧如塑像般停滞原地,没有人知道干尸男意图如何,但,若仔细观察,靠近细看,看向男人身下,那么,映入眼帘的是虫子。

    是的,就在刚刚,或者说当干尸男莫名静止期间,他,发生了变化,他的后背出现豁口,原本干瘪漆黑的背脊突然自行撕裂,随着肌体撕裂,下一刻,将近一百只黑色甲虫从背部豁口中沙沙作响蜂拥而出,纷纷掉落地面,落地后,就好像接收到某种命令那样,晃动着顶端触手,黑虫开始四散,纷纷以类似寻找的姿态趴向四面八方,有的爬向上方3楼,有的爬向下方1楼,有的则直接在2楼散开,不消片刻,一百只体积微小的黑虫就这样各奔东西,消失无踪,最后只余干尸男凝固原地。

    时间分秒流逝,一分钟后,干尸男动了,就见早先还凝固无声仿若雕像的他竟突兀转动脑袋,目光瞥向楼下,接着……

    干尸男开始下沉,在明明拥有实体乃至不久前还曾被子弹命中的他竟瞬间身躯恍惚趋于透明,其后便如一团没有质量的虚影般降落地面随即下沉,缓缓沉入下方地面,直至无影无踪。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