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其他类型 > 大祭司 > 第一百六十八缕光

第一百六十八缕光

    巴努鲁是个实打实的狂战士。

    甭管在什么场合,需要做什么任务,只要他遇到合心意的对,再要紧的计划都会被他抛在脑后。

    在巴努鲁心里,打架第一,打赢第二,打输第,谁都不能干扰他享受战斗的乐。

    祁辛黎一拳断了他的魔语输出,巴努鲁便立刻脱离了“团队合作”,转身投入更尽情的搏杀之。

    合一的召唤突然少了一个,亚古的脸色极其难看:“这个蠢货!”

    他自负智慧,有着极强的掌控欲,对于不按他计划行事或脱离把握的东西,会厌恶到想抹杀对方。尤其像巴努鲁这种毫无头脑、空有武力的恶魔,是他最厌恶的类型。

    “乌扎依,跟我联震碎全部界门。”亚古唤道。

    “不行。”女魔乌扎依断然拒绝了他,轻笑道,“唤过一次就够了,我也遇到了有的猎物,你自己办吧。”

    “乌扎依!”

    “别命令我,你有资格吗?”乌扎依往下方的城市俯冲,嘲讽道,“我们可是同级,亚古。你不能打扰我狩猎,否则我会视你为挑衅者。”

    “想打架吗?亚古。”毫不客气,“你未必会赢,我未必会输。”

    亚古嗤笑:“呵,死的只会是你。”直接落实了一场打架!

    恶魔不讲情面,也不存在合作。亚古提出的乐子不错,他们就勉为其难地配合一下。形式化到位,联召唤一次,算是“完工”了。

    低等魔会蜂拥而至,拼命捣碎界门。至于空间风暴会碾死多少低等魔,界门背后的怪物会吃掉多少低等魔,都不在他们的考虑之。

    低等魔只是工具而已。

    被接连打断两次,亚古也失了持续输出魔语的兴致。

    反正低等魔的数量众多,迟早会破界,他没必要急于一时。不过,巴努鲁和乌扎依惹到了他,等毁掉这里之后,他会慢慢地搞死他们。

    巨龙掠过大海,压开白浪千重。

    大洋上的方舟锁定了巨龙,瞄准,直接朝他射出弹药!亚古徒接住了它,分分钟捏爆。他拨过龙头,冲着方舟吐出龙息。

    瞬间,方舟的钢甲熔出一个大洞,有士兵浑身起火,大喊着随熔化的铁水落进海。

    食物的味道很香,但太少了……

    亚古冷眼“放过”方舟,锁定了洲的国土。作为食脑魔,他只对高智商的生物感兴,好巧不巧的是,洲的聪明人是真的很多。

    他有预感,或许只要吃空了这块地方,自己的实力就会跃升到另一个高度。思量着,他前进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方舟上,重伤的尉抓起通讯器,咬牙切齿地传讯道:“这里是方舟据点!目标是一头巨龙以及龙头顶的人形怪!”

    医疗兵赶来:“您需要马上治疗,……”

    他轻轻摆:“巨龙的龙息是火,温度能熔化钢板。让亲水的觉醒者做好战斗准备,让‘金甲军’的屠龙组必须到位!人形怪实力不明,但能驾驭巨龙,它的实力一定是巨龙的几倍,请联系在外的觉醒者,我、我们……”

    “咚”一声,他晕死过去,军装染透了血。

    与他同级的战友马上接过他的工作,有条不紊地安排起来:“一组,救援!二组、组,战就位!四组,把队里50名金甲兵全叫上,全速追击!”

    他们需要与陆军里应外合,才能出其不意。

    可战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巨龙,饶是全速追赶,也阻不住亚古一路往洲的东北进发。最后,因地理位置的缘故,亚古率先落在了樱花国。

    原因无他,这片弹丸之地居然有一个实验室……

    而实验室的食物香味极为浓郁!

    亚古松,任巨龙飞往京都。他从万米高空坠下,轻松地落在了实验室的所在地。轰隆一声,扬起尘埃无数。

    亚古抬,摘下了一名士兵的头颅。

    “羊羔”们怔了一下,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他是谁。直到他们的视线转到他的人头上时,才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愤怒。

    他们端起枪械,火力全数集。亚古迎面而往,托在的人头倒是在枪林弹雨猛地炸开。

    血花四溅,亚古舔去脸上的脑浆。顿时,他颇为享受地闭上眼,又用食指刮下“美味”,飞快送进嘴里。

    这一刻,死者的记忆、性格、经历和知识都同步到他的大脑,让他在瞬间了解了人类的世界。

    哦,国家林立、人种不同、语言各异。包括那一张张镂刻在死者脑海的面孔——妻子、子女、父母、战友……也跟着呈现在亚古的脑海里。

    接着,亚古在记忆“看到”了最强的觉醒者,对方的名字叫作“纪斯”。

    大祭司?

