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十七章 奇臭无比的犯人

第四十七章 奇臭无比的犯人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黄莺立刻炸毛了:“还能怎么了?都是那个绿萝,她要我以后每天三餐去牢房送饭,我在这桃花村住了这么多年了,越活地位还越低了!”

  之前白黎的地位比绿萝高,黄莺跟在她身后,什么委屈轮得到她来受啊,跟个娇滴滴的世家大小姐似的,如今白黎出了事,绿萝又怨她们抢走了我,所以现在不趁机刁难黄莺,也有点不可能。

  “让你去你就去呗,今时不同往日,我没恢复好之前,你就夹着点尾巴做人,行吗?”白黎劝道。

  但是黄莺一听却委屈了:“白姐姐,你不知道,她是让我一个人一天三顿送饭,一个人!”

  “黄莺,别闹了,后山牢房里面的那些男人都在祭祀那天死掉了,根本没剩下什么人,你就算是送饭,也送不了几个,你白姐姐身体不舒服,别老来让她烦心。”在我看来,后山恐怕也没几个犯人,连小昭那么受宠,之前还给我送饭来着,黄莺没有理由这么娇气的。

  “我不是嫌重,我是怕,一个人不敢去。”黄莺更委屈了,眼泪都开始在眼睛里面打转,我立刻意识到,后山牢房里面可能还关着什么不得了的人物,要不然黄莺也不会怕成这样。

  我不由自主的问道:“黄莺,后山到底有什么?”

  黄莺刚想说,白黎立刻打断了她:“黄莺,不知道的别瞎说。”

  “白黎,你别瞒着我,我要想知道,不止黄莺这一个渠道能打听到消息,早点告诉我,对我来说,或许是好事。”

  黄莺看了看白黎,白黎没说话,黄莺一扭腰:“啊呀,有什么不能说的,我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黑漆漆的,臭兮兮的,被关在牢房里面很多年了,从我来他就在了,听以前送饭的姑娘说,那玩意臭的像是一具腐烂的尸体似的,没人愿意靠近他。”

  臭的像是一具腐烂的尸体?这是什么玩意?

  “你别怕,要不中午去送饭,我陪着你。”我对那玩意也莫名的起了好奇心了。

  白黎摇头:“她们不会让你进去的,那是我们村的禁地,除了送饭的,就只有小昭能进去,黄莺也没真的见过那东西,都是道听途说罢了。”

  白黎这么一说,我就更加奇怪了,这么神秘的犯人,到底是从何而来,犯了什么事了,要被这样囚禁着?

  “黄莺你别怕,只是送个饭,又不要喂他吃,你递进去就出来,不会有事的。”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只能宽慰她,毕竟任务交下来了,没有去冲撞的必要,毕竟,现在白黎修养最重要,黄莺最好别弄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来。

  黄莺直摇头:“周挽你是不知道,之前送饭的那姑娘,那姑娘……”

  黄莺说到这里,竟然真的哭了起来,那样子真的是被吓坏了似的。

  我更加好奇了:“那姑娘怎么了?”

  “听说,昨天晚上,她送饭进去之后,就再也没出来,很多人说,是被那个怪物吃掉了,连骨头都没剩下,我要是进去了,说不定也出不来了。”

  黄莺这么一说,我忽然反应过来,昨天我在半路上遇到吉祥如意,她俩一路嘀嘀咕咕的,说不定就是在说这件事情。

  “现在离中午送饭的时间还有三个多小时呢,黄莺你先照顾白黎吃饭,我去帮你问问去。”

  我说着便朝外面走,白黎叫我小心点,别逞能,我点头答应了。

  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琴姨,直接去了竹楼,胖子和琴姨正在吃早饭,我一屁股坐在桌边,琴姨马上给我添了一碗粥。

  “怎么了,一大早跟见了鬼似的,脸色这么难看?”琴姨问我。

  我浑身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琴姨,你知道后山牢房里面关着一个怪物吗?”

  “知道,但是没有进去看过,好像说昨晚上出事了吧?”琴姨反过来问我。

  看琴姨的样子,应该不是在刻意隐瞒我,我便有些头疼:“绿萝让黄莺去给那怪物送饭,黄莺都被吓哭了,我想着来问问你,如果你知道那是个什么玩意,或许能帮帮黄莺。”

  琴姨摇头:“不知道,因为我们从来都靠近不了,但是这么多年了,这家伙一直默默无闻的,没听说会攻击人啊?怎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了?而且昨晚发生的事情,都是大家的猜测,会不会还有别的什么隐情?”

