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我喜欢你

    简时午下午的时候,回了趟公司,找顾端写外出的出勤条,当然也是顺带把那个黑金礼盒还回去是重点。

    他去的时候,顾端在收拾件准备去楼上开电话会议,看到简时午的时候说:“还没去?”

    “人事让我过来找您签个条再走。”

    “拿来吧。”

    简时午看他准备去开会:“需要翻译吗?”

    顾端摆摆,他一边看着里的件一边说:“这次就是跟国那边几个项目组的人商量一下新的方案,不比以前了,今年项目组的换的这几批人可老实多了,沟通起来没那么费劲。”

    简时午顺口说:“以前的人不好沟通吗?”

    “唐纳德的人,你说呢?”

    简时午哽住。

    说来也奇怪,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唐纳德这个名字,后来他甚至也有去专门查过这个人,但是网上关于唐纳德的资料非常的少,前几年他也在父母的嘴里不时听到过一些。

    其实他还想多问问,但是有摄影师在这,也不好找会多说什么,最后干脆把问题压下来,等日后有时间了再细究。

    顾端把假条给他:“行了,签好了。”

    简时午应了一声说:“谢谢,那我去忙了。”

    “等等。”

    顾端喊住他,简时午回头,就见男人微眯着眼看着自己,他沉默半响后才指了指自己的脸:“年轻人没事晚上少熬夜,你那眼泡都肿的可以夹蚊子了知道吗?”

    “……”

    有你这么劝人的吗。

    简时午心下吐槽,但只能说:“知道了。”

    虽然顾端心粗是没太注意,可是观众们却并没有那么大意,反而是有些好奇的:

    “上午的时候眼睛有那么肿吗?”

    “绝对没有。”

    “这不像是熬夜的,有点像是哭过了的。”

    “不会吧,午又没有什么伤心的事呀。”

    简时午心里想着唐纳德的事情,离开了公司。

    公司不可能有专车送他,只能靠简时午自己想办法,外面艳阳天,不为不被晒的太厉害,他戴上了口罩,打起了伞,摄像小哥录了几个镜头便准备收工,因为布置场地的内容大多数都是对外保密的,他不能拍太多,要提前过去协商。

    好在最近甄美丽怕他上班交通不便,给他配了一辆车,出行来回比较方便。

    过马路的时候,震动了一下,有微信消息。

    简时午拿出来看了一眼,发现是沈成给自己发的,男人言简意赅:“给你的东西为什么退回来。”

    ……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根据乔安所说,黑金of限量在国内是没有现货的,只能靠从国外调货,而谢风则是一直想要,那么显而易见的是,这个礼物给谢风,然后顺带给自己的附属品,没有人会希望自己得到的礼物是拖了另一个人的福才有的,更何况,对方还是情敌,怎能不叫人生气呢。

    另一方面

    顶配的黑金of价值千万,这样贵重的礼物,在没确定关系之前,他是断然不能收的,相对应的,想想前世沈成几乎从来都没有送过自己东西,而这辈子呢,他的养子弟弟都能有贵重礼物,而前世自己作为妻子却一无所有。

    两两相比,怒上心头。

    简时午叹了口气,白嫩的指在屏幕上飞快打字:“不能收,因为太贵重了。”

    微信的另一头就没回复了。

    也不知道是沈总接受了他的这个理由,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缘故。

    刚好车子也到地儿了,简时午停好车到场子来,天气热,就算场馆里面打了空调也是热,这里在为季氏旗下一个时下最热门的游戏布置线下的交互会,场地的不少投影和很多电子设备的运行,都是有项目组的运行程序来管控。

    简时午今天来,就是为了确保这些器能正常运行。

    负责项目的王经理说:“简先生,您来的挺早啊,这外面的天气那么热,咱们城西这边的路又很远,您这么一番长途跋涉的过来,肯定很辛苦吧?”

    简时午和他握,很规矩:“没关系,这都是应该的。”

    “这边都还没布置好呢。”王经理微笑着:“您先去那边歇一歇吧,能弄好了,我帮您统计好,汇报给您就行了。”

    一般都是这么个操作流程。

    说是过来统计监控的,其实也是个闲职,顾端让他来,也是为了养养伤。

    可是简时午有些死脑筋:“不用,您忙您的,我自己来测试。”

    王经理没想到这天底下还有如此给自己找活干的人,因为胳膊受了伤,简时午没穿长袖的衣服,白皙的腕处包裹着纱布,看上去蛮严重的,他劝慰说:“您还带着伤呢…”

    “没关系。”

    简时午轻轻摇头说:“不是什么大事,统计和帮助设备正常运营是我该做的工作。”

    王经理拗不过,只有由着他。

    本来众人以为这个实习生只是做做面子好交差,没想到的是,简时午说是自己来检查,就是真的亲自来,现场有不下于几百套设备,从下午开始,每一台都认真仔细的排检,不辞辛苦。

    晚间的时候,王经理过来说:“简先生,天快黑了,我们准备下班了,您也回去?”

