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八章 晚上需要我

第八章 晚上需要我

推荐阅读: 极品护花使者沈清澜贺景承(综)你可能在逗我!湛医生,请矜持天命福女大事纪最佳女婿林羽江颜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豪门校草的男妻(重生)最强神医赘婿怀上豪门老男人的孩子[穿书]

    当时我真想一把甩开这薛宁宁,请她有多远滚多远!

    但是我还是忍住了,亲一下又不会死,反正她长得也不丑。

    我低头在她脸颊上碰了一下,说实话,如果要是在这桃花村外面遇到这样的大波enu,还主动投怀送抱,我肯定是激动坏了。

    可是,这薛宁宁是什么货我现在已经明了了,被她这么搂着,我连脊梁骨都紧绷了起来。

    “哟,这叫亲啊,我怎么感觉像是被条狗舔了一下呢?”薛宁宁嫌弃的抹了一把脸颊,毫不客气的说道。

    我一把推开了薛宁宁,没好气的说道:“我就当刚才那一下是舔了母狗了!”

    不想跟这种女人一般见识,她不愿意说,我就是给她个法式热吻她也不会说,我犯不着在这种女人身上浪费时间。

    我转头就走,那薛宁宁在后面喊道:“别不把老娘当回事,很快,你就会回来跪着求着吻我的。”

    薛宁宁也太大言不惭了,这村子就这么大,我就不信我找不到。

    我刚出了薛宁宁的门,昨天那个在村口按住我的冰山enu迎面走了过来:“周挽,跟我来!”

    “我凭什么跟你走?”我打不过这冰山enu,下意识的想离她远一点,不是怕她,总觉得她那冰凉的体温,不像是人类。

    “不想见你兄弟了?”冰山enu不耐烦的问我,我一听是要带我去见胖子,立刻跟了上去。

    冰山enu在前面走着,我跟她保持一米距离,在后面跟着,来到了第二排最西头的那间院子门口。

    冰山enu指着院门说道:“你进去吧,族长在里面等你。”

    “黑衣男?他找我做什么?”

    “你进去就知道了。”

    冰山enu站在门边,不再理我,我心里面其实明白,这黑衣男找我,肯定是问我要不要留下来,如果不留,再用胖子的性命来威胁我。

    走进大门,门立刻被冰山enu关上了,我环顾四周,这间院子很大,院墙要比薛宁宁家的高半米,分正厅和东西厢房,除了正厅的门,每一间都紧紧地关着。

    而黑衣男此刻正坐在正厅的正位上,在桌面上轻轻地敲击着,一看就是在等人。

    他的下首,坐着精神萎靡的胖子,胖子脸惨白,眼睛浮肿,坐在那里眯缝着眼睛,仿佛随时随地都能睡着了似的。

    我走过去,没有叫醒胖子,正对着黑衣人:“我会留下来,但是你得答应我,将胖子的药性解掉。”

    黑衣人笑了笑,摇头:“宁宁就是他的药,在他沾上宁宁的那一刻,这辈子便甩不掉了。”

    “好,那我提另外一个要求,胖子可以跟薛宁宁在一起,但是以后不准喂他吃红药丸,也不准放他血。”

    我总觉得,只要不吃那红药丸,胖子体内的药性就会自己慢慢的消散。

    这一次,黑衣人很爽快的答应了,我没有再提别的事情,诸如放掉金虎他们,因为这样做很蠢。

    用女人来勾引男人进村,慢慢的消耗他们的生命,虽然段卑鄙,但是这说到底,一开始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

    如果大家没有被美冲昏了头脑,就不会不管不顾的跌进这样的漩涡之了。

    我带着胖子往外走,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琴奴从外面走进来,跟我迎面碰上,却连看都没看我一眼,朝着正厅走去。

    我有些吃惊,这琴奴对我的态度还真变幻莫测。

    我将胖子带回了琴奴的竹楼,安排他洗漱睡觉,他一沾着床便睡得不省人事。

    我却还有事情,因为昨夜那个梦,我今天必须去祠堂看一眼,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那个enu姐姐。

    但是在祠堂门口我被挡在了外面,说是祠堂重地,没有族长的命令,外人一律不得入内。

    我刚想硬闯,肩膀就被人从后面捏住了,回头一看是琴奴。

    她面无表情的冲着我摇摇头,不知怎么的,我总觉得琴奴对我没有恶意,她这么提醒我,一定是有她的道理的。

    我看了一眼祠堂,不进去心里面不甘,但是祠堂重地,也的确不是好闯的。

    我跟着琴奴回去,其实我有很多话想问琴奴,想要让她帮我解惑,但是我知道,琴奴就算是会说话,也不会告诉我那些我想知道的秘密的。

    毕竟,琴奴,是那个黑衣人的奴隶!

