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十八章 点天灯

第三十八章 点天灯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野棠如炽温柔十里冬一见你就笑明镜台[gl]异能犯罪调查局名媛攻略

    第38章:点天灯

  但是首先出现的,并不是黑衣人,当时我刚坐稳不久,又是一声钟响,这一次我听得清清楚楚,钟声的确是来自于地下。

  而且,似乎就在这堵墙的下面,感情这祠堂地下有地道,那么,林姨会不会就在这地道里?

  随着钟声一阵阵的回荡,小昭走了上来,她的状况已经完全恢复,一开嗓子便喊道:“祭祀起!”

  这一声之后,所有的女人全部跪倒,虔诚的低着头,嘴里面不知道在念着什么。

  小昭今天穿了一件巫师服,从腰间抽出一柄长剑,在台上舞了起来,而随着她的舞动,其余七个女孩也随即上了台,伴着她的节奏舞动。

  那种舞,我在电视上面看过类似的,就是俗称的跳大神,这是祭祀中很常见的一个环节。

  之前吉祥如意说小昭是黑衣人面前的红人,我还有点不相信,在我的认知中,黑衣人更加青睐的,应该是绿萝她们。

  但是今天我相信了,这么重要的祭祀,由小昭开头主持,这样的信任,不是谁都配拥有的!

  我不由的猜测起小昭的身份来了,这个年仅十六七岁的小女生,到底有多厉害的背景?

  她只是个人啊,我没感觉到她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个舞跳了有二十分钟,等到结束了,八个女孩齐刷刷的跪了下去,我因为坐在台子的左拐角,眼睛一扫,便看到黑衣人从祠堂里面走了出来,直接朝着石墙的后面走去了。

  这也是祭祀的一个环节,黑衣人应该是在供奉那块用红布遮住的牌位,那牌位会是他的什么人?

  他家老祖宗?师父?还是别的什么?

  整个祠堂里面静悄悄的,今晚的月亮特别圆,却红阴阴的,看着特别诡异,微风徐徐,火盆里面的烟火随风摇摆,白色的烟雾渐渐缭绕起来。

  大概过了有五分钟左右,黑衣人手里面捧着那牌位缓缓的从石墙的背面转了过来,他很慎重的将牌位放在正面供桌上面,转脸看向台下:“祭月开始!”

  黑衣人一声令下,我就看到绿萝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西边的厢房里面走去。

  我用余光瞄向那边,却看到绿萝进的,正是之前胖子他们进入的房间。

  当时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这黑衣人不会是要用那些男人祭月吧?

  天哪,但愿是我多想了!

  没一会儿,绿萝便从那间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队男人,一个个低眉顺眼的跟在绿萝的身后,服服帖帖,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的反抗动作。

  绿萝走上台,越过第一排瓦缸,她的身后跟着七个男人,我一眼扫过去,没有胖子,但是心还是没能落下来,因为我知道,他们不会无缘无故的抓这十四个男人来,这七个只是先头军罢了。

  绿萝引导着那七个男人在瓦缸前面排成一排,然后手一抬,那七个男人像是受到了什么指令似的,整齐划一的进入到瓦缸之中去了。

  第一排瓦缸,七个,第二排,也是,正好十四个瓦缸,也就说,待会第二轮的时候,胖子也会跟这些男人一样,全都进入到这些瓦缸之中任人宰割!

  等到这七个男人全都坐在了瓦缸里面,除了小昭之外的七个女孩子,走上前,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方白色的帕子,而那些帕子上面,无一例外,全有一抹鲜红的血迹。

  她们将帕子绑在男人的头上,之后,退了下去,没一会儿,每人又端着一盆黄绿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上来,从男人的头上淋下去。

  一股腥臭的味道随风传来,我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这液体,绝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我一时也分辨不出来到底是什么。

  就在我还在猜测着这液体到底是什么的时候,黑衣人再次叫了一声:“点天灯!”

  这一嗓子下来,我惊得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但是随即有一只手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我用余光一看,是黄莺,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之前我没看到她。

  但是只有她一个人来了,白黎并未出现,我很想问问她白黎现在的情况,但是不敢动,更加不敢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暴露自己。

  刚才那一刻,要不是黄莺及时阻止,我肯定已经跳起来了,这个时候便暴露,将会扰乱所有人的计划,包括黑衣人的,当然也包括琴奴的。

  说到底,瓦缸里面的那七个男人,早已经被黑衣人控制住了,他们也就是比死人多口气罢了,为了他们,错失了给黑衣人当头一击的机会,似乎是因小失大!

