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别出心裁

    这个男人长得太好看了不说,就连肌肤也是如此柔滑,怪不得——皇上对这个通判大人格外另眼相看!

    皇上瞧这个通判大人的眼神就不一样,他是过来人,怎么可能看不出皇上的眼神?

    你以为那仅仅是爱才惜才的眼神吗?

    刘大人兀自摇摇头,真的没有想到,皇上竟然有这种癖好。

    他想起太后的密信询问皇上在这里的情况,有些苦笑,皇上在这里的一切可不是他来安排。

    这个年轻皇上不按常理出牌,他也只是听命而已,但有一点他可以保证,真没听过皇上在应天府地界宠幸过哪个美女。

    也是,皇上出来这么久,不带嫔妃,身边又没有女人,那么皇上青春茂盛,是怎么解决个人问题的?

    听说皇上召见过这个通判大人,莫非——

    刘知府又摇摇头,自己是被孙子丢失的事弄昏头了吗?

    这个通判大人除了面相阴柔,但为人义气,肯帮自己找孙子,自己怎么能怀疑他和皇上之间有——那种事呢???

    大牢里将白天将吉青带回的一群女人们审了一天,谁知道这些女人们个个都如死士般不肯松口。

    说起来也真是人手不够用了,那边还得审着假吴雨常和他的老仆,居然也是两个老油条。

    这边的女人们只要一上堂,不是说不舒服就是假装瘫倒在地,要么撒泼打赖,还有的干脆要解开衣服,各种不堪入目表现都有。

    好多捕快都是年轻人,打又不敢下手打重了,骂更不是这些泼皮无赖的对手!不得不说,这个拐卖团伙不仅组织严密,带人更是厉害,简直是水泼不进。

    作为班头,吉青折腾了一天,仍然没有办法。

    海宁闻听后只说了一句,“叫李照来。”

    李照来了,知道大家都没有办法了,心底冷笑,摇摇头,“大人,恐怕这不太好审。”

    “你之前办理那么多案子,这种情况没有遇到过吗?”

    李照摇头,“没有见过这样的。”

    见李照又撂挑子,海宁也没有说什么。

    自从她罢了李照的班头后,李照跟前的人都去烧代班头吉青的热灶去了,他这口冷锅是没人烧了。

    海宁观察了一阵子,这个李照倒不是无能之人,只不过念着之前王通判的情,加上在自己这里吃了瘪,不得不面上顺从,心里一直别扭着。

    她这才让李照来,李照既然这么说了,她也不再勉强,对小书吏孟珏耳语几句。

    孟珏先是一愣,接着叫了几个人跑了出去。

    心说这个通判大人可真是个人才,这招数是一招比一招别致,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奏效。

    几个人刚跑出大门,就差点和来人撞个满怀。

    胡御史正满腹心事,被眼前毛手毛脚的衙役吓了一跳,不悦出声,“什么事如此毛躁?”

    孟珏一看是御史大人,忙道歉,“对不起,御史大人,是我家宁大人让我们出去找人去。”

    “找什么人?”他皱眉,多问了一句。

    “这个——”孟珏搔搔头,“找能审人的人——得了,御史大人告辞了。”

    胡御史转头望着几个毛头小伙子匆忙而去的背影,不明所以,但不得不说,这些小伙子行事匆匆,能看出衙门里确实很忙,衙役们都动起来了,比起之前王通判身边那些行事懒散的人不知强了多少。

    他哼了声,看不出这个小白脸任职通判后倒是有两把刷子。

    想起这个通判,胡御史最近是心绪不平。

    他和文穆青的父亲文谨明有着同样的心事,两家大人都希望两个孩子赶紧结亲,没曾想事情却一点都不顺利。

    文穆青确实是优秀,一表人才,书画双绝,内外兼修,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女婿人选,只听说他的画作都曾被京城的大员们引为佳作,那真是前途无量,若是自己的女儿紫霜和他成亲,多好的事!可人无完人,文家虽说也同意,但绝不逼自己儿子的婚事,这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文谨明这里却是说不大通。

    再者,奈何这年轻人的心里啊,各有弯弯绕绕,就说自己的女儿紫霜,那是对文穆青这孩子迷得五迷三道的,只不过最近文穆青这孩子出应天府办事去了,自家女儿却好像又转了性子,关注起这个宁通判来了。

    最可气的是女儿的小丫头说自己家女儿曾经有一次为这个通判大人挨了顿打,为了养伤,还在人家家住了两天,后来居然在人家通判大人的门外躲草垛旁偷听屋里的动静。

    你说这孩子,虽说她之前不按常理出牌他都随着她,这次可真是离谱了,莫名奇妙住人家家里,这算什么事?!那小丫头说都是自己女儿平素自言自语说的,准确度绝对高。

    要真这么着,他确实得来瞧瞧这个通判大人,能让自己的女儿替他挨打,这得多大的魅力!

    这么想着胡御史已经到了刘知府那里。

    刘知府一看胡御史来了,心下顿时紧张,莫不是海宁为自家孙子的事迟迟没有结案,御史大人来问责来了?

    这胡御史也不客套,坐下后明显有心事,刘知府更是不安。

    胡御史眼里,这个刘知府的神色更是蹉跎,“孩子有下落了?”

    “没有。”刘知府眼泪都差点下来。

    “这个宁通判也没有办法?”

    “那倒不是,只不过现在案子众多,人手就那些,再者——”

    刘知府把吉青回来的事简单说了一遍,胡御史精神一振,“那厉害啊!虽说跑了首犯可惜,但能捕到团伙,也是大功一件啊。”

    两个人说了会话,约着要去海宁那看看,走到一半,见刚才出去的几个毛头小伙子满头大汗回来了。

    孟珏不负众望,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就领着几个粗身粗腰、满脸横肉的女人进来了。

    刘知府和胡御史一见他们几个身后的粗布衣衫的村妇,有些吃惊,“这是什么意思?”

    随之跟着孟珏他们到了海宁办公的地方。

    海宁正凝神看案卷,并没有注意到窗外胡御史和刘知府的到来,他们也不让人打扰海宁。

    都说这个宁通判有些神通,他们倒是想亲眼见识一下。

    几个村妇给海宁跪下见礼后,海宁放下案卷,和声对她们说,“这些女人拐卖婴孩,让诸多母亲失去孩子,又让多少家庭破碎,如今她们不肯招,本大人多有不便之处,也只能拜托你们!无论用什么办法,只要她们招了,本大人定向知府大人禀报,每人纹银五两。”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