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五十四章 火炎

第五十四章 火炎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现在胖子和如意俨然就是一对小夫妻了,我经常一大早去转悠也不好,想着琴姨要是回来了,胖子和如意住在竹楼也不方便,便打算去找小昭询问一下,可不可以将薛宁宁之前住的那个院子给胖子住。

  这样想着,我便去了祠堂,小昭正在吃早饭,看我来了,便让人给我添早饭。

  我是饿了,坐下来端起碗便吃,小昭用筷子打了我一下:“慢点吃,后面还有菜。”

  “还有什么菜?”我疑惑的问道。

  小昭没说,过了一会儿,木槿端着一个大碗进来,往我面前一放:“补吧,补死你!”

  木槿对我的敌意一直很深,见了面,不是对我翻白眼,就是冷言冷语的,我都已经习惯了。

  倒是低下头看到面前摆着的那碗鸡汤,不自觉的看了一眼小昭,心里面有些感动。

  昨晚我刚跟她说要补补,没想到今天鸡汤就熬好了,上面还飘着粉色的桃花瓣,真是有心了。

  “小昭,你先喝吧。”我将碗朝小昭那边推了推,小昭站起来,“你喝吧,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小昭说完便离开了,我一个人默默的坐在那里喝鸡汤,等到没了小昭的身影,我不自觉的朝着里面卧室看了一眼。

  昨天晚上,小昭偷偷摸摸看的那个檀香盒子里面到底有什么,这让我特别好奇。

  我没有急,将鸡汤喝完,等着木槿将饭菜撤下去,这才慢慢的站起来,跺进卧室里面,坐在床沿上,将手伸到枕头底下,摸了摸,没摸到。

  肯定是被小昭收起来了,我四下张望了一遍,小昭在生活上,是个很简单的女孩子,房间里面没有太花哨的东西,除了衣柜和梳妆台,卧室里面就没有能藏得住东西的地方。

  衣柜还是那种老式的朱漆竖柜,四扇门,下面带两个大抽屉的那种。

  当我打开衣柜的那一刻,我就不知道从哪下手了,衣柜里面,衣服很多,但是每一件都叠的四方四正,整整齐齐的码在里面。

  这是一个极其有调理的女孩子,这样的女孩子,生活上很可能会有一种强迫症的倾向,她自己收拾的每一件东西,她都记得在什么方位,方向是怎么放的,所以我只能粗略的看一眼,却不敢伸手去乱翻,因为一翻,立刻就会被察觉。

  我无奈的将柜子门关上,想着现在还不是跟小昭翻脸的时候,要是被她发现我乱翻她东西,我们肯定会吵架。

  看来那个檀木盒子我暂时是弄不到手了,至少要等确定白黎完全恢复了再说。

  在房间里面待了一会儿,我便晃悠着去了后山,如今的后山,因为没有了黑色龙葵藤蔓,看守的人少了很多,但是想要进去山洞晃一圈,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后山山洞里面还有秘密。

  我没有去后山山洞,而是转进了那条小路,想着去那石井边上看看,那个女人的死,一直盘旋在我的心里,总觉得这里面有文章。

  但是我爬到了最高处,朝着下面俯视的时候,便有人在下面呵斥我,石井边有四个看守,好像是从看守牢房那边调过来的人手,长得有点壮。

  她们不让我下去,这石井本来就是桃花村的禁地,不是什么人都能擅闯的。

  我站在上面没下去,石井边一个壮女人便朝着我这边走过来,一边走一边驱逐我,我没动,等着她走过来。

  “喂,这里是禁地,快离开,要不然我们可就动手了。”壮女人语气不善。

  我点点头,问她:“你们夜里也守在这里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还想夜里闯禁地?”壮女人插着腰盯着我,虎视眈眈。

  “不是,我就是想着,这夜里面可不比白天,月黑风高的,你们就不怕井里面忽然冒出什么东西来,伸手将你们拽进去吗?”我故意阴森森的说道。

  那壮女人却不以为意:“有什么好怕的,身正不怕影子斜,况且这石井里面干净的很。”

  “你怎么就能确定这石井里面没有脏东西?难道你没听说过那个传言?”我神经兮兮的问那壮女人。

  壮女人皱着眉头怒道:“你别在这里危言耸听,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

  “无所谓了,反正如果传言是真的,到时候死的又不是我,听说昨天死的那个女人,连一个像样的坟都没有,火化了之后,骨灰好像是直接扬到小树林里面去了,那个惨哦。”我一边说着一边咂嘴,表现出特别惋惜的样子。

  桃花村的女人们对于死人并不陌生,特别是像这种从牢房那边调过来的女人,每年都要死那么多村外来的男人,她们已经很淡定了,对于死人,对于所谓的脏东西,并没有一般人来的胆战心惊。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们便能很平静的对待自己的生死,谁能活着,愿意死去,谁愿意自己死了,还被挫骨扬灰?特别是桃花村这里,一直推崇土葬的地方!

