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奇之时

    官渡曹营。

    红日初升, 炊烟袅袅,饥肠辘辘的士卒排成了长队,捧着陶碗翘首以待。

    朱灵没吭声绕到队首去看, 食勺从瓮舀起的羹清汤寡水, 舀到士卒碗里的谷粒能数得过来。捧碗的士卒脸上难言失落, 只是畏惧军威,敢怒不敢言。

    “敢克扣军粮,贼吏好大狗胆!”

    异变突起,众人愕然见朱灵将军一脚踹倒了分羹的军吏, 怒不可遏抽刀就要杀人。

    “将军明鉴, 正值两军对阵, 仆万不敢妄为。”小吏清楚朱灵脾气暴躁, 来不及害怕便赶紧为自己辩驳。

    “将军, 此吏非奸滑之人。”

    朱灵转过头, 亲兵也在他身边相劝。眉头一皱, 他揪着军吏的领子就把人拖进了帐, “有何隐情, 说!”

    小吏狼狈再拜, “将军, 军无粮矣。”

    一听这话朱灵更怒,“前日许都输粮至, 汝言无粮, 欺我耶?”

    “我部伤亡甚多,连日守营不出……”小吏唯恐激怒朱灵, 尽可能说得委婉些。

    许都运过来的粮草虽然多,奈何曹军各部加起来也有四五万人,两军还不知道要鏖战多久, 下一批军粮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这种情况下,军当然要把粮草统筹规划,优先供给出战的精锐之师。

    再加上朱灵平素人缘就不好,与吏们关系尤其差,分到的粮草最少也就不足为奇。这一点小吏只敢腹诽。

    拳头砸案的声音很响,听得小吏颤了颤,唯恐朱将军恼羞成怒仍要杀人。

    砰,书案被踹翻,简牍书哐当掉了一地。

    帐门的帷幕飘起,跪了许久的小吏顾视空了的营帐不解地起身——朱将军,就这么走了?

    ……

    长堤烟柳,沙鸥飞掠而过,翩然白影,沿河两岸一望无垠。营寨如绵延山峦,盘亘于沙滩两侧,东西数十里,两相对峙。

    跋涉十余日,荀忻遥望着猎猎飘舞的旌旗,勒马停驻。

    爽朗的笑声随风而来,“孤在此久候。”骏马飞驰,由远及近,顷刻之间就到了荀忻眼前。

    “明公。”他连忙翻身下马,揖道,“粮车千乘,如期至矣。”

    曹操下马扶起他,抬眼望去,蜿蜒的车马望不到尽头,行阵不乱,只是人困马乏。与他目光相接的士卒甲胄上蒙着干涸的泥,虽强打精神还是透着疲倦。

    下意识与荀元衡执手,曹操察觉有异,低头捉手一看,不由感慨,“元衡衷心,我唯恐愧卿。”

    冷不丁被老曹翻开掌心,露出手上结痂没有完全脱落的伤痕,荀忻抽手再揖,“微末小伤,明公勿挂心。”

    “肩伤愈否?”得到荀忻肯定的答复,曹操拉着荀元衡往营走,嘘寒问暖,“入秋天气转凉,卿寒乎?”

    荀元衡手心很暖,从袍服交领处重叠的衣领来看,穿得并不少。

    曹操遗憾地放弃了解外袍的想法,絮絮叨叨,说不能仗着年轻就肆意妄为,上一个不添衣的郭奉孝已经病倒了。

    “奉孝有恙?”

    “偶染风寒,已无大碍。”

    走到营门外,营内的守卒看到粮车无不欢欣,营曹的振奋与运粮卒的疲态对比之下,各自愈发鲜明。荀忻回眸去看身后如长龙般的粮车队伍,秋风转凉,大雁南飞,连日风餐露宿,一路披荆斩棘奔赴前线,大抵是真的到了人的极限。

    “十五日。”

    荀忻一愣,“明公……”什么十五日?

    颓然的众人止步向曹司空注目,身量不高的曹公站在高大魁梧的亲兵,站在身姿高秀的荀君之侧,并未泯然众人。他仿佛与生俱来有一种气度,让人信服,看着他便觉得有了主心骨。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英雄气。

    传令兵喝令全军肃静,牛马甩着尾巴驱赶蚊虫,悠悠打响鼻,鸦雀无声只听曹操道,“予孤十五日为汝等破袁绍,而后不复劳诸君矣。”

    “曹公。”众人闻言动容,曹公这话说得像是在打商量,又好像是带着歉意的承诺。

    虽是豪情壮志,听着却莫名有些心酸,荀忻默然一凛,老曹是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决心,还是动摇了?

