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十五章 周挽找我

第三十五章 周挽找我

推荐阅读: 天命福女大事纪大魔王你今天翻车了吗神秘军少,撩上瘾!她超软超可爱疼你入骨指棺为妻沈清澜贺景承万古天帝聂天最佳女婿林羽江颜你是我的难得情深

    但是我又忽然想起了之前,我在梦里面看到林姨满身都是虫子的样子,浑身一个激灵。

    我忍不住问道:“林姨,你之前给我看的身上那些虫子,都是蛊虫吗?这些蛊虫,跟村子里面的那些红色药丸有关系吗?”

    “有,那些药丸都是用蛊虫的血肉做成的,周挽,我的法力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所以我无法跟你仔细的描述,现在你听好了,用金蚕帮你吸收阴煞之气,戒骄戒躁,我等着你来救我。”林姨完便消失不见了。

    我身体一抖,猛地从梦里面惊醒,睁开眼,我还面对着墙壁躺着,房间里面连个人影子都没有。

    我睁着眼睛盯着屋顶,心里面‘扑通扑通’直跳,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飘忽的。

    金蚕慢慢的爬了出来,振翅飞了起来,翅膀忽闪忽闪的,盯着我的眼睛,似乎想什么,但是只能发出‘嘶嘶’的声音。

    “金蚕,你真的能帮我吗?你的身体这么,能装多少阴煞之气啊?”

    我很珍惜金蚕这家伙,如果是需要牺牲她来救我,我觉得不值得,金蚕却扑棱着翅膀,一个劲的点头,似乎在,我可以的。

    我掀起上衣下摆,金蚕趴在我肚子上,咬破表皮,慢慢的吸,我感受着丹田之内的那一股黑气,正在慢慢的朝着金蚕的的方向流动而去。

    心里面五味陈杂,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哪,就算是金蚕帮我吸收了这一团阴煞之气又能如何?

    那些被挤出去的真气一时半会回不来,甚至我的丹田能不能完好如初,都是个问题。

    外面的已经慢慢的亮了起来,过了今,我的命运将作出最后的决断。

    这个时候,琴奴和胖子在干什么?白黎好点了吗?

    我还没起来,就听到外面叽叽咕咕的似乎有人在祠堂的院子里面着什么,很热闹。

    但是我不能动,金蚕还在吸,我默默地躺着,听着外面的声音,好像是在搭什么台子。

    我所处的房间,应该是祠堂正屋的东边那个房间,这个房间,又分为内外两间,我躺在内间,没有窗户,看不到外面。

    早上绿萝来送早饭,我那个时候不能动,盖着被子将金蚕藏起来,绿萝为叫我吃饭我没吃,因为怕露馅。

    等到中午,金蚕终于撤了下来,我看着她金黄色的身体已经变成了黑色,懒洋洋的趴着,心里面有些担心。

    再去感受我的丹田,只觉得疼,别的倒是没什么,到了这种时候,我什么都做不了,老是躺着也难受,我便坐起来,打坐入定,《阴阳密录》这个时候不适宜练,害怕动了气。

    所以,我自然而然的选择了练习梦里面那个男人交给我的那一段心法。

    他跟我过,这心法一共分为九阶,而他交给我的,是第一阶的心法。

    这心法我已经练过几次了,但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而今一练,却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舒畅了起来。

    特别是丹田里面还剩余的那些阴煞之气,随着身体里面的气流,不断的朝着四肢百骸扩散而去,融入血液之中,消失不见了。

    我当时便吓得不敢动了,生怕遭到反噬,但是等了好一会儿,什么都没发生,我便安心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绿萝又提着食盒走了进来,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我饥肠辘辘,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

    “气色比早上好了很多,饿了啊,多少吃一点。”绿萝将饭菜摆好,搀着我坐过去,我慢条斯理的吃着,绿萝看我终于吃了,高兴了起来,坐在一边跟我话。

    “就是嘛,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你都不应该把自己饿着,就算是要反抗,也得吃饱了有精神是不?”

    “绿萝,外面在做什么?”我问道。

    “明不是七月十五中元节嘛,她们在搭台子,准备明晚上的祭祀活动呢。”绿萝漫不经心的回答。

    我点点头,这跟我猜测的差不多:“对了,昭怎么样了?”

    到底,昭会出事,也怪我,虽然我对她的身份介意,但是那毕竟是个姑娘,我不能害了人家不是?

