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二十八章 没有下次了

第二十八章 没有下次了

推荐阅读: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三国之大汉皇权悍匪从军末世裁决者都市神眼仙尊一派之长为老不尊!田园美娇娘都市之青帝归来狼皇非我倾城:独宠太子妃

    两人看到我去而复返,都是一愣,紧接着,胖子便迎上来,抱怨道:“周挽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冲动?”

    “没什么,饿了,今晚跟你们一起吃。”我说着便坐了下来,琴奴也没说什么,继续烧饭去了。

    “胖子,你觉得薛宁宁是一个怎样的人?”我问胖子。

    胖子稍微想了一下:“薛宁宁吧,她这个人很显摆,凡事都要顺着她,捧着她,你让她倍有面子,她对你就笑脸相迎,是个特性情的人。”

    “那她对黑衣人怎么样,忠诚吗?”我继续问道。

    胖子点头:“那是绝对的忠诚,她的梦想,就是能够成为黑衣人的左膀右臂,说句不要脸的话,她想成为第一个爬上黑衣人床的女人。”

    卧槽,这女人简直不要脸,但是黑衣人能看得上她吗?

    daan是可想而知的,这就是一只一厢情愿的忠犬罢了,但是在关键时刻,这样的忠犬,是会被她的主人记起来的。

    “今天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去?”外面的天已经往下暗了,按道理来说,这个时候,胖子应该出发了,他之前也不再琴奴这边吃完饭的,薛宁宁那什么都有。

    胖子摇头:“不急,这个点,薛宁宁应该还没回来。”

    其实我已经想象到了,薛宁宁这个时候,肯定很忙,因为有很多事情,黑衣人都需要一个忠犬去做,更何况,这个忠犬死死地控制住胖子,这一点对于薛宁宁来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加分点。

    “胖子,月十五那天,如果我让你绑住薛宁宁,不让她去祠堂,你能做到吗?”

    我刚说完,就听到有碗掉落在地上,砸碎了的声音,琴奴惊愕的站在厨房门口,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周挽,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琴奴愤怒的吼我。

    胖子也跟着嚷嚷:“是啊,周挽,你想干什么?为什么要绑薛宁宁?”

    “别问为什么,你就说你能不能绑?”我继续问胖子。

    胖子一时间哑口无言,琴奴走上来,拽着我的领子便发火:“你想干什么?”

    “琴奴,我已经一脚踏进这个漩涡里面来了,不可能再像个没事人一样的躲在一边,等着找会逃跑了,我得为自己找一条生路!”

    梦里面的那个男人说的没错,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足以对抗黑衣人的,但是,我可以调度我的朋友们,让他们帮忙。

    薛宁宁在这个村子里面,扮演的角还是比较重要的,如果月十五那天,胖子可以将薛宁宁绑在家里,无法出席的话,很可能就给祭祀hodong添堵,这是一个重要环节。

    “你懂什么?胖子是无论如何都绑不住薛宁宁的,他甚至”

    琴奴激动的说着,但是说着说着,戛然而止,弄得我跟胖子都不解的看着她:“甚至什么?”

    “没有什么,反正你别想着动脚,我只能告诉你,没用的,安分守己就行。”

    琴奴明显是知道什么,但是却又不敢当着我的面说出来,怕我发疯吧?

    琴奴说完,转身又去厨房盛晚饭,刚吃没一会,薛宁宁就从外面走进来了,胖子一看到她进来,立刻站了起来,跟着薛宁宁就走。

    等到胖子离开了,我这才看向琴奴:“琴奴,今晚有件事情我想请你帮忙。”

    “关于月十五的事情,我是不会帮你的,我还是一句话,你就只管找会逃就行了。”琴奴想要直接掐断我的话头。

    “不是关于月十五的,是关于金蚕的,金蚕在后山血池里面,我想把它拿出来。”

    我这话一说出来,琴奴瞬间便爆了:“金蚕怎么会在后山血池里面?你是怎么送进去的?不可能的。”

    “琴奴,你不要激动,我现在需要你帮我。”我握住琴奴的请求道。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是在把自己往火坑里面推,孩子,你母亲要是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恐怕心都在滴血,你现在就在我的身边,你要是有个长两短,我以后要怎么跟她交代啊!”琴奴真的急的似乎都要哭了。

    我安慰琴奴:“琴奴,你要相信,既然上天选择了我,我就没有要逃避的理由,相信我吧。”

    “不,不是上天选择了你,都怪她,都是她,太自私了,我没想到她会是这种人!”琴奴有些歇斯底里的念叨着。

    我两握着琴奴的肩膀问她:“她是谁?祠堂里面的那个enu姐姐吗?”

