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武侠仙侠 > 儒圣 > 作品相关 第二百三十八章 双双起舞弄清影

作品相关 第二百三十八章 双双起舞弄清影

    “下一次再有这种事儿你可要涨点儿眼力见儿,要不然徒然惹人厌不说,还容易耽误事儿,你知道了吧?”小六子对着云烟道。

    “知道了,知道了,哎呀,就你事儿多!跟个事儿妈似的。”云烟被小六子叨咕烦了,道。

    小六子不高兴了,反对道:“咱们是做下人的,时时刻刻得守着作下人的本分,若是做的不好了,那得自己就记住改正才行!”小六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对着云烟嘱咐道。

    “哎呀,你真是事儿多,那这么多事儿,夫人对我好着呢!”云烟闻言一撇嘴,江燕对云烟那个好,真是跟亲姐妹似的,小六子说的那些话,云烟自然是听不进去了。

    小六子听到云烟这么说话,着急了,说道:“你!你这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少夫人对你好,那是她愿意,那是她本着几十年的情分,你做好一个丫鬟分内的事儿,那是你的本分,你不要因为人家的情分就忘了你的本分!”这话说的可就严肃多了,奈何云烟就是听不到心里去,小六子也是无奈,好在江燕对云烟那是极好的,小六子一时倒是也不甚担心。

    念头一转,小六子一翻白眼,颇为没好气的道:“少夫人对你真是好,好到直接就要对我下手了!”

    云烟闻言一愣,转过头来盯着小六子,低声下气的道:“不好意思啊,那天你也知道嘛,你惹了我生气,我就不高兴,结果被少夫人知道了,哪知道她那天也不高兴,后来一气之下就直接找你去了,对了,你没事儿吧?那天以后就也没有听你提起过?”

    “还能怎么样,也亏的是,那天大营有事儿,少夫人被那些事儿一搅和,气性也就没那么大了,罚了我十军棍也就算了。”小六子没好气的道,想起那天的事儿,小六子就心底里窝火,但是又不可能对江燕怎样,但是云烟也是个暴脾气,小六子心底里那个郁闷啊!那就别提了!

    “哎呀,我就是一时生气嘛,你别生了,我给你道歉好不好?”说话间云烟伸手去拉小六子的袖子,结果小六子似乎是不领情,转过头去,不去看云烟,但是小六子心底里可是乐开了花,小样儿,还治不了你?

    无论云烟好说歹说,小六子就是软硬不吃,搞得云烟牙根儿痒痒,但是又无济于事,小六子这个时候心底里不免打鼓,他也害怕把云烟逼急了,这个暴脾气,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儿来,正当小六子心底里发虚的档口,只见到云烟上前半步,贴近了小六子,也不说话,就在小六子心里砰砰砰直跳的时候,云烟二话不说,直接亲了小六子的脸颊一下,随即红着脸闪开去了,随即就一溜烟的离开了。

    小六子楞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缓过神儿来,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随即咧着嘴笑起来,眼看着云烟就要走远了,小六子低声呼道:“等一会儿,云烟。”

    云烟闻声转过头来,边跑边说:“就不等你,有本事追上我啊!”说话间还扮了一个鬼脸,然后羞红着脸越跑越快。

    且不说云烟跟小六子在外面打情骂俏,这个时候江淮还在大口大口的扒饭,就跟饿死鬼投胎一般,好像是半辈子没吃过饭一样。

    江燕在一旁忙着倒茶,嘴里还道:“哎呀,你吃慢着点儿,没人跟你抢,别噎着,喝口茶”

    江淮也不说话,伸手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咽下了嘴里的饭菜,长出一口气。

    看着江淮这个样子,江燕不由得哭笑不得的,到底说江淮也是个世家大少爷,居然这般的样子,若是让别人知道了去,岂不是贻笑大方?

    江淮打了一个饱嗝儿,平复了一下心情,才道:“今儿事情太多了,哗变、情报、计划,真是那我当一个铁打的了?唉!天底下哪有什么美差!”说话间江淮还拿起几个糕点,细细的品尝着,虽然说江淮是大家之后,什么山珍海味那都吃过,但是这云州的糕点别具一番特色,吃起来满齿留香,舒畅到了肚子里。

    “是啊,天下没有什么美差,想要有所得,必须要有所付出才是!你既然明白这个道理,那不能叫苦才是!”江燕闻言低声道,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江淮一时间没有注意到江燕的脸色,道:“我几时叫哭了?只不过是今日里事情多了一点儿罢了,我感慨一番而已,却也不是叫苦。”