    “唔!”恍若大脑地震,亚古豁然睁开了眼。一出口,魔语就成了标准的日语,“告诉我,纪斯在哪里?”

    “啊啊啊——”没人理他。樱花国的直升在实验室后头升起,而士兵们源源不断地涌来。

    “掩护!掩护田博士先走!”

    “把战靴的资料带上,不要遗失!”改进战靴是洲交给樱花国负责的项目,这关系到人类未来,不容有失。

    可惜,怕什么就来什么。

    亚古一跃而起,直冲天际。再落地时,直升已经打着旋儿坠海爆炸,而他里则拎着田博士的首级。

    “不!混蛋——”

    “啊!杀了你!”

    血色蔓延。

    此时,巨龙落在了洲东北部的山海大省。

    当山海大省的防线全面启动时,远在京都坐镇、指挥作战的霍丞鹰收到了消息:宇都宫的实验室,没了……

    老将军垂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见他的声线依旧很稳:“敌方的情报信息呢?”

    人死不能复生,但活人可以复仇。眼下,情报是最重要的。

    “人形怪,它吃人脑!尸体、宇都宫那里的尸体,大脑全被掏空了!它能一边吃脑,一边吸收人脑的记忆。吃掉第一个,它学会了日语;吃掉田博士,它打开了基地密码;吃掉……它现在什么都会,它还知道你们在京都!”

    “快离开那里,霍将军!它……”

    “办不到。”霍丞鹰断然拒绝,“我是将军,就该在战场。我走了,算什么东西。”

    “我会与洲共存亡。”

    轰隆隆!远方战火燎原,巨龙肆虐在山海大省。方舟上的战队总算赶到,陆地上的人拿巨龙没有办法,但飞在高空的“金甲军”却可以。

    50名金甲军,在几千米的高空准备就绪,悍不畏死地一个个从舱门跳向外边。

    他们下饺子似的落在巨龙的脊背上,抄刀的抄刀,拿枪的拿枪!方舟遭了一击本就让人窝火,现在还要亲眼目睹国土被侵犯,简直不可饶恕!

    说杀就杀,他们牢牢钉死在巨龙的身上,一刀刀把它劈向陆地。

    纵使它蜿蜒千米、力大无穷,可他们早已不是东陵城那时的兵!有了战衣,凡人也能与怪物相抗,他们也能与巨龙一战。

    绝对、绝对要杀死它!

    “昂!”龙吟声声。陆地下方忽然射出万千锁链,一把拴紧了龙的脖颈。

    这些锁链的原材料是各种怪物的脊椎,硬度之强,足以让巨龙无法挣脱。而锁链的末端被钉死在地底十米处,凭这拉力,足以拽下整头巨龙。

    事实证明,人力可以屠龙!

    龙身上的战士卸掉了它的蝠翼,失去平衡的巨龙砸向了地面。陆地上的金甲军见状,抓住会跃上龙身,终于与龙背上的人汇合。

    他们想活活磨死巨龙,但代价也是惨重。

    龙息倾吐,摧毁无数。可人类的坚韧就像踩不死的野草,现在倒下,浴血又生。

    金甲军已有不少金发、红发和黑皮的外籍大兵,可现在,他们前仆后继地涌上来,用血肉之躯对抗黑暗,以争夺一线光明。

    龙血喷涌了出来,胜利即将在望——偏偏,亚古冒了出来。

    轰隆!

    战火纷飞,京都基地严阵以待。小觉醒者被关在最坚固的房间里,但相距再遥远,他们仍能感受到绝望的气息和大地的震动。

    唐应东在画画,飞速。

    他整个人像是进入了一种通灵的状态,画完了一支又一支,小挥落的频率越来越高。他画了一张又一张的亚古,足有五百多张!

    唐应东的脸失去了血色:“你们,帮我……帮我把那些画,全部毁掉!全部!”

    “东东,你还好吗?”舒雨听问道,“我这儿有水,你要不要喝一口?”

