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二十七章 你母亲还活着

第二十七章 你母亲还活着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聂天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疼你入骨重生之拐上大佬生个娃她超软超可爱你是我的难得情深神秘军少,撩上瘾!大魔王你今天翻车了吗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最佳女婿林羽江颜

    琴奴说我的母亲不想让我走上她们的老路,所以选择将我丢在了这尘世间,她的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我愣了好一会儿,无数种可能在我的脑袋里面闪现,最终,我鼓起勇气,抖着嘴唇问琴奴:“琴奴,你的意思是,我母亲她还活着?村庄根本不是被洪水淹掉的,那只是我母亲骗我的一个段对吗?”

    虽然我一万个希望我的母亲还活着,但是当琴奴点头的那一刻,我瞬间像是被五雷轰顶了一般,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了。

    “不可能,你骗我,我母亲那么善良,那么爱我,我们相依为命十八年啊,她怎么可能舍得丢下我一个人自己走了?一定是你骗我,你骗我!”

    我大声的吼叫着,琴奴走上来,一把抱住我的头,让我冷静:“周挽,不要这样,你的母亲也是为你好,你不知道你自己是多么珍贵,外面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她是想以这样的方式,让你安全的活下去啊!”

    “我不相信,我只是个普通人,一个从小就被父亲抛弃了的普通人,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你们骗我的,骗子,你们都是骗子!”

    我猛地推开琴奴,朝着外面狂奔,我也不知道此刻自己该去什么地方,脑子里面只有一个词骗子!

    我跑啊跑,最后竟然鬼使神差的跑进了桃花林,直到站在了桃花林里面的坟墓面前,我才停了下来,整个人颓废的倒在坟墓旁,提不起一点精神。

    我的父亲,从来都是一个传说,我对他仅有的认知,全是来自于别人,我深爱的母亲,竟然在我十八岁那年,在我去了学校之后,悄然离开了。

    我难道就这么不堪,让我的亲生父母都如此的嫌弃我?

    如果,我没有看到那条新闻,没有梦到祠堂里面的enu姐姐,是不是这辈子,我都会这么糊里糊涂的生活下去了?

    朝九晚五,富不了,也饿不死,以后娶一个看着还算顺眼的女人,就此过完平凡的一生?

    那样,是我母亲最期望的吧?可是她真的猜了我的内心吗?

    比起安稳的生活,我更加渴望亲情,或许在外面打拼会很累,但是在我累极了之后,能有一个叫家的地方让我落脚,进门能叫一声妈,这便是我最大的幸福。

    可是,一切都毁了,家毁了,我的内心,我的信仰也毁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人生会比十八岁那年冬天,站在我家村口,看着那一片汪洋更绝望。

    我硬生生的将眼泪逼了回去,不知道为什么,迷迷糊糊的就想睡觉,不自觉的便倒在坟墓上面睡着了。

    我又做了那个梦,梦里面,那个男人的声音再次从地底下传来:“周挽,你为何这么悲伤,失恋了吗?”

    我知道这是梦里,但是却也明白,这是男人给我托梦,说的做的一切在醒来之后会成为现实。

    “在桃花村,存在失恋这一说吗?我只是感叹自己的身世罢了。”桃花村里面的女人,不存在真正的男女之情,她们对你好,都是有目的的。

    “你的身世,”男人停顿了一下,试探着说道,“很坎坷吗?”

    “坎坷?这个词不足以形容我的身世,我想,离奇这两个更符合吧,呵呵,我就是一个被抛弃了的孤儿,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废物。”

    “周挽,没有哪个父母不在自己的孩子,只是,这个人世间有太多的不得已,他们忍痛做出这样的决定,肯定有他们的难处,我想,终有一天,他们会找到会向你解释这一切的。”男人轻声安慰着我,声音,似乎带着淡淡的忧伤。

    我的情绪慢慢的被抚慰,安定了下来:“这些都不重要了,反正再过天我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切都不再跟我有任何关系。”

    “你为什么会这么自暴自弃?你就笃定你月十五会死?”男人愠怒了。

    “我想反抗,也一直努力的这样做着,但是人小力微,白黎琴奴她们哪一个都比我强,可不还是受制于黑衣人吗?更何况是我呢?”