  我不置可否,吃完饭,便离开了,直接去找绿萝,但是没找到绿萝,倒是遇上了小昭。

  “小昭,我能问你个事情吗?”我讪笑着走上前,当时小昭正在祠堂的院子里面摆弄什么药草,看见我,冷冷的,一副不想搭理的样子。

  “要是后山牢房的事情,那你就别问我了,无可奉告。”小昭知道我的来意,直接拒绝了。

  一上来便碰了一鼻子的灰,心里面有些不高兴,这女人,早上还跟我在床上翻云覆雨呢,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啊,就这一副冷漠表情对着我!

  “我不是问,是来请求,能不能让我去送饭,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既然都不愿意跟我说,那我就自己去看看好了。

  但是小昭还是拒绝了我:“看来你还真的对白黎黄莺那一对骚狐狸用心啊,狐狸精果然名不虚传,想替她们,没门。”

  小昭说完,端着盛药草的簸箕便离开了,我站在祠堂的院子里面,有些怔愣。

  转眼看到祠堂的正殿,我忽然想起来,祭祀那天的钟声,那钟声来自于地底下,不知道地道的入口在什么地方?

  或许,就在这正殿里面,我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无人看守,便抬脚朝着正殿里面走去。

  供桌上,原来供奉着的唯一一个牌位已经被烧掉了,现在空荡荡的一片,西面的房间我住过,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东屋没去过,我下意识的就转向东屋,还没拐过去,后面一声怒喝:“你干什么去!”

  我吓了一跳,转身看着小昭,她去而复返,正好将我逮了个正着。

  我只能退出来:“是你让我住在祠堂里的,我只是无聊想到处转转罢了,要去送饭你又不让去,想憋死我啊?”

  “憋不死你,你不是想去看看吗?可以,我陪你去!”小昭说完转身便走,我连忙跟上。

  这个时候还没到送饭的时间,小昭带我去,不知道是想断了我的念头,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但是我知道,这个时候小二需要我的血,我暂时不可能有生命危险。

  我们走的很快,到了后山,小昭直接带着我进了最后面的牢房,这牢房不像是外面山脚下的那一排石头屋,这里的牢房,是直接连着后山的山壁的,估计以前这里也是个山洞,只是被改造成了牢房罢了。

  牢房门口有人把手,一进去,便是一条三四米长的甬道,在甬道的尽头,分为三个口,小昭带着我直接朝正对面的那一个走去。

  这个牢房口一进去,便有台阶往下延伸进去,越往下,光线越暗,这牢房里面本来就不透光,照明全靠墙壁上面的油灯。

  下了大概有四五十个台阶,我的脚才踏在了平地上,这里就相当于一个地牢一般,阴暗潮湿的。

  下来之后,对面就是一堵门,门打开之后,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

  当时我捂着口鼻便干呕了几声,怎么会这么臭?黄莺她们说的果然没错。

  “不是你吵着闹着要来的吗?现在这又算什么?”小昭讥讽的说道。

  我皱着眉头看向她:“生理自然反应,不可以吗?”

  “我只是提醒你,这里面关着的,不是一般人,别让你的生理自然反应触怒了他,到时候,出事的可是你。”小昭说着便往里面走,我捂住口鼻跟上,这里面空荡荡的,只有靠近牢房最里面的位置,竖着一个大大的牢笼。

  那牢笼很高大,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的,黑漆漆的,里面有床,有桌椅,生活必需品都有,只是躺在床上的那个人真的很臭。

  他没有我之前想象中的那么邋遢,头发很长,但是服帖的盖在脸上,身上穿着的衣服也是干净的,深蓝色的布料。

  只是,臭味的确存在,那种臭,似乎是从他身体里面散发出来的,跟周围的环境无关。

  他呼吸很轻,比正常人要平稳很多,这就说明这个人是有内力的,我跟小昭进来,他肯定早就感觉到了,但是却没有动。

  我和小昭站在牢房门口,都没有敢更进一步,我想,小昭心里面其实也有点害怕的吧?

  但是下一刻,小昭却看向我,开了口:“好了,你要看也看过了,出去吧。”

  “你不走吗?”我问小昭,听她的口气,似乎还有事情要留下来。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小昭口气不善的说道。

  她不走,说明心里面有数,这里面的人不会对她下手,那我干嘛要走,我还想看看他长什么样呢。

  “你不走我也不走。”我坚持道。

  小昭讥讽的看了我一眼:“不走,你敢一个人过去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