  但是点天灯啊,这个词我再熟悉不过了,《盗墓笔记》没少看,历史也学过,点天灯是古代的一种酷刑!

  这种刑法,是将人的衣服扒光,然后用布裹起来,扔进油池里面,使他们全身浸透油渍,然后倒绑在一根柱子上面,用火点燃,将人活活烧死!

  而此刻黑衣人嘴里面的点天灯,形式可能有所改变,但是看着那七个女孩再次归来,每人手里面拿着一根有婴儿手腕粗细的白蜡的时候,一切已然明了。

  而刚才他们朝着这些男人身上淋下来的那些黄绿色的液体,我也已经猜到了是什么!

  那些是尸油!黄绿色,腥臭,能够引燃,并且经久不息,不是尸油又是什么!

  太残忍了,一想到待会胖子也有可能遭遇到这样的刑法的时候,我的心便像刀绞的一般难受!

  我默默的握起白袍下面的手,艰难的隐忍着,黑衣人又是一声:“点天灯!”

  这一声之后,那七个女孩毫不犹豫的将手里面的白蜡扔到了那些男人的身上,火,一点既燃,之前如行尸走肉一般的男人们,此刻忽然有了意识,但是那火特别的大,惨叫声迭起!

  那些男人用力的想要爬起来逃走,但是火瞬间袭遍全身,他们的脚仿佛是被钉在了瓦缸里面一般,动弹不得!

  我没想到,小昭她们这些女孩,一个个竟然是魔鬼心肠!这样的祭祀,我想可能每年都会有,而今年,只是在最后多了我这么一个环节罢了。

  她们或许从很小便经历着这些,一回生二回熟,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男人,在她们的眼里面,一文不值,甚至于不仅仅是男人,可以说,人命,在她们看来都是可以随意玩弄于鼓掌之间的。

  难闻的味道漂浮在空气中,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男人在我的面前被烧成了一堆白骨,那火焰还没有熄灭,淡蓝色的火焰在瓦缸里面一跳一跳的,像是一条条蟒蛇的蛇信子一般,带着毒性。

  我的眼睛酸涩起来,心里面忐忑不安,那八个女人又跳起了巫舞,一个个活力四射的,仿佛刚才那些刽子手不是她们似的!

  这些女人的心,难道是铁打的吗?

  而那黑衣人,虔诚的朝着月亮跪拜,三叩首之后,转身,等着那巫舞结束。

  二十分钟艰难的熬了过去,黑衣人点了三根檀香,朝着供桌上面的牌位拜了拜,继而转过身来,再次张开了口。

  我现在很怕他说话,因为他每说一句话,就会有人死!

  可是,他还是下了命令:“请主位!”

  之前站起来的女人们,再次跪了下去,一片的祈福声,我的脑子里面乱哄哄的!

  主位?主位是什么?

  在这一片祈福声之中,黑衣人慢慢的抬起了双手,吸纳着刚才那七个瓦缸里面的东西,我只感觉到阴风阵阵,却看不到他到底吸了什么!

  但是随着他的动作,他的手心里面,一团透明的球形东西在不停的集聚,壮大!

  随着球形越来越大,颜色也越来越深,我看到了里面似乎有红色的东西在跳动。

  我仔细的看着,眼睛一动不动,一共有七个,我忽然想起了那七个男人被烧之前,那些女孩在男人头上绑的帕子,那些帕子上面都有血迹!

  难不成,那些血迹也是蛊虫的血肉染的?

  而这些跳动着的东西,大概就是夹杂着蛊虫的精魂?

  太不可思议了,我不知道是我的想象力太过强大,还是事实便是如此,只感觉心里面直发毛!

  黑衣人弄这些东西做什么?这跟请主位又有什么关系?

  等到那球形大概有一个皮球那么大的时候,阴风渐息,黑衣人转身,猛地将那球形朝着供桌上面的牌位上顶了过去!

  在那一刹那间,我忽然明白了,所谓的主位,其实就是这供桌上面,黑衣人一直供奉着的牌位!

  那团球形精魂直朝着牌位撞过去,没入到红布里面,紧接着,我就看到那红布不断的扭动,就像是在吞咽一般。

  它在吸食那些精魂!

  而随着那些精魂被吸食,我惊恐的发现,黑衣人一直透明的身体,忽闪忽闪的,似乎有了一丝实质感。

  他和那主位是休戚相关的,或者确切的说,黑衣人一直供奉的,可能就是他自己的牌位!

  为什么?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供奉自己的牌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