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十二章 怎么熬过来的

第四十二章 怎么熬过来的

推荐阅读: 小饭馆权欲场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唐悠悠季枭寒神秘军少,撩上瘾![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倾城天下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

    或许真的是我的话感动了琴奴吧,在痛哭之后,她终于放下了防备,将黑衣人与我父亲之间的关系告诉了我。

  琴奴说,黑衣人的确是我父亲身上的一缕魂魄,但是这缕魂魄很特殊,他是从我父亲的魂魄上剔除下来的,魂魄虽单薄,但是却是齐全的。

  我父亲是一个有着通灵之体的人,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体质,一部分也是因为这一部分魂魄的剔除,直接导致他的三魂七魄比一般人弱。

  但是后来,我父亲丢失了一魄,必须要用黑衣人这一缕魂魄填补回去,黑衣人一直都是不愿意,他有野心,想要独立!

  而我的父亲,当年与人斗,与妖魔鬼怪斗,都赢了,可是最后却没斗得过天,被冰封在了地底下。

  二十多年了,谁也不知道这黑衣人当初是怎样从我父亲的身上游离出来,霸占了桃花村。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这黑衣人从来就没有放弃过想要重塑真身,完全替代我父亲!

  “琴姨,你说我父亲被冰封了?封在什么地方?”我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不确定,只能问琴奴。

  琴奴咬了咬嘴唇,有些不想说,但是看着我乞求的眼神,最终还是妥协了:“我带你去祭拜过。”

  琴奴的答案让我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有什么东西瞬间炸裂开了一般,让我有些恍惚。

  “你是说,桃花林中的大坟下面,埋着的就是我父亲?”我不确定的问道。

  琴奴摇头:“不,我们不确定,你父亲当年被冰封的时候,我们没有亲眼见到,因为当时我们也命在旦夕,但是,大致就是在那一片。”

  “所以,在梦里面一直指引我的那个男人,就是周毅,我的父亲?”我紧接着问道。

  琴奴点头:“他应该是感应到你了吧,我在这桃花村里面住了这么多年了,不时的去祭拜他,但是他却从来没有给我托过一个梦,他终究是爱你的。”

  “那我母亲呢?你说我母亲不可能死掉,那她在哪里?”我的心紧紧的拎着,我渴望了解我父母的一切,这些我从来不知道的秘密,跟我的生命是绑定在一起的,我要弄清楚!

  “你的母亲……”

  琴奴的话音刚起,外面便响起了巨大的敲门声,打断了琴奴的话。

  是黄莺在敲门,她一个劲的叫着我的名字:“周挽,你出来,出来啊!”

  我赶紧站起来,奔出去开门,门一开,就看到黄莺哭得梨花带雨的,她伸手拉着我就往前面树林里面跑去。

  “黄莺,白黎怎么样了?”之前那个天雷打下去,是不是就是打的白黎?她在渡劫?

  黄莺拉着我跑,一边跑一边哭:“很不好,特别不好!”

  我已经顾不上问黄莺怎么个不好法了,因为一切的描述,都不及我自己亲眼所见。

  那个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树林里面的雾气还很重,空气中,似乎还萦绕着一股烟火味,那应该是天雷打下来的时候,击中了周围的树木,燃烧留下的。

  黄莺拉着我一直跑到了那一次我们俩一起来过的那个土坟的前面,那土坟此刻已经被天雷打出了一个大坑,而白黎正浑身是血的躺在大坑里面。

  她真的很虚弱,闭着眼睛皱着眉头,脸色惨白的像是一张纸一般,嘴唇一直在抖。

  我想上前去抱她,但是一想起之前在祠堂,那个女孩被她抓了之后的惨样,我便忍住了。

  “我该怎么帮你,白黎,你跟我说,无论怎样我都会救你的。”我蹲下身去,单膝跪地问她。

  但是白黎根本没有力气说话,连张嘴都难,这一次,她真的是命在旦夕了。

  “周挽,你想想办法,白姐姐是个好人,她还帮过你,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黄莺拽着我的膀子一个劲的恳求,眼泪扑簌簌的直掉,我见犹怜的。

  黄莺的命是白黎救回来的,她们之间的感情特别好,白黎出了事,最急的,大概就是黄莺了。

  但是我能做什么呢?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也很想救,但是我没有办法,我不知道该怎么救!”

  虽然琴奴说过,让我不要跟白黎走的太近,我不知道琴奴是出于什么原因要这么说,但是说到底,白黎这次是帮了我的大忙的,她对于我,有恩。

  但凡有一点办法,我都会不遗余力的去救她。

  “有,有办法的。”黄莺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睛瞄向跟着过来的琴奴,欲言又止。

  我看向琴奴问道:“琴姨,你知道救白黎的方法吗?”

