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武侠仙侠 > 真摘星拿月 > 第五卷 第31章 举头三尺有神明(下)

第五卷 第31章 举头三尺有神明(下)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重生嫡女之风华绝代公子极恶绝世兵王俏总裁纨绔邪妃:至强驭兽师孤梦传说都市之绝品狂少快递员猎艳记鬼才狂妃:狐王,别过来都市最强兵魂

    “严武,我这样称呼你,可以吧?”中年大校,一边说一边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包烟,弹出一根就想递给严武,结果半途瞄见了在病床上熟睡的小女孩,立刻难堪地把手又缩了回去。

    “不好意思,我太鲁莽了。”中年大校看到严武没有理他,站起身来在病房里看了看,来回走动了一下,沉默了一下又说道,“这个病房不太好,太小了,对于小孩子的治疗有些干扰。要不然这样吧,我们把孩子转到好一点的病房,那里的条件好一些,医护人员的配置也多一些,有什么需要处理的,医护人员马上就到。嗯,私密空间也好一点,没有外人打扰。严武,你看这样怎么样?”中年大校见到严武不说话,立刻启用了第二方案,准备从孩子身上下手,因为他看得出严武对女儿的关心爱护。

    严武听到这里愣了一下,望了望饿得肩胛处骨头都有些突出的女儿,终于开口,“好,你们安排吧,我只希望女儿不要有事,要不然我会疯的。”

    中年大校一愣,目标开口了就好,表示可以接着往下谈,连忙说道,“好,一切交给我来安排。”来到病房门口,一把拉开房门,对着外面说道,“病人需要更好的治疗环境,立刻转移,注意纪律。”

    中年大校一声令下,迅就有干练的士兵和医生护士进来,在医生的指导下,摘除了病床和墙壁的电线连接,各种准备,悄声无息之间就将病床移了出去。

    严武自然是跟在女儿身边,紧随其后,来到病房外,轻蔑地笑了一句,“你们倒是准备充分。”显然是看出女儿的新去处,早就提前安排下来了,要不然大家的行动不会这么有条不紊。

    中年大校笑道,“那是,我们都对你的本事佩服得很。”

    严武环视了周围,现走廊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基本上除了战士就看不到别人,显然整层的走廊都被清了场,“刚才照顾我女儿的小护士呢?安排她过来吧,她工作很用心,我对她也放心。”

    刚才那名小护士说话口直心快,明显就是个普通人,事先就对自己毫不知情,让她来照顾自己的女儿,绝对要比军队安排的那些不知名的护士来的放心。

    “行,我马上安排。”中年大校没有丝毫犹豫,刚才的小护士早就被拉去单独问话了,上面需要了解严武的一举一动,所以和他接触的每一个人、每一句话,朝廷都不会放过的,自然会仔仔细细地调查清楚。现在严武提出让小护士来照顾自己女儿的要求,国家自然是不会拒绝,目标要求越多,证明双方越有谈判的机会。

    中年人随手一招,立刻有通讯员上前听令,悄悄吩咐几句之后,中年大校紧追几步,又重新赶上了严武的脚步。

    新的病房被安排在西蜀医院另外的一栋大楼,现在的住院中心和那栋大楼之间有空中走廊相互连接,免去了病人和医生下楼上楼的时间浪费。目的地在大楼第七层,有专门的电梯上去,严武看了一下,这部电梯只到七层、八层,显然是比较特殊的地方。

    出了电梯,这里同样是哨岗林立,走廊里都是持枪守卫的士兵,正对电梯门口就是一个宽大的护士站台,之前那名小护士已经揣测不安的站在那里了,看到严武跟着病床过来,抬了抬手,又连忙放了下去,一副想打招呼又不敢的样子。

    严武当然没有忘记这名小护士,刚才她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连忙上前微微的鞠了一躬,眼睛往小护士的胸口一瞄,“小高护士,我女儿以后就麻烦您照顾了,让您费心了。”

    小高护士有些慌乱,连忙伸手摆了摆,“不不不,你太客气了。我,我~”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一时间说话竟然卡壳了,整张脸憋得通红。结果身边传来一声咳嗽,一名医生开口了,“严先生,救死扶伤是我们医院的本份,您太客气了。”

    小高护士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连忙接口道,“对对对,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应该的,应该的。”说完这话,连忙惊慌地跟着病床前行,头也不敢看严武一下,显然是被吓倒了。

