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一百零八章 敲棺材

第一百零八章 敲棺材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呼!

  十几个顶级高手,同时出手朝我扑杀过来,光是那股气势,就足以令日月失色。

  我感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威压,整个人好像被一座大山压住,喘不过气来。

  生死关头,我的潜力也爆发了,我把我的蛊虫释放出去,顿时,潮水般的虫子,从我身上涌出来,朝周围铺散开去。

  我自从有了钱后,就不断的培养蛊虫,而且我身上还有装载蛊虫的高级工具,别看我身体好像很普通的模样,其实里面藏着几千条蛊虫,如果全部释放出去,足以毒杀一座城市的人!

  但现在,我的蛊虫放出去了,那十几个人看到了,并没有露出什么害怕的神色,他们或是用内功驱虫,或是祭出法宝,或是施展飞剑,将我的蛊虫灭杀,根本不给我的蛊虫近身的机会。

  如果我的蛊虫近身了,就算他们是大罗金仙,也熬不住蛊虫的吞噬,但现在,他们不给我蛊虫靠近的机会,我的蛊虫一放出来,就被他们灭杀殆尽。

  不过我这几千条蛊虫,也不是白死的,它们成功帮我争取到了逃跑的机会和时间,我趁着那些人对付蛊虫的时候,我就转身逃跑了。

  我没办法带上陈皮,现在生死关头,我只能一个人逃跑,我发疯了般往外逃去,陈豪强、毛荣生他们一群人,被我的蛊虫拦住脚步,也没办法抽身出来追杀我。

  我成功逃掉了!

  我逃到了大街上,看到街上潮水般的人流,我有了一点安全感,然后是无尽的孤独和恐惧,我现在怎么办,毛荣生和陈豪强合作暗算我,现在南林区那边,肯定布满了他们的眼线,我不能回去了。

  毛荣生在我家里住了十几天,肯定趁机在南林布下了天罗地网般的眼线,我现在回去的话,就是送死。

  “小蝶、惠子,还有柳如是她们,怎么样了,还安全吗?”

  我担心我女人们安危,但想着她们都不是普通人,应该有自保的手段,不用我担心,现在我先顾好自己再说。

  我现在人还在东岳,还在毛荣生的势力范围内,我非常危险,如果被毛荣生抓回去了,那我就死定了,这次我可没什么手段能逃脱出来了,蛊虫都被我全部放出去了。

  天下之下,我能去哪里?

  我顿时感到一阵孤寂,南林是不能回去的了,东岳也是一片危险的地方,现在我能去的,就剩下北河和西城两个地方了。

  北河是裴容的地盘,上次裴容想问拿恶鬼珠,但我没给她,跟她结了梁子,她肯定不会收留我了,我现在唯一能去的地方,就剩下西城了。

  风水局是上云市江湖上最大的势力,在东岳、南林、西城、北河四个区域,都布置有雄厚的势力,东岳头目是毛荣生,南林头目以前是李天华,北河那边由裴容掌管,而西城就是一个叫朱国辉的人掌管。

  在江湖上,人人都叫朱国辉做辉哥,他是个和善的中年男人,只经营着自己的地盘,从来不和其他头目发生矛盾,一直保持着中立,我想去投靠他,但不知他肯不肯收留我。

  不过我现在也没有选择了,我只能去投靠朱国辉了。

  我就朝西城逃去,一路上我很小心,尽量走小路,免得被毛荣生的人发现了,我也不敢坐车,怕被他截获,我只敢徒步走小路,足足走了三天,我鞋子都走烂了,脚也磨破了,我终于来到了西城!

  西城到了,西城是一个欠发达的地区,跟其他三个区域相比西城区明显落后很多,这里还有很多荒山野村,不过这里煤矿业很发达,朱国辉主要是做煤炭生意,他已经渐渐洗白成为一个正当的煤老板了,和江湖渐渐脱离了关系。

  我来到了西城边缘的一个小山村里,想着安顿一晚上,等明天我就去找朱国辉,先让他收留一下我再说,我也不是白吃白喝的,我懂炼制蛊虫和炼制尸体的办法,可以给点蛊虫和尸奴作为报酬,总之不会让他白白帮我。

  我打定主意,就进入了眼前的小山村,打算安顿一晚上再出发。

  我来到了山村里,发现这里在举办丧事,有人在哭丧,我问了一下,才知道是村长的儿子死了,家家户户都在祭奠。

  村长的儿子是挖煤死的,挖煤的时候遇到了塌方,他就被砸死了,而且死的很惨,尸体都被砸成肉泥了,对于观念老旧的农村人来说,死无全尸是非常不吉利的,所以村子里请了道士过来做法事。

