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六十六章 狐族巫师

第六十六章 狐族巫师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一开始肯定是想逃,逃得越远越好,后来渐渐的,我就不想逃了,因为想明白了,外面并不安稳,况且,我还得救人。

  我跟胖子一起来的,现在我他妈的自己被救出来了,胖子却困在里面了,还中了蛊,这算是个什么事啊!

  真的是越想心里面就越觉得对不起大家!

  但是走不走,根本由不得我,那狐群来的时候有六七十只,现在剩下的,不足五十只,救出了黄莺,白黎却还在里面。

  虽然白黎本属于桃花村,但是当年她救了黄莺,就是黄莺这个狐群的恩人,他们肯定也是想救出白黎的。

  我被狐群拖着走,一直在挣扎,最后后脖颈不知道被谁砍了一下,立刻晕了过去!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山脚下,金虎陪在我的身边,外面的天还没有亮,我躺在一张垫着草席的床上。

  睁开眼睛,金虎立刻发现我醒了,激动的问我:“周挽,没什么事吧?”

  “我们到哪了?”我问金虎,金虎说是在桃花村的山脚下,离桃花村大概只有三十多里路。

  我挣扎着爬起来,后脖颈生疼,下地,金虎连忙跟上,紧张的问我:“你去哪?”

  “金虎,你走吧,三十里地,只要上面的东西想追,很快便能追到,我得回去。”

  “你傻了吧,周挽,难道真的是被桃花村里面的女人给迷住了?那都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金虎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我摇头:“金虎,你不知道里面的弯弯绕绕,我跟你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你就当从来没有遇到过我这个人,也从来没有来过桃花村,懂吗?快走吧。”

  我说完转身就朝外面走去,一出了门,就看到一个人站在门口,身材很高大,穿着一身黑风衣,背对着我,看着远方。

  我不自觉的站住了脚步,猜测着这人是谁。

  那人听到动静,转身看向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心里面总有点,怎么说呢,不自在。

  因为这个人乍一看去,很帅,是那种阳刚的帅,但是盯着再看两分钟,就会发现,他的眉目之间,有一些阴柔,阳刚与阴柔,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很奇怪。

  “周挽,你要回去?”男人开口,声音低沉,很有魅力。

  我点头:“对,我得回去救我兄弟。”

  “你怎么回去?结界已经重新开启了。”

  这一句话一说,吓了我一跳,竟然是女声,尖细的女声,我四处看了一下,不确定这声音是从眼前这男人的身体里面传出来的。

  “额,那个,恕我冒昧,请问,刚才是你在跟我说话吗?”太惊悚了吧?

  那男人点点头:“是啊,吓到你了吗?”

  我立刻摇头:“就是觉得不可思议,害怕倒不至于。”

  那男人刚想再说什么,黄莺便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手里面端着什么,远远的便叫道:“源哥哥,你又吓到人了吧!”

  那男人微微一笑:“没有,你们先吃饭吧。”

  说完便走了,他走路的姿势也很阳刚,我感觉这个人,他的外在是个男人,但是可能性格里面,有女人的一面,反正我解释不清楚。

  黄莺看我眼睛一直盯着那男人的背影,拉了我一把:“进去吃饭吧,别想着跑回去,这山林里面到处散布着我们狐狸一族,你跑不掉的。”

  我知道黄莺不是在说笑,肚子也饿了,脖子也疼,所以也就不折腾了,寻思着明天再找机会开溜。

  黄莺带来的是烤好的野鸡,很香,她没吃,只是看着我和金虎吃,说她待会回去还有。

  “黄莺,刚才那个男人是谁?”我一边吃一边问。

  黄莺让我慢点,解释道:“那是我源哥哥,他一生下来便是雌雄同体,是我们家族的巫师。”

  “你们家族也有巫师?”狐狸分为很多的群族,这一片都是黄莺的家族,黄莺二十多年前在桃花村附近受伤,生命垂危,是白黎救了她,但是这也致使她被困在桃花村二十多年。

  她们家族的规模看起来并不是很大,但是要想想,这是一群修炼过了的狐狸,之前去桃花村的,可能并不是她们整个族群。

  “当然有巫师,我们也是一个种群,跟人类是一样的,源哥哥天生异炳,是我们家族里面最有灵性的狐狸,有他在,我们能避免很多的差错。”黄莺说起这个源哥哥,倒是一脸的崇拜。

  在他们的眼里面,雌雄同体是一种先天的生理优势,但是这要是放在人类,就是一种病。

  “黄莺,回家的感觉是不是特别好?”我不想探听太多关于他们种群里面的秘密,而且,我目前的全副心事也不在这个上面,所以便检点轻松的话题来说。

  黄莺的小脸一下子耷拉了下来:“好,也不好,二十多年了,能够回家,这是我朝思暮想的事情,不好的是,我的白姐姐没能跟着我一起出来,族长很快便要出关了,到时候她可能又要面临一次浩劫吧!”

