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二十三章 小黑虫

第二十三章 小黑虫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这一路上,我的心都上八下的,里面握着蚕茧,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小黑虫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等回到了白黎那里,白黎还保持着我离开的姿势,似乎还没睡醒。

    我浑身粘腻,自己去打了水,冲洗了一番,在洗澡的时候,我仔细的检查了蚕茧,蚕茧是血红的,但是却透明,对着油灯能看到里面蜷缩着一只小虫子。

    我晃了晃,里面的小虫子跟着晃了晃,上的重量也可以,心下便安定了不少。

    我是见过蚕结茧的,一般蚕茧变得透明,并且摇晃的时候,里面有动静,重量适,就说明这是个活茧,以后里面的蚕是可以破茧成蝶的。

    我将蚕茧收起来,虽然不知道小黑虫会在这个时间结茧,是不是跟那血池里面的黑藤蔓有关系,但是我还是挺期待小黑虫破茧成蝶的样子的。

    等到回到床上,我从后面抱住了白黎,白黎身上暖暖的,很舒服。

    一夜无梦,第二天我醒的比较早,白黎还没离开,转身窝在我怀里,这一刻的她还是比较可人的。

    “安心了?”白黎闭着眼睛慵懒的问道。

    “安心了,你该起床了。”我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忽然觉得我俩有点像是一对粘腻的老夫老妻了。

    白黎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笑道:“这个世界上,太多的人贪恋这阳光,但是每一个清晨醒来,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痛苦,周挽,你觉得呢?”

    我有些诧异,不明白白黎为什么忽然会问我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每一天能活着醒来,就是一件极其感恩的事情。

    “呵呵,傻瓜,你现在还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说,不过快了,很快你便会理解我话里面的意思了。”

    白黎说完便下了床,很快便收拾好自己出了门,我躺在床上,一遍一遍的回味白黎的话,最后只得出一个结论。

    白黎的意思是,很快,我会过上生不如死的生活,她指的应该是月十五吧。

    她这么说我,我倒是能理解,但是,她为什么要这样说她自己呢?

    她是一只九尾狐,即使我对九尾狐这种生物不了解,但是电视我也是看多了的,九尾狐在狐界,是一种独特的存在,地位极高,她除了受制于黑衣人,还有什么不如愿的?

    昨天晚上,她的一句话也很耐人寻味,她说她是一只九尾狐,但是却又不仅仅是一只九尾狐,难道她的身世里面,还另有隐情?

    有什么在禁锢她?

    我翻身从床上爬起来,本想去找琴奴再问问,却没想到,刚洗完脸,黄莺便拎着一个食盒从外面进来了,老远就叫我:“周挽,今天白姐姐忙,让我给你送饭。”

    一看到黄莺,我心里面便起了心思,我走上前去,接过食盒,将黄莺让进来:“黄莺,你对你白姐姐真好。”

    “那可不,要不是白姐姐,当年我可就死在桃花村外了,我们俩相依为命好多年了。”黄莺一边说着,一边将饭菜拿出来,是桃花粥,鸡蛋和小菜,都是桃花村自给自足的。

    “你白姐姐是九尾白狐,你呢?你是什么狐?”我问道。

    黄莺瞬间惊得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白姐姐竟然连这个都告诉你?”

    “有什么好惊讶的,我是你白姐姐的男人啊。”我毫不脸红的说道。

    黄莺踌躇了一下,站了起来,摇身一变,一只乖巧呆萌的小黑狐出现在我的面前,这黑狐也不是一般的品种啊,看她毛光油亮的,也很稀罕。

    “我是黑狐啦,在我们族里面也是一朵花呢,可是比起白姐姐来,我算不得什么。”黄莺又变了回来,红着小脸说道。

    我连忙摇头说道:“你可别这么说,你白姐姐特别,是因为那九尾,但是你也不输她啊,黑狐可不多见呢,特别是像你这么乖巧可爱的,比你更特别的,怕就只有血狐了吧。”

    “对啊对啊,白姐姐她就是血”黄莺激动的像是要证明什么,但是话还没说完,她便捂住了樱桃小嘴,惊得瞪大了眼睛,站起来就要走。

    我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拽住黄莺:“你是想说你白姐姐不是白狐,而是血狐对不对?”

