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二十六章 刨根问底

第二十六章 刨根问底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胖子说他其实去薛宁宁那边的**并不大了,但是就像是一天餐一样,到时候还是得吃,不然心里面就像是被猫爪子一直在抓一般的难受。

    “胖子,有件事情,我一直没跟你说,但是现在再不说,可能就没会了。”

    从一开始我就隐瞒了胖子很多事情,不告诉他,一是因为一开始他神志不清,二是不想让他跟着我烦恼。

    但是月十五马上就要到了,再不说,很可能一辈子都说不出来了。

    我不想留下这样的遗憾。

    “什么事情这么严肃啊,你可别吓我。”胖子的脸一下子都变得凝重了。

    “胖子,月十五是我的一个大劫,躲过去的几率很如果躲不过去,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死了,另一种就是身体被别的灵魂占据了,反正不会有好结果,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尽量找会逃出去,要不然,你得跟着我一起死。”

    胖子听了首先是一愣,紧接着直摇头:“我跑不掉的,倒是你,我可以想办法掩护你逃出去,毕竟你没被控制。”

    “不,胖子,你是吃了那药丸才被薛宁宁控制住的,肯定有解除的办法,而我的情况要复杂的多,也不是你所能想象的,所以,还是你逃出去存活的几率要大一些。”

    我这么说,胖子直摇头:“周挽,我也有事情瞒着你,其实,那天晚上我把薛宁宁灌醉了,不仅仅问出了虫子的事情,还问出了她们是通过什么控制我们的。”

    “通过什么?”我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通过蛊,村子里面所有的女人都了一种蛊,我不知道这种蛊叫做什么,但是村子里面除了黑衣人身边的那几个女人,全部都被下了这种蛊,而我们也一样。”

    胖子这么一说,我感觉自己整颗心都塌了下去,因为之前我也猜测过虫蛊之类的,但是当这些变成现实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真的有点接受不了。

    “那你知道这种蛊怎么解吗?”

    胖子摇头:“薛宁宁说无解。”

    “不可能的,蛊也有蛊的解法,只是我们还没能找到这种方法罢了,胖子你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既然我们俩谁都逃不出去,那就面对吧,就算是再煎熬,也就这几天的事情。

    胖子不置可否,我等了一会儿,等到琴奴回来,便拉着琴奴去了外面。

    “你拉我做什么?”琴奴不解的问道。

    我搓着组织着语言:“琴奴,我知道有些事情你不想说,但是只剩下天了,你要是再不说,可能就永远说不了了。”

    琴奴摇头:“有些事情,无关生死,说与不说,其实都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变,还不如不说,以免徒增烦恼。”

    “琴奴,有些事情,你觉得没有说的必要,但是很可能说出来,对于我们来说,会有实质性的突破,琴奴,我求你,不要再隐瞒了,好吗?”就是死,我也要做个明白鬼。

    琴奴踌躇了好一会儿,最后点点头:“你问吧,我能告诉你的,尽量跟你说,实在不能说的,你也别逼我。”

    我大喜过望,连忙开口问道:“琴奴,你知道村子里面的女人们都了什么蛊吗?她们是怎样控制男人们的,有解法吗?”

    “她们的是情蛊,不仅仅是她们,我身上也有,目前为止,没有解法。”

    “琴奴你的年纪要比村里面别的女人们大将近二十岁,为什么?”

    这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但是却又觉得会唐突了琴奴,她一开始给我的印象跟村里面的那些女人们便不一样,总觉得,她们不是一类人。

    “因为,我是本土的,她们是外来的。”

    琴奴的话让我更加疑惑了。

    “什么叫本土的,外来的?难道桃花村现在的这些女人,都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土居民?”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但是转念又一想,桃花村除了黑衣人,其余的全是女人,而且都是二十岁左右的,这是怎么办到的?

    还有,村子里面没有任何小孩,这是什么原因?

    难道大家都跟我一样,来村子的时候都自备了杜蕾斯?

    但是那些女人又不让用杜蕾斯,难道她们都是不孕体质?

    如果真的不孕,桃花村又是怎样传承下来的?

    怎么想,似乎都想不通,我根本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个问题牵扯就太深了,我不想回答,你问别的吧。”

    琴奴直接拒绝回答,我只好转移目标:“琴奴,这些蛊,是不是都出自祠堂?”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琴奴瞬间瞪大了眼睛:“你怎么会这么想?你进过祠堂吗?”

