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武侠仙侠 > 儒圣 > 作品相关 第二百九十六章 惧内世子

作品相关 第二百九十六章 惧内世子

    江燕笑着向前,挽住江淮的胳膊,把他馋了下来,道:“我看你话痨似得,哪里会憋死!”

    “你不知道,”江淮伸手扶着江燕,一脸恐惧道:“里面阴沉的可怕,那里是给我一个大活人享用的,要不是由你在一旁帮衬着,分散我的注意力,怕是这短短时日,我能给憋疯了!”

    江淮虽然不了解里面到底是个啥情况,毕竟这世上没有什么人会闲的没事儿跑到棺材里体验一番,就算有那也是修炼鬼道、炼尸的,哪里会跟平常人一个感想,不过看到江淮一脸的生无可恋,还是信了江淮的话,说给他回头做一碗安魂汤,好好定神。

    这一下却是看到江淮更加的生无可恋,江燕不由得恼了道:“你不愿意吃就算了,我还不喜做呢!”

    江淮知道是自己惹恼了江燕,不由得上前笑嘻嘻的插科打诨。赔礼道歉,好在江燕也不是真的恼了,人前又不好伸手去掐江淮的耳朵,暗自生一通闷气,撇撇嘴,也就算了,大喜的日子,没必要这样斤斤计较,等到回到家里再说!

    众人见到夫妻二人许久不见,好一阵儿打情骂俏,不由得远远地追在后面,不敢打扰二人说着夫妻之间的私密情话。

    当然,这只是后面的人的一厢情愿而已。

    这时候,一旁的轿夫把十六人抬的大轿抬了过来,江淮刚刚还阳,似乎是灵魂对身体的控制能力不够,身子软趴趴的,江燕也看出来了,只好搀着他上了轿子,众人打道回府,会江家去了。

    上了轿子,江燕想起一件事儿,不由得掀开轿帘,道:“小六子,你自去家里报信,就说是少爷神魂恢复,已经安然还阳了!”

    小六子这才惊醒过来,暗地里责怪自己糊涂,一时兴奋,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却了,实在是不应该的很!

    于是赶紧牵过一匹马,打马上前,直奔江家大院而去了,赶着向王爷王妃报喜,小六子甚至动用了传驿,一路上换马不换人,赶早去报喜。

    二人上了轿子之后反倒是一阵沉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似乎气氛有些尴尬。

    江淮挠了挠头,才低声问道:“这些日子,你还好吧?”

    江燕闻言眉头一酸,登时落下泪来,道:“你在云州遇险,九死一生,七爷为你还魂失败,我便跟着你回到了江家,后来主持者将你下葬以后,也未曾回过江家,一直在陵园。”

    江淮听了皱起眉头道:“你在陵园干甚?难不成还叫你为我守孝守灵不成?”

    却没想到江燕点了点头,道:“你没有子嗣。”说到这里,江燕低下头,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羞愧,头低的低低的,叫江淮看不清楚。又道:“大哥二哥哪里也还没有诞下后人,也没法过继给你,只好有我给你守着,我本打算是守三年的。”

    “唉!爹也真是的,怎么能叫你就这么在这里守着?没有后人就没有后人嘛,让一些下人在这里守着就行了,何必安排你呢,左右又不是必须的事儿!”一些规矩上的东西,江淮还是知道一些的,夫君死了,寡妇在灵堂守灵自然是需要的,但是也不至于道陵寝哪里守孝三年,这不就跟儿子一个待遇了?

    江淮心底里责怪江雷糊涂,怎么叫江燕就来这里守灵了呢?这可是个苦差事,粗布麻衣不说,吃饭也不能吃太好的饭食,所谓结庐而居,无外如是,听起来很美,但是其实很是难受!虽然江淮身份不一般,外面有大殿,但是总体说起来,叫江燕在这里,那还是受罪!

    江燕闻言摇头道:“爹也本来没有打算叫我在这里,但是我自觉没有给你留下一儿半女,实在是有愧,而且”江燕抬头看了江淮一眼,低下头又道:“所以,其实是我自愿在这里的,怨不得旁人。”

    江淮奇怪的看了江燕一眼,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头,但是他天上地下、月宫瑶池、棺材板子里走了一遭,现如今还是浑浑噩噩,脑子不大灵光,虽然觉得不对劲,但是也没有往心里去,而是道:“当初我们有约定,不怪你,再说,谁能想到想我大好青年,怎么就差一点儿英年早逝了?”江淮郁闷的说道,郁卒之情,难以言表。

    江燕听了江淮如是说,也不知道是个啥滋味,最后一句还差点儿把江燕逗笑了,哪有说自己是英年早逝的?当然,别人也根本没有这个机会!估计也不想有

    忽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江燕伸出手来掐住了江淮的耳朵,道:“好啊,敢说我做的饭不好吃,胆子最近见长啊!”

    江淮左躲右闪,可惜奈若何江燕的修为本来就比他要高,这时候他的身子有没有多少力气,只好好言相求,伏低做小,心道等老子以后修为高了,也过一把打老婆的家暴瘾!

    江燕哪里看不出江淮的鬼心思,于是嘿嘿一笑,暗中加大了掐耳朵的力道,掐的江淮嗷嗷直叫,嘴里喊着再也不敢了,一面躲闪着,让自己少受一点儿痛苦。

    云烟在轿子外面陪着,听到里面杀猪一样的惨叫,心中暗暗痛快她虽然放下了,但是还是乐意见到江淮被江燕欺负,听到这惨叫,心里也是着实欢畅了许多!

    江淮和江燕坐在轿子里,兀自大闹不已,你来我往好不热闹,但是终究是人家小两口关起房门来自己的事儿,旁人就算是听见了,也不可能为江淮出头,只能暗地里鄙视江淮。

    作为一个大世家的公子,不仗势欺人也就算了,居然还怕老婆,怕老婆也就算了,居然被人家欺负成这个样,就算是有人觉得不大好,知道江淮这般软骨头,那也是嫌弃一声,随即就不管不顾,让江淮这种怕老婆的耙耳朵自生自灭去吧!

    江淮虽然不大愿意自己被大家抛弃,但是奈何形势比人强,也只好积蓄力量,广积粮、缓称王,直到有一天翻身农奴把歌唱!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