    骆芸瑶道:“你们给朕看着他,别让他晕,朕来把画全撕了!”说着,她拿起了第一张亚古。

    与此同时,好不容易一刀把亚古腰斩的觉醒者还来不及高兴,就见落在地上的两截躯体蠕动着、重新长出上下两截身体,变成了两个亚古。

    两个一模一样的亚古哈哈大笑起来,肆无忌惮:“你们根本无法杀死我!杂鱼!”

    觉醒者大怒:“我日你个仙人板板!杂鱼骂谁?”

    再砍,二变四、四变八!当八个同款的亚古出现在眼前,洲的士气是第一次被打击了一截。他们找不到亚古的弱点,也挡不住他的攻击。

    他们真的能行吗?在最强的那批觉醒者都在美洲的情况下,他们真的……能守护这片土地吗?

    “你们杀不死我!”八个亚古大笑道,“蠢货就是蠢货!你们这群生活在低维度的食物懂什么呢?吞噬是恶魔的本能,被我们吃掉的生命体都会变成我们的一部分。”

    “可我是最特别的,我是最难得的!”

    在人类面前,亚古根本没掩饰自己的张狂,他像个狂热分子,毫无保留地诉说着自己的特别:“我可以百分百汲取摄入物的养分,哈哈哈!”

    “每吃掉一个大脑,我就会多分裂出一个自己。他们就是我,我就是他们,只要有一个不死,我就不会死。”

    “我吃掉的脑子数不清,人类!”他永远不会被杀死,所以,死的只能是跟他作对的人。

    遗憾的是,“反派死于话多”是永恒的真理。

    亚古的邪、教发言一结束,众人就看到其一个他突兀地裂成了两半,又猛地燃烧起熊熊大火!这火像是长在了恶魔身上,扑不灭也熄不了。它吞噬着他的每一粒细胞,灼烧成纸张被烧掉后的灰烬。

    无比诡异!

    亚古发现,在那种状态下他似乎无法释放符?

    等等,什么情况?他循着一丝能量波动,猛地朝四周扫去。可就在这时,另一个他又燃烧了起来。

    亚古突兀一笑,竟是出将另一个自己撕成了八段!紧接着,这八段又成了八个他,他们露出同款笑意:“有一只美味的小羊羔藏了起来。”

    “我就陪你玩玩吧。”

    “看看是你先杀了我,还是我先吃掉你?”

    骤然,亚古从原地起跃,腾空而上直冲京都。谁知这一秒,洲觉醒者们急速追来,远程进攻辅助齐上,竟是生生拦住了他的步伐。

    轰隆隆!

    “东东,东东!你还好吗?”舒雨听托着唐应东,而他已经窍流血,却仍没有扔掉里的画。

    在他身边,所有孩子们帮着销毁画作,骆芸瑶将碎片放进火堆里,声音发冷:“小雨,你把唐应东封起来,别让他的味道流出去。”

    “瑶瑶?”

    骆芸瑶卷过唐应东用秃的一支,藏在身上。她盯着唯一的通风管道,回首看向身边的一群小朋友,忽然笑道:“朕去去就来!”

    她一脚踹掉了栏杆,溜进了通风管道。

    嗯,她要把那个大家伙引开。

    火舌在吞噬画纸,骆芸瑶又一次成功地偷跑出基地,朝荒郊野外狂奔。快点、快点、再快一点!

    “轰隆隆!”这一次,爆炸声是在京都响起的。

    声音刚刚传到耳边,骆芸瑶就感到眼前一花,有一根极尖锐的指甲顶住了她的脑袋。她顿时不动了,只是让视线一点点往上,看见了一个瘦长的、纂满符的男人。

    药丸,朕打不过!

    “就是你?”亚古是自傲的,他不相信有幼崽能算计他。

    骆芸瑶:“朕只是个孩子。”别杀我,秒怂!

    飒!龙骨长刀的锋芒一闪,一名少女划开了亚古的右肋,再反捏住骆芸瑶的后颈肉,几个起跃落在十米开外。

    她转将骆芸瑶往身后一拨:“走!”

    高锦薇,年19,觉醒者编号2,目前是留守洲的觉醒者队伍的最强者。她幼时贫寒,家住大山,每天背着柴刀外出砍柴。没想到十二年后,这一砍柴刀法居然让她走上了对战恶魔的高度。

    骆芸瑶也不客气,一眨眼跑没了影。

    而高锦薇横过大刀,浑然不惧:“我不会让你过去的。”

    亚古嗤笑:“凭你?”他只要一击,就能拧掉她的头。

    只是,亚古看见——一个个“孱弱”的觉醒者全部赶来,一支支“没用”的金甲军部队将他包围。越来越多的人站在了高锦薇的背后,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同样的表情,同样的眼神,像极了他分裂出的每一个自己。

    明明,他才是“人多势众”的一方,为何会突然觉得自己势单力薄……这种感觉,像极了他蹲在暗域数骷髅的时候。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谁能告诉我?】

    【你是亚古,我也是亚古,我在你身体里。】

    【亚古,亚古好聪明……】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长得都不一样,却可以这么一致地对付我?

