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九十章 叛变

第九十章 叛变

推荐阅读: 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她超软超可爱重生之拐上大佬生个娃疼你入骨神秘军少,撩上瘾!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万古天帝聂天虫族之他不是渣虫被我渣过的病娇都重生了冒牌大英雄

    玉玺我是拿到手了,但墨大师也死了,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唉,没办法了,只能先回去救活陈皮再说,以后再慢慢跟李天华交待吧。

  我往回游,但没想到居然迎面碰到了李蕊,李蕊抱着一个男人的尸体,那是她的相公,被墨大师杀掉,还吸干了血,已经死透了。

  李蕊抱着她相公的尸体,哭得很伤心的模样,看到了我,她就微微愣了愣,然后就哭着跑开了。

  我想叫住她,但想想还是算了,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我是人,她是人鱼,我们没必要纠缠在一起。

  我就独自离开了沉船,回到了自己的船上。

  水手们看到我回来了,但只有我一人,就纷纷问我:

  “周挽,墨大师人呢?”

  我摇摇头,说:“墨大师死了。”

  “死了!?”

  我这话一说出来,周围的水手都是大惊失色,墨大师是我们此行的主心骨,他是船长,他负责指挥一切的,现在他死了,那可怎么办?

  险遭整艘船上,能话事的人,一个是我,一个是陈皮,陈皮中邪昏迷了,那我就成了唯一一个话事人,但我太年轻,那些水手显然不服我,看着我的眼神都带着点不屑,甚至还有怀疑,有人怀疑是我杀了墨大师?

  我也懒得解释了,现在玉玺拿到手了,我要先治好陈皮。

  我去到陈皮的房间,看到陈皮还在发疯,嘴里不断念叨着什么鬼话,都有白泡沫吐出来了。

  我就拿出朝廷玉玺,放到他枕头,他整个人瞪大眼睛,然后长长舒出一口气,好像得到了解脱,脸色好看了很多,接着就安稳睡过去了。

  我放下心来,看来陈皮应该没事了,等他醒了,我就要跟他商量一下,现在墨大师意外身亡,接下来的路,我们应该怎么走。

  晚上,我想吃饭,我在海底潜水了一整天,我现在很累,我想吃饱饭休息,但水手们没给我送饭过来。

  我问大副,说:“大副,我的饭呢?”

  大副就是副船长,别人都叫他老黄,他是个地痞来的,也是风水局的人,奉命跟着墨大师一起出海,他手下那些水手,个个都是骁勇凶悍的江湖人士,平时只有墨大师能压住他们。

  老黄听到我的话,就说:“今天墨大师死了,大家都没心情吃饭,所以没煮饭菜,抱歉了。”

  他的语气很冷淡,明显看不起我,不给我饭吃,我都看到他嘴角有残留的饭粒了,他居然跟我说没煮饭,摆明看不起我了。

  我呵呵一笑,也没说什么了,自己拿出泡面煮来吃。

  吃完泡面,我想叫苗王来跟我聊聊天,但他远远躲开,干脆潜到了水下,都不敢靠近我,因为他很害怕那朝廷玉玺的气息。

  连他这种千年老僵尸,都害怕那玉玺,可见那玉玺有多厉害了,可惜我发挥不出玉玺真正的威力,不然肯定很厉害。

  我一个人无聊,就去探望一下陈皮,发现他已经醒了。

  他笑着跟我说:“周挽,谢谢你。”

  “不用客气。”

  我看到陈皮这么客气,顿时有点奇怪的感觉,我就算救了陈皮,但以陈皮的性格,应该不会这么客气的多谢我。

  我收回了玉玺,陈皮看了玉玺一眼,似乎有点贪婪的神色,但目光一闪而过,也没多说什么。

  我皱了皱眉,总感觉陈皮有点奇怪,但我也说不出什么原因,我跟陈皮说:“陈皮,墨大师死了。”

  陈皮说:“我知道,唉,生死有命,接下来的路,就我们自己走吧。”

  我心头一跳,我终于发现奇怪在哪里了,陈皮说话的声音,有点尖利嘶哑,像个女人一样,不,或者说是像个太监,他说话的声音都和以前不同了,带点太监般的公鸭嗓,听起来非常奇怪,让我有点发毛的感觉。

  老黄也没给陈皮送饭,看来我和陈皮两个人,都不能令老黄心服口服,这就有点麻烦了,我们还要依靠老黄开船去日本,把船上的古董文物处理掉,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可担当不起,毕竟现在墨大师已经死了。

  到了第二天,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老黄带人过来,把我和陈皮抓起来,还拿绳子绑住我们,搜走了我们的手机和通讯器。

  我说:“老黄,你这是干什么,你造反啊?”