    如果给我年时间,我根本不会这样泄气,关键只有短短的天啊,天够干什么?没有外力的帮助,我根本不可能干倒黑衣人。

    “周挽,有些事情,并不是说能力大,就一定能成功的,那黑衣人虽然厉害,但是想要在月十五举行一次盛大的祭祀,达到某种目的,需要的外界条件很多,无论是哪一个环节出错,对他,都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失败之后,他也需要时间闭关修炼,恢复元气,那样,你不就有了喘息的时间了?”

    黑衣人的一席话的确很有道理,谁说,黑衣人想要的就一定能得到,如果这么容易,他也不会在桃花村等这么多年了。

    琴奴不急不躁的待在村子里,忍受着黑衣人,还不是在等待一个时?

    为什么我要那么急躁?就是因为害怕黑衣人月十五失败之后,将矛头转向我,夺取我的身体?

    就算要夺,也不是说夺就能夺的到的吧?要不然,他也不会将我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不动。

    我真的是被自己逼进了死胡同里面了,就知道急,却并没有真正的沉淀下来,分析里面的利害关系。

    “你说的很对,但是,我现在又有了新的难题了,我将金蚕送到了血池里面,却没有办法将她拿出来了,我怕时间长了会出事。”

    金蚕的胃口真的很大,迟早都会将那黑藤蔓给吃个精光的,到时候,她的危险便来了。

    “你看过十六计吗?”男人问道。

    我沉默了一会,反问道:“你的意思是,声东击西?”

    “你不是明白这个道理吗?为什么不用?”男人疑惑道。

    我摇头:“我不想将金蚕的事情告诉任何人,金蚕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完全属于我的帮,我不能让她出事。”

    这是我的底牌啊!

    “周挽,你最大的问题,也是每个有责任心的人都会有的问题,那就是,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一个人去扛,作为一个比你年长很多,也吃过亏的过来人,我忠告你一句,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团队力量很重要,懂吗?”

    男人语重心长的说着,我心里面有些动摇,他说的很对,从一开始我就想,我要救出胖子,我要找会打败黑衣人,但是却从来没想过,我要组建自己的团队,集聚力量,一起对抗黑衣人。

    “周挽,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朋友,更没有绝对的敌人,敌人的敌人,便是你的朋友,或许以后他会叛变,会反过来成为你的敌人,但是至少在这之前,你们还是可以成为盟友,共同作战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圈子里,圈子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可能对我们产生巨大的影响,要善于引导利用,这才是一个干大事的人应该去做的,而不是把自己累得像条狗一样,最终还是一筹莫展。”

    男人丝毫不给我面子的点拨我,虽然有些话听起来很不入耳,但是却良药苦口。

    我默默的坐在那里,回味着他的话,这个村子里,不仅仅是我一个人不堪黑衣人的压迫,别的不说,琴奴、胖子、白黎和黄莺,这四个绝对是对黑衣人有异心的,如果我将他们都利用起来,月十五那天,是不是可以做一些什么不一般的举动?

    “周挽,我因为本身受到禁锢,无法出面帮你,但是我能为你做的,都会尽力帮你去做,我希望你轻易不要放弃,活着,战斗,这是一个血性男儿该有的态度。”

    男人的话无疑是给我打了一剂强心针,我感觉他就是一个智者,一盏在我迷茫的时候,为我指路的明灯。

    “我懂了,以后不会再这么冲动了,谢谢你开导我。”

    我说着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泥土,等着他送我出梦境,但是这一次,他并没有送我走,而是再次开了口。

    “周挽,阴阳密录练的怎么样了?”

    我没想到他会忽然提起这件事情:“全都记住了,而且也时常练习,感觉差不多掌握了。”

    “那好,那下面我念一段心法,你一字一句的背下来,之后回去慢慢揣摩,过一段时间,我会检查你的,你听清楚了。”

    心法并不长,男人念了两遍我便记住了,我刚想问他这心法是什么里面的,但是身体猛地一沉,继而转醒。

    我茫然的看着四周,我的人还在桃花林里面,背后是冰凉的坟墓,因为坐的时间太长,裤子后面潮了一片。

    脑子里面,还回荡着那一段心法,我站了起来,环视一周,没看到一个人影。

    梦里的这个男人是真心想帮我的,可是我只能听到他的声音,看不到他的人,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我转身朝着坟墓拜了拜,迅速的朝着村子里面走去。

    我没有回白黎那里,而是又去了琴奴的竹楼,琴奴正在忙着做晚饭,胖子坐在桌边,等着吃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