  我也来到了做法场的地方,跟着其他村民一起祭奠,幸好我身上带着钱,有钱就好办事了,我向一个村民求宿,愿意给他五百块一晚上。

  那村民听到我住一晚上,就肯给五百块这么多,当然是高高兴兴的答应了。

  我解决了住宿的问题,就安心下来,站在人群里一起看法事。

  那道士一看就是半吊子的水平,法术的咒印手法全部错了,如果真有鬼怪,他这样的法术水准,非但不能驱鬼,反而会把鬼怪引过来。

  不过村民们也不懂这么多,当看个热闹,村长那边的家属都在哭,毕竟是白头人送黑头人,而且儿子还死得这么惨,死无全尸的。

  到了晚上,村长他们开始烧纸钱,空气里的烟火味道很浓厚,我和别的村民坐在一起吃饭,那道士依然在做法事,而村长儿子的棺材,就停放在大厅里。

  我正吃喝间,忽然听到了笃笃笃的一阵敲击声音,这股声音很有节奏,而且越来越强烈。

  周围原本是很热闹的,但很快全部安静下来,大家面面相觑,寻找着敲击声发出的方位,最后,我们惊恐的发现,敲击声是从棺材里发出来的,好像是有人在里面敲击棺材盖子。

  看到这一幕,全场人脸色都被吓得白了,这怎么回事,难道说棺材里有鬼,所以在不断的敲击盖子。

  还是说村长的儿子没有死,所以现在在敲打棺材,想出来?

  不过不可能,村长的儿子是被砸死的,都砸成肉泥碎块了,肯定死翘翘的,但现在,棺材里居然发出了敲击声,有人在里面敲击着。

  “儿子啊,你在下面如果有什么不顺心的,尽管托梦给我们,你现在安心去吧!”

  村长跪了下来,朝着那棺材哭了起来。

  周围的村民都不敢哼声,默默听着那敲击棺材的声音,不少人都被吓得双腿发软了。

  “尘归尘、土归土……”

  那道士在做法事,摇晃着手里的铃铛,不断撒纸钱,但明显没有什么用处,敲棺材的声音还是在响。

  我皱了皱眉,我没有感受到鬼怪的气息,这附近不可能有鬼怪出没,如果真有鬼怪,我肯定能感应到的,这就奇怪了,没有鬼怪出现,那棺材里怎么会传出敲打声的?

  我很想打开棺材看看,但我是一个外人,自然不方便这么说。

  这时候,在场的村民都找借口陆续离开了。

  “天色不早了,村长,我要回去睡觉了。”

  “村长,我的猪还没喂呢,先走了。”

  “村长,节哀顺变,我先回家了。”

  所有人都不敢留在这里,大家都怕棺材里会突然冒出鬼怪出来,大家都找借口跑掉了。

  那负责做法事的道士很尴尬,他也想不到会闹出这种事,而他显然没有任何能力解决。

  “村长,抱歉,我道行有限,你另请高明吧。”

  最后,这个道士也无奈了,从怀里拿出几个红包,估计是村长之前给他的报酬,他也不要了,把红包放下来,然后带人走了。

  我也走了,不过我没有走远,而是躲在屋子外面,看着那棺材,我很想知道,棺材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不断的敲击棺材盖,肯定不是鬼,有鬼的话,我肯定就觉察到了。

  “我的儿啊!你怎么还不肯走!”

  村长哭得呼天抢地,棺材一直响个不停,根本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他和家属其实也被吓到了,最后没有办法,只好转身走了,也没有一个人敢留下守灵。

  刚刚还热闹的灵堂,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人了,阴风阵阵吹过,那敲击棺材的声音,传出了老远,今晚不知多少人睡不着了。

  我看到没人了,就悄悄跑了出来,把棺材撬开,想看看里面有什么。

  我一打开棺材,就嗅到一股难以形容的尸臭味道,只见里面装着的不是完整的尸体,而是一块块尸体碎片,勉强堆在一起,堆出一个人的痕迹。

  我一打开棺材盖,就有一只完好的手,迫不及待的从棺材里爬了出来,然后像只老鼠那样,飞快的往门外爬去。

  “哎哟!”

  我吓了一跳,想不到这只手,居然能自己爬动,我忽然想起了阴兵道的离天大法,能使肢体分离,而且肢体分离后还能自己活动,现在这只手,是不是因为离天大法的缘故,所以才自由活动的?

  我越想越心惊,但没有道理啊,村长的儿子只是普通的挖煤工人,他不可能会离天大法,除非这只手是别人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