    “我没进去过,但是说来你可能不相信,我梦到过,我来桃花村,就是因为梦到了祠堂里面的一个enu姐姐,才最终让我下定了决心来这里。”

    我几乎是和盘托出了,琴奴听了这话之后,整张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嘴里面喃喃道:“何苦啊,真是何苦啊!”

    “琴奴,你知道祠堂里面的enu姐姐是谁对不对?”我抓住琴奴的衣服逼问道。

    琴奴摇头:“这个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

    “琴奴,别这么说,enu姐姐似乎很痛苦,她不止一次在梦里面求我去救她,我答应了,可惜一直没有会和能力去救她,琴奴,你有办法带我去见她吗?”

    “不可能的,周挽,你听我说,桃花村就是一个漩涡,一个没有人能解得开的结,当年你的父亲,气盖云天,强大得让我们敬仰,可是最终,还是没能逃出这个结,他一开始也跟你一样,敏感,警醒,最早发现了村子里面的秘密,吃了太多的苦,几次都差点死了,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努力,就在我们都以为,一切都快要结束了的时候,你的父亲还是没能挺得过去,人,毕竟是人,跟天斗,终究是斗不过的。“

    琴奴痛苦的说着,这也是第一次她主动跟我提起我的父亲,也让我知道,我的父亲曾经也走过我脚下走过的路。

    “琴奴,我的父亲,真的是民族英雄吗?”我情不自禁的问道。

    琴奴毫不犹豫的点头:“是,他绝对是我们的英雄,而且,我始终相信,这个英雄是可以再次站起来的,所以,周挽,我不希望你去硬拼,你得逃,逃的远远的,等到我们所有人努力救出你的父亲,平息这些杂杂八的事情之后,还给你们一个太平的生活。”

    怪不得琴奴从一开始便不愿意跟我多说,原来是这个原因。

    “琴奴,我父亲真的还活着吗?他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一提到我父亲,我便满肚子的怨气,但是怨气过后,又是一种渴望。

    我说不清那种感情,就是恨,但是恨又有爱,心结在心里面堵着,一天解不开,一天我都无法正视这段父子关系。

    “周挽,我解释不了,但是我有这个信念,还有一点,我想你出去,是因为,外面,还有我们的人,他们或许也在找你。”

    外面的人?

    “琴奴,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如果琴奴说的都是真的,我母亲为什么从来不跟我说这些,她应该是经历过这些事情的,琴奴知道的,她应该知道的更清楚,可是她为什么不跟我说?

    “所以,周挽,别问了,这个担子,我觉得不该你来挑,你只是个孩子,是一个无辜的生命,我希望你过得无忧无虑,不要再走上我们的老路。”

    琴奴很悲伤,那种悲伤,带着浓浓的沧桑感,那一刻,她脸上面的伤疤,似乎在向我诉说着,桃花村曾经经历过多么惊心动魄的一幕。

    “琴奴,你跟我描述的我的父亲,似乎跟黑衣人差距很大,黑衣人,他,到底是不是我的父亲?”

    这个问题是我一直在纠结的,不弄清楚,我心里难以平复。

    “他不是,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我也说不清。”

    琴奴这daan弄得我一头雾水,但是随即,她又说:“周挽,月十五那天,如果你能逃,就一定要不遗余力的逃,不要带胖子,他在这里,我会照顾他,我等着你带人打回来。”

    我当场石化了:“琴奴,外面到底有什么人?”

    “很多人,周挽,明月真的什么都没有跟你说过吗?”琴奴反问我。

    “说什么?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整个村子都被洪水淹没了,尸骨无存,连一句遗言都没有。”这是我心里永远的痛。

    可是琴奴却面复杂的看向我:“你说明月被洪水淹死了?还尸骨无存?”

    “是啊,不仅仅是我母亲,整个村庄所有人都消失了,房子也没了。”

    琴奴沉默了一会儿,我不解的看着她:“有什么问题吗?”

    琴奴摇摇头:“周挽,你真的不该来这里啊,你母亲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她根本不希望你走你父亲的老路,所以选择了对你绝对的隐瞒,甚至将你一个人丢在了尘世间,为的,就是让你过上平凡人的生活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