    在许都待了数月,这边的战局如何他全被兄长蒙在鼓里,荀忻一时难以做判断。

    还是得问问公达与奉孝。

    “荀君!”

    “朱将军?”荀忻回头去看,匆匆跑过来的将军竟是好久没见的朱灵。

    下意识开始回想今天的言行举动,荀忻心不在焉,他好像没有招惹这位……吧。

    然而眼前的情景完全出人意料,朱灵站在原地,恭恭敬敬对他揖了一揖,“灵为人粗勇疏狂,从前多有冒犯,荀君见谅。”

    “今日恩情,他日必有报答。”

    此人说完就走,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机会,只留下满脑袋问号的荀忻扭头望向身边的赵云。

    赵云在荀忻的极力怂恿下修理了胡茬,剑眉星目,高鼻薄唇,俊美不似真人。这张脸即使建模也需要极高审美才能建出这种水平。然而丰神俊朗的美郎君却与老曹喜爱的须髯飘飘的武将形象有差距,这两人见面并没有擦出什么火花。

    一见面就予以校尉之职,或许还是因为荀忻的极力推荐。

    赵云早对此有所预料,并不沮丧,此时接受到荀元衡纳闷的眼神,忍着好笑问道,“君与此人有旧?”

    “……”

    恩情,什么恩情?

    神色纠结半晌,荀忻百思不得其解。朱灵不像是虚情假意,难道是突然顿悟自身人品不行,决定与人为善,于是感谢从前结过怨的人,要跟他化敌为友么?

    不等他再深思,又有人走来和他打招呼,询问他的伤势是否好全。

    将军玄甲佩刀,肤色白皙,眼窝深邃,却是张辽张远。

    “将军别来无恙。”荀忻拱手作揖,笑了笑,这位才是真正与他有旧的人。

    “赵将军,此为张将军……”

    ……

    听到帐外士卒的喧哗声,帐内在一起看地图讨论军情的荀攸和郭嘉对视一眼,放下手头事便往外走。

    “君来何迟。”郭奉孝还是老样子,一身苍青儒服衬得整个人如青松翠柏,清瘦飘逸,语带笑意时眉目弯弯仿若含情,风流天成。

    荀忻并袖长揖,“别来数月,昼夜思君,然欲速则不达。”

    “确已痊愈?”

    他望过去,正对上荀公达的眼神,依然沉静而内敛,但荀忻直觉荀攸眼神所包含的情绪很复杂,除了显而易见的关怀外,还多了些沉重感。

    认真颔首,荀忻眨了眨眼,腼腆笑,“能开三石弓。”

    众人哄笑。

    走进帐内,荀忻挨着郭嘉所坐的胡床坐下,看到书案上铺开的地图,“不知战局如何?”

    郭奉孝眼的笑意变浅,轻描淡写道,“缺兵少马。”

    荀攸接道,“虽胜亦疲。”

    回想刚刚在营见到的随处可见的伤兵,荀忻沉默下来,这无疑是一场消耗战。

    曹军在不断的胜利损兵折将,虽胜犹败。

    再这么打下去,终局已定。

    “为之奈何?二位可有良策?”

    郭嘉摇头,“公达定计,徐晃、史涣将军烧袁军粮车数千乘,元衡又输运千乘军粮至,此长彼消,如今我军粮草尚可支撑数月无忧。”

    他再望向荀攸,只听荀公达平静道,“破敌之要,仍在于粮。”

    袁绍对曹操知根知底,知道曹操用兵很喜欢断敌粮道,因此运粮很谨慎。他们烧了的粮草对于家大业大的河北来说,还谈不上大伤元气。

    如果能找到袁本初最主要的屯粮之地,一把火烧光,这才能真正改变战局。

    “看我作甚?”郭嘉挑眉,无奈道,“嘉岂能通神耶?”

    “切勿妄自菲薄。”

    郭嘉对荀元衡多了解,一见此人眨眼就知道没什么好话,下一瞬就听某人一本正经唤道,“半仙?”

