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七章 琴奴

第七章 琴奴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聂天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疼你入骨重生之拐上大佬生个娃她超软超可爱你是我的难得情深神秘军少,撩上瘾!大魔王你今天翻车了吗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最佳女婿林羽江颜

    这种用水滴折磨人的段,是世纪欧洲那边审讯俘虏的时候,惯用的法。

    我他妈的是念过书的人,还恰巧喜欢研究历史,这点西方历史我还是知道的。

    没想到如今我差点就陷了进去,我循着声源,猛地跳起,一伸,在黑暗,准确无误的将那器皿打翻了。

    水,依旧在滴,但是没有那器皿等着,溅到地上,根本发不出大的声响。

    我的注意力也不再放在水滴上面,而是将刚刚跌落在地上的器皿的碎片捡起来,握在里面,眼睛紧紧的盯着那石门。

    他们不会想饿死我的,毕竟,如果想我死,刚才便动了。

    我寻思着,后山这么多石头屋便是牢房,而每一间石头屋里面的状况都不一样,关着的人不同,刑法也不同。

    把我关在这间,应该是有事情要审讯我,所以,我不会很快便死去。

    我耐心的等待着,如今,胖子被那个宁宁玩弄着,说不定很快便会出事,金虎那边也凶多吉少,我没有任何的外援。

    一切得靠我自己!

    很小的时候,我母亲就告诉我,我的父亲是一位民族大英雄,我作为他的儿子,要勇敢,要坚韧,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先冷静,再反抗。

    我无数次问我母亲,我父亲是怎么死的,每到那个时候,她都热泪盈眶,直摇头,说他没死,总有一天会回来找我们的。

    后来村庄被洪水毁了,所有村民都消失了,我连尸骨都没找到,我便不再相信我母亲的话,如果我那该死的父亲真的是大英雄的话,为什么连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

    他就是个懦夫,一个不敢挑起重担,一直躲避的懦夫!

    所以,从那以后,我便明白,一切都得靠我自己!

    漫长的等待让我的精神紧绷到了极点,我不知道到底等了多长时间,只知道,当那石头门再次被开启的时候,我条件反射的站起来,冲过去,将里面的碎片抵在了来人的脖子上!

    “不准叫,不想死,老老实实的进去!”

    那女人却没慌,也没喊,甚至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那双眼睛,此时紧紧的盯着我脖子上的红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不由的打量起这个女人来,她有四十多岁,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只是,她的右半边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影响了整体的观感。

    而且,她似乎是个哑巴。

    她跟村子里面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一样,身上没有那种妖娆魅惑的气质,反而从她此刻的眼神里,我似乎看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那种情愫,就像是看到了一位久别重逢的老友一般,眼神里,有着激动,却又伴随着忧伤。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响起了脚步声,女人的眼神立刻撤了回去,紧接着,她的头猛地往后一撞,我吃痛,她趁打掉了我里面的碎片,一个反擒拿,将我压在了地上!

    一整套动作干净利索,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制住了!

    “琴奴,放开他!”

    是黑衣人的声音,原来这个女人叫琴奴。

    琴奴松开了我,我站起来对上黑衣人,黑衣人伸捏住了我的下巴:“你姓周?”

    “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老子叫周挽。”我毫不示弱的说道。

    黑衣人点点头,接着问道:“你母亲叫明月,是吗?”

    明月,正是我母亲的名字,我有些疑惑了,难道我母亲跟这黑衣人认识?

    不,不可能的,我母亲是个温柔善良的普通女人,怎么可能会认识这样的怪物。

    黑衣人看我没有回答,但是肯定是从我震惊的脸猜到了什么,忽然大笑了起来:“好啊,周挽,这个名字取得真好。”

    当时我的感觉很不好,黑衣人却指了指我脖子上的吊坠,说道:“那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对不对?”

    “关你屁事!”我立刻用捂住了吊坠,生怕他再来夺。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如果一早知道是你,我就根本不会为难你,以后你留在村子里吧,这个村子里的所有女人你都可以玩,只要不乱跑,干什么都可以,就像在自己的家一样。”

    黑衣人的话让我感觉不可思议,他的态度怎么转变的这么快?难道就是因为我叫周挽,我的母亲叫明月?

