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其他类型 > 懒唐 > 第四百八十章

第四百八十章

推荐阅读: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小饭馆小月光旺夫命我的仇人画风不对有点甜[娱乐圈]大限将至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唐悠悠季枭寒请开始你的表演

    长孙无忌不会给孔家丝毫面子,事实上即便是孔颖达时代的孔家,长孙无忌也不会给面子。惹上谁不好,非得惹云家那只母老虎。别人手里拿的是横刀,那母老虎手里攥得可是软刀子。横刀杀起人来干净利索,软刀子杀人更加的犀利。不过念在当年孔颖达对自己还算尊重,孔志亮犯下的也不是死罪。长孙无忌给孔志亮安排了一个新的工作,光荣参军!

    具体的参军地点颇有人文主义情怀,崖州!让他们父子爷孙团聚,这辈子想念书还是孔家人自己教好了。至此,孔家唯一的留京指标算是作废。孔圣人的子孙,从此在崖州多了一个分支。

    就在长孙无忌宣布孔志亮光荣入伍的时候,云浩正在气急败坏。

    五年的时间,张仲坚已经在交趾,林邑,崖州,琼州,甚至广州密布眼线。大唐号行驶在广州外海的时候,其实已经被海盗们发现。只不过海盗们没有飞艇,信息传递远没有唐军那样通畅。而且南海又正正值台风过境,所有船只下海就是找死。当然,大唐号这样的船除外。

    张仲坚得到讯息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多天以前。

    云浩现在恨死了这二十多天,这段时间正是云浩盘横在崖州,等候大唐号修缮的时间。既然自己的行踪被张仲坚知道,这家伙很可能已经跑路。甚至,云浩怀疑这家伙已经带着大批的战船穿越了马六甲海峡。茫茫的印度洋,天知道张仲坚会带着部下跑到哪里去。真要是跟着这混蛋走,云浩觉得自己成为麦哲伦的可能性比较大。

    眼前这几个海盗,就是张仲坚派出来收集粮食的。看样子,也是张仲坚手下的杂鱼,这时候嫡系根本不会出来作死。

    “你们走的时候,张仲坚在哪里?”云浩冷声问道。舌人立刻将云浩的话翻译给两名海盗听!

    海盗们对视了一眼,李文仲一挥手就有人拿来了羊皮海图。两名海盗看了看海图,然后茫然的摇了摇头,说了一大串儿听不懂的话。不用舌人翻译云浩和李文仲也知道,这俩货根本看不懂海图。

    挥了挥手,侍卫们就将两名海盗拉了出去。

    “张仲坚现在可能已经跑了!”云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茫茫大海今后想要抓住还真难了。

    “大帅,那怎么办?不若……!”李文仲看了一眼岸边,他目光的位置就是交趾。意思很明显,既然抓不到张仲坚这条大鱼,干脆就给交趾来一下。又或者顺便连林邑也干掉,这两个国家建国数百年。相信府库里面的积累一定很多,抢上一票绝对笔横财。

    云浩不得不承认,基于贼不走空的原则,李文仲的提议很有吸引力。可他还是更想干掉张仲坚,这个人就像是一颗毒瘤,不早些铲除掉会严重伤害大唐帝国的海上贸易。话说孔颖达的提议已经让云浩很动心,海南岛是个好地方。好好收拾一下,必然能让长安那些土鳖们大吃一惊。

    “咱们顺着海岸线南下,一直到海峡哪里。只要能够封锁住海峡,就算是为我大唐上了一把锁。今后大唐的国门,就立于海峡之上。”云浩在自己印象中的海图中,点中了马六甲海峡的地方。只要大唐的水师能够在这里插上一根钉子,任凭张仲坚再厉害也进不来。

    如果张仲坚还留在南海,那更加的好。云浩就相当于将他困在了南海,要知道这年月走外海是很危险的。激流险滩,还有神出鬼没的礁石,暗流。想要沿着外海去印度,不但路途远了许多,还要承受不必要的风险。