    严武没有管许多,他不想知道官府到底和小护士说了些什么,只要小高护士尽心尽力地照顾好自己女儿就行。

    新的病房果然好,光里间病房就有十五个平方,几张客座沙、中央空调、电视、床头柜、储物柜、衣柜、阳台什么都不缺,和星级酒店一样。这还是里间,外间是一间小型的会客厅,同样有十五平米大小,有沙、茶几、电视,还有冰箱、卫生间,另外还有一个小隔间,通向里间和客厅,里面是两张单人床。空气中有一丝清新剂的味道,丝毫没有那些常见的消毒水味。

    病床面前还有一台平板电脑,小高护士说这是用来让病人了解手术后注意事项,实时联网,所有关于病人的消息和注意事项都会传到上面和外面的护士站电脑上,让病人和护士得到信息共享。

    “怎么样还可以吧?蜀西医院的条件暂时就只能这样,这几天委屈你和孩子暂时住在这里,等孩子身体好点,就转到西部战区芙蓉分区的疗养院,那里环境漂亮舒适,医疗技术也更好一点,有助于孩子身体康复。”中年大校笑呵呵的说道。

    这边说着,病床也已经被重新安置连接了,士兵、医生护士都撤出了房间,里间、外间的房门被带上,房间中只剩下严武和中年大校留在客厅里。

    中年大校将窗户打开,顿时新鲜空气涌进了客厅,掏出一支烟地给了严武。严武也没客气,随手接了过来,他已经一天多没吸烟了。周六在看守所值了一晚上的夜班,周日早上就被刘涛点水,被马所带人收出打火机,然后就是忍不住出手打了刘涛,接着白天就被关了消耗,然后当天晚上就被人暗害,下醋导致哮喘病死在了小号里,直到今天凌晨。

    接下来的事情生的太快,自己与羊头人身的星君合二为一,接受了神霄玉宫的地壮星官之位,获得了无限重生和进化的能力。之后就开始杀刘医生、刀刺杨管教、枪击马所、枪杀李康、伪装逃出看守所、劫救护车、大闹拘留所、枪击飙车男女、抢法拉利、大战武直和坦克、闯阳光城小区,最后跑到西蜀州最好的医院来为女儿求助医生。

    短短四、五个小时的时间,自己经历了别人一生都不会有的际遇,这到底算不算精彩呢?绝对算,就是玩网游也没有这么刺激的,当然朝廷这方面可不这么看。

    烟盒被丢在茶几上,严武两口抽完一支,又毫不客气地拿起烟盒来,抽出一支,没用打火机,手指间随手打了一个响指,顿时一朵由闪电组成的焰火跳跃在严武的手指之间,自然而然的点上了烟,吞云吐雾起来。

    中年大校看得头皮麻,眼角都在忍不住微微抽动,不由自主地开了口,“严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大安,是武警部队38师的参谋长。你一个多小时前,刚刚打爆的两架武直和三辆坦克就是属于我们38师的。”

    “哦?现在武警都有坦克了?我还以为出动军队了?看来人民武装警察的称号真是名副其实嘛,确确实实是人民的守护神,面对老百姓都可以出动坦克了。”严武开始讽刺起来。

    陈大安身为武警部队机动师的参谋长,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面对严武的讽刺话语,只是笑笑,并不反驳,在他看来,严武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脾气,这就对了。

    “小严同志,我年龄比你大一些,就托大点这么叫你了。”陈大安的语气越的和蔼起来,“你说你是老百姓,可是真的有能够枪击武直,斧砍坦克的老百姓吗?不说别的,就说你那十八米高的机器人,也不能说自己是普通老百姓吧。”

    严武有些愣,想不到陈大安会在这个问题上取笑,“那还不是你们率先向我开炮的,真把我当成了《英雄儿女》里的王成了?想让我当英雄?”

    “下令让坦克向你开炮的是我们38师的司令员,饶长春同志。现在饶长春同志已经被朝廷兵部解除了指挥权,他下令的原因是因为:你开的法拉利就是他孙女的座驾,他孙女双腿和右肩都被你开枪废了,如果没有意外,以后只能一辈子坐在轮椅上,靠人照顾生活。他就这么一个孙女,心里自然就有怨气,当时确实想要为孙女报仇,就是这么一个事情。”陈大安的话语有些平淡,但是却把38师和严武之间的恩怨瞬间摘得清清楚楚,那是司令员的个人恩怨,与武警部队无关。

    严武立刻无语了,没想到自己一时图快,给自己惹下了一个麻烦,还好自己是不死之身,又在法拉利的车饰中得到了启,要不然哪有机会让这名参谋长规规矩矩地坐在自己面前聊天,估计早就被军队暴力抓走了。

    “呵呵,那是你们的事,司令员的孙女开法拉利飙车,厉害啊,老百姓都惹不起。”严武吐槽道。

    “饶司令家的经济来源早就有上报朝廷,一切都是符合标准的。小严,你不能因为他孙女开法拉利就认为饶司令以权谋私,这对于辛苦了一辈子的军人来说是不公平的。”陈大安还是帮自己的战友说了两句。

    严武哼了一句,没有再说话,他懒得管这些事。

    “小严,能说一下,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会不断复活?而且还有那种奇怪的能力是怎么回事?”陈大安觉得时机成熟,终于代表朝廷说出了早就藏在心中许久的问题,这该算是灵异事件了吧。

    严武顿时笑了起来,“你们问我为什么会复活,还不如好好问问我为什么会死?我就是酒驾被判了四十五天拘役而已,结果就被官府不明不白地弄死在了小号里,你说精不精彩?”

