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十九章 冷血的人

第三十九章 冷血的人

推荐阅读: 小饭馆权欲场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唐悠悠季枭寒神秘军少,撩上瘾![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倾城天下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

    但是转念一想我便明白了,这主位常年供奉在祠堂里面,接受全村人的供奉,香火、祈福、祭祀等等,全都无疑是在增加黑衣人的功德,帮助他修炼!

  我想,黑衣人这么一只鬼魂,能够如此霸道的行走于桃花村,跟这主位的供奉脱不了关系,怪不得祠堂的门总是关着,一般人不给随意出入,原来是因为这个。

  这主位相当于黑衣人的另一条命,如果有人闯进去,毁了这主位,我不敢说能让黑衣人灰飞烟灭,但是至少可以让他痛失一大半的修为,很有可能从此一蹶不振。

  可惜我知道的太晚了,要不然从一开始,我的目标便会锁定在祠堂里面。

  但是随即我便恍然大悟,怪不得林姨一直托梦给我,让我白天去祠堂找她,很可能是需要我去对这主位下手。

  可是这个任务太艰难了,即使我住进了祠堂,也时时刻刻被祠堂里面的女人盯着,根本无法靠近这主位。

  黑衣人肯定时时刻刻能感应到主位周围发生的情况,我根本没有机会的。

  而此刻,我心里面最大的渴望,便是想要掀开那主位上面盖着的红布,看看下面到底是什么样子,主位上面刻着的名字叫什么!

  但是我没能如愿,下一刻,黑衣人紧接着喊道:“再请主位!”

  还要请?刚才没请动?

  随着黑衣人的话音落下,剩下的一队男人被从西厢房里面带了出来,领头的便是胖子,后面跟着其他六个男人。

  他们全都低着头,两只胳膊自然下垂,依次站在了第二排瓦缸的后面,同样的操作,那些男人全都乖乖的坐到了瓦缸里面。

  胖子离我最近,从我所在的地方,冲到他那里,也就十来步,但是此刻我却感觉我们之间隔着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一般,只能看着他在我只尺之外遭受折磨。

  我屏住了呼吸,握紧了拳头,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等待着那些女人拿白色的帕子绑在他们头上,等待尸油从他们头上淋下来的那一刻。

  我坐在那里,甚至做好了随时冲上去,护住胖子的姿势,但是,这一次,那些女孩没有拿出白布,也没有离开。

  绿萝端来了一个崭新的铜盆,站在了最右边靠近黑衣人的那一头。

  黑衣人站在了最右边第一个男人的身后,我看着他抬起了手,只是一瞬间,便没入了那个男人的后背心。

  在他的手穿进男人心脏的那一刻,男人猛地清醒,剧烈的痛感致使他大喊一声,但是紧接着,黑衣人的手抽回,一个血窟窿出现在男人的心脏部位!

  他的心就那么被挖掉了,黑衣人的手里面,举着那枚还在跳动的鲜血淋漓的心脏,捏住了心尖,让鲜血一滴一滴的朝着铜盆里面滴下去。

  那颗心脏在黑衣人的手里面,不断的被挤压,鲜血不停的往铜盆里面滴,场面特别的血腥残忍。

  而那个被掏了心脏的男人,残缺的身体轰然倒下,瞪着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看着前方!

  我浑身都在颤抖,那一刻,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眼看着黑衣人已经走向第二个人,我这个时候再不出手,最后被掏心的可就是胖子了!

  我再一次想要站起来,黄莺的手也适时的按在了我的肩膀上,连压了三下,要我冷静。

  我不自主的咬住嘴唇,心里面狂跳不止,就这么一会功夫,第二颗心脏已经报废掉。

  我用余光瞄了一眼不远处的琴奴,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台上,左手按在腰上,连弩的形状若隐若现。

  再等等,琴奴不会就这么看着胖子死的,她一定是在等一个最好的时机,我等着她行动,如果到了最后一刻她们还是不行动的话,那我就只能自己冲上去了。

  这一刻,不是我们冷血,可以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男人死去,而是,我们的力量敌不过那个真正冷血的人!

  但凡我们有一丁点的把握,我们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们能做的,不是蛮干,而是有目标性的做出我们能力范围之内的营救行动!

  这个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人与人之间分亲疏密间,我相信,如果今天在场的不是胖子的朋友,而是另一个男人的亲朋好友,在这样的情形下,他们也一定会先选择营救那个男人,而舍弃胖子!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直到第五个心脏被挖出来,挤压成一堆肉渣,琴奴她们还是毫无动作,外面也并没有任何外援。

  当黑衣人走向第六个男人的那一刻,我已经完全绷不住了,那是胖子啊,那是我从十八岁开始,便好的恨不得两个人穿同一条裤子的兄弟啊,我他妈的就是自己死,也不能看着他在我眼皮子底下被掏了心脏!

