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玄幻奇幻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第二千三百八十二章 孤儿院的往事

第二千三百八十二章 孤儿院的往事

    事实证明,作为一个替邓布利多当了多年秘密情报人的兄弟兼伙伴,阿不福思的敏锐观察力的确有其独到之处。

    是的,提娅在害怕,怕得整颗心都是悬在半空无处安放的。

    因为就在前天半夜里于梦中渴醒、打算起床喝水时,她看到了自己临睡前习惯性放在枕边的那根陪伴了她十数年的魔杖,竟然自行滚动起来指向了某个方向!

    这当然不是什么灵异事件——虽说比起麻瓜世界来,魔法界的此类事件甚至往往会显得更为真实,毕竟巫师们都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类似幽灵的存在都是切实存在的。

    可当时仍睡得有些迷糊的提娅却很清楚,自己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可绝不是什么吵闹鬼引起的骚灵现象,更不会是屋里突然误闯进了一只隐形兽之类的闹剧。

    因为这种情况,在提娅身边实际上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当初第一次知道有关爸爸妈妈的事……应该就是在那时候吧?”

    刚刚从阿不福思那儿回到自己房间的提娅,坐在床沿上望着窗外那有些阴郁的天空,思绪却早已经飞到了十多年前。

    从在孤儿院后头的晒场边捡到口袋里这支魔杖开始,她的人生发生了第一次改变。

    ……

    约莫在十二年前,提娅尚是一名生活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某所教会孤儿院里的小小麻瓜孤儿,刚好十一岁。

    不得不说,教会孤儿院这种听起来似乎很美妙的慈善机构,在那个年代却往往不是什么好地方。由于从属当地教会,这种孤儿院相比起其他类似机构却有着更为复杂的规则,而其中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对院中孩童的信仰培养。

    被教会孤儿院收留的孩子们每天必定需要接受大量日常规矩与教会礼仪的训导,种种并不符合儿童天性的规则,使得孩子们天天都生活在莫名的压抑环境当中。

    压抑得久了,当然就总会出现一些宣泄。孩子们不可能去反抗那些教会人员和管理者,于是一系列针对弱势同伴的欺凌现象,便自然而然地在暗中滋生了起来,并成为孤儿群体中“代代相承”的常态。

    强大的欺负弱小的,弱小的受了欺负反抗不了、就转头发泄在比其更弱小的身上,直至院中最弱势的那么几个孩子默默忍受,甚至连抱团取暖都做不到。

    而当年的提娅,就是处于那所孤儿院中最底层的孩子之一。

    那一天,对于当时的提娅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非常特别的日子——孤儿院里的孩子大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天,所以基本上都是以被院里收留的日期为准的,而那时距离提娅的“生日”,其实还有小半年。

    因为休息时间里若是留在集体宿舍或是前院活动场,通常都会被人堵住,所以在这时候提娅一般都会尽可能地去找个没人的角落缩起来躲着。哪怕最终大都还是会被某几个游手好闲者找到——毕竟整个孤儿院也就那么丁点儿大,可要想少吃点儿苦头,她还是必须得这么做。

    只是这一天,有点儿不太一样。

    在院后晾衣服晒被子用的晒场一角,又瘦又小的提娅和往常一样寻了个算是能够藏身的花坛蹲在了后头。

    其实就在不远处,便有几个看起来更加合适的废弃橱柜靠着院墙放着,但是她没有选择藏在那里头。因为就算她并不是很聪明,却也知道其实很多孩子都知道那个地方,在躲过两次被很快就逮个正着、且连逃都没法儿逃之后,她便记住了那根本就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选项了。

    “……从左边来,就往右边跑,右边有老仓库可以绕一绕……从右边来,就往左边跑,左边有小树林……但是不能躲林子里,他们比我更熟悉,应该在某棵树后面转向空池子那边……”

    小提娅蹲在稍有些稀疏的花丛后,嘴里念念叨叨着,将这么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逃亡计划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希望自己能在被人追赶的最紧张的时候还记得清楚,以免直接晕头转向地被人堵住去路。

    而也正是在这时,一根看起来有些特别的“树枝”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是一根很奇怪的小木棍,螺旋形的两根纸条规整地扭在一起,仿佛天生是这样的。可棍身上那油亮光洁的模样,却又让还是个孩子的提娅都能看得出来,这根小木棍应该是有人特意制作出来的东西。

    并且,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这根无意间在脚边看到的木棍,像是在吸引着自己的注意力一般。打从她瞥见它的那一刻起,她的视线就再也挪不开分毫。

    “不对……我该好好盯着外面,要不然有人过来都还没发现,那就糟糕了……”

    心里不断在这么想着的提娅,眼睛却一秒钟都没有离开那根木棍,而她的右手却反而鬼使神差地伸了过去。

    “普林斯!你在这里……都过来!哈哈哈哈,上帝保佑,可怜的抱头鬼就在花坛这边藏着呢!”

    “啊!”