    符在沸腾,亚古的双变成了长鳌,背后张开了类似昆虫的翅膀。他开始解放全形态,只见在瘦削的脊背后面鼓起了一个大包,长出了另一个“亚古”。

    他们背靠背,共用一个身体,却有两个大脑。

    食脑魔的终形——二重身!

    ……

    加州,废墟之地。

    祁辛黎一抓着虬结的牛角,一脚蹬住巴努鲁的面孔,大力将他从天穹踩到地面,借势往前滑行出去,足有千米有余。

    但很快,巴努鲁拽住祁辛黎的脚一把将他甩出,又一拍地面翻身跃起,炮弹似的砸向祁辛黎的落脚点,落地就是一个大坑。

    祁辛黎险险避开,却不料对方的大掌一把扣住他的头颅,将他压进后方的承重墙里。

    “哐”一声巨响,他落入废墟,头破血流。

    巴努鲁蠕动着嘴吐掉四枚血牙,解放全形态的他本体像一头高达五米的蛮牛。张开的牛角旋转、尖锐,足有两米。而浑身的腱子肉泛着金属光泽,几乎无惧伤害。

    在暗域,打开符的他可与利卡萨一战不落下风。没想到在这个贫瘠的星球上,居然有羊羔能拖住他这么久。

    “你很不错。”巴努鲁抬起脚,踩在祁辛黎的身上,魔语阵阵,“能逼我释放符的力量,是个不错的藏品。我会把你的头颅摘下来,放在我‘墟’的最高处。”

    “不,最高处不属于你。”

    “最高处应该属于能杀了赛娑娅的家伙,你就放在第二高的位置好了,藏品。”巴努鲁废话狞笑道,“听见了吗?咚咚咚的声音,你们的界门就剩下一层了。”

    “杂鱼就是杂鱼,破界门还要这么久,是界门背后的怪物难对付?还是它们太废了?”

    巴努鲁俯身,大一合捏紧祁辛黎的脖颈,将他举过头顶:“在我杀你之前,就让你看看这个世界是怎么被吞噬掉的。”

    在魔语的冲击下,祁辛黎的口鼻溢出了鲜血,可他的眼神愈发冷淡。虽然听不懂牛头怪在说什么鸟语,但他猜也能猜到,多半是在恐吓他会毁掉世界云云。

    “只要邪恶存在一天,杂鱼就杀不完。”

    低等魔衍生自暗域,是大宇宙恶意的反映体。最喜欢吞噬生命、扎堆群居在恶念重的地方,是天生追随高级恶魔的奴隶。

    “你们这颗垃圾星球,又小又弱,可恶意却不少。这种恶意,就连我巴努鲁都感到吃惊。”

    人性之恶沉沉地覆盖在地球的表面,像一层擦不去的油渍。越累越多,最终世界决定重新洗牌,用人类的鲜血来擦干这片脏污。

    而用来覆灭的东西,就算不是怪物也会是恶魔,没有恶魔也会有天灾**。

    是命数,也是定数。

    魔语继续:“你是个不错的藏品,死前有什么遗言,我巴努鲁很有兴听听。”

    祁辛黎被魔语冲得头晕眼花,额角青筋梗起:“你们恶魔废话都这么多的吗?”烦死了!

    “哐——”顷刻,如有实质的大门碎裂声传来,在苍穹往复回响,经久不息。

    这时,喧嚣有一瞬的平静,炮火的攻击停顿了起来,远方的杀气也消散了几分。人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恶魔明白,地球上成形的界门已经全碎了。

    空气在波动,传来类似千军万马的声音。一只只浑身黝黑、形同蟾蜍的低等魔从宁原魔窟、岭东界门、北洲极地……冒了出来,循着血肉的香味分别往各个方向狂奔。

    巴努鲁拖着祁辛黎跃入高空,让他俯瞰这片即将被摧毁的大地。就见乌压压一片的低等魔山呼海啸地奔涌,冲进了城市,冲垮了防线。

    人类,陷入了苦战。

    祁辛黎目眦欲裂!