  “我不知道,你别问我。”琴奴说完看了一眼白黎,转身便要走。

  我一把拉住琴奴:“琴姨,你知道的对不对?黑衣人受了重创闭关修炼了,小昭她们目前按兵不动,不代表一直不会动,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整好,以防被小昭她们钻了空子啊!”

  白黎,也算是我们的中坚力量,没了白黎,黑衣人东山再起之时,必定睚眦必报,到时候我们还是免不了要面对一个‘死’字。

  “琴奴求求你。”黄莺猛地跪了下去,朝着琴奴磕头。

  我心里面很难受,也哀求琴奴,琴奴一直摇头:“别逼我,你们逼我已经逼得太多了,我不是铁打的,我也会崩溃的。”

  “琴奴,求你帮我们这一次,只要你救了白姐姐,我黄莺的命,今后就是你的,你指东,我绝不往西,求你!”黄莺一个劲的朝着琴奴磕头,样子特别凄惨。

  琴奴仰脸朝着天,我感觉她是在隐忍,我拉住琴奴的手问她:“其实你也想救,只是救人的方法很难,对吗?”

  “哎,你先起来吧,我们好好商量一下。”琴奴低头将黄莺拉起来,黄莺光洁的额头上面,已经磕紫了。

  琴奴转脸看向脆弱的仿佛一阵风就会被吹散的白黎,开了口:“白黎,生来便是一个错误,我想,就算是她自己,如果知道她这一辈子会受到这样的折磨,也不会想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吧。”

  “为什么?琴姨,白黎的身世到底是怎么样的?”对于白黎的身世,我真的是很好奇,特别是血狐的形成,以及血液有腐蚀功能这些,我都想不明白。

  很显然,黄莺一直照顾白黎,但是却也是不知道里面的弯弯绕绕的。

  琴奴最终还是妥协了,娓娓道来,琴奴说,当年,桃花村并不叫桃花村,而叫青竹村,青竹村里面有一个宗主,就像我的父亲周毅一样,努力的想要与恶势力作斗争。

  宗主的身边,养着一只白狐,这白狐是一只修炼千年的九尾狐,白狐深爱着宗主,但是宗主的心里面,只有解救青竹村这一个目标,装不下儿女私情。

  但是,最终,宗主还是失败了,败在了血尸的手里,当时宗主为了封印住血尸,自己压在了血尸的身上,而九尾狐紧随宗主身边。

  所有人都以为宗主和白狐死了,但是却没有想到,那个时候白狐已经怀有身孕,之后便诞下了白黎。

  白黎是宗主和九尾白狐的结晶,但是却生在了血尸的身上,她是如何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来的,我们谁也不知道。

  二十多年前,一场毁天灭地的大动乱,致使青竹村和隔壁的长寿村地壳运动,合二为一,沧海桑田,最后形成了这桃花村。

  也正是因为这一次地壳运动,白黎从那封禁中逃了出来。

  只是每到清明鬼节这两个阴气极重的节日的前后,白黎便会遭受血尸毒的折磨,每一次都是九死一生。

  琴奴叹了一口气:“说起来,我也心疼白黎,她的母亲跟我们其实有仇,但是也有恩,更何况,她的父亲曾经是我们的主子,所以,我对她的感情,一直很复杂。”

  白黎的身世真的是惊住我了,不仅仅是因为她身世的曲折,还因为她顽强的生命力!

  “琴姨,你一定得救救白黎啊,她熬了那么多年,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我舍不得白黎!

  琴奴摇头:“我有什么办法,我已经妥协过一次了,这坟都让给她了,还要我怎么办?”

  “这坟?”我不解的看着琴奴,问道,“这跟这坟又有什么关系?”

  我怎么觉得这桃花村的一草一土都藏着无穷的秘密呢?

  “这坟,不是我白姐姐出生的地方,而是琴姨朋友的。”黄莺低着头闷闷的说道。

  我更加糊涂了,白黎为什么要选择待在别人的坟里面?

  这里葬着的,又是琴奴的什么朋友?

  这是琴奴的朋友,换句话说,也应该是我父母的朋友吧?

  “琴姨,这坟是谁的?”我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太悲惨了,琴奴和我父母他们以前到底过得是什么日子啊?

  琴奴终于忍不住掉了眼泪,她伸手狠狠的一抹眼泪咬牙道:“这里面葬着的,你也应该叫一声母亲!”

  母亲?

  琴奴的意思是,这坟里面葬着的,也曾经是我父亲的相好吗?

  这一点其实我能理解,因为桃花村就是青竹村的前身,我来这里会遇到这么多女人,当年我父亲,可能也有不止一位红颜知己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