    “今晚你就能见到她了,到时候你自己便可知晓,周挽,多吃点。”绿萝语气特别温和,看着我的眼神里面,似乎带着某种忧伤的情绪,这让我心里很难受。

    我甚至觉得,在此刻绿萝的眼里面,我是不是就是个将死之人,所以她才会这样包容我?

    吃完午饭,绿萝陪着我去外间,站在窗户口看了一会儿,院子里面,围绕着那堵墙,搭起了一个很大的台子,桃花村的女人们做起事情来,跟在床上一样的麻利。

    我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所以绿萝走后,我又盘腿坐在床上,继续练我的心法。

    一整个下午,我一遍一遍的练习,觉得自己身体里面的气息越来越顺畅,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心法,但是却深深的感受到,这心法是个好东西,可惜,剩下的八阶我可能无缘修炼了。

    丹田里面的阴煞之气没了,疼痛感渐渐的消失,整个人都舒服了很多。

    晚饭过后,我躺在床上,拿出金蚕看了看,她的转换能力要比我强,身体已经从黑色又转变成了金色,而且似乎体型也大了一圈。

    我现在渐渐的明白,金蚕也在修炼,而且阴煞之气对她来,是个好东西,吸收的越多,转化的越多,对她的成长多有裨益。

    我正看着,外间传来了脚步声,我连忙将金蚕收起来,看向门口。

    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昭出现在了门口,我还没回过神来。

    昭的脸煞白,看起来很疲惫,她一步一步的朝着我走来,一边走,一边脱衣服。

    她的身材很好,前凸后翘的,该大的地方一手握不下,该细的地方没有一丝赘肉,腿修长笔直,美的不可方物。

    但是此刻她这种状态对于我来,犹如洪水猛兽,我不明白之前那么害羞的她,为什么此刻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举动。

    我一跃而起,从床上爬下来,想要绕过昭,将衣服拾起来帮她穿上,但是昭没有给我机会,直接扑上来,一把抱住了我的腰,脸靠在我的心口,呢喃道:“周挽,快要了我。”

    “不行,昭,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还有,你身上怎么这么冰?你到底怎么了?”我试着推开昭,但是她死死的贴着我,就是不松开。

    昭身上冰寒一片,抱着她,就像是穿着单衣抱着雪人一般,她是病了吗?

    如果是病了,肯定也跟之前在寒潭里面晕倒有关系,那样的环境,不出事才怪。

    “周挽,你要了我吧,不然我可能会死。”昭抖着身子求我,她也感到冷。

    我想推开她,但是她的状态让我又不敢推开:“昭,你病了,得吃药,而不是要我对你做那事,清醒一点,我送你出去。”

    “不,周挽,我是病了,解药是你,你要是不要了我,我活不过今夜。”昭紧紧的抱着我,眼泪都掉下来了。

    这种情况,我真的是束手无策:“是因为昨夜吗?”

    “是,周挽,求你。”

    昭这一个‘是’,直接扯断了我紧绷的神经,孽,是我自己造的,现在昭求我,我如果不帮,我就是杀害她的罪魁祸首。

    但是我要是帮,这方式也让我接受不了,昭太年轻了,再加上明之后我会变成什么样子还不知道,我就这么要了她,不是耽误她吗?

    但是昭并没有给我做最终决定的机会,因为她的手已经在解我的衣服了。

    她的手一直在抖,半也解不开一个口子,她急了,开始撕扯,我就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看着她的动作,内心做着激烈的争斗,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终,我们俩还是抱在一起滚到了床上,我也不知道是昭太主动,还是我半推半就,总之,一切都发生了。

    当我正式成为昭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的时候,昭嚎啕大哭,眼泪止不住的流,两只粉拳狠狠的捶着我的胸口。

    我知道,她的内心深处是不愿意的,但是为了活命,也可能是为了完成黑衣人交给她的任务,所以,她不得不硬着头皮接纳我。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一个女孩子会是如此痛苦的一件事情,昭哭,我要退,她又抱着我,不允许。

    那种状态让我心态崩溃,最终我一狠心,咬着牙草草结束。

    就像是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样,这是一份作业,必须要交,但是过程索然无味,让我再也不想要下一次。

    昭蜷缩着身子,靠在床里面在哭,我仰躺着,心里面也一片凄然。

    我以为这样便结束了,当昭哭够了,再次抱住我的时候,我真的自杀的心都有了。

    可是昭:“周挽,救我!”

    “昭,为什么必须要做这种事情才能救你?能不能换个方法?”我真的很不解。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