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十一章 你想太监

第三十一章 你想太监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人屠归来拥吻热可可

    这些女孩子的来源,很可疑,更可疑的是,祠堂里面的那些十六七岁的女孩子,昭她们。

    她们的年龄要比吉祥如意这一批五六岁,她们不用去勾引男人,也轻易不出祠堂,我甚至连她们到底有多少人都不确定。

    这一批年轻的女孩子到底会怎么分配,难道是下一批吉祥如意之流吗?

    有点不大像。

    “吉祥,你认识昭吗?”我扭头问吉祥,如意性格内敛一些,不怎么喜欢话,但是长得要比吉祥好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在我和吉祥两人之间来回穿巡,看得出来也是个机灵的女孩子。

    “昭啊,当然认识啦,族长面前的红人呢。”吉祥酸酸的道。

    我哑然失笑:“昭不是送饭的吗?得宠还送饭?”

    “你知道什么,昭……”

    “吉祥,昭没什么。”

    吉祥正想什么,如意立刻打断了她,不让她多话,吉祥瞬间闭了嘴,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人过来,才舒了一口气,不话了。

    吉祥如意姐妹俩如惊弓之鸟一般,不敢将昭的信息透露给我,瞬间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但是这姐妹俩有了防备,不可能再跟我了。

    这个昭,到底是什么来头,之前我住在绿萝那里,每都是她来送饭,除了害羞,我也没看出来她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桃花村的秘密真的是太多了,一切的源头似乎都在黑衣人的身上,只要黑衣人一死,那么一切都荡然无存了。

    至少,在当时那一刻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们等了没一会儿,黑衣人回来了,吉祥如意守在外面,我跟着黑衣人进了里面。

    上次来,我只在正厅待了一会儿,当时还有别人在,我倒是没那么紧张,而今夜,就我和黑衣人两个人,心不住的剧烈的跳,可能是因为偷偷去后山血池,让金蚕偷吃了黑色龙葵的事情吧,所以心虚了。

    离七月十五可就剩下两三了,这个时候他发现血池里面的黑色龙葵没了,整个计划被打断,肯定会勃然大怒的,他有没有发现山洞里面的那个地道?会不会猜到是我从中作梗?

    “进来。”黑衣人推开正厅的门,将我让了进去,点了油灯,坐下。

    我站在正厅门口,手里面握着黄布包,心里面很忐忑,黑衣人朝我伸出手:“给我吧?”

    “我有条件。”我将手背在身后,既然是我自己来了,就不可能这么轻易给他的。

    黑衣人冷笑一声:“你认为我想夺,夺不到是吗?”

    他的是对的,我见识过他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

    “我知道你厉害,但是你也知道这血不是随便就能抽出来的,逼急了我,我有办法让你前功尽弃。”我很严肃的道。

    黑衣人瞬间就大笑了起来:“你想太监?”

    我的脸立刻胀得通红,我这点心思这么容易便被他看穿了,对,这血,必须是在我情绪最高涨的时候,抽出来的沸腾之血,如果我自宫了,没了那方面的能力,我的血,便不是他所需要的了,他抽血的目的便也无法达成。

    这是一毁俱毁,损人不利己的做法,但是也是最有效的做法。

    命都要没了,还留着那玩意有什么用?

    “好,算你子狠,你吧,有什么条件?”黑衣人做出了让步,我立刻提出我的要求,“我要你解了胖子身上的情蛊。”

    “情蛊无解,我允许你换一个要求。”黑衣人的口径倒是跟琴奴她们一样的。

    “薛宁宁死了,胖子感情没了寄托,迟早也会出事,你不帮着他解蛊,我也无法再帮你!”我着,举手就要将黄布包扔在地上,踩碎里面的注射器。

    但是我还没来得及动作,只感觉手腕上一凉,紧接着,那黄布包已经到了黑衣人的手里。

    “胖子,呵呵,这个称呼好怀念啊。”黑衣人拿着黄布包,歪着脸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神经兮兮的道,“胖子不会有事的,因为真正的情蛊母蛊并不在薛宁宁的身上,我会重新在他身上种蛊,让他转移目标。”

    “不可以,我不允许,要么解蛊,要么放我们走!”我激动的道,转移目标,那无疑就是一个无底洞,我不能再害胖子。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这是我唯一能帮你们做的,如果无法接受,也可以,等着你的兄弟被万虫噬心而死吧。”