    刚刚摸上那根奇怪树枝的小提娅顿时被这从花坛对过传来的一嗓子给吓坏了,可先前还在念叨个不停的“计划”,此时倒真的在她那几乎已经空白一片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霎时间,看到那个比自己大一岁的男孩子从右边绕来的提娅站起身来,拔腿便往左手边跑了出去。

    老实说,提娅其实并不擅长跑步,所以在别人面前逃跑对她来说一直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提娅过去的逃亡经历中,十次有九次都是跑不掉的,而仅剩的那一次多半还是因为休息时间结束,修女摇响铜铃集合才勉强躲过一劫。

    可是没办法,要是不跑,那就肯定得承受更长时间的欺负。两相权衡,她就算知道跑不掉,也只能一次接着一次地尝试逃亡。

    “嘿,逮到你了!”

    正闷头往前跑的提娅,这回甚至还没来得及跑到计划中的那个小树林,就感觉腰后传来一阵大力。

    “砰”地一声,提娅被踹倒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总感觉这根无意间在脚边看到的木棍,像是在吸引着自己的注意力一般。打从她瞥见它的那一刻起,她的视线就再也挪不开分毫。

    “不对……我该好好盯着外面,要不然有人过来都还没发现,那就糟糕了……”

    心里不断在这么想着的提娅,眼睛却一秒钟都没有离开那根木棍,而她的右手却反而鬼使神差地伸了过去。

    “普林斯!你在这里……都过来!哈哈哈哈,上帝保佑,可怜的抱头鬼就在花坛这边藏着呢!”

    “啊!”

    刚刚摸上那根奇怪树枝的小提娅顿时被这从花坛对过传来的一嗓子给吓坏了,可先前还在念叨个不停的“计划”,此时倒真的在她那几乎已经空白一片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霎时间,看到那个比自己大一岁的男孩子从右边绕来的提娅站起身来,拔腿便往左手边跑了出去。

    老实说,提娅其实并不擅长跑步,所以在别人面前逃跑对她来说一直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提娅过去的逃亡经历中,十次有九次都是跑不掉的,而仅剩的那一次多半还是因为休息时间结束,修女摇响铜铃集合才勉强躲过一劫。

    可是没办法,要是不跑,那就肯定得承受更长时间的欺负。两相权衡,她就算知道跑不掉,也只能一次接着一次地尝试逃亡。

    “嘿,逮到你了!”

    正闷头往前跑的提娅,这回甚至还没来得及跑到计划中的那个小树林,就感觉腰后传来一阵大力。

    “砰”地一声,提娅被踹倒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总感觉这根无意间在脚边看到的木棍,像是在吸引着自己的注意力一般。打从她瞥见它的那一刻起,她的视线就再也挪不开分毫。

    “不对……我该好好盯着外面,要不然有人过来都还没发现,那就糟糕了……”

    心里不断在这么想着的提娅,眼睛却一秒钟都没有离开那根木棍,而她的右手却反而鬼使神差地伸了过去。

    “普林斯!你在这里……都过来!哈哈哈哈,上帝保佑,可怜的抱头鬼就在花坛这边藏着呢!”

    “啊!”

    刚刚摸上那根奇怪树枝的小提娅顿时被这从花坛对过传来的一嗓子给吓坏了,可先前还在念叨个不停的“计划”,此时倒真的在她那几乎已经空白一片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霎时间,看到那个比自己大一岁的男孩子从右边绕来的提娅站起身来,拔腿便往左手边跑了出去。

    老实说,提娅其实并不擅长跑步,所以在别人面前逃跑对她来说一直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提娅过去的逃亡经历中,十次有九次都是跑不掉的,而仅剩的那一次多半还是因为休息时间结束,修女摇响铜铃集合才勉强躲过一劫。

    可是没办法,要是不跑,那就肯定得承受更长时间的欺负。两相权衡,她就算知道跑不掉,也只能一次接着一次地尝试逃亡。

    “嘿,逮到你了!”

    正闷头往前跑的提娅,这回甚至还没来得及跑到计划中的那个小树林,就感觉腰后传来一阵大力。

    “砰”地一声,提娅被踹倒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总感觉这根无意间在脚边看到的木棍,像是在吸引着自己的注意力一般。打从她瞥见它的那一刻起,她的视线就再也挪不开分毫。

    “不对……我该好好盯着外面,要不然有人过来都还没发现,那就糟糕了……”

    心里不断在这么想着的提娅,眼睛却一秒钟都没有离开那根木棍,而她的右手却反而鬼使神差地伸了过去。

    “普林斯!你在这里……都过来!哈哈哈哈,上帝保佑,可怜的抱头鬼就在花坛这边藏着呢!”

    “啊!”

    刚刚摸上那根奇怪树枝的小提娅顿时被这从花坛对过传来的一嗓子给吓坏了,可先前还在念叨个不停的“计划”,此时倒真的在她那几乎已经空白一片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霎时间,看到那个比自己大一岁的男孩子从右边绕来的提娅站起身来,拔腿便往左手边跑了出去。

    老实说,提娅其实并不擅长跑步,所以在别人面前逃跑对她来说一直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提娅过去的逃亡经历中,十次有九次都是跑不掉的,而仅剩的那一次多半还是因为休息时间结束,修女摇响铜铃集合才勉强躲过一劫。

    可是没办法,要是不跑,那就肯定得承受更长时间的欺负。两相权衡,她就算知道跑不掉,也只能一次接着一次地尝试逃亡。

    “嘿,逮到你了!”