    “山人确有所得。”表演欲上线,郭嘉倚着胡床学着老道沉吟,因着长相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

    然而这种深不可测之感没能维持多久,下一瞬郭嘉哥俩好一般搂住荀元衡,很损的把冰凉的手塞进某人领口取暖。

    荀忻毫不留情拍掉郭奉孝仿佛浸过冰水的手,玄袍玉容,比洒脱不羁的郭嘉更像是冷心冷情的仙人,“半仙还请直言。”

    眼看两人幼稚起来跟自家幼子没什么两样,波澜不惊的荀公达垂眸取漆碗从水囊倒水。

    热水捧在手,两人安静喝水捂手,终于都消停了。

    “奉孝所言何意?”荀公达抬眼相问,“莫非是邺城……”

    邺城?

    荀忻偏头看向郭奉孝,碗冒着热气水汽氤氲,视线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郭嘉眉尾的浅痣上。

    邺城有曹营暗线?

    的确,许都都有无数袁家眼线,邺城里有曹军探子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怎么忘了,历史上扭转战局的一位关键人物还没有登场。

    “许攸?”一个名字浮现在脑海里,荀忻抿唇思索,许子远的叛曹难道不是偶然,而是环环相扣的计策的一环?

    他话音一落,郭嘉略有讶异,望着他若有所思,“若已相告?”

    荀忻没应答,似是默认,“奉孝欲用间,迫许攸来投?”

    而一旁的荀公达端详自家小叔父的神色,看得出荀忻在掩饰什么,于是暗皱眉头。

    “许子远贪于财货,而袁绍不能足,平日便纵容宾客肆意侵占。”

    “如今其随征在外,留守邺城的审配素与其有隙,审正南胸无大略,知许子远家人犯法,必顺水推舟收系惩治……”

    说到这里郭嘉放下漆碗,“水到不一定渠成,我辈仅能造其势,计成与否,还看天意。”

    “曹公……”荀忻犹豫问道,“是否有退兵之意?”

    闻言郭嘉与荀攸对视,叹息,“此刻能安曹公之心者,惟有若。”

    正说着,帐外传来脚步声,有士卒扬声禀道,“司隶校尉钟君送马二千余匹至矣!”

    战马两千多匹?!

    帐三人面面相觑,钟元常这真是解了燃眉之急!

    军帅帐,曹操读罢许都加急发来的传书,坐在榻上出神了半晌。

    若在信举楚汉为例劝慰他。是啊,若就此撤退,半年辛苦前功尽弃,此后便要将兖、豫、青、徐四州拱手让人。如楚汉旧事,不到最后一刻,胜负未可知也。

    “此用奇之时,不可失也。”

    关送来两千多匹战马,骑兵又添助力。如果就此放手一搏,未必不能找到反败为胜的机会,寻到一线生机。

    灯火摇曳,帐布上映出帐内人提笔回信的剪影。

    满天繁星,草丛荧光点点,飞舞流萤。土坡上有两人临风而立,纵览大河两侧,将星罗棋布的两军营寨尽收眼底。

    “冲破敌阵纵火……过于凶险,仍有可推敲之处。”

    凉风鼓起青年苍青色袍角,“若能如雷骤降,如风旋至……”他皱起眉头,“天象之威,人力终无法企及。”

    荀忻望一眼友人,这些天晴朗无雨,老天爷已经足够给他们面子了,难道还想老天帮他们点火吗?

    这就是人心苦不足,得陇复望蜀……

    等等。

    他盯着被秋风吹得来回飘摇、暗影绰绰的柳枝,如风旋至?谁说不可以呢?

    “奉孝,有一物可凭风借力,直上青天。”

    “飞禽?”

    “非也?”得到否定的答复,郭嘉蹙眉沉吟着,突然眼神一亮,“风鸢。”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参考引用《三国志》武帝纪、荀彧传

    感谢在2020-09-28 01:44:09~2020-10-05 13:15: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肖战实属有害垃圾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风飞沙、。、云山、匀辛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吹寒 226瓶;2982866、芈鱼、axhello 20瓶;退休老头 18瓶;灵馨雅 12瓶;风飞沙、留明待月复、谢七叁叁、我要做白月光鸭鸭 10瓶;风鸟院花月 9瓶;咪了个喵喵 6瓶;、桂蝶 5瓶;雅慧瑾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