    “既然大帅这样说,那咱们就去海峡。只要将海峡封锁住,就不怕人进来。”李文仲不知道云浩手里这一张海图是哪里来的,不过对于云浩的盲目崇拜已经刻到了骨子里。大帅说有这样的地方,就一定有这样的地方。

    狭窄的水道,硬是将大海隔开。李文仲也想去看看,这样的地方到底是个什么样。

    回头看了一眼交趾国王的的王城,云浩笑了一下。只要封锁住了海峡,这里迟早还是他们的。只要让李二看到大海的富庶,以及大海能够带来的利益。李二会立刻像闻见血腥味儿的鲨鱼一样游过来,不对……李二是龙。那就是像闻见血腥味儿的龙一样游过来。

    不知道龙和鲨鱼有木有一样的感觉器官,反正对于金钱李二非常敏感。如果说这个国家是一台庞大的机器,那么金钱就是这台机器上的油。不但可以作为动力的源泉,更加能够润滑各个零部件的摩擦。为了帝国的安稳,李二需要金钱,更多的金钱。这些钱全都在自己百姓身上出,那肯定要出问题。如果这时候有一座金矿被李二挖一下,相信李二会非常乐意。

    没有过多停留,迅速收拢在岸上的人员。甚至连没来得及装载的粮食都不要了,云浩就带着自己的舰队直扑马六甲海峡。

    因为要赶路,一路上所有的船都开动了机械。虽然煤炭的消耗量很大,但云浩带的煤炭足够燃烧三个月之久。如果算上两艘运煤船,行驶半年问题不大。

    由于对海域的不熟悉,云浩根本不敢走的太快。海面上有时候看着平静,其实下面暗藏着旋涡暗流,甚至是出其不意的暗礁。大海还远没有到被人类征服的地步,至少在这个年代没有。

    因为害怕迷航,船队总是和海岸线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太远的话看不见地平线,云浩很怕迷路。事实上,指北针这东西在海上也不是时时都好用。还是沿着海岸线走更加安全!

    当然,云浩也不敢靠海岸线过于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距离海岸线过近天知道什么地方有暗礁等着你。大唐号吃水那么深,有些对商船没影响的暗礁。对于大唐号,无异于张开大嘴的恶魔。

    台风季已经过去,南海海面还算平静。当然,云浩也没有遇到海盗。

    大唐楚国公带着两艘巨大的战舰出现在南海,这消息已经像是长了翅膀。海盗们要么将船开进某一个隐蔽的海湾,人全都跑到岸上避风头。要么就跟着张仲坚跑路,没办法就业环境太差,只好进行大迁徙。

    云浩的郁闷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因为他的净海效果比台风还要好。不但水上的海盗不见了,甚至就连陆上的海盗都销声匿迹。整个东南海的治安环境空前好转,好到那些土人们都有些难以适应的地步。

    近一个月的航行,大唐号终于到达了马六甲海峡。出乎云浩的意料之外,这里居然已经有了还算繁华的市镇。虽然这市镇大概只有几千人的样子,却有一位国王。而这位国王似乎不是那么上路,居然要云浩的舰队付钱,才能够得到淡水和食物的补给。

    云浩有些迷茫,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夜郎国君?

    事实上,自己不找他要钱就不错了。居然还有人管自己要钱,这么大的船停在家门口,这是白内障晚期还是真瞎。

    云浩还在迷茫的时候,李文仲已经狞笑着砍掉了使者的头颅。接着一脚就将使者的尸体踹进了大海,尸体几乎刚刚掉进海里。就有鲨鱼游过来,海面上好像水开了一样的翻腾。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几千人的地方也叫国?就算叫国,屁大点儿的国家也值得尊重?没见程处默已经暴跳如雷,招呼这陆战队准备开动,去城里面将那个狗屁国王抓来。

    国王很明显还没搞清楚状况,当陆战队“嗷”“嗷”冲上来的时候。他还指挥着他的两百多名士兵发动反击!

