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十七章 我只要你

第十七章 我只要你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说到阴阳调和,我忽然想起来梦里面那个人要我去跟琴奴要一本叫做阴阳密录的书,一听这名字,就跟阴阳调和有关。

    想到这,我便不做声了,因为我现在不能随随便便的提起琴奴,琴奴是这个村里面唯一一个真心对我好的人,我要尽量保护她,而不是将她推到风口浪尖上。

    绿萝出去了,我紧紧的裹着被子,缩成一团,在床上都成了筛子。

    过了很久很久之后,就在我感觉到自己意识都开始涣散了的时候,绿萝终于跑了回来,后面跟着的,不是少女,而是黑衣人。

    黑衣人走过来,伸在我的身上摸了一遍,紧接着,将放在了我的丹田之上,用力往下按去。

    这一按,我差点没吐血,紧接着没我就感觉丹田之内横冲直撞,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去,把琴奴带过来。”

    黑衣人忽然冷冷的朝着绿萝交代道,我心里咯噔一声,难道黑衣人也知道琴奴里面有那本阴阳密录?

    黑衣人一直盯着我,眉头紧紧的拧着,他是真的着急,因为他需要我的身体。

    我咬着牙哆嗦着,心里面默默发誓,终有一天,我要亲干掉这家伙,被人时时刻刻惦记着这副皮囊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没过多久,琴奴便被都带到了我的面前,被绿萝狠狠的压着跪在地上。

    她身上穿着的那件淡紫的裙子,此时被鞭子抽的血迹斑斑,裸露在外的小臂上,也满是伤痕,仅仅一天多,她就被折磨成这个样子,这黑衣人下可真狠。

    “琴奴,将功折罪的会给你,天,我要看到一个完好的周挽,否则,可就不是关小黑屋那么简单了。”

    黑衣人说完转身就走,留下了琴奴和绿萝,绿萝没离开,琴奴便不敢起来,一直低头跪在地上,不知道想些什么。

    “回,回去。”我将伸向琴奴,乞求道,琴奴抬眼看我,眼睛里面满是泪水。

    绿萝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但是也没有办法,本来我是她取悦黑衣人的段,却没想到却适得其反,如今我变成这个样子,黑衣人没怪罪她已经算不错的了。

    “滚!”

    绿萝吼了一声,走了,绿萝站起来,将我背在后背上,吃力的往竹楼走去。

    没走多远,胖子便慌慌张张的跑来了,接过我,很快便将我驼回了琴奴家。

    “周挽,你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我该怎么帮你?”胖子六神无主,琴奴推了推他,让他出去,我点点头,胖子不确定的问我,“真的没事吗?”

    “去吧,我没事。”

    我只能几个字几个字的往外蹦,胖子担忧的看了我一眼,离开了,估计是暂时去薛宁宁那里去了。

    二楼上只剩下我和琴奴两个人,琴奴伸在我的小腹上面轻轻的推拿,她的暖暖的,力道不大不就这样推了有半个小时,我只感觉丹田之内有了一丝热气,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

    紧接着,琴奴将我扶了起来,盘腿坐在床上,对我说道:“周挽,我本不想将你牵扯进来,因为这是一个永远也无法平息的漩涡,一旦掉进来便再也拔不出去了,可惜,你还是跳进来了。”

    “琴奴,我要阴阳密录。”随着时间推移,琴奴刚才驱逐出去的寒气又开始抬头,慢慢的往回聚拢,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跟琴奴转弯子。

    琴奴听我说要阴阳密录,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你怎么知道阴阳密录?”

    “有人托梦给我,说你这里有,我想,我现在很需要这个。”我实话实说。

    琴奴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你见过他了?”

    “他?你是说梦里面的那个男人的声音吗?他是什么人?琴奴你知道吗?”我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搓着脚,以此来取暖。

    琴奴愣了一下,继而摇头:“不,我不认识,不过阴阳密录那本书已经消失了,所有的心法都在我的脑子里,现在,我一点一点的教你,希望你的天分不比他差,能来得及救你。”

    “他?是指地底下那个人吗?”