    江淮说这话是转过头去看江燕,但见江燕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常言道:“女人心、海底针。”江淮也不敢妄加揣测,只道是江燕有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儿,心情不好了,但是这几天江淮事情多,也没时间、没心思照顾着江燕的心思了。

    但是看着江燕似乎不大对头,江淮眉头一皱,道:“怎么了,夫人?有什么事儿吗?”江淮倒是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虽然平日里跟江燕夫妻相称,但是却是各过各的,井水不犯河水,说起来也算是相敬如宾了,江淮突然间领悟了过来,所谓相敬如宾,不是一种恩爱的幸福生活,而是悲哀到极致的、没有丝毫恩爱幸福的婚姻生活,若是真是夫妻,自然应当互帮互助、相濡以沫,而不是像客人一样,像江淮江燕一般,那样的话,反而没有丝毫的婚姻之美,只有苦,而这种苦,是不被外人所知的。

    江燕正仔细的听着江淮说话,却不料江淮突然停了下来,江燕不禁心生疑惑,于是抬起头来去看江淮,却不料江淮此刻正盯着江燕,一言不发,江燕看了一眼,俏脸微红,随即就赶紧低下头去,道:“你看这么呢?”

    声音犹如蚊声蚁语,几不可闻,但是江淮还是听到了,一瞬间就从太虚之中回归了,随即有点儿不好意思得的:“抱歉,走神了,你说什么?”

    江燕闻言,一瘪嘴,没好气的道:“没什么,你听错了!对了,今天你这么累,什么事儿啊。这么重要?”江燕看到江淮累成这样,连一口饭都来不及吃,于是“好奇”的问道。

    江淮自然不知道江燕是个什么意思,不过还是道:“按理说你也应该知道,不过今天忘记告诉你了,不过这些事儿费脑子的紧,你不愿意听也就算了。”

    江燕闻言顿时不乐意了,道:“你这么说,你的意思是我没有脑子喽?”

    顿时,江淮满头大汗,这些日子也不知道江燕是怎么了,就是爱跟江淮找茬,江淮都有点儿怕江燕了,平日里跟说话的时候,总是要多想想,但是也免不了每日里吵架斗嘴,今天本来江淮因为有事儿,几乎一天都没见到江淮,本以为可以躲过去了,可是千防万防,还是栽了,居然一时不察,被江燕抓住了。

    但是江淮也是精明的厉害,道:“我哪里是说你没有脑子,不是这些事儿动是累人的很,你又没有多少兴趣,我跟你说干嘛?你说是吧?不过你要是愿意听的话,我就跟你说说就是了。”说到这儿,江淮忽然有些困了,也是,本来江淮就饥困交加,这时候吃饱喝足了,这困劲儿也就上来了。

    但是江淮可不敢表现出来,要不然别江燕抓住一顿数落,江淮还活不活了?于是江淮强打精神,勉强提起精神头,开始跟江燕说一下情况。

    江燕是修士,自然不会犯困,于是一时间就忘了江淮还要睡觉的事儿,结果越说越多,慢慢的江燕也有了兴趣,毕竟现如今局势复杂,江燕也希望自己能够提出什么有用的建议,免得

    “你说,咱们要是”约莫小半个时辰了,江燕算是把局势搞得差不不多了,突然灵光一闪,打算跟江淮说个计划,她虽然对这些事并不感兴趣,但是还是仔细地去思考,江燕也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只当是自己身为监军的责任吧?江燕心底里如是说道。

    但是江燕终究没有仔细的研究过这些事儿,自然是一窍不通,好不容易想到了一个点子,还没等说,自己就把自己推翻了,江燕仔细的琢磨了许久,才算是自己思量出来一个自己认为十分完美的计划,不由得兴冲冲的打算跟江淮说一下,分享一下喜悦之情,免得大男子主义的江淮都把这些事儿理所当然的都揽在一个人身上。

    于是江燕思虑良久之后,终于抬起头来,可是江燕一抬起头,就看到江淮趴在桌子上,呼呼地,居然就直接睡着了!

    江燕看到这一幕,忽然安静下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在作怪,江燕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看着江淮,霎时间屋子里只有江淮轻轻地鼾声和灯燃烧的时候噼里啪啦的声音

    门外清风拂荡,点点月光透过窗户钻进来,映照在屋子里,和着灯光,一起照耀在二人身上,江燕伸手抓过灯烛,放在江淮面前,把江淮的脸照耀成火一样的颜色,江淮呼出的空气,轻轻飘过灯芯,使得灯影轻轻摇晃,好似清风吹进了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