    回到琴奴的竹楼,我就一直陪在胖子的身边,我仔细检查了他的身上,没有出现任何伤口,就是精气不足罢了。

    吃午饭的时候,琴奴端上来一碗黑漆漆的草药汁,让我喂给胖子。

    “这个草药汁能解胖子的药性?”我期待的看着琴奴,心里面很感激。

    琴奴摇摇头,对我打了势,意思好像是说,只是缓解,不能解除。

    我点头,这已经很好了,胖子的药性慢慢缓解,神智清醒了,那我也就离成功又迈进了一大步。

    我问琴姨,这草药汁是她自己配的吗?她是不是懂医术,琴姨点头。

    再多问,她便不理我了,对我做势,意思是不要出去乱说。

    我立刻点头,琴姨果然是好人,她的处境很为难,却冒着巨大的危险在尽力帮我。

    我不由的低头看向脖子上的吊坠,紧紧的握在里,母亲,琴奴是你的故友吗?她这么照顾我,是不是因为你的关系?

    没有人能给我确切的daan,我将草药汁给胖子喂完,便倚在竹楼走廊上,俯视桃花村。

    从我的角度,能够看到桃花村南边的那一大片桃花林!

    九月初了,在这种自然环境下,桃子都早已经成熟了,哪还能开出这么绚烂的桃花来?

    真是奇怪。

    我正想着,床上传来了胖子起来的声音,我回头一看,胖子已经坐了起来,苍白的脸颊上,似乎有了一点点粉。

    琴奴的草药汁还真管用!

    我心里高兴,走过去,胖子懵懂的看着我问道:“这是哪?周挽,你不是在帐篷里吗?怎么会出现在村子里?”

    能这么跟我说话,说明胖子的神智也清醒了一点,我拉住胖子的:“胖子,你被那个薛宁宁迷惑住了,我们现在出不了村子,高明失踪了,我估计大部分是死了,刚来的那两个人也被抓了,所以,胖子,你得用你的意志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再栽进薛宁宁的温柔乡里。”

    胖子直摇头:“周挽,我控制不了自己,一到了晚上,见不到宁宁,我的心口就像是有一千只虫子在爬一般,受不了啊!”

    “可是你越是这样,就越陷越深,最终的结局,就会跟高明一个样!”

    我努力的劝说胖子,胖子说道理他都懂,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

    “周挽,你走吧,越快越好,我已经是个废人了,不值得你救,要是真死了,每年清明鬼节的,多给我烧点纸钱就可以了。”

    “说什么屁话呢,你只要听我的话,我保准将你带出去。”

    我信誓旦旦的保证,但是胖子却不置可否:“周挽,将我绑起来吧,我怕我晚上又控制不住。”

    我想想,还是找来绳子将胖子绑在了床上,之后我便站在竹楼走廊上,观察着村子里的动静。

    经过了昨天一夜的折腾,我们几个被抓了,但是我却发现,村口又有人来了,而且高明那一帮人,还有人活着回到了帐篷里。

    这就是桃花村的阴谋能够一直延续下去的关键所在。

    所有进入桃花村的男人们,很快全都会被迷失心智,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深陷泥藻了。

    进过村子的男人们,再回到外面,除了睡觉,便是谈论村子里面的女人怎么怎么好。

    而新来的男人,一个个精虫上脑,早已经垂涎尺了,即使是看出那些人的脸不正常,也只会以为他们纵欲过度罢了。

    这个桃花村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少年了,能够一直不出事,就是因为,只要来了,就不可能再有人走出去!

    可悲啊!

    时间过得很快,眼看着天又暗了下来,村口,已经有人往里冲了,被我捆起来的胖子,也开始挣扎,嘴里面还是那句老话:我要宁宁!

    我一直守在胖子的身边看着他,说什么我都不会再让他回到宁宁的身边去!

    但是没一会儿,我便听到楼下有人在嚷嚷,一听就是薛宁宁找shangen了!

    那泼皮女人插着腰站在楼下,仰着娇俏的小脸直接骂开了:“周挽,我知道胖子就在上面,你放他下来,晚上没有老娘陪着,他受不了!”

    “薛宁宁,你回去吧,我是不可能再让胖子靠近你半步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薛宁宁仰脸看向我,双交叉抱在胸前,那一对凶器无意被托了起来,又大又白,从我的角度,一览无余。

    她娇笑着看着我说道:“好看吗?周挽,要不今晚你跟胖子一起来,老娘我招架得住!”

    “滚!”

    我红着脸转身,不想去理这个**,但是薛宁宁不依不挠,一个劲的在下面污言秽语。

    但是我一回身,哪还有胖子的影子,再转脸朝着楼下看去,胖子已经扑进了薛宁宁的怀里,正埋头享受着。

    薛宁宁抱着胖子的头,挑衅似的朝着我竖起了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