    “不行,我不能让你再这么乱闯祸了,从今天开始,你哪都不准去。”

    琴奴说着便找绳子来绑我,那样子就是要软禁我啊!

    “琴奴,你听我说,金蚕已经完成了一次蜕皮,昨夜我又将她送了进去,可是里面看守的女人不换班了,我没会进去将金蚕拿回来,琴奴,你帮帮我,好吗?”

    我几乎是乞求了,金蚕对于我来说很重要,我都走到这一步了,不能退缩。

    琴奴沉吟了一会,点点头:“你自己要小心,我不问你怎么送进去的,也不问谁帮的你,但是,我只帮你这一次,绝没有下一次,懂吗?”

    我点头如捣蒜,接下来,琴奴要我好好的吃了晚饭,之后,我们便商量了如何来配合。

    大概是晚上八点左右吧,村子里面静悄悄的,我再次下了地道,跑到山洞地下的地道口等着。

    等了大概有一刻钟的样子,忽然,外面响起了嘈杂声,我仔细的听着山洞里面的动静。

    刚开始,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但是外面的嘈杂声越来越大,又等了有五分多钟,外面终于响起了脚步声。

    那脚步声越走越远,我听到石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又等了一分多钟,才悄悄地将地道口的盖子慢慢的掀开,外面空无一人。

    我赶紧跑出去,迅速的跑到血池边上,四下寻找金蚕。

    因为有过一次经验,所以这一次我直接在山洞里面找了一块渐渐的石头,将那黑藤蔓小心的掀起来。

    这一掀,我几乎惊得要叫出声,因为这黑藤蔓已经被金蚕啃得只剩下了一张皮,轻飘飘的浮在血液上面。

    这些看守的女人也只是看守不要让人闯进来,估计也从来没有想过血池里面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了吧?

    可是,我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金蚕的影子,心里面瞬间急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脚尖前面传来了嘶嘶的声音,我低头一看,原来是金蚕在蜕皮!

    我的天哪,她自己竟然已经从血池里面爬出来了,也结了茧,此刻已经蜕掉了一大半蚕茧了。

    如果今晚我不来,金蚕自己也是可以破茧的,但是之后呢?

    我想,看守这血池的女人是可能不关注血池里面的东西,但是送血的人呢?

    白黎和黄莺采的是我的血,我的血似乎不是用来喂这东西的,而喂这黑藤蔓的血液,是村里面的女人从来村里面寻欢的男人身上抽出来的。

    红裳死了之后,绿萝接替了这项工作,明天早上绿萝来倒血,一看这漂浮在血液上面,只剩下了一层薄皮的黑藤蔓,估计会疯吧?

    倒时候金蚕可能逃过搜寻吗?被逮到之后又会发生什么?

    我简直不敢想象,就在我一愣神的这段时间里,金蚕艰难的从蚕茧里面破了出来。

    但是今夜她似乎很费力,破出来之后,吃了蚕茧,却依然趴在地上没有动。

    我蹲下身去观察她,心里面很焦急,这个时候我得走了,不走的话,待会琴奴那边顶不住,我就很可能暴露。

    蹲下来,凑近了看,我这才惊讶的发现,金蚕这一次蜕皮,完全变了样子。

    虽然她还是一只虫子的样子,但是外表皮已经结成了一层硬硬的壳,金黄,还带着一点透明。

    更重要的是,她的背部,紧紧的贴着两只小巧的翅膀,她在用力的挣扎着,似乎想要展翅飞翔,可是没有足够的营养支持,无法展开翅膀。

    我心一横,反正这黑藤蔓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迟早都是要被发现的,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用那尖尖的十块将剩下的黑藤蔓仅剩的边皮挑出来,放在了金蚕的面前。

    金蚕贪婪的进食,我急得像是热锅上面的蚂蚁一般,但是我这个时候又不敢碰金蚕。

    因为以前在树上看见过,小动物刚刚蜕完皮,身体是最脆弱的时候,任何外力的干预,都可能造成她半身不遂啊什么的,帮她,就等于是害她。

    所以我只能等金蚕吃完了那黑藤蔓的表皮,积攒力气,自己飞起来。

    我用心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如果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就算是冒着金蚕以后会残疾的风险,我也得立刻将她带走。

    但是,我等了好久,外面没有丝毫的动静,直到金蚕飞了起来,外面还是静悄悄的。

    这就奇怪了,琴奴那边到底是搞了多大的事情,这么能缠的住人?

    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直接带着金蚕从地道里面原路返回,我跑得很快,从小树林那头出来的时候,直喘粗气。

    站在小树林的边缘,我就看到了后山牢房位置,冲天的火焰,心里一滞,琴奴竟然放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