    土人们的彪悍让程处默震惊了,两支军队好像疾驰的两辆战车一样撞在一起。当然,是悍马车奇瑞qq相撞。一片惨叫声和兵刃撞击声此起彼伏的响起,鲜红的血液在阳光下飚飞。在锋利的精钢横刀下,土人们手里的青铜兵器好像豆腐一样被削断。身上的木片铠甲,好像是纸片片儿一样被切开。

    至于身体……!除了横刀切过骨头的“咔嚓”声之外,没什么好说的。

    一次冲锋,两百名国王赖以统治的王国精锐就全部变成地上躺着的尸体。鲜血顺着台阶流淌,蜿蜒如小蛇。

    国王脸上的惊骇只是刚刚浮现,脖子上就挨了一下重击。本来这一下是要用横刀,可程处默用了刀鞘。这个人要抓去给国公爷看看,就是这头肥猪想要向大军要钱。至于看完了是炼油还是钓鲨鱼取乐,全看国公爷的心情。

    小艇将昏迷的国王送上了大船,一桶海水浇在他的脸上,这货立刻就醒了。然后就像是鬼上身一样不停的嘟囔,浑身的肥肉都在不停的颤抖。胯下湿乎乎的一片,也不知道到底是海水还是啥。

    云浩捂着鼻子看着这么个货,显然这货不像是疯子。不过他的举动,的确像是疯子。

    “国公爷!他说他知道错了,他再也不敢杀唐人了。求您放过他一码,他可以将他的所有财富献给您。”

    云浩觉得自己的眼皮一跳,这年月大唐的海商人数并不少。隋末战乱,避居海外的人也不在少数。好多人都乘船来到了东南亚,这里气候虽然炎热。可却是土地肥沃,地广人稀。绝对是逃难的好地方!

    可他们却没有料到,这里有一样致命的东西。那就是贪婪,懒惰,而且人多势众的土人。

    “问问他,他杀了多少唐人。”云浩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唐人迁徙大多数是以家族为单位,因为航海条件所限,即便是大规模的也不过就是男丁十几人,剩下的都是老弱和女眷。能够组成船队的,也不过就是几十男丁而已。

    即便是这种只拥有两三百人的小国王,也可以轻易毁掉一个汉人家庭。

    胖子支支吾吾的说话,舌人无奈的告诉云浩。这胖子说的话他也听不懂!

    这没关系,云浩觉得自己也能找到答案。带着人乘坐小艇来到岸上,吩咐一声程处默的陆战队立刻将土人的镇子围了起来。

    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唐人的东西,从衣衫鞋袜到小孩子的玩具应有尽有。甚至云浩还在祭祀那里,看到了数十个不大的骷髅头。眉弓内敛,脸颊宽阔,一看就是黄种人特征。

    一件大唐女子的袍子上面,还沾染着血迹。位置很靠近下体!

    抓来几个人,询问他们将杀死的唐人埋在哪里。所有人都将手指向了大海!

    云浩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一船又一船的汉人经过这里。长途的航行,迫使他们在这里补给水和食物。然后,这些人就被那个肥猪国王带着他的军队抓获。抢劫了他们的财物,侮辱了他们的妻女之后。将他们扔进海里,难怪那使者的尸体刚刚落水,就有鲨鱼游过来。

    敢情他娘的都是用汉人的身体喂出来的!

    不远处陆战队的士卒开始呱噪起来,云浩顺着声音走过去。看到一座马厩一样的地方,十几个女人好像狗一样的被栓在地上。她们浑身披头散发,的皮肤上面脏的要命。超过半数的人身上有伤痕,好多已经感染流出浓水,散发出阵阵的恶臭。

    甚至云浩还看见,有驱虫不断的在她们胸前的上蠕动。那些驱虫都输红色的,好像是一条条肉虫子。

    一个女人看到云浩,发疯似的浑身颤抖。“阿巴”“阿巴”的说着话,可却说不出来一句话。张着的嘴里空洞洞的,已经没了舌头。

    云浩的心好像被大锤猛然轰击了一下,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虽然没有听见那女人说什么,可那女人的口型分明就是,“救命!”

    “杀!不要留下一只鸡,一条狗!”云浩下达了命令之后扭头就走,程处默的陆战队已经红着眼睛抽出了横刀。凶狠如豺狼一样,扑向了这座城镇内的人。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