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武侠仙侠 > 诸世大罗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龙蛇合击

第一百九十七章 龙蛇合击

    太古魔神之王的无穷伟力化作龙拳,朦朦胧胧的混沌之气淹没了地乳精华,将这大地深处化作了一片混沌海。

    色呈混沌,如天地初开之时,那万物生发的根源。这股混沌之气乃是最接近道的真气,是道之化身不朽神王的本源之气。

    不朽神王一拳击出,混沌之气便化作最狂暴的气劲,镇压万方,碾压天地。

    太古神王的霸道和蛮横,皆在这一拳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斡旋造化,龙蛇化生。”

    楚牧所化的龙首蛇身之躯一掌后按,无穷生机,庞大真元悉数贯入造化天轮之中。只见这天轮受了楚牧的真元气血,再度出现新的变化,它竟是变化出真实的血肉,在楚牧身旁化作一汇集造化之神秀,掌握无穷生机的存在。

    人首蛇身,至神至圣,正是那曾经的圣人,和楚牧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娲皇娘娘。

    女娲如今的身躯,乃至是元神,都是借由楚牧之手化生而出,当初她正是趁着楚牧倏忽,在楚牧运转两仪劫之时以龙蛇阴阳之理,从楚牧真灵之内分化而出,重活一世。

    可以说,这世上若有谁最了解女娲,那定然是非楚牧莫属。

    此刻楚牧以造化天轮为凭,再现女娲之身,龙蛇如太极阴阳般气机相合,两只手掌相对,磅礴气劲化作龙蛇之形交缠,一股恐怖的引力诞生自双掌之内,撕扯森罗万象。

    龙蛇合击。

    昔日在不周山上的那一击今朝复现,龙蛇气劲交缠,有形无形之物皆被彻底绞杀,空间不断向内坍缩,不朽神王的龙拳甫一接触,那霸道至极的混沌之气便如潮水般被吸入内中,甚至于,连不朽神王、远古罗生门、虚无一,乃至那一直屹立的不朽丰碑,也随着空间的坍缩而出现形体的扭曲。

    如不朽神王和虚无一这般的强者,他们早就有了破开空间,畅游虚空的能力,但若是空间扭曲达成某种极致,那么即便是他们也无法轻易破开空间。

    万事万物,都是有个极限的。

    当是时,那块封印着恐怖神王的不朽丰碑中发出怒吼咆哮,无数的符箓周转,在丰碑上显化出上半身为俊美男子,下半身为蜈蚣蝎子聚合体的魔神。

    魔神从丰碑上的图案穿出,化作实体,上半身拉得老长,延伸到楚牧上方,隔空一拳打出掌握生死的阎皇虚影,死亡的恐怖化作实质的力量汹涌而来。

    “阎魔七转,主宰生死。”

    恐怖神王终出手。

    这尊魔神本来因为不朽神王的相助,已是能够脱身,但因为想要偷袭楚牧而装作依然被困,想要趁势袭击。不过在如今这种情况下,他要是继续装死,那就真的要死了。

    “八极神。”

    虚无一自罗生门之后跃起,显化出八首八臂之神形,八股极端的情绪与拳劲一同击出,共同轰向那龙蛇交缠所形成的漩涡。

    空间的坍缩一下子达到了极点,本是一片乳白色的空间缩成了一个小小的奇点。然后,爆裂的力量自内而外的轰发,奇点爆发,如宇宙爆炸一般,炸出了无边洪流。

    “轰!”

    一条巨大的蛇尾扫破洪流,延长不知多少丈,猛地向下拍击,上头所覆鳞片上闪烁着混沌光泽,这一尾扫击直将洪流打成了两截。

    楚牧和造化天轮所化的女娲从断裂开的洪流中飞出,两者身形贴紧,同出拳掌,龙蛇交缠的气劲轰击在不朽神王的蛇尾上,一片片圆盘大小的龙鳞炸裂,一层又一层的虚影浮现,又爆裂开来。

    不朽神王的鳞片上铭刻着大千世界之形,此刻因鳞片炸裂所浮现的虚影,正是显露出大千世界的景象,每一片鳞片都似一个世界,炸裂的时候便如同世界毁灭一般。

    混沌之气化作世界毁灭的波流,冲击着楚牧和造化天轮,破灭的气息一圈又一圈地缠绕,直似要将楚牧拉近永远的末日一般。

    “周而复始,万象更新。”