    陈大安不是官府的人,他是武警部队的人,属于太尉府,不是尚书省,当然不会帮吏部安排的官员兜着屎盆子,笑着说,“小严,你有委屈,就和我说来听听。对了,你饿不饿,累了一夜也饿了吧?我们叫点早餐吃,我让他们送进来,芙蓉府的小吃还是挺丰富的。”

    严武早饿了,看守所的咸菜汤、石馒头早就在腹中被消化得一点都不剩下,有人请客,当然不会客气,一口气点了十几样芙蓉府著名的小吃。陈大安叫了通讯员进来,记下了严武的要求,又给自己叫了一碗牛肉面和几个包子。通讯员记东西都是用录音,生怕错过了什么,严武和陈大安说完就关门离开了,想必他也不会自己跑腿,外面有的是士兵。

    严武情绪已经好多了,这才一五一十的讲起了自己的被杨管教和马所暗害的经过,以及背后的指使者赵局,同样指出,自己的前妻也是被故意陷害进了拘留所的,要求立刻官府立刻放了自己的前妻。而自己的女儿独自在家的情况,更是在前妻的苦苦哀求之下,没有人理会,这才导致女儿活生生的被饿了七天。

    “没有问题,你的要求非常合理,我代表武警队答应你的这些要求,会立刻向芙蓉府方面提出要求。不过听小严你这么一说,看来那赵局背后还有人,你估计是惹到了那个人,赵局才会为了邀功跳出来收拾你。”陈大安自然是官场老油子,从严武的三言两语的描述中,就把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小严,你的问题我代表朝廷的军队方面绝对支持,不管涉及到哪一级的官员,我们都会严肃追究到底,毫不妥协,一定给小严你一个满意的交代。”这种狗屁屌灶的事情扯不到军队上来,都是地方官府的问题,陈大安也乐得看热闹,38师损失了两架武直、三辆坦克,不在你芙蓉府身上找回场子来,岂不是让全国的武装警察部队看了笑话?

    而且武警部队翻过新年马上归太尉府管理,不再属于尚书省六部门下,那就更好和地方说话了,看到严武开始吐露心声,陈大安的脸都笑烂了,上级指派的任务快要顺利完成了。

    二十分钟不到,各种小吃美食就被送了进来,估计是派了几个士兵,分别直奔各处目的地,买了早点就回来。“吃吃吃,小严,都趁热吃。”陈大安端起牛肉面,招呼严武吃早餐,十几种小吃,茶几上都被摆满了,严武顿时狼吞虎咽起来。

    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吃完早饭,两人又到阳台上吞云吐雾起来,现在的氛围已经比两人刚见面时好了不少。

    “小严,说说你的情况。你这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大安靠着严武,胳膊撑在阳台上,说话显得很亲热。

    “你是说这个?”严武一边抽烟,手中一闪,一把银色的沙鹰顿时出现在手中把玩。

    陈大安看得眼皮一跳,顿时又镇定起来,“就是这个!小严,你这算是能力吗?可以像变戏法一样的变出真枪?能不能给我看看?”

    严武没多说什么,将手中的沙鹰直接递给了陈大安。

    陈大安是武警机动师的参谋长,自然很多种类的枪都玩过,著名的沙鹰自然也在其列。这把银色的手枪一入手,他就细看起来,枪管、套筒、枪柄、枪身、扳机一一查看,除了手柄上一颗狰狞的羊头和原版的标志不符以外,其他的都别无二致。

    陈大安熟练地打开弹夹,只可惜里面一颗子弹都没有,心中有些诧异,没有子弹怎么射击?难道这就是所有被严武击伤的人员身上,以及枪击案现场都找不到一颗子弹的原因,顿时装得毫不在意的语气问道,“小严,你这枪里怎么没有子弹啊?”