  但是黄莺死死的压着我的肩膀,不让我动,我最后朝着琴奴的方向看了一眼,她还是没有准备行动,我眼看着黑衣人已经将第六个男人的心脏掏出来了,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推开黄莺,猛地朝着台上冲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黑衣人一愣,手里面握着的心脏还在不停的滴着血,绿萝已经先他一步挡在了我的面前!

  我伸手去推绿萝,可是绿萝有功夫,我一下子竟然没推得开,当时我一心只想着救胖子,直接弯腰想要从她的膀子底下钻过去。

  我以为我这一动,琴奴和黄莺也会跟着动,但是到头来,我绝望了,所有人都没动,只有我像个傻逼一样冲上了台,轻而易举的被人挟持住了。

  黑衣人一愣,狠狠地捏爆了手里面的心脏,走过来,捏住了我的下巴,怒火冲天的看着我:“周挽,有胆量!”

  “放了胖子,你的诡计是无法得逞的,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知道自己是在做垂死挣扎,心里面早已经如死灰一般。

  一直以来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把琴奴看做是我的盟友,可是事到如今,我已经绝望了!

  这么关键的时刻,没有人动,一个个宁愿看着胖子去死,现在我已经冲上来了,还是没有人帮忙,她们连我的生死也是不放在眼里面的。

  这一刻,我忽然觉得自己可笑至极,她们本来就是桃花村里面的人啊,哪一个跟在黑衣人的身后不是十几二十多年了,怎么可能倾向于我这么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

  不过,我不后悔,就算是现在我死了,我也走出了自己该走的那一步,我不是懦夫!

  “跟我阴奉阳为,周挽,你找死,拖下去!”黑衣人狠狠的甩掉我的下巴,那力度,几乎要将我的下巴弄脱臼!

  绿萝压着我往下走,我死赖在台上,能磨一分钟是一分钟,祭祀都是有吉时的,错过那吉时,功亏一篑。

  但是黑衣人显然不会让我得逞,很快,小昭也走过来,两人将我架了下去,死死地按在了凳子上。

  直到此刻,黑衣人依然没有放弃,他回到台上,站在了胖子的后面,我大声叫喊着胖子,希望他能清醒过来赶快跑,但是无论怎么叫,胖子都充耳不闻!

  当黑衣人的手狠狠的穿进胖子的身体里面的那一刻,我绝望的嚎叫,猛烈的挣脱!

  胖子死了,就那么死了,我他妈的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最好的兄弟死了,是我将他带到了这样一个充满罪恶的地方,是我害死了他!

  黑衣人当着我的面,慢慢的挤压着那颗血红的心脏,嘴角讥讽的上扬,似乎在向我示威:看吧,你敢耍我,我就要让你承受十倍百倍的痛苦!

  就在这个时候,钟声第三次响起,我忽然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十一点整了!

  九点整一次,十点整一次,现在这是第三次!

  黑衣人本来还想对我做些什么,但是一听到这钟声,立刻扔了手里面的心脏残渣,接过之前接替绿萝的女孩手上的铜盆,走到供桌的前面,冲着那牌位三叩首!

  之后,阴风乍起,吹得那牌位上面的红布不停的翻动,我冷静了下来,眼睛死死地盯着那牌位!

  我要看清楚,看清楚排位上面刻着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就算是经历十世轮回,我他妈的也要找这个人报仇!

  红布被阴风吹落的那一刻,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黑衣人便扬起铜盆,将里面的鲜血朝着那牌位上面泼去!

  鲜红的血液在空中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弧度,直冲着那牌位而去!

  黑衣人扔掉铜盆,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操控着那些血液一滴不漏的泼向那牌位!

  鲜血从牌位的上方淋下来,迅速的朝下流淌,红布掉落在台上,黑色的牌位上面刻着两个大字,没有上色,从我的角度看不清楚。

  但是随着血液流下来,经过那两个大字的沟壑,慢慢的凝聚,颜色渐渐变得艳丽起来,我终于看清了那两个字——周毅!

  原来,黑衣人叫周毅,竟然跟我是一个姓!

  但是,下一刻我愣住了,我想起来,之前问过琴奴,我问他,黑衣人是我的父亲吗?

  她说,他不是,但是也可以说是,模棱两口,但是此刻细想起来,是不是说明,我的父亲,真的就叫周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