    楚牧和化生女娲再度合掌,龙蛇之气化作周而复始的圆,吸纳世界破灭的波流,转化成重重天境悬浮在身后,他将不朽神王的力量给夺取,以三清循环之道化为己用。

    “两仪太极,龙蛇合一。”

    人首蛇身的化生女娲陡然和楚牧一合,龙蛇合体,也将造化天轮融入了体内,一股玄之又玄,晦涩难言的气机陡然出现在他身上。

    他身上的鳞片也如不朽神王一般显露出大千世界的图形,将山川河流铭刻于身,穴窍挪移,一种莫名的联系正在不断建立。

    “你想要借我之形,破入粉碎真空之境!”

    不朽神王勃然大怒,无俦的混沌气随着怒意爆发截断洪流,载着道之化身横击楚牧。

    他是天生的粉碎真空强者,是道之化身,他之身形,他之穴窍便是血肉之道最完美的造物。为何人族之中难以出粉碎真空的强者?

    便是因为这人仙武道乃是先人仿照魔神所学,人族虽是模仿魔神创造了武道,但想要如不朽神王一般登临至高之境,却是千难万难。

    可现在,却是有人要变化道之化身的形体,要挪移穴窍,与天地共鸣,破入粉碎真空之境。

    若是叫楚牧成功了,那不朽神王这道之化身就有了第二个,他不朽神王不再是唯一。

    “此皆乃你之所赐。”

    楚牧哈哈长笑,体内气机翻涌,“中央戊己空洞大真气”、“永恒圣光”两股元气合入了自身的混沌之气内,两大神器之王的力量在这具身体上融合,他与不朽神王搏杀于乱流之中,两种混沌气激烈碰撞。

    厮杀,掠夺,模仿,进化。

    楚牧在不断地探索着不朽神王的身体结构,以因果之道窥伺着他的本源,渐渐地,楚牧身上也多出了一股相近的气息,那种古老、沧桑,与天地相合的气息。

    “诛戮陷绝。”

    他双臂挥斩,并指如剑,杀伐剑气在手臂上闪烁,头上一对龙角也爆发出恐怖的杀机,剑锋之下响荡出屠戮众生的剑鸣。

    “五行之母,万源之源。”

    四亿八千万符箓飞来,在不朽神王身后化出巨大的丰碑,比起恐怖神王那一块丰碑,足足大出两倍。

    不朽神王的身影向后一退,印在那丰碑之上,与碑合一倾轧过来,楚牧的杀剑斩击在其上,发出刺耳的剑鸣。

    “轰!”

    空间乱流一下子就被弥平,融合了不朽神王的丰碑像是呈现了真正的力量,有着镇压万象的威势。

    “天道之轮。”

    楚牧怡然不惧,身影一化,一尊巨大的天轮升起。

    玄黄之气演化出森罗万象,围绕着天轮,大罗七劫的气象在天轮上一一浮现,共同簇拥着最中央的模糊身影。

    楚牧以身化轮,并将永恒国度的力量加诸于天轮之上,将自身之道真正具现出来。

    天道之下,万物皆为刍狗,不拘是太古的魔神之王还是蝼蚁,在天道观来,皆是同等,一般无二。万物平等,天道至高。

    天轮扭转空间,运转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和不朽丰碑碰撞,

    “轰隆!”

    这地底空间彻底化为了虚无,天轮与丰碑在一撞之后分别落于两方,再度化作原来的形体。

    楚牧化作人形,周身渗出血丝,将如来袈裟染成玄黄之色。他的血液早就因为融合永恒国度而化作玄黄之血,此刻周身染血,附着在袈裟上,连这佛门至宝都难以祛除血迹。

    这一撞,令楚牧身受重伤。

    自他穿越到此世以来,还从未伤到如此之重,周身穴窍都被不朽神王的粉碎真空意志碾爆,半步粉碎真空之躯和三清元神融合的不灭之体都难以在短时间内恢复。

    但不朽神王也好不到哪里去。

    楚牧的右手上,抓着一块不断在挣扎的血肉。空间在他掌间缩小,禁锢着血肉,若是放开空间,这血肉怕是有小山般大小。

    而不朽神王的尾巴上,则是刚刚好少了一块缺口,并且身上还遍布着足足数百道剑痕。

    “诛戮陷绝四剑,斩去了你千年的寿元,不朽神王,你死期将近了。”楚牧看着强敌,冷笑道。

    不朽神王本就寿元无多,又被杀剑斩去了千年的寿元,如今楚牧已是能看到他身上的浓浓暮气。若是再战下去,楚牧实际上也没有万全的把握能胜不朽神王,但他能够保证不朽神王必死!