    正闷头往前跑的提娅,这回甚至还没来得及跑到计划中的那个小树林,就感觉腰后传来一阵大力。

    “砰”地一声,提娅被踹倒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总感觉这根无意间在脚边看到的木棍,像是在吸引着自己的注意力一般。打从她瞥见它的那一刻起,她的视线就再也挪不开分毫。

    “不对……我该好好盯着外面,要不然有人过来都还没发现,那就糟糕了……”

    心里不断在这么想着的提娅,眼睛却一秒钟都没有离开那根木棍,而她的右手却反而鬼使神差地伸了过去。

    “普林斯!你在这里……都过来!哈哈哈哈,上帝保佑,可怜的抱头鬼就在花坛这边藏着呢!”

    “啊!”

    刚刚摸上那根奇怪树枝的小提娅顿时被这从花坛对过传来的一嗓子给吓坏了,可先前还在念叨个不停的“计划”,此时倒真的在她那几乎已经空白一片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霎时间,看到那个比自己大一岁的男孩子从右边绕来的提娅站起身来,拔腿便往左手边跑了出去。

    老实说,提娅其实并不擅长跑步,所以在别人面前逃跑对她来说一直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提娅过去的逃亡经历中,十次有九次都是跑不掉的,而仅剩的那一次多半还是因为休息时间结束,修女摇响铜铃集合才勉强躲过一劫。

    可是没办法,要是不跑,那就肯定得承受更长时间的欺负。两相权衡,她就算知道跑不掉,也只能一次接着一次地尝试逃亡。

    “嘿,逮到你了!”

    正闷头往前跑的提娅,这回甚至还没来得及跑到计划中的那个小树林,就感觉腰后传来一阵大力。

    “砰”地一声,提娅被踹倒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总感觉这根无意间在脚边看到的木棍,像是在吸引着自己的注意力一般。打从她瞥见它的那一刻起,她的视线就再也挪不开分毫。

    “不对……我该好好盯着外面,要不然有人过来都还没发现,那就糟糕了……”

    心里不断在这么想着的提娅,眼睛却一秒钟都没有离开那根木棍,而她的右手却反而鬼使神差地伸了过去。

    “普林斯!你在这里……都过来!哈哈哈哈,上帝保佑,可怜的抱头鬼就在花坛这边藏着呢!”

    “啊!”

    刚刚摸上那根奇怪树枝的小提娅顿时被这从花坛对过传来的一嗓子给吓坏了,可先前还在念叨个不停的“计划”,此时倒真的在她那几乎已经空白一片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霎时间,看到那个比自己大一岁的男孩子从右边绕来的提娅站起身来,拔腿便往左手边跑了出去。

    老实说,提娅其实并不擅长跑步,所以在别人面前逃跑对她来说一直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提娅过去的逃亡经历中,十次有九次都是跑不掉的,而仅剩的那一次多半还是因为休息时间结束,修女摇响铜铃集合才勉强躲过一劫。

    可是没办法,要是不跑,那就肯定得承受更长时间的欺负。两相权衡,她就算知道跑不掉,也只能一次接着一次地尝试逃亡。

    “嘿,逮到你了!”

    正闷头往前跑的提娅,这回甚至还没来得及跑到计划中的那个小树林,就感觉腰后传来一阵大力。

    “砰”地一声,提娅被踹倒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总感觉这根无意间在脚边看到的木棍,像是在吸引着自己的注意力一般。打从她瞥见它的那一刻起,她的视线就再也挪不开分毫。

    “不对……我该好好盯着外面,要不然有人过来都还没发现,那就糟糕了……”

    心里不断在这么想着的提娅,眼睛却一秒钟都没有离开那根木棍,而她的右手却反而鬼使神差地伸了过去。

    “普林斯!你在这里……都过来!哈哈哈哈,上帝保佑,可怜的抱头鬼就在花坛这边藏着呢!”

    “啊!”

    刚刚摸上那根奇怪树枝的小提娅顿时被这从花坛对过传来的一嗓子给吓坏了,可先前还在念叨个不停的“计划”,此时倒真的在她那几乎已经空白一片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霎时间,看到那个比自己大一岁的男孩子从右边绕来的提娅站起身来,拔腿便往左手边跑了出去。

    老实说,提娅其实并不擅长跑步,所以在别人面前逃跑对她来说一直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提娅过去的逃亡经历中,十次有九次都是跑不掉的,而仅剩的那一次多半还是因为休息时间结束,修女摇响铜铃集合才勉强躲过一劫。

    可是没办法,要是不跑,那就肯定得承受更长时间的欺负。两相权衡,她就算知道跑不掉,也只能一次接着一次地尝试逃亡。

    “嘿,逮到你了!”

    正闷头往前跑的提娅,这回甚至还没来得及跑到计划中的那个小树林,就感觉腰后传来一阵大力。

    “砰”地一声,提娅被踹倒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