  是啊,出来的人,看起来是幸运的,但是却又是不幸的,因为,我们总想着圆满,一想到在乎我们的那些人还要受苦,再大的喜事也高兴不起来。

  “黄莺,出来了,就好好在族群里面待着,我相信你白姐姐肯定也不想你这个时候再回去受罪。”

  我真心实意的劝黄莺,黄莺却眨巴着眼睛看着我:“你自己也懂这个道理,那你为什么还要回去?”

  我被黄莺这么一问,下意识的就想说我的情况不一样,但是我却发现这句话真的很无力。

  “周挽,你就别挣扎了,你要是真的想救村子里面的那些人,就尽可能的集聚最大的力量,像是狐狸家族营救黄莺一般,去营救村子里面的人,你现在自己一个人贸然的跑回去,有个卵用!”金虎话糙理不糙。

  其实我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一时间根本接受不了自己一个人忽然被救出来了的现实罢了。

  吃完之后,黄莺离开了,天还没亮,我躺在床上,房间里面没有灯,月光从木质的窗户中透进来,我叹了一口气,翻了个身。

  这一翻,好像铬到了什么东西,这才想起来,当时混乱中,小昭好像揣了什么东西给我,掏出来一看,竟然是那个放在大衣橱上面的盒子。

  她把这东西给我做什么?

  金虎在我的脚头睡得正香,我们住的,可能是这一片猎户留下的房子,床不大,两个大男人躺在上面有点挤。

  我小心的将盒子打开,这檀香木味道很好闻,打开的那一刹那,有亮光溢出来,里面静静的躺着一颗珠子,不算大,这样的珠子,之前白黎吐内丹给我看的时候,跟这个就差不多。

  难道这也是一颗内丹?但是转念我便否定了,因为想起了之前她们跟我说的,小昭的母亲茹姨一直靠着体内的什么东西活着,但是后来被小二打了,身体不耐受了,才离开的。

  我想,我手里面的这个珠子,应该就是茹姨当时用来续命的东西吧?

  我伸手去拿那珠子,却发现珠子下面还压着一封信,拿出来一看,是毛笔写的蝇头小楷,很漂亮,我借着那珠子的光,仔细的辨认着。

  那是小昭写给我的信,看样子应该不是刚写的,因为字迹很工整,油墨也早已经干了。

  这封信有点长,我从头到尾仔细的读了一遍,因为光线太暗,所以看起来很辛苦。

  等到都看完了,我长舒一口气,百感交集,将信折起来,放进盒子里面,收好。

  窝在床上面,眼睛有些酸,我没想到,这些天小昭经历了这么多。

  信上面说,她其实知道自己母亲是怎么死的,当年她虽然小,但是却是一直跟母亲住在一起的,她亲眼看着小二一掌拍在了茹姨的心口,从那之后,茹姨吐了好长时间的血。

  小昭记不得之后的事情了,但是那一幕,她永远记着,午夜梦回,也总是能梦到茹姨痛苦的吐血的样子。

  茹姨去世的时候,小昭没有滴一滴眼泪,因为她心里面明白,母亲不是自己死去的,而是被小二杀死的,她要找小二报仇。

  可能也是因为小昭这种过于冷静的样子,惊诧到了小二,所以小二才将她养在身边。

  可是小二却没想到,对他忠心耿耿、言听计从的女孩,却是什么都了然于心的。

  小昭说,她一直在等,等一个契机,能够一举击垮小二的契机,但是后来她发现,真的好难好难。

  我的出现,曾经让她心里为之一动,但是在发现我毫无本事之后,她的幻想便熄灭了。

  直到琴姨将这个盒子交给她,她才对我的态度有了改观。

  这盒子里面装着的这颗珠子叫做定魂珠,是当年周毅为了救茹姨留下的,现在她将这珠子给我,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小昭说,茹姨也给她留了一封长长的信,信里面,将小昭的身世、使命都交代的很清楚,甚至还提到了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