    琴奴笑了一下:“是我的一个故人,以后有会,我会告诉你的,现在,闭上眼睛,集精力,气沉丹田”

    所谓阴阳密录,其实就是将阴阳之气调和的一种心法,但是要比我想象的厉害,因为它调和阴阳之气的办法,是将体内的阴煞之气,慢慢的转化为阳气的一种办法。

    琴奴对阴阳密录了然于心,她将那些心法一字一句的解释给我听,在我修炼的过程,她时刻提醒我,怎样练才能走捷径,怎样避过在修炼过程遇到的那些瓶颈。

    仅仅两天,我便将阴阳密录练熟了,体内的阴寒之气完全消失,转化成了一股真气,充盈在整个丹田之,整个人都感觉精神了很多。

    “我没想到,你比他还要优秀,仅仅两天便大好了,真不容易。”琴奴忍不住的赞叹道。

    我疑惑的看着琴奴,她一次又一次的提到那个他,言语之间满满的都是对他的敬佩以及亲密感,这个他到底是谁?

    但是琴奴不说,我也问不出来,所幸便不问,低眼看着琴奴臂上的伤痕,心疼道:“琴奴,还痛吗?”

    “这点痛算不得什么,琴奴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看我脸上的这道伤疤就知道了,周挽,要想在这个村子里面活下去,不是靠硬拼就行的,要动脑子,要学会避其锋芒,懂吗?”琴奴伸摸着我的头发说道。

    我点点头:“我懂,但是琴奴,我得回到绿萝身边去了,你好好在家养伤,别担心我。”

    “为什么?绿萝对你没有真感情的。”琴奴不解的问道。

    “我知道,但是我需要她的帮助,琴奴,我很早便明白,这个世界是残酷的,不拼,就一无所有,我得自己拼出一条血路,才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会隐忍,忍到我足够强大的那一天,改变现在的一切,相信我!”

    我伸拥抱了琴奴,在琴奴惊愕的眼神离开,琴奴一把抓住了我的膀子:“你到底想干什么?跟我说说,说不定我能帮你。”

    “我需要靠近后山血池。”我是完全信任琴奴的,不仅仅是因为琴奴对我好,还因为她是梦的那个人提到的唯一一个能帮我的人。

    “去后山血池做什么?”琴奴问我。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一咬牙,还是决定将小黑虫拿出来,递到琴奴的里面:“这个小黑虫你见过,她好像也认识你,我得将她带到后山血池去。”

    “她竟然出来了,真没想到她还活着。”琴奴轻轻的抚摸着那小黑虫,小黑虫很乖,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这小黑虫是我的前辈,她知道的内幕,要远远比我多得多。

    “琴奴,你为什么不反抗呢?为什么要对那个黑衣人那么服帖?你们以前都是认识的对不对?”我试探的问道,琴奴似乎很不愿意谈过往,但是我又很好奇。

    琴奴摇头:“周挽,随着你的心意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到了该告诉你一切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现在还不是时。”

    琴奴忧伤的看着我,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我不是傻子,知道琴奴现在不告诉我,最大的可能,是因为这些秘密,这些过往牵扯太多,她不想让我一时间接受不了,情绪崩溃掉。

    要不是我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要不是我梦出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琴奴或许还是不会张嘴跟我说这些。

    “嗯,那我走了,琴奴,你好好照顾自己,帮我照顾胖子。”

    琴奴点头,将小黑虫还给我:“她叫金蚕,是个女孩子,对她温柔一点。”

    金蚕?

    这小黑虫丑不拉几的,竟然还有一个这么好听的名字,我点点头,将小黑虫收起来,朝琴奴摆摆,朝着绿萝家走去。

    那个时候,月亮刚刚出来不久,绿萝正在家里洗澡,我站在门外听到里面有水流声,一想到绿萝那娇媚的样子,便浑身燥热。

    说真的,绿萝是个特别诱人的女人,年轻,漂亮,清纯带着一丝妩媚,总之一句话,她是一个动人的冷美人。

    我伸推门进去,绿萝猛地回头,一头长长的秀发飘散,美的不可方物。

    “你怎么来了?”绿萝诧异的问道,一开始遮住胸前的,在看到来人是我之后,不自觉的放了下来。

    我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绿萝:“想你了,就来看看。”

    “呵!你还真不怕死,还敢想我。”绿萝讥诮的说着,低下眼帘,用捧起热水,慢慢的浇在自己的身上,那些水珠顺着她娇嫩的肌肤滑落,晶莹剔透。

    我忍不住一把将绿萝从水里面抱起来,转身便朝着卧房走去,绿萝伸推我:“你跟我已经没有关系了,过些日子,族长会派更好的人选陪你。”

    “我不要别人,只要你。”

    我一边说着,一边将绿萝压在了从床上,除去我需要利用绿萝去接近后山血池之外,我是真的有点喜欢她,和她的身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