    “我不会住在这个村子里面,也不想玩这里的女人,你将我兄弟还给我,我带着他离开,永远不会再来叨扰你们。”

    这个村子里没一个好人,我只想尽快带着胖子离开,一刻都不想多留。

    “晚了,你朋友已经爱上我们宁宁了,我可以破例也让他留在村子里,做宁宁的shangen女婿,这样,你愿意留下来吗?”黑衣人似乎在讨好我。

    我摇头:“我要走,带着我的兄弟立刻离开,我就一句话,要么走,要么死!”

    “呵呵,倒是有几分骨气,好,我给你会,我可以放了那个胖子,但是你得留下!”

    黑衣人说的干脆,但是我却犹豫了,他可以放了胖子,但是却没说要帮胖子解了那红药丸的药性,更没有保证胖子这以后不会出现别的意外。

    这个村子里面有猫腻,他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走胖子的,难道不怕被jingha一锅端了吗?

    我不相信!

    黑衣人看我不说话,笑了笑,忽然走上前,双捧起我的脸:“真年轻啊!”

    我看不到他的,却能真实的感受到那一双冰凉的爪子在我的脸颊上面抚摸着,森寒森寒的。

    “我给你一夜的时间考虑,明天一早,便是决定你兄弟死活的最后时刻,记住,做出最明智的回答,否则,后果自负。”

    黑衣人离开了,我被琴奴带回了家。

    琴奴住在村西头的一栋两层小竹楼里,她给我烧了洗澡水,我都好几天没能好好的洗个热水澡了。

    洗完之后,吃了饭,便被琴奴安排在了二楼,之后她便下去了。

    桌子上点着油灯,房间里面的光线有些暗,摆设也很简单,最有特的,是东面墙上,挂着一把连弩和一个箭袋。

    那连弩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弩的主骨架断了,不能用了。

    这连弩对琴奴的意义肯定很不一样,琴奴的身很好,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或许,这是她曾经最趁的ui吧。

    房间的外面是一个走廊,我站在走廊上,朝下看去,琴奴正靠在一楼的门框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琴奴年轻的时候肯定也是个极美的女人,四十多岁的人了,身材婀娜多姿的,穿着淡紫连衣裙,从我的角度能看到那一对傲人的曲线在上下起伏着,很是养眼。

    我一拍自己的脑袋,捂住眼睛转回了屋里,感觉自己刚才真的很龌蹉,竟然偷看一个四十多岁的阿姨。

    我躺在床上,胖子的事情需要好好想想。

    如今,胖子的情况很不好,就算我现在能够带着他出村,也无法将他带回市里面,他会被那红药丸的药性折磨死的。

    我更不可能自己一个人离开。

    所以,我现在的选择只有一个,留下来,断了胖子和这个村子里面所有女人的来往,找到解除药性的办法,之后才是我们找会逃离的最佳时。

    我想着想着,就那么睡着了,迷迷糊糊,我又做了那个梦。

    梦里面,enu姐姐一直在叫我,她说,周挽,我好痛啊,你快来救我好不好?明天白天就来,求你了。

    我心里想着,反正最近几天我也走不了,那黑衣男人也允许我留在村子里,那我正好可以光明正大的去看看,也算是解了我心头的一个困惑了。

    所以,当时我便答应了她,说明天一早便去找她。

    enu姐姐笑了,身影渐渐的淡化,消失不见了,我迷迷糊糊的醒来,却发觉床边坐着一个人。

    那个人正在抚摸我的脸颊,我似乎还隐隐的听到了抽泣声。

    我没敢动,闭着眼睛装睡,好一会儿,那人才站了起来,转身离开了。

    我眯着眼睛向她看去,是琴奴!

    从我们一开始相遇,琴奴看我的眼神就不对,如今深更半夜的更是闯进我的房间里,做出这样的动作,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我们已经分别很多年了,好不容易才再次相遇了一般。

    这个村子里面的人为什么都这么奇怪?

    看了一眼时间,才四点多,拽起被子蒙住头,一觉睡到了六点多。

    起床之后,琴奴已经不在竹楼了,桌上给我留了饭菜,我胡乱的扒拉了两下,便出门直奔宁宁家。

    宁宁正站在院子里面梳头,看见我进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没理她,直接朝着东屋里闯。

    可是胖子却已经不在东屋了,我转身出来,指着宁宁的脸质问:“胖子呢!”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别以为我们族长给你面子,我薛宁宁就会买你的账!”

    薛宁宁说着转身便要回房,我一把拽住她:“好,刚才是我语气不好,我道歉,请问,胖子去了哪里?”

    那薛宁宁忽然娇笑了起来,伸勾住了我的脖子,胸前那一对饱满紧紧的贴着我,撅起小嘴说道:“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