    万虫噬心,果然是虫蛊,那些红色药丸里面的东西,很可能就是蛊虫磨成的血肉,一想起来之前我掰开那红色药丸闻到的血腥味,我便忍不住想吐。

    “母蛊在祠堂是不是!”我已经没有退路了,胖子早晚会出事,无论是换一个目标,还是万虫噬心,结局都是悲惨的。

    我只能自己想办法救胖子,从一开始我便坚信,只要是蛊,就没有无法解掉的道理,不是解不掉,是没有找到行家罢了。

    “你问的够多的了,回去睡觉吧。”黑衣人脸一黑便出去了,将我一个人丢在了正厅里面。

    没一会儿,吉祥如意便进来了,拉我离开,一路往回走,我心里面特别不好受。

    经过祠堂的时候,我朝着里面看了一眼,那大院里面,一水的白色灯笼悬挂着,看起来很恐怖。

    我没有回去黄莺那边,而是去了琴奴家,此时此刻,我有很多事情要问琴奴。

    吉祥如意一直跟着我,我走到琴奴家竹楼下的时候,心里面很排斥吉祥如意,怕她们听到我和琴奴的对话。

    我敲门,琴奴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出来了,看了我一眼,朝着吉祥如意挥挥手,吉祥立刻道:“琴奴,我们得跟着周挽,这是我们的指责。”

    “走远点。”琴奴冷冷的道,当下我便惊诧了,琴奴竟然跟吉祥话?

    回头看吉祥如意,她们并不感觉到吃惊,很显然,她们都知道琴奴不是哑巴,而琴奴是哑巴这件事情,一直都是我进村之后的误解罢了。

    吉祥如意退到了青石板路牙子上去了,琴奴领着我进门,我拉着琴奴问她:“你一开始见到我的时候,为什么不跟我话?”

    琴奴苦笑着指着自己脸上面的那条长疤:“知道这是怎么来的吗?”

    我摇头,这我哪知道,琴奴领着我上了竹楼,胖子也在上面,还没睡,精神抖擞的。

    今晚的琴奴和胖子,给我的感觉都很怪异,有一种不出来的阴谋感。

    坐下来之后,琴奴便跟我起了过往,她,十五年前,她被黑衣人从地底下挖出来的时候,也跟我一样,上蹿下跳的,想要做出一番事情来打击黑衣人,但是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她最终什么都阻止不了。

    该发生的还是都发生了,在一次暗中捣乱被黑衣人抓到之后,黑衣人在她脸上留下了这道伤疤,差点要了她的命。

    琴奴指着伤疤对我:“周挽,这是鬼爪印,阴气极重,当年我在床上躺了足足一个多月,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最终黑衣人饶了我,但是从此我成了琴奴,从那一刻开始,我能不话便不话,在这十五年里,我过的话,加起来也没这几多,因为我知道,多无益,多,可能也是祸。”

    原来琴奴还有这样一段过往,我一边替琴奴痛心,另一边,也对琴奴的话,产生了好奇:“琴奴,你你是从地底下被挖出来的,你怎么会在地底下?”

    难道琴奴也不是人?不会吧?

    琴奴摇头:“周挽,不要问了,时间不多,吉祥如意在下面等不了多长时间的,你的金蚕找回来了吗?”

    琴奴主动提起了这件事情,我立刻将金蚕拿了出来,家伙安静的躺在我手心里,琴奴看到金蚕,立刻高兴了起来:“这就好了。”

    我看了一眼胖子,胖子表现的很冷静,丝毫没有感到惊讶或者莫名其妙,这就明,我不在琴奴这边住的这段日子,琴奴和胖子也没闲着,他们之间的关系,要远比我想象的好。

    “胖子,把手伸出来。”琴奴道。

    胖子立刻伸出左手,捋起袖子,琴奴戳破他手腕上的表皮,等到血液流出来之后,将金蚕放了上去。

    我伸手便要去阻止,但是琴奴拽住了我的手,摇头,我紧张的看着金蚕从哪个血口子,一点一点的钻进了胖子的皮下,一直往上爬。

    胖子咬着牙忍受着,额头上面渐渐的有冷汗冒出来,肯定很疼。

    “琴奴,这是做什么?”我忍不住声问道。

    琴奴也没瞒我:“周挽你不知道,金蚕,是蛊虫中的极品,直到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有什么蛊虫是金蚕驱逐不出去的,可惜就可惜在,如今金蚕的状态还处于初级阶段,不能完全将胖子体内的蛊毒消灭掉,但是却能大幅度的降低他因此死亡的几率。”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就是,只要我多次用金蚕帮胖子驱逐,胖子就有可能完全摆脱这蛊毒,对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