    简时午在调试最后几台,应了一声说:“知道了,谢谢您,我马上也回去了。”

    王经理应了一声。

    场馆里的天色慢慢暗下去,简时午检查完最后一台器后,基本上夜色已经落幕了,偌大的场馆没几个人,几乎都要走光了,下午的干活的时候忙来忙去蹭的一身灰,纱布都被抹脏了,周围的人一开始还劝他,后来见他真的是一心工作,也就真心跑过来帮忙一起忙,最后不知不觉都到这个点了。

    震动了几下,有铃声响起,他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

    简时午接过来:“喂。”

    沈成的声音低沉询问说:“在哪?”

    简时午有点意外他会问这个,但还是老实回答他说:“在城西呢。”

    “我去接你。”

    “啊?”

    他没由来有点慌,昨天还又哭又闹的给人甩脸色,午又拒绝了人的礼物,压根还没做好见面的心理准备呢:“不,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

    沈成淡声:“谈生意,正好路过。”

    简时午从口袋里摸到车钥匙,轻声说:“我今天开了车了,没关系。”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瞬。

    接着,沈成说:“路上注意安全。”

    简时午说不出来心里是不是失落,只得应了:“好。”

    在场馆里面的时候还不觉得外面的情况,他到停车场的时候却发现外面居然零星的开始下雨了,当天空慢慢有雨滴落在自己的身上时,简时午甚至还有点不敢置信的仰起脸来看了看漆黑的黑夜。

    怎么回事

    昨天天气预报没说会有雨啊。

    如果是小雨的话就好了,他坐进车里,内心还寄存着最后一点点的侥幸心理,时至现在,他竟是有些后悔,早知道刚刚就答应坐沈成的车好了。

    雨落车的挡风玻璃上,流下蜿蜒的痕迹。

    白色的车缓缓驶离,城北的位置偏,这会路上没什么人,简时午打开了雨刷器,深呼一口气上了路,前两年学的车,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重生了快十年,他基本上已经离开了前世的阴影,没有什么大碍了。

    而且,因为城西的高速太过偏僻,路上几乎没什么人,行驶难度就更没多大了,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紧张,但理智却很清醒,驾驶的车辆也很稳当,直到——

    “轰隆!”

    一声闷雷炸响,划破了昏暗的天际。

    简时午不自觉的瞪大了眼睛,他握着方向盘的微不可闻的抖了一下,心跳都在加速,他其实是不害怕雨的,但他害怕雷声,这会激起他心底最深的恐惧。

    雨下得更大了。

    哗啦啦的雨在玻璃上滑落下来,车子放缓了速度,天色很黑,在路灯的照耀下,前面的路似乎并不那么清晰,简时午的额头慢慢滑落下一滴冷汗,高速上不能停车,距离下高速只有分钟的路程,那之后他就找地方停车,然后…

    “吱呀!”

    刹车的声音尖锐的响起。

    车灯微闪,前面的道路上在雨天居然有黑影掠过,高度紧张的人下意识的踩了刹车,但速度已经停不下来,好在他的车速不快,只是紧急的转了一下方向盘,撞到了护栏。

    凝下心神再看过去,是只野猫,受到了惊吓的野猫快速的下了高速,钻到旁边的草丛里见不到影子,车子里面重重的晃了一下,前面几乎报废了,但是里面倒是没有多大的损坏。

    “轰隆”

    天空再次划过一道惊雷。

    简时午缓缓抬头,看向高速的另一边,隔着远远的,他看到了不远处的桥,上辈子,他也是在一座桥上出的车祸,具体是哪座桥他已经忘记了,只记得那天的雨也是那样的大,他太生气了,车子开的飞快,结果桥边有人拦车忽然出现,他一回神,一个不稳,撞到了桥栏上。

    其实那天,他没有当场死亡。

    他特别痛,鼻翼间全是血腥味,他找到的,想给沈成打电话,可是他不接电话,他一直等啊等,都没等到电话接通,那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其实是混沌的,那通电话到底是想拨打过去兴师问罪的,还是有一些未尽之言想告诉那个人,时间太久了他其实已经有些记不清了,只是那时的那种心情是永远不会忘记,他记得,他有好多的遗憾和期待啊,最后都没能说出口。

    “滴滴”

    不停的铃声响起,将简时午从回忆唤醒。

    此刻车上的青年的脸色是苍白的,这样的天气自从重生之后一直会带给他许多的副作用,脑袋开始控制不住有撕裂一般的疼痛出现,没一会青年的浑身都起了一层冷汗,车内似乎一声音不断的回响,他花费了好久的时间才扭过头,看向旁边的副驾驶时,才看到了不停震动的。

    一开始,简时午以为是幻觉,扭头看向旁边的副驾驶时,才看到了不停震动的,因为刚刚猛地打方向盘的缘故,他臂的伤口裂开了,伸的时候撕到伤口,痛的都在颤,最后拿到的时候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是沈成。

    电话来电铃声显示是沈成。

    简时午有一瞬间的晃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接通的电话,声音轻轻的:“喂。”

    电话那头传来有些着急的声音:“你在哪?”