    黄莺一个劲的摇头:“不是,白姐姐是白狐,哪来的血狐,血狐都是人类讹传出来的品种。”

    我松开了黄莺,不再逼问她,因为,这小丫头会说漏嘴一次,已经有了警惕性,不会轻易再有第二次,再问,也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黄莺慌慌张张的离开了,我坐在桌边,里拿着勺子,慢慢的搅着桃花粥。

    血狐,是我以前在图书馆的一本野史上面看到的,说是这种狐狸,上万年也难有一只,它与我们常见的赤狐,火狐不一样,这种狐狸,生于坟墓,血狐啼坟是一件极其不吉利的事情。

    没有人知道血狐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一般人甚至连血狐的存在都不知道,今天我用血狐来诈黄莺,也是临时起意,却没想到会发现了这么大的秘密。

    怪不得白黎会说,她不仅仅是一只九尾狐!

    琴奴知道这件事情吗?她警告我不能太相信白黎,也是这个原因吗?

    白黎昨夜显现给我看的形态,明明也是一只白的九尾狐,那么,她在什么状况下,才会变成血狐的样子?

    我真的很想看看白黎变成血红的样子,那一刻,我还不知道,血狐这一体征,对于白黎来说意味着什么,当然,那已经是后话了。

    黄莺走后,我整个人就像是喝了迟缓剂一般,做什么都是心不在焉,慢吞吞的。

    直到午,白黎提着食盒回来的时候,我才如梦初醒,白黎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你脸怎么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

    我摇头:“没有,可能是夜里没睡好,补一觉就行了。”

    白黎也没多问,我俩一起吃了午饭,她便又匆匆的离开了。

    白黎最近似乎特别的忙,我不由的好奇,她到底在忙些什么。

    下午我百无聊赖的在村子里面晃悠了一圈,这才发现,最近大家似乎都很忙,祠堂的门很少见的开着,我站在外面朝里看,这才发现这祠堂真的好大。

    院门大开,进去便是一个大院,大院的间,立着一堵墙,我看不到墙面后面的境况,只能看到前面,摆着各式各样的东西,似乎在准备着什么。

    我忽然想起来,连今天,还有四天就是月十五了,他们这是在为月十五要做的事情做准备。

    而月十五,那件事情是要在祠堂完成的,我能猜测到,那估计近乎于一种祭祀hodong。

    我正看着,绿萝却从祠堂里面走了出来,看见我,很诧异,更加惊喜,连忙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周挽,好多天不见了。”

    “也没两天吧。”我看到绿萝,心里面就有点发怵,之前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觉得可以利用她,可是现在有了白黎之后,我就觉得,虽然白黎的身份还让我烦恼,但是至少,她帮了我。

    要是现在要我在白黎和绿萝之间选一个,我肯定会选白黎的。

    “今晚来我这,好吗?”绿萝走近了,轻声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朝着抛媚眼。

    我摇头:“这个不是我能决定的,你得问问白黎可不可以。”

    “哼,那个sanu人,你就不怕被她吸干了?”绿萝很不高兴的说道。

    我嗤笑一声:“吸干了跟抽干了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没我什么好事。”

    绿萝说一句,我怼一句,几个回合之后,绿萝察觉到了我的变化,瞪着眼睛朝着我:“周挽,刚傍上白黎就狗眼看人低了是不?你忘了之前跟我在一起,你也是这么低声下气的求着我的。”

    “不好意思,你要是看我不顺眼,那我就走了,省的污了你的眼睛。”

    就剩下四天不到的时间了,我何必再这么唯唯诺诺,如果月十五我没逃过这一劫,死都死了,怕个毛。

    我转身就走,绿萝在我身后没有说话,也没有追上来,我转了一圈,回到了白黎的住处。

    刚坐下来准备练练阴阳密录,就感觉心口有东西在动,我伸掏了掏,才发现是之前那个蚕茧,立刻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就听到里面似乎发出了嘶嘶的声音。

    我紧紧的盯着蚕茧,等着小黑虫破茧成蝶的那一刻,整个过程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等到那蚕茧被要开的时候,我失望透顶。

    以为从蚕茧里面爬出来的,不是飞蛾,蝴蝶之类的,还是小黑虫。

    只是这小黑虫肥嘟嘟的,爬起来都感觉特别吃力,我就那么看着她朝外爬,然后回头,将剩下的蚕茧,慢慢的吞进肚子里面。

    等到她吃饱了,我想着她应该会渴吧,就去端了点水过来,等我走而复返的时候,却看见小黑虫竟然在蜕皮。

    虫子蜕皮我不是第一次见了,小黑虫蜕皮,是从背上先努力的挣开一个大口子,然后不停的挤压,最后从背部冒出整个身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