    严武笑了,重新打了一个响指,顿时陈大安手上的沙漠之鹰立刻就消失了,而严武手上重新闪起一道蓝光,沙漠之鹰又出现在他手中。严武头也没抬,直接握枪对着下面花坛就是一扣。陈大安顿时吓了一跳,这可是在蜀西医院,武警部队这么大的能量也只能封锁住一层楼,严武你就不要在这个时候出什么幺蛾子了,这么随意的到处开枪,要是伤到什么人怎么办?就是你昨晚打伤的那些人,朝廷都要挨着一一帮你擦屁股。

    只可惜严武手中沙鹰此刻一丝声音都没有出,火光喷射出枪口,就看到楼下花坛处,一株桂花树上,一丛金色的桂花无声的掉落了,甚至都没有引起来来往往的病人和医生护士的注意。

    陈大安张着嘴盯着严武手中的沙鹰问道,“怎么会没有枪声?刚才我检查过了,里面一粒子弹都没有。”

    严武笑道,“枪嘛,有点声音才好听,我故意让它响的,要不然你们怎么会认为它就是枪。”

    严武的一句话说完,顿时陈大安的脑子就闪过一点灵光,“你是故意让我们以为你用的是枪!这难道不是枪?那是什么?”

    严武手一摊,沙鹰化为水蓝色的波纹,顿时又变成了一把温彻斯特m1887单管猎枪,优雅地在手中旋转了一圈,学着终结者那样自动上膛之后,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它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啊,参谋长大人。”说完这话,严武对着自己脑袋就是扣动扳机,吓得陈大安就要闭眼,生怕眼前出现血肉模糊的一幕。

    然而身为军人的意志和对奇异事物的好奇之心,他勉强没有闭上眼睛,就看到眼前的单通枪管同样有火光喷出,但是却同样没有丝毫声音出。火光淹没了严武的脑袋,一眨眼之后,严武的脑袋却是纤毫未伤,依旧带着笑容看着陈大安。

    陈大安望着严武嘴里白的牙齿,吓得后退几步,声音有些颤抖,“你到底是谁?小严你还是不是人?”

    “我?我乃神霄玉宫天部廷司的七十二地煞星官之一,地壮星君,严武是也!”严武此刻收了星力变化的枪械,双手背在身后,一双眼睛盯在陈大安身上,面带肃容的介绍着自己。身为仙人,自然不能丢了玉宫面子,介绍自己的时候,必须庄重严肃一点。

    “不可能?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神仙?”陈大安并不相信严武说的一切,从小受到的教育告诉他,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妖魔鬼怪、神仙佛祖,有的只是科学、是不同阶级的劳动大众。

    不是有歌的歌词唱得好吗?“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的是社会主义科学展观,而不是什么神仙皇帝!”陈大安有些害怕了,他在害怕严武只是一个拥有某种能力的疯子,脑子里都是一些不切实际的臆想,这种人将会给整个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

    “为什么没有?我严武死了都能重新活过来,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严武轻描淡写地说道。

    “那你说说,你们这些神仙在华夏人民受苦受难的时候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站出来帮助那些千千万万遭受外国欺压的百姓,你们只会坐在天上享受人间的烟火吗?”陈大安开始嘲笑反击。

    严武摇摇头,“我哪里知道这么多。我只知道我死了之后,就有一个羊头人身的神人来询问我是否愿意接受星官之位。我急于报杀身之仇,立刻就答应了,这才重新回到人间。”

    “就是那个羊头?”陈大安立刻想到,无论是严武拿出的枪械,还是变身的巨大机械人,上面都有一个明显的标志,一颗狰狞的羊头,上面还有一个黑色的‘壮’字。原先还以为是严武的恶趣味,现在看来分明是他本人的标志。

    严武点点头,“这就是地壮星官的标志。”

    “我不信,我还是不信你是神仙。月亮我们也上去过,上面空荡荡的一片,除了陨石坑还是陨石坑,哪有什么广寒宫,哪有什么嫦娥月兔、吴刚桂树。都是骗人的,没有神仙。”陈大安摇摇头,让他回去给朝廷汇报严武是一位在世神仙,只怕所有人都会笑掉大牙,陈大安,你是疯了吗?还去相信一个疯子的话?

    严武眼睛一亮,笑道,“说起月亮,我觉得你们如果能够解决我被害的问题,我和朝廷倒是可以谈谈合作。”

    陈大安的脑子一时还没转过来,“合作什么?”

    严武说道,“太空啊?你不会忘了我是一位星君吧?好,我先给你个诚意!”说完这话,严武顿时翻过阳台,往空中一跳,顿时一个巨大的身影就出现在半空,强烈的气流从其后背出,一瞬间,猩红色的身影就飞上了天空,在黎明前的夜色中消失不见了。

    “这是什么节奏?一言不合就上月球吗?”陈大安的脑子都快转不过来了,神仙都喜欢这么办事耿直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