    “在…高速上。”

    “高速哪里?”

    “……”

    他陷入了沉默,因为不知道现在是在哪里。

    但就是这样的沉默,反而让电话那头的男人破天荒的沉不住气,沈成像是压抑着什么情绪一般,声音含着不容置喙的命令:“说话。”

    “在,在一个桥边。”

    话音刚落,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刹车的声音,再抬头的时候,有一辆车紧急的停在了高速路的另一边,但是车里的简时午因为玻璃模糊看不清,没一会,就有人过来敲了他的玻璃窗,有些着急,外面下着那么大的雨,他却置若罔闻,只继续拍打着车玻璃。

    简时午连忙把车门锁打开,刚打开的那一刻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在他面前站着的是人高马大,浑身被雨淋的有些湿了的沈成,男人的面色阴沉,看起来戾气深重,在简时午微讶的目光下,他被紧紧的抱住了,男人强势的气息在一瞬间将他包围。

    “轰隆!”

    又一道闪电划过。

    但这一次,简时午却奇迹的没有害怕,沈成的气息格外的令他安心,好像有他在身边一切可怕的事物都会远离,但抱着男人身子却有些轻微的颤抖,仿佛出车祸的人是他一般,沈成的头埋在他的肩上,声音低哑:“你的位置一直停在高速上没有移动。”

    “为什么不接电话。”男人的声音里压抑着隐忍的感情:“我以为你出了事。”

    这一刻,他好像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沈总,他是少时一无所有的沈成,他什么都没有,他抱这简时午,像是抱着唯一的珍宝,独独不能失去的月亮。

    简时午的脸上缓缓恢复了血色,他慢慢的伸出臂,也轻轻地抱住了沈成,这个男人的身上好凉,像是比自己还冷,两个冰冷的人抱在一起,如同互相取暖一般。

    “不小心撞到栏杆了。”

    简时午的声音很轻,他红着眼睛笑着说:“这不是没事吗。”

    沈成紧紧搂住他的腰,力道之大像是要把人囚禁在自己的怀才能安心一般,他的眼底是化不开的阴暗,可能会失去的恐惧如同潮水一般将他的心渐渐淹没。

    明明怀里抱着人,但却觉得简时午会随时消失一般。

    怎么办…

    要怎么样才好?

    为什么那么不乖,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只是一会没看住就出了事,是不是准备一间安全而舒适的房间会更好,可以时时看到,也不会有危险…

    男人的脸色阴沉,偏执而决绝的想法在心头慢慢升起。

    然后,他听到了耳边简时午轻轻的声音:“沈成。”

    沈成眸子幽深,声音低沉:“嗯。”

    “真的是你吗?”

    他浑身都是冰凉的,有一瞬间他陷入了前世的情绪里,是那么怨恨啊,是那么的无助啊,他以为如果再面对这样的情景自己会害怕的发抖,一定是不敢在面对的。

    可他那一刻冷静的出奇,他如同从前一样,在以为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想见自己心爱的人,可他从来都没等到过,也是在那一刻他明白了很多事情,有些事情一旦错过很难再来,前世那些没说出口的话成了他一辈子的遗憾,他不想这辈子也怀着那样的悔恨离开。

    抱着他的人声音低沉而清晰,沈成说:“是我。”

    怀里的人身子有一瞬间僵住了,但慢慢又放松下来,窗外又划过雷声,简时午却没有那样激动的反应了,慢慢的,沈成听到耳边的呼吸有些急促,当他抬头的时候,对上的是简时午通红的眼眶,他说:“刚刚撞到护栏的第一瞬间,我以为我要死了,那个时候我特别害怕,特别想见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简时午死死的咬着牙,像是终于打破了心多年的屏障一般,他说出了前世和今生一直都太迟的话,但在说出口的那一瞬间是那种的坦荡和郑重,他的紧紧的握着沈成的衣角。

    天空又炸响了一声闷雷。

    在雷声和暴雨,哗啦啦的雨敲打车窗,青年的声音混杂着雨水和不远处传来的警笛声轻轻响在耳畔,他说:“我喜欢你。”,请牢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