    诛戮陷绝这等至极杀剑,便是这种寿元无多之辈的最大克星。

    “我是死期将近,你是死到临头了。”

    不朽神王冷冷道。

    “罗生碎空。”

    一条漆黑的蝎尾突然自上方垂下,藏在暗中的毒蝎终于按捺不住了。

    “恐怖神王!”

    楚牧的眼中浮现出一幕光景,那是在他和不朽神王激战之时,恐怖神王和虚无一进入远古罗生门的景象,“你以为我会忘了你吗?”

    他抬手抓住蝎尾,不偏不倚,恰到好处,他的天道之境,足以让他将力量和变化都把握到极致。

    “补天炼道。”

    阴阳五行之气化作熔炼万物之能,恐怖神王的蝎尾顿时遭到侵入熔炼,一股股血肉精气都炼化而出,顺着楚牧的手掌涌入体内。

    与此同时,他身形一变,从背后袭来的虚无一立即发现自己所对乃是楚牧的正面。

    “死!”

    面对虚无一的楚牧出指如剑,诛戮陷绝的剑芒在他指尖凝成一股,灭宇灭宙之剑再度显化出一道剑影。

    “空空蒙蒙,遁去之一。”

    虚无一灵觉敏锐至极,把握住那绝灭天地的锋芒之恐怖,身影分化,鸿飞冥冥,混淆了虚实界限。

    “遁去的一”,便是虚无一的依仗,也是他对付楚牧的根本。

    然而这一次,“遁去的一”竟是没能发挥出能耐来,那一道锋芒刺穿了虚无和真实的界限,如影随形,分化的身影同时一僵,一道剑痕出现在所有身影的眉心。

    “我之道,非是永恒的不变,而是在变中寻求不变。”

    楚牧眼帘低垂,不再去看这位强敌,“道随世而移,这道理我又怎会不懂?若是固执追求不变的永恒,那我如何去与三清作对,他们才是绝对的永恒啊。”

    道随世而移,我亦随世而变,但不变的,却是天道永远至上。若这天地是仙道时代,那楚牧便是仙道的天,若天地乃群魔纵横,那楚牧便为魔天,万魔朝拜。

    仙天,魔天,佛天,妖天······道随世而移,但天道至高却是永远不变。

    这才是楚牧的追求。

    一个永恒不变,并不足以囊括楚牧的道。

    虚无一料错了这一点,所以他不知道这“遁去的一”早就在数次交手之中被楚牧洞察,吸收,补全自身之道了。

    “啊啊啊!”

    想来平淡的虚无一发出了怒嚎,他不敢置信地按着额上的剑痕。

    这一剑,并不足以将虚无一彻底斩杀,但却足以在虚无一身上留下永恒的伤痕,令他肉身有缺,便是半步粉碎真空之境都无法弥补。

    而这一剑的后果,便是虚无一前路断绝,粉碎无望。

    这才是让虚无一怒嚎,让他震怒的根源。

    在这一刻起,那个一心求道的虚无一便已经被楚牧杀死了。

    “不朽神王,再会了。”

    一剑建功,楚牧转掌一按,硬生生从虚空中拉扯出了一只恐怖的魔神。天道之轮在身后乍现,天轮转动,虚空挪移,楚牧带着恐怖神王穿入了虚空,径直离开了此地。

    “砰!”

    不朽神王的蛇尾慢了一拍,打了一个空。

    “梦神机!”

    这位太古的神王面上涌现出无限的忌惮和愤怒,咬牙切齿之下,甚至令得眼角的一条血管爆开,爆出一团血雾。

    “恐怖坚持不了多久的,他迟早会被梦神机炼化成丰碑。不朽丰碑被梦神机夺去一块,梦神机可以以此来窥探完整的丰碑之秘······”

    这一刻,不朽神王心中的忌惮越发强大。

    本就拥有两件神器之王的梦神机,若是再让他窥探到了第三件神器之王的秘密,那这天地之间,还有谁人能阻止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