  当我说到昨天那个女人的惨状的时候,这壮女人的眼神明显闪烁了几下,插着腰的手也放了下来,但是还是嘴硬:“切,她运势走低,你以为谁都像她那么倒霉。”

  壮女人说着便转身要走,我当然不能错失这个机会,但是也没有笨到去强行阻拦,而是双手抱胸,倚在一边的山壁上,优哉游哉的说道:“哎,你啊,大限将至,却不自知,可怜人啊!”

  说完我便慢悠悠的起身往回走,那壮女人一愣,继而转身拽住我:“你瞎说什么!”

  虽然嘴上还是不饶人,但是她的动作和表情已经出卖了她,她此刻已经有点慌了,毕竟,她们要在晚上看守一个刚死了人的石井,还是在这群山环绕的地方,不紧张才是怪事。

  “是啊,我就是瞎说啊,但是不好意思,在来桃花村之前,外面很多人还真喜欢听我瞎说,没办法,说得准,我也不想这样的啊。”我推开壮女人拽着我的手,继续往下走,壮女人犹豫了一下,伸手挡在了我的面前,“那你说说,我最近到底会怎样?”

  “其实不用我说,你自己感觉不出来吗?你最近夜里睡觉,有没有总感觉身体里面发燥,动不动就喜欢发脾气,而且皮肤很容易过敏,特别是妇科方面,好像一下子所有的小病小痛都找上了你?”我装着很专业的样子,盯着壮女人的脸看了一会儿,下了结论。

  那壮女人立刻点头:“你说的对,这些症状我都有,而且都是集中到最近似乎一下子都爆发了。”

  “那不就是了,懂什么叫火炎吗?”我继续胡诌,我虽然不是真的算命的,但是以前在外面,鬼电影看得绝对不少,小打小闹的忽悠,我还是手到擒来的。

  这女人年纪在三十大几到四十岁左右,人壮,脸色发黄,脖子上面有一片红印,身上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难闻的味道,这些症状,可不就是更年期提前爆发了吗?我说的那些症状,当然符合她的切身体验。

  第一步成功之后,接下来就容易忽悠多了,那壮女人听我说‘火炎’,迷茫的摇头,问我那是什么。

  我耐心的解答:“火炎,从这字形上你应该就能看出来了,三朵火,火代表什么,代表灯,每个人都有三盏本命灯,灯灭了,人就死了,而据我观察,你的三盏灯,已经灭了两盏了,对,你们是有四个人看守着石井,人多力量大,但是不管是人,还是鬼,都有一个习性,那就是,专捡软柿子捏,你说你跟三个火性很旺的人在一起,真要出什么事情,谁最先倒霉?”

  “我,我真的已经灭了两盏了?我自己怎么感觉不出来?”壮女人还心存疑虑,不相信我的话。

  我耸耸肩,猛地伸手狠狠的拍了一下她的右边肩膀,这一拍,那壮女人‘妈呀’一声,整个人蹦了起来,四处张望,那样子特别滑稽。

  “感觉到没有,口干、心慌、腿软、特别是走路的时候,重心不稳,容易往前倾?”我乘胜追击。

  那壮女人立刻瞪大了眼睛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些症状!”

  “因为这些都是你缺失了那两盏灯该有的症状,那灯,是鬼吹灭的,每灭一盏灯,你的火性就会低很多,这个时候,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就会找机会,将自己的脚垫在你的脚下,等到你三盏灯都灭了,他便取你而代之,你的脚后跟不接地气了,可不就会有上面那些症状吗?”我煞有介事的说着,那壮女人已经吓得脸显出了猪肝色。

  我心里面不由的发笑,长这么壮,身子重,可不要重心前倾?这女人真是少见多怪,倒是正中我下怀啊。

  “大师,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壮女人紧张的问我,这个时候,石井边的那几个女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在下面叫她。

  我摇摇头:“可惜啊,我不能靠近那石井,要是能让我看上一眼,做点法事,其他人我不敢说,保你平安还是能做到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