  老黄呵呵一笑,说:“别废话,你们不想死的话,就把那批古董文物交出来。”

  我心里一寒,原来老黄想私吞这批货,以前墨大师在,他不敢乱来,但现在墨大师死了,他就想为所欲为,把货物私吞掉。

  老黄拿着刀子,指着陈皮的脖子,说:“陈皮,你把机关打开,你他妈的机关术挺厉害啊,我叫人想弄开,结果我的人被你的机关打死了,你快点动手,帮我把机关打开,我要那批货,只要货给我,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我和陈皮相视一眼,都知道今天死定了,老黄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他犯上作乱,如果我们告诉李天华,李天华肯定会清理门户,杀他全家,他拿到货物后,肯定会把我们丢下大海喂鱼,毁尸灭迹,杀人灭口。

  陈皮也不傻,就说:“我把机关打开,让你拿了货,你肯定就要杀人灭口了。”

  老黄呵呵一笑,说:“看来大家都是聪明人,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没错,你们两个是死定的了,我不可能让你们活着,但只要你们乖乖把货交出来,我就给你们一个痛快,不会折磨你们。”

  顿了顿,老黄就冷笑说:“但你们如果执迷不悟,就是不肯交出货物,那我只好让你们吃点皮肉之苦。”

  说完,他拿刀子在陈皮手臂上一划,一个口子出现,鲜血直流。

  陈皮露出惊慌的样子,说:“好,你们别动手,我把机关打开,但你要答应我,拿到货后,你就算把我丢下海,也要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

  老黄说:“怎么,你还想逃命,你茫茫大海的,你能逃去哪里?”

  陈皮说:“能多活一阵子,总是好的。”

  老黄哈哈大笑,说:“那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把机关打开,我就解开你们的绳子,再把你们丢下海,如果你们运气好,说不定真的能活下来。”

  老黄这话说出来,周围的水手都是哈哈大笑,这大海茫茫的,海水还冷得要死,人被扔到海里去,不出一小时就要死翘翘了,哪里有任何活命的希望。

  陈皮说:“行,那我把货交给你们。”

  我说:“陈皮,不能这样,如果把货交出去,我们就死定了。”

  我焦急起来,现在不把机关打开,我们还有一线活命的希望,但如果开了机关,被老黄拿到了货,我们就完蛋了。

  陈皮说:“周挽,算了,我们今天在劫难逃,认命吧,早点把货给他们,也免受皮肉之苦。”

  老黄大笑说:“很好,陈皮,你很会做人,我会赡养好你的父母,你安心去吧。”

  陈皮说:“多谢,多谢。”

  他就跟老黄去了货舱。

  我心里一阵焦急,慌忙呼唤苗王,我想叫苗王来,替我杀掉这群人,救我出来,但苗王害怕玉玺的气息,都不敢上船。

  而我手手脚脚被绑住,身上的蛊虫也放不出来。

  不一会儿,陈皮和老黄都从货舱里出来了,我看老黄那眉飞色舞的模样,显然货物已经得手,而陈皮身上的绳子也被解开了。

  我说:“老黄,把我的绳子也解开吧。”

  只要老黄解开了我的绳子,我就有办法施展蛊虫,反败为胜。

  但没想到老黄摇了摇头,说:“你就算了,来人啊,把他们两个扔下海!”

  老黄一声令下,我和陈皮就被扔下海了,陈皮手脚自由,在水里扑腾着,而我身体被绑住,瞬间就朝海底下沉去,而老黄也开船走了。

  我整个人泡在水里,口鼻进水,呛得我死去活来,而就在这时,我看到陈皮游了过来,在我身上摸索了一下,把我的玉玺抢走了,说:“属于我的东西,谁也不能抢走。”

  我大惊失色,看着他狡黠的面容,我瞬间明白了,心里说:“你是马公公!”

  陈皮朝我笑了笑,我明白了,他就是马公公!

  马公公那老妖怪,把我摧毁了身体躯干,但魂魄逃了出去,陈皮那时候刚中邪,身体发虚,就被马公公趁虚而入,马公公占了陈皮的尸体,夺舍成功,现在他抢回玉玺了。

  我失败了,我感觉我死定了,身上的蛊虫因为海水的浸泡,都一窝蜂的逃散出去,就算没逃的,也被海水淹死了,我什么手段都没有了,连苗王都不听我的呼唤了。

  我沉沉睡去,这一睡,可能永远也不会再醒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