    “哈哈哈!看见了吗?你们这种东西就是这么弱小,你们……”

    可就在这时,有一股磅礴的力量从天顶压下,仿佛苍穹之倾塌,竟是惊得巴努鲁、亚古和乌扎依同时放弃攻击、仰头朝天外看去——

    只见高天深处,隐约有金色的虚影闪现。久违了的半神之力在层层激荡,如同波纹散开,笼罩着整一片大陆。

    振动!能量的振动、光的聚集、界门的呼应!

    他们能感受到,伴随着高天的一点光源振动,大陆上有无数未成形的界门在应和。它们是出于同源的能量,被镂刻在无数扇界门之上。

    如今,这些被关闭的界门分散在看不见的地方,几乎是天然形成了一个能量大阵!

    金色的丝线紧密如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编成大网。司诺城朝大地伸出双,他在这个角度看世界,就像之前纪斯坐在草坪上玩石子。

    难怪他觉得纪斯堆起的石头眼熟,原来……他是按照美洲大陆的界门分布堆的。

    要是没飞上天,他大概也想不到这点。纪斯打的哑谜真是越来越难猜了,啧。

    不过他倒是没想到,曾经被他一扇扇关闭的界门会在这时派上用场。它们形成了一个大阵,只要他能量给够,就不愁杀不死低等魔。

    司诺城伸出,轻轻一拨。转眼,连接成形的金色大网抬起。

    司诺城绷紧五指,猛地一按。

    刹那,金色大网朝地面压下,犹如绞肉飞旋的刀片,又像跨时代的星际重力武器,直接压碎了多如牛毛的低等魔,溅起大片的黑血与碎肉。

    一击!仅仅只是一击!

    金色巨网就压垮了恶魔的走狗!粘稠的黑血汇成溪流,而地面留下了网状物交错的深沟。

    在飞扬的肉沫之,巴努鲁瞪大了眼睛,乌扎依失去了声音,而远在洲的亚古一顿,直接被长刀刺穿了头颅。

    一片死寂……

    突兀地,祁辛黎大笑出声:“哈哈哈!如果你让本佛爷看的是这些,我真是十分满意啊!不,万分满意啊!”

    巴努鲁脸色不善,他掐住祁辛黎的正待收紧。下一秒,一柄五雷扇砸在了他的胳膊上,天师符的威能炸开,疼得巴努鲁本能地撒。

    祁辛黎砸在地上,不远处,卷着大波浪的卓无涯提着长剑漫步而来,笑得和善:“念经的,你要不要跟修道的合作一下,打个大鬼?”

    祁辛黎咳出一口血:“本佛爷只能给你念经了……”肋骨断了四根伤不起!

    “好。”卓无涯眯起眼,“本道爷来会会他,你可要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单一转,敕令五雷符被他捏在了里。

    祁辛黎起身:“你家那个呢?”

    卓无涯:“在打龙。华府出了一只女魔,还落了头巨龙……”

    语速再快也交换不了情报了,巴努鲁发起了进攻,卓无涯一抖长剑,以太极的绵软迂回,打得对方措不及。

    ……

    华府的情况确实糟糕透了。

    纪斯不再出,司诺城忙着场控。剩下的小伙伴要扛住女魔、顶住巨龙,还得防备同伴时不时的骚操作,可谓是打得精疲力尽。

    他们本以为这已是最糟糕的现状了,但他们万万没想到,更糟糕的还在后头……

    女魔饶有兴致地对姜启宁说:“我对你感兴。”

    姜启宁:……我的ptsd要犯了!

    拉基:我习惯了,所以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

    众人:……

    作者有话要说:ps:二合一!国庆快结束了,加更就心里有点安慰哈哈哈==

    ps: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草(* ̄)(e ̄*)!!!

    ps:感谢在2020-10-062:59:06~2020-10-02:59: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榴弹的小天使:阿初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苗苗、新筠、宅就一个字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陌仔仔5瓶;菲欧拉、杨夜月50瓶;南鸿子瓶;净少情2瓶;白夜声嚣、万贵妃、拾渡月、藜麦eje20瓶;木木木兮、棱、夏日猫咪、nra10瓶;脑洞里有只锦鲤9瓶;旺旺阿西米8瓶;呼噜呼噜小精灵瓶;吃瓜的猹、x5瓶;哈哈哈哈哈2瓶;毒萝最可爱、